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章 结束语 (下)

作者万法唯心 全文字数 3765字
(一) 很多人从小并没有受过这样的教育,也没有听过这样的说法:文字,是天下公器。 文字的基本功能,是教化社会人心,而不是宣泄自我的垃圾,也不是追求功名利禄的便捷工具。 能够写出有连贯情节的篇章,或者能够写出文理通顺的句子,乃至于能做出花团锦簇的文章,这都不足以称之为文人。 “文”的意思,就是无过失。 历史上被上尊号为“文”的王,都是近乎圣贤的王,个人品德高尚,执政时国泰民安,社会风气良好。 比如“周文王”、“汉文帝”。能够获得“文”这个尊号的王,历史上是非常之少的。就连唐太宗这样著名的圣王,也因为个人私德有亏,而不能获得“文”的评价。 而文人,就是自己过失鲜少,而且能以文字教育影响别人减少过失的那一种人。 所谓文字,就是读过之后,能让人的心灵更洁净,行为更少过失的字。 这个“字”,从象形结构就可以看出,是让家里的小孩子来学习何为正确价值观、何为正确行为的。 字,是上一代人类的智慧的传承和接续。 文字,是神圣的。 古时候,并不是什么人都敢于动笔写文章的,也不是可以随随便便就可以拼凑一本书来流传世间的。 如果你写的东西,不能对世道人心产生有益的影响,你是要负因果责任的。 不明道理,岂敢随便动笔,为了一点点个人名利,就来污浊世道人心? (二) 台湾当代著名散文作家林清玄先生在他的《菩提十书》中曾经多次谈到过知识分子的因果和作家的因果。 读完之后,很受警策,我觉得极有必要摘录在此,希望有缘的人看到,对自己行为的后果,多少引起警惕心。 林先生写到,他曾在山中修行,听到一位法师说过一个故事: 有一个人,他生平并没有做过什么大的恶事,死后却堕入了无间地狱。 无间地狱就是受苦无间断的地狱,每天受诸种大苦。 他努力地回忆生前所造诸业,认为自己的罪不应该受这样的痛苦,他遂向狱卒抗辩:“无间地狱是犯五逆之罪的人才应落入,我生平并无犯五逆之罪(注:五逆是:一、杀父。二、杀母。三、杀阿罗汉。四、由佛身出血。五、破和合僧),为何受此重报?” “你前世以何为业?”狱卒问。 “我前世是个作家。”那人理直气壮地说。 “你写作时毫无净念,动机不纯,专写一些邪见、淫念、杀意、恶趣的事,引人堕入邪见,引人生起淫念,引人杀夫杀妻,引人诸行不净,这罪因不知使多少人因此结出五逆的罪果,这种罪比五逆还重大得多。” 作家听了全身颤抖,不能自已,念起生前所写的作品,淫邪恶趣仿佛在目前,忍不住因害怕而跪在狱卒的面前。 “我现在知道错了,但是我什么时候才能出离这无间的地狱呢?” “最少要等到在世间,你的书完全消灭为止,或者你写过的犯有邪见、淫念、杀意、恶趣的每一个字都在人间消失为止。” 林先生说:“听完法师的故事,思及我们世间的许多作家,正为着步入地狱作准备,我深深地悲悯起来,传播净见的作家到底在哪里呢?” 在另一篇散文中,他又写道: 法师告诉大家:“在地狱里是永夜的,众生不能见光,尤其是许多出家人和知识分子轮回以后就住在这无光地狱受诸种苦。” “出家人和知识分子在地狱?”林先生迷惑起来。 法师说:“一般恶人下地狱固是业报,出家人出家后不好好办道,受众生的供养,不为众生行道说法,妄为出家,罪加一等,因此是要下地狱的。知识分子出生时根器较佳,应为众人师,为众人传知识开智能,但是许多知识分子不肯助人开示,死抱着知识,空来人间一遭,死后也难免堕落地狱。” 林先生不由得感慨:“在这个人世里,我们有幸成为所谓的知识分子,应该怎么把知识和智能传播给大众,而在心情上又应该抱着多么戒慎恐惧的心情呀!” (三) 这也并不是林先生一个人独有的领悟。 台湾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也多次在开示中警醒大众,一个人著作等身,名利双收,未必就是好事。如果他写的文字不对,有人因看了他的文字而生起邪念,或者做了坏事,那么,他就要对这个人随后的不幸命运承担一定的责任。 常常有人赞扬南老师学问如何如何了得,著作如何如何丰盛,而老先生自己,却始终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他说:“正所谓著作等身,罪孽等身。”写得多,犯下过失的机会就多,罪过也就可能越大。 在这些作家的身上,我们看不到对个人名利的孜孜以求,看到的,是对世道人心的深切关怀,他们日夜担心的,并不是自己能不能日进斗金,成名成家,而是社会人心是不是会变得更好,人们会不会减少生命中犯下过失的机会。
他们关心的,是大众,而绝不是自己。 关心的是自己如何向大众奉献最干净、最美好、最有真实利益的东西,而不是如何想方设法从大众那里掠夺金钱、摄取大众的仰慕崇拜。 用心何其不同。 这才是真正的国之大器,才是真正的大师风范。 一个人若始终只想着自己,他的胸襟格局,又大在哪里?他所倡导宣扬的价值观,并不能成为世人的榜样和示范,却又师在何处呢? (四) 有些网络作品,热衷于写后宫里的女人们为了争夺名利(争宠的本质还是争夺名利,她们也并不爱那个男人,不然何以忍心用他作为工具,何以忍心伤害他钟爱的女人,从而让他难过?),不择手段,最后终于踩倒了所有的竞争对手,踏着她们血淋淋的尸体,踏上了至高无上的宝座。 有多少少女看了这些作品之后,会起而效仿,认定人生不谋害别人,就会被人谋害,必须无所不用其极,才能成为幸存者? 在她们豆蔻年华的时候,这些作品就在教她们如何生活在一个互相谋害,而不是互相关照的世界当中,刺激她们的虚荣、嫉妒、狭隘、刻薄、恶毒,告诉她们,不这样就会成为失败者。 这是多么可怕的人心教育。 一个人长期受到这样的熏染,人生将会是多么的可怕呢。 在本书当中,我写了一个很不一样的宫廷。在这个宫廷里,夫妻恩爱,相敬如宾;后妃们尊卑有序,彼此团结体谅;婆媳之间,亲如母女,毫无芥蒂;王子公主们,兄弟友爱,姐妹情深,互相帮助,得失相规。对子孙的教育,既严格又慈爱。 这才是正常的家庭。这才是正常的人伦。这才是天下第一家庭,是天下所有家庭应有的楷模。因为这个家庭做得好,所以才赢得天下人发自内心的敬重和拥戴。就算是这个家庭中有着个人**的冲突(两个男人爱着同一个女人,多个后妃同爱着一个男人),但他们也懂得为了天下人的福祉,而克制,而宽容,而牺牲,而互相理解,而坦诚相对,而发乎情止乎礼,而做到合作无争。 中国的那么多王朝,一家为尊,能够延续几百年之久,凭借的,并不是那种争风吃醋、勾心斗角的下劣行为和阴暗心术,凭借的,正是这样的浩然正气、一团和气,正是这样的正常人伦。 周王朝前后延续了八百多年,商王朝六百多年,汉王朝四百多年,唐王朝将近三百年。若彼时的宫廷主流,全部都是那样的乌烟瘴气,天下人何以会尊重忍耐它存在如此之久? 若你隔壁邻居家整天都是宫斗戏的那种关系,想必你也会恐惧和厌恶与之为邻,整天以鄙视的目光看着这一家衣冠禽兽吧? 大家要读正史,不要从宫斗戏里来理解中国的历史,不要误以为中国的历史就是那个样子的。 文学作品,不应当写那些不当的行为,不正常的关系,而要多写多弘扬那些正当的行为,正常的关系。 应该多写周文王的母亲这样的太后、长孙皇后、马皇后这样贤良的皇后,多写阴丽华(刘秀的后妃,后来做了皇后)这样的优秀后妃,多写班婕妤这样知书达礼,面对不良君主,懂得持身进退,善巧地不卷入宫斗,让自己的一生不为祸朝纲,反而有利于文化建设的优秀后妃,多写她们以天下为念,以苍生为念的后妃之德。 这才是古代社会的女性主流。这才是应该让人民熟悉和学习的榜样。 网络平台和影视平台,都应该向人民宣传这样的榜样,民心才会日趋淳良,社会上才会戾气减少,忠厚增加。 生活在彼此充满善意的社会当中,不是要比生活在彼此互相算计的社会中要舒服很多吗? 应该说,如今的社会,在很大程度上沦为彼此互害的状况,文学作品的日夜熏陶和大量传播,要对此负起相当大的责任。 (五) 我深知,对于此处的环境来说,这些话都是多余的。 我写下这些,只是想告诉你,在写这本有关我们的书时,我的用心,自问是无愧的,是正念的。 不仅将此处的文字献祭于过去的时光,也将这样正当的用心,献祭于你一路以来的引领和教育。 从贪恋男女之间的感情,到走到今天,明白何为正邪,何为是非,明白人生的意义和文字的作用,愿意以身为炬,照亮世间,这是一条多么漫长的道路。 我能走到这里,能够如此完成这本书,皆是一切众生的成就。 我深感恩。 在这本书的最后,让我们一起来共同回向发愿吧: 十方所有诸众生, 愿离忧患常安乐, 获得甚深正法利, 灭除烦恼尽无余。 愿以此功德,普及于一切。 我等与众生,皆共成佛道。 虚空无尽,众生无尽,众生业与烦恼无尽,我此回向,亦无穷无尽。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