第八百一十六章 争论

佳肴记 816 作者恕恕 全文字数 2348字
云霆霄并没有去看武将军的小儿子。 他离开郡主府以后,直接带着人去了周府。 周家三兄弟,早就在书房等着他了。 门房的人一见到他,就迫不及待的引着他往书房走。 书房门口挂着两盏灯,微风吹过,灯儿飘飘忽忽的晃动起来,连带着廊下的影子也乱了。 云霆霄推开了门,见周家三兄弟都在,着实意外了一下。 周翼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来了!”周翼虎示意他坐下。 “大哥,二哥,三哥。”云霆霄一进书房,就把三个妻兄挨个儿叫了一遍。 没办法,谁让他娶了人家的妹子呢! “坐吧,吃饭了没有?”周翼兴一边摆弄着手里的茶具,一边问他。 “已经吃过了。” 云霆霄掀起袍子坐到梨花木的圈椅上,问道:“二哥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也是刚到不久!”他这也是刚回来。 周翼兴难得在家,这趟出海,他在外面漂了有一阵子了,要不是娘的书信催得紧,他真想跟船队到更远的海域转转,说不定还会遇到洋人。 嗯,条件还不太成熟,估计他这次能在家多待几天。 不过,一回来就有喜事。 听说周佳瑶怀孕了,而且怀得还是双胎,周翼兴特别高兴,就想着他要当舅舅了,得给孩子准备见面礼啊! 他翻箱倒柜找了很久,准备了几大箱子东西存放在库房。看得周翼虎和周翼文都嫉妒得不行。 一个说,蓁姐还没得到她二叔这么多的礼物。 一个又说,二哥可莫要把好东西都给出去,等轮到我的时候,就什么都没有了。 周翼兴就笑,一个劲的说都有。 “瑶瑶休息了?她现在情况怎么样?” “挺好的,二哥放心!” 周翼兴点了点头,递了一杯茶过去,“尝尝。” 哪怕是亲兄妹,那也是男女有别,不比小时候。有些事情,不能过问太多,不方便。 “我手里有点上好的血燕,你走的时候,给瑶瑶带回去!”其他的补品,补药,他也预备了,已经打包好,就等着他来呢! “多谢二哥!”这种东西,云国公府不缺,但是好歹都是人家兄长的心意,他不能拒绝。 “好了,说正事吧!” 周翼虎的眉毛微不可渐的皱了一下,问道:“那个蒙古来的若波是什么来头?我总觉得他很诡异。” 神神叨叨的,根本不像是一个蒙古人。 周翼文也皱起眉头,“这个人,对经义一窍不通,文章方面的事情,也含含糊糊的,说话更是颠三倒四的,倒不像是个有韬略的人。” “那,人都这样了,你们还防着他干什么?”周翼兴没见过什么若波,但是也听得出来,三弟对他的评价并不高。 “这个人,怎么说呢,也有可取之处,他对星象的研究,倒是另我大开眼。”周翼文微微皱着眉头,如莹似玉的脸上带了几分不解“只是他说的话,亦真亦假!有的听起来特别有道理,有的听起来,又像是……” 胡言乱语?不够准确。
异想天开?确实是。 但,他的那些胡言乱语,异想天开,却又透着一些道理。 星象之事,本就玄妙。周翼文纵是学富五车,也不能在一时半刻之间猜透那个若波的话。 “这倒是奇了,没听说蒙古人对星象之事感兴趣啊!”那些人,只对杀戮和掠夺感兴趣,星象什么的,他们懂吗? “凡事都有例外,这个若波虽然疯疯癫癫的,但是我对他还是挺感兴趣的。接下来这场大戏,很有可能是他唱主角。” 不是吧? 周翼兴道:“不是已经赢了两场吗?按三局两胜的话,接下来这场不比又有什么关系?” “你知道什么?蒙古人和辽人可不这么想!”周翼虎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他们可是放出话来了,泱泱大国,若是不能全胜,乃是胜之不武!” 言外之意,如果大宋不能全胜,那便是胜之不武,徒有虚名,不配自称为天朝。 “哼,没想到啊,蒙古人和辽人也不是完全没长脑子嘛!”周翼兴用手指了指头,意思是他们不仅仅四肢发达,头脑也很不简单。 “武斗他们输了,或许这是他们没有想到的。”云霆霄对那个若波不太了解,他一直在负责警戒和无极殿的安全工作,没有跟若波直接碰过面。 蒙古人和辽人,皆善骑射。他们或许想在武斗上打开局面,将宋朝踩在脚底下,却不想,在他们最擅长的这一领域,他们却没能取得胜利。 这算是马失前蹄? 周翼虎摇了摇头,“不一定,我总觉得,他们似乎把宝押在了这最后一局上。” “不会吧!”周翼兴颇有兴致的道:“这跟咱们文斗都已经够不自量力的了,还见跟咱们比见识!哎,哥,这见闻斗,到底怎么个斗法啊!” “还不清楚。我总觉得这个重头戏啊,八成是个阴谋。” 周翼文修长的手指不由得敲了敲桌面,“大哥,你是否过于杞人忧天了?” “就是,这个见闻,你说说,他们往草甸子里一猫,能有什么见闻啊!除了虫子、蚊子、牛、羊,还能有啥!”周翼兴十分不屑地道:“我的商队淘换来的那些东西,他们怕是见都没有见过。正是十里不同俗,咱们大宋幅员辽阔,天南地北的风俗皆是不尽相同。他们跟咱们玩这个,不是找死嘛!” “世事无绝对!”周翼虎只道:“我感觉,问题还出在那个若波身上,把他给盯死了,或许就能发现一些端倪了。” 云霆霄深以为然,他一向相信周翼虎看人看事的眼光。 “这事儿我让人安排。” “大哥,这个见闻斗是安排在了明天吗?”周翼兴摇头晃脑地道:“可惜不能亲眼瞧一瞧,我是挺想看看这些人败北的样子的。” 其他三个人的心态,却是没有这般轻松。 毕竟周翼兴不在朝堂之上,有些事情,他感觉不到,也是正常的。 “看看明天怎么安排吧!”周翼虎道:“这个见闻斗,颇有争议,看来最近几天,大人们要围绕这个事儿,争论一番了。”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