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光阴的故事

巨星来了 3 作者念笯娇 全文字数 2366字
此陈子昂非彼陈子昂,所以他对王婧已经没太大感觉。 现在的他只是觉得她挺漂亮,家世不错,学习成绩也还可以。 这样的女生,全世界没有一千万也有八百万吧。 前世的陈子昂见过好几个女子,那才叫美得惊心动魄。 看到那样绝世而独立的女子,正常男人都宁愿要美人,不要江山。 所以,现在的陈子昂眼光已经不是这个世界原来的那个陈子昂可比的。 场中,试弹了几下,陈子昂安静下来,调动情绪后,他的眼神慢慢变得很忧伤。 在关注场中陈子昂的同学,微微一愣。 陈子昂不是那种阳光大男孩,相反,他高一告白失败后,一直显得很忧郁,非赞助生身份,而是以实力考进市重点中学临安一中的他,成绩直线下降。 不管哪个班级,成绩倒数的学生,几乎都是像代帅那种靠赞助学校换名额进来的。 陈子昂现在这种忧伤的眼神,比忧郁更甚。 王婧一直在关注陈子昂,看到他这样样子,心中有些不舒服。 陈子昂以前也很阳光的啊,被她狠心,很决然拒绝之后,一蹶不振。 她对陈子昂有好感,但称不上喜欢,现在忽然感觉到心疼,这两年半,自己是不是太残忍了? 一个本来前途光明的男生,因为自己,连公立专科院校都不一定能考上。 学校里有不少互相激励的情侣,没让学业荒废,我做得太过了吗?王婧反省。 答应他,互相鼓励,最多牵牵手,也没什么损失。 但自己没有,甚至两年多一句话都没跟他说。 这时,场中的陈子昂开始弹吉他了。 曲调居然出奇的动听,区别于以往大家听到的他自己写的歌。 本来想看笑话的同学,不由得收起轻视之心。 弹奏了片刻,忽地,陈子昂开唱了。 “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落阳。” 一年四季,三季的特质被一句歌词完美表达了出来。 本来没怎么关注陈子昂节目的同学,这时也被吸引住。 “忧郁的青春年少的我曾经无知的这么想。” 代帅呆了呆,怎么有点文采了,以前陈子昂写的歌没这么出彩啊,很空洞的,说难听点就是无病呻吟。 “风车在四季轮回的歌里它天天的流转,风花雪月的诗句里我在年年的成长。” 唱到这,同学们都开始认真听了,吉他好听,歌更好听。 很有感觉。 大家一幅不认识的模样看着场中的陈子昂,他写的歌,歌词有味道,调调也好听起来了,而且还是非常好听。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一个人,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等待的青春。” 同学们不再觉得陈子昂在无病呻吟,他在说一个故事,说一段青春。 说的都是大家的故事和青春。 “发黄的相片古老的信以及褪色的圣诞卡。” 这句一出来,引起同学们的共鸣,谁小时候没照相过,谁没写过信收到过信,谁又没发过和收到过圣诞卡。 小时候的相片早已发黄,小学或初中那时的信也变得久远了,当年收到的崭新的圣诞卡,如今也已褪色,不再新鲜。 “年轻时为你写的歌恐怕你早已忘了吧。”
陈子昂痴痴看着前方,并未看向任何人,但这句让大家心中一动。 这首也是写给他心中喜欢的人吗? 大家不自觉看向王婧,全班都知道陈子昂一直喜欢王婧。 可惜她眼光很高,比陈子昂还心高气傲。 王婧听到这句的时候,身子微微一震,心弦被拨动了一下。 “过去的誓言就像那课本里缤纷的书签,刻画着多少美丽的诗可是终究是一阵烟。” 王婧心湖正荡起涟漪,听到这一句,像是被泼了一盆凉水,从头凉到尾。 同学们张大嘴巴,这个故事,这个情节,太令人感伤了。 他们想到的不止是陈子昂和王婧,他们想到的更多的是自己。 原来,这也是我们的故事和青春啊。 代帅揉了揉眼睛,这首歌,太好听了,歌词更是引起自己的共鸣,场中的那个人,还是自己认识的陈子昂吗? 余温眼睛火热,他是学霸没错,但正因为自己只会学习,不会唱歌,不会打球,不会写歌,不会弹吉他……所以在陈子昂羡慕他的时候,他也在羡慕陈子昂啊。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两个人,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流泪的青春。” 王婧听到这句,一阵心痛,帐然若失。 他说得很明白了,他放弃了,从此大路朝天,各走各的。 被人喜欢,不管男生女生,心里都是欢喜的。 被放弃后,心里就像失恋一样,不好受。 “遥远的路程昨日的梦以及远去的笑声, 再次的见面我们又历经了多少的路程, 不再是旧日熟悉的我有着旧日狂热的梦, 也不是旧日熟悉的你有着依然的笑容。” 陈子昂唱到这,一些女同学忍不住眼眶红红的,离高考不远了,意味着离分别也不远了。 这首歌能触动任何一个有校园生活经历的人的神经,很容易也很自然让人勾起对往事的怀念。 青春易逝,韶华易老,流水带走光阴的故事,也带走多愁善感的青春。 那一抹青春的红,刻在我们生命中。 陈子昂唱完,同学们还愣愣的。 很快,他们看陈子昂的眼光变了,有好奇,有古怪,有陌生…… 这么经典的歌曲,是以前那个只能写酸溜溜歌曲的陈子昂写的吗? 可不是他写的,大家也没听过啊。 这么好听的歌,如果上架了,肯定不会一直默默无闻吧。 陈子昂唱完,收起吉他,一句话也不说,回到座位上。 主持人没继续主持节目,反正又不是什么正式晚会,大家就闹着玩,所以两人跟很多同学一样,朝陈子昂围上来。 “子昂,这是你写的歌呀。” “子昂,再唱一遍呗。” “还没过瘾呢,还想听。” “超好听。” “……” 一群同学七嘴八舌,虽然有的人怀疑,但也不可能说得那么直截了当。 “今晚先这样了,来日方长,以后大家还想听,我还会唱。”陈子昂现在状态不太好,刚来这个世界就唱这么一首勾起他诸多回忆的歌,实在不好受。 代帅从来没今天这么风光,他就坐陈子昂身旁,感觉犹如众星拱月,虽然大家拱的是陈子昂,但他感觉就像在拱他。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