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贵圈真乱

巨星来了 302 作者念笯娇 全文字数 2237字
陈诗诗唱的《康定情歌》传统民族版本,点播榜最高就冲到第三,然后再也上不去。 热销榜更是只冲到第五,最后慢慢就掉下去了。 民族音乐和流行音乐简单的区别就是,前者更容易成为经典,可以接受时间的考验。 后者则是容易在当下盛行,一时风头无两,但通常是昙花一现。 就像当初炒起来的藏獒和红木一样,时间一过,一切都是浮云,瞬间崩塌。 “还好开始掉下去了,不然真盛行民族风,不知道会饿死多少歌手多少音乐人。” 音乐圈内的人擦汗。 虽然他们很多也是始作俑者,帮忙宣传了。 但帮忙归帮忙,他们也不太愿意让《康定情歌》这种传统民族音乐登顶。 流行是趋势,大家都靠这个吃饭享受,从事这个领域的音乐人很多。 然而正当他们暗自庆幸之时,徐佳慧的《康定情歌》半民族半流行半摇滚风格出现了。 “卧槽!” 音乐人听到这个版本后,惊呆了。 这改编,轻缓的时候能让人心中恬静,激情的时候则让人血脉喷张。 打死不帮忙宣传了。 反正陈子昂也没再厚脸皮发微博帮徐佳慧宣传,大家当没看到没听到。 这首歌,也就徐佳慧自己在微博上宣传,流传度还真不高,只能靠她的粉丝去影响去造势。 艺人不再帮忙宣传,没关系,一些电台每天放音乐,跟徐然跟徐佳慧合作过,自然优先播放一下。 等徐佳慧从蜀州拍完MV回来,她的《康定情歌》终于挤进点播榜前十,热销榜倒滞后点,还没进前二十。 拍MV那时,徐佳慧有跟火种计划小队在蜀州下乡去扶贫,形象大使下乡这一新闻出来,对《康定情歌》的宣传如虎添翼。 排名在经历一周的发酵后,势头迅猛,几乎是一天前进一名。 登临绝顶指日可待。 而这时候,陈诗诗的《在那遥远的地方》也出来了。 依旧是传统民族风格。 这首歌采用了汉族民歌中鲜见的欧洲七声音阶调式,既有哈萨克民歌的音色,又有西海藏族民歌的风格,优美抒情的上下两个乐句,歌词朴素简洁,旋律生动流畅,自然和谐。 这首充满了一个汉族青年浪漫情怀的歌,内容健康,艺术高超,具备了传颂的条件。 音乐圈内沉默,演唱者的功力,还有歌曲本身的实力,无疑能让这首歌成为一首跨越地域、语言、种族和时代的华人声乐艺术佳作。 这才是子昂的真正实力,谁说他江郎才尽了? 《在那遥远的地方》表达了许多人热爱西海秀美山川,热爱西海各族民众的心声,是藏汉同胞民族团结的象征,是子昂为西海人民乃至世界人民奉献的一份宝贵的文化遗产。轻快活泼的词曲升华了爱情和生命的意义,美妙无比的旋律穿越了时空的阻隔,宛如天籁之音,弥漫在人民心中。 不过。 “自家人怎么打起架来了?”有些音乐人很奇怪,徐佳慧的《康定情歌》版本上架,陈诗诗这个时候新歌出来,那不是自家人打架争榜吗?
榜单就那么些位置,很多唱片公司给自家艺人上架歌曲,都会分开来上架,免得自己人打到自己人。 但在陈子昂那恰恰相反,徐佳慧还没登顶,陈诗诗的《在那遥远的地方》就出来了。 然后圈内人和很多网友开始脑洞大开。 是不是徐佳慧和陈诗诗有仇? 陈诗诗不满徐佳慧翻唱自己的歌曲,故意找茬来了? 对陈子昂和徐佳慧了解更多的音乐人甚至认为,徐佳慧是伯玉娱乐的艺人,而陈诗诗是体制内的歌手,不受陈子昂控制,打架也正常,几人中间可能有了什么误会。 正在大家各种吃惊和怀疑的时候,王雨也参合进来了。 《彩云之南》横空出世。 这首歌的歌词、歌曲、曲风,蕴涵着制作人和歌手对南诏的倾心与关怀。全曲贯穿了动感的节奏、高亢的旋律,也蕴涵了细腻与飘渺。歌曲开篇就传达出了与流行歌不同的气质,编配与歌曲标题很贴合。 王雨的声音中细腻不失张力,歌声纯净,意境开阔,带给听者片刻的宁静享受,超越了情爱聚散的流行主题。 《彩云之南》是实实在在的中国风,郎朗上口的曲调,将民歌与现代最流行的音乐元素融合在一起,形成独特的音乐形式,将南诏的自然美景用音乐人声描述出来。歌曲中表达了对南诏的赞美与向往,唱出了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体现了和谐社会的主题。 “乱了乱了!” 很多人不知道王雨签了伯玉娱乐,大跌眼镜。 “王雨是体制内的,她在帮陈诗诗狙击徐佳慧吗?” “很有可能,陈诗诗和王雨私交好像还挺好的。” “《在那遥远的地方》和《彩云之南》都出自子昂之手,这个,现在是什么情况?” “很明显,闹翻啦。陈诗诗和王雨买了歌之后,有自主发售的权利,子昂可管不到。” “哈哈,意思子昂又跟陈诗诗闹翻了吗?额,我怎么说又了?” “喜闻乐见,贵圈真乱,昨天还好好的,一起吃饭那啥,今天就打了起来。” “子昂这次惨了,得罪媒体还好,得罪陈诗诗。” “不怕,子昂有王茵。” “想哪去了,陈诗诗级别也不低,子昂又不是王茵的孩子,肯定只能两不相帮,最多劝劝。” “那可好玩了,打吧打吧,我就说嘛,子昂哪里闲得住,一天不惹祸不对劲儿。” “……” 圈内圈外脑洞大开。 而正主们,此刻正挽袖一起吃火锅。 包间内。 只有四个人在一起吃火锅。 陈子昂,徐佳慧,陈诗诗,王雨。 看着陈子昂和徐佳慧都不忌辣,放开了吃,陈诗诗有些嫉妒:“你们真好,在娱乐圈混,吃喝都不忌口。嗓子坏了唱歌也没人说,还美名其曰有特点有辨识度。” “有得必有失,你羡慕我们,我们也羡慕你。”陈子昂喘气,有点辣。 “好像我也可以不忌口了。”王雨给陈诗诗补一刀,捞火锅辣的那一边吃。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