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世上只有妈妈好

巨星来了 9 作者念笯娇 全文字数 2652字
吃完夜宵,陈子昂也不再逛网,继续沉下心来写小说。 这次他写的是武侠小说。 对于金大侠的那几部比较受欢迎的武侠小说,陈子昂脑海里的记忆比《斗破苍穹》要深刻多了。 毕竟他前世是武侠迷,后来拍戏又因此捡起来揣摩原著,以致现在写起来异常顺畅。 不但故事剧情完全走原著的路,文笔也更加相似。 一个小时他居然写出了八千字,差不多是原著第一章的三分之一了。 网络文学小说大多是两三千字一章,一句话一个段落随处可见。 金大侠的武侠小说却每一章都很长,几万字都有,段落也是动撤就上千字一个段落,看得一般的读者头疼。 陈子昂兴致来了,正想继续写下去,书房的门又被推开。 “宝贝,十二点了哦。”石佳穿着睡衣,披一件外套走来,面容上带着困乏之意。 陈子昂一看电脑时间,还真过凌晨十二点了。 “妈,你怎么还没睡啊。”陈子昂无奈,正写得起劲呢。 石佳拉起还坐在椅子上的陈子昂,埋怨道:“妈不管你,你不得翻了天啊,答应好的十二点睡觉,还在玩。” 陈子昂苦恼,爸妈房间里有电脑,书房也有,只有他房间没有。 两老就是怕他没自制力,才不让他把书房里的电脑放他房间里。 “好好好,我听话,现在就去洗漱睡觉。”陈子昂保存好文档,关电脑。 “密密麻麻的写的什么呢?”陈子昂保存文档的时候,石佳不经意瞥见了,好奇问道。 陈子昂关电脑后,把椅子摆放好,嘿嘿笑道:“妈,以前一直瞒着你们,现在实话跟你说了,我在网上写小说,是作家咯,以后有稿费哦。” 石佳笑了笑,也不在意,作家哪有那么好当的,还稿费呢。 不过她从不打击儿子,反倒鼓励道:“那儿子加油,妈以后可指望你养老呢。” “必须的。”陈子昂说着,去拿碗筷。 之前吃完夜宵,碗筷他还放一旁,一直没收拾。 石佳先一步端走碗筷,催促道:“赶紧去洗漱睡觉。” “遵命,母上大人。”陈子昂搂着石佳的肩膀出书房,妈妈真的很辛苦,为了监督他,陪他熬夜。 陈父都没这个待遇,只要晚上加班超过二十二点还没回来,老妈直接就睡,懒得等。 不过陈子昂也很佩服老爹,以前有时产品要上线,老爹加班到凌晨甚至早上四五点回来,洗完澡都是直接睡客厅沙发的,不进房间,怕吵醒老婆。 洗漱回到房间,陈子昂这才拿起今晚一直放房间桌子上的手机。 手机是黑屏的,但显示灯一闪一闪的,说明有信息或电话来过。 他打开一看,有两个未接电话,和两条短信。 未接电话不用说,都是代帅打来的,而且都是刚过凌晨0点的时候打的。 两条短信其中一条也是代帅发的,新年快乐的祝福,另外一条是余温的,也是新年祝福。 “新的一年了啊。”陈子昂感慨,一来两天就跨入新的一年。 给两个好朋友回短信后,陈子昂还觉得全无睡意,连忙找出纸和笔,继续写小说。 那可都是钱,相比他打算这段时间要录的歌,是短期和可预见的能挣到钱的东西。 所以,歌他暂时不着急写出来。 当务之急是写小说挣钱,然后是艺考,最后是高考。 此外,陈子昂也迫切想让航空母舰出世,但先不说怎么去说服老爹出来单干开发出这艘超级航空母舰,单是启动资金就难倒一切。 代帅从小到大的压岁钱都自己存起来的,以前的陈子昂好奇问了下他,存了多少,代帅大拇指和食指中指并拢,做了个举枪的手势。
这让陈子昂目瞪口呆,七位数啊。 但那是人家的钱,陈子昂脸皮再厚,没做出成绩让代帅对自己信服之前,根本不可能跟他开口说拉投资。 况且即便代帅同意,要取出这些钱,他爸妈肯定会知道。 知道后又怎么可能会同意。 一旦不同意,那他陈子昂就是恶人了。 这么想着,陈子昂更加勤奋,伏案奋笔疾书。 一页又一页纸被写满。 如此安逸和幸福的家庭,让前世孤身打拼多年的陈子昂特别珍惜。 老爹虽然对他没好脸色,但心里是满满的爱。 老妈就更不用说了,在老公和儿子之间,绝对会选择儿子。 十八年了,原陈子昂就没真正让妈妈开心过,不是闯祸就是叛逆,根本不懂事,这两年还老装深沉,以为这样自己就很成熟。 想想陈子昂就想给他一巴掌。 算了,帮你还债吧。 陈子昂提起十二分精神,继续奋笔疾书。 他写的是金大侠的《笑傲江湖》,第一章已经写出来,继续写第二章去。 写着写着,陈子昂开始迷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趴桌子上睡着了。 …… 元旦一大早,石佳起床做早餐,煮稀饭,热牛奶,煎鸡蛋…… 等做好之后,已经到了八点半,她解下围裙,洗好手,回房间叫醒陈父,再去陈子昂房间。 陈子昂房间门口,石佳又习惯性直接去拧把手开门。 如果门锁着,她才会敲门。 恰好,门没锁,石佳推开房间进去。 她第一眼是看向陈子昂的床。 嗯? 床上空空荡荡的,被子叠得好好的。 儿子这么早就起床了? 放假期间,又没节目没活动,他起得不应该这么早啊。 石佳目光从陈子昂床上移开,扫视他房间。 这一扫,她愣了愣。 陈子昂正趴在窗前的书桌上睡觉呢。 石佳走过去,看着似乎正睡得很香的儿子,再看看书桌上满是写满字的纸张。 儿子的字好像比以前好看很多了,但石佳没过多去关注,站一旁默默看着儿子,他手中还夹着笔,手臂下的纸张上,字是越来越潦草。 慢慢的,石佳眼睛红了,低声哭泣。 陈子昂这种睡眠姿势本来就很不舒服,睡得没那么香,妈妈的哭声很快把他吵醒。 抬起头来,他睡眼惺忪,眯着眼睛看石佳,半响才猛地站起来,顾不得发酸脖颈和发麻的手臂,吃惊道:“妈,你怎么了?” 石佳一下扑到他怀里,抱着他哭道:“宝贝,你心疼死我了。” 陈子昂还迷糊,半天才完全清醒过来,看向门口,汗,昨晚房间的门居然忘反锁了? “妈,你怎么又不敲门就进我房间啊,我长大了,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了,你不能老这样啊。”陈子昂举着发麻的手臂捂额头,怪不得以前的陈子昂对妈妈越来越疏远,这个老妈得寸进尺,跟她亲近了,她就肆无忌惮,完全不把都十七八了的儿子当大人看啊。 石佳不干了,拧陈子昂的手臂肉,怒气冲冲道:“什么长大了,什么私人空间,你是我生的,你整个人都是我的。是不是觉得自己长大了,就不要妈了,可以不顾妈的感受和想法了是不?呜呜,小时候对妈那么亲,一会儿不见妈就哭着找妈妈,现在长大了就……” 说着,石佳哭得越来越凶。 陈子昂连忙道歉,找来纸巾,帮石佳擦眼泪。 石佳还闹小姑娘脾气,扭过头去,不给陈子昂擦。 陈子昂脑袋一阵大。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