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武叩仙门(求收藏,求票票)

作者虫梦 全文字数 3348字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神仙不是大白菜,想碰上就碰上,神仙也不是言情剧男一号,哭着喊着要收了你。 从这三年中,仅有的几次仙迹机缘来看,寇立便知,自己的资质并不好,不然也不会总是在原地踏步。 经历了这些,寇立便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修仙求道,没那么神秘飘渺,其实跟找工作是一个理儿。 资质便是学历,上辈子的跟脚就是背景,没学历、没背景,你连开门砖都没有,就更别提日后的发展了。 仙路艰难,这是谁都知道的事,但问题是,他花了三年时间,连门都没进去!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TMD,歧路也行啊,你倒是让我先上道啊。” 寇立长吐了口闷气,可惜不像是那郑老汉,两息时间便吐了个精光,将卷轴打开,光洁一片,居然是一卷无字书。 他可以肯定,这是个仙家宝物,而且还是能上档次的那种,不然那两位‘神仙’也不会拼的你死我活,反而让他捡了便宜。 只是问题是,这宝贝完全不按套路出牌,滴血撒尿、刀砍火烧、甚至呼唤了三年的随身老爷爷,也没有半点反应。 能想到的手段他都用尽了,但这无字书却不显半点灵光! “神仙不给我脸子,你这破书也是这般,我可是穿越的啊,兄弟,系统没有也就算了,宝物也不开光,信不信我把你也给沉了海底!” 话虽是这般说,但寇立还是珍而重之的将它贴身藏好,万一水龙帮的人找上门来,自己无牵无挂,跑路便是。 “还有几座山头,最多明天就能查完,搞定后就离开这里,这岭南地界儿可不太平。” 自言自语的说完,寇立便出了门。 ………… 一处穷凶极恶的地界儿上,黑光闪过,一个面如恶鬼的男子出现在黑峰山头,对着眼前的这座巨大枯坟拜了三拜。 “已经证实,天魔道的冷星河,和紫霄派的清虚子在独龙峰,同归于尽,现在正魔两道的人,都在追查左圣的遗产,师尊,我们——” “冷烟火心和丙丁针已被紫霄派风采所得,极阴球落在了左圣的长子,屠圣的手中,那口五虫剑现在已知道去向,那么这二人争夺的,定是那最神秘莫测的无字天书了,可惜,那等先天奇珍,用推算之法已是推演不出下落,不然也不会到现在都查不出所在,” “可是师尊,左圣之宝,无一不是鼎鼎大名,为何这无字图徒儿却是从未听过。” “秦鬼儿,你须知道,我等一辈的,还停留在人间,便是以四宗、三老、二真、一奇为尊,只有这位左圣,乃是旁门出身,并无任何师承,也非老辈的转世,能在短短三百年便证就地仙,位列二真之一,靠的便是此宝。” 秦鬼儿皱起了眉头,道:“可是师尊,按照您的说法,似这等独一无二的成道之宝,在左圣出世前,却无半点名头,难道此宝是左圣所炼,而非上古仙人之物,可是奇珍若成,必有天象,这却也说不通。” “此事我亦不知,只是听人所说,此宝还有一个名头,唤作叩心图。” “无论如何,此等重宝,我鬼仙宗一定要得手,说不得便是本宗复兴之机,为师让戾兽助你。” 在秦鬼儿狂热的眼神中,这巨大的枯墓就开始蠕动,山包也似的凸起不断鼓起,黄水外流,血肉凸起,仿佛有什么恐怖的怪物要出世一般。 ………… 夕阳下山前,寇立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谈不上失望,但依旧是一无所获。 不过方一进门,便感到了气氛的不对劲,下意识的就往外走,他最讨厌的就是麻烦,不过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从里面冒出。 “寇哥哥,你教宝儿的变铜板戏法,宝儿学会了呢,我变给你看!” 只见一位五六岁大小,青布团袄,额前贴了一团桃子形短发的胖娃娃,踉踉跄跄的跑了过来,肥嘟嘟的脸上满是兴奋。 “看!”郑宝儿将手掌伸出,指缝上夹了枚铜板,然后一个反手,铜板便就消失不见了。 “宝儿真厉害,”寇立露出一丝笑容,揉了揉对方的小脑袋,他和这孩子算是缘分,南天门山上,若不是自己,这宝儿就要葬身虎口了,有了这层关系,这小童很是黏自己。 而这郑宝儿,正是刚刚那老头的乖孙,也怪不得那老头天天叫嚷着要报恩了。 “是的呢,宝儿最厉害了,”郑宝儿喜滋滋的道:“对了,爷爷说要见你,他说有你想要的东西。” 寇立扬眉,既然宝儿能在外玩,此处就还算安全,既然对方这般肯定,那或许,真的有线索呢?
郑老汉的房间在三楼,顺着破旧的楼梯向上,楼梯的两侧,站着一个个彪形大汉,面上都有恐怖纹身,腰间鼓囊囊的,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泽。 听客栈里的闲汉吹嘘过,水龙帮养了一支砍人队,都是由些杀人犯、亡命徒、刑徒、海盗组成,太平盛世,杀官都敢。 现在看来,倒也不仅仅是传闻。 门口站着两个明显不一般的汉子,一个瞎了只眼,一个额上有道夸张刀疤,体型不壮,模样普通,但透露出的气质,跟打斗时的郑老汉有些相似,江湖中的高手? 房间里除了郑老汉外,还有一个圆脸的中年人,身穿缎子衣服,看面料还是千两银子的南宁官缎,头戴珍珠罗帽,笑容满面,但总给人一种笑面虎的感觉。 “铁哥,已经查实了,那都是丐行的手笔,放心,我们水龙帮绝不姑息养奸,哪个伸了手,就剁哪个,我们水龙帮一向是做正当生意的……” 郑老汉正不耐烦的听着,见了二人归来,顿时目光一亮,冷冷道:“这事你自己看着办,你不给我一个交代,老头子虽然老了,但也可以给你们一个交代,滚吧。” “是是,”中年人擦了擦汗,似是终于松了口气,见了寇立,拱了拱手,低头离去。 倒是门口左边站着的刀疤汉子,深深看了寇立一眼,眼中闪烁着不明的意味。 “郑前辈你很威风嘛,那个中年人,好似是水龙帮在粤州城的大总管,”寇立扬眉道,他在城中见过对方的排场,那可是威风的很呢。 “哪里哪里,都是江湖人的抬爱,”郑老汉得意洋洋的道。 “你的武功很高么,那有没有传说中的一甲子功力?”寇立好奇道。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江湖人的拳脚本事,在三十岁左右是最强的,人一旦长了岁数,年轻时的暗伤,练功的后遗症,加上反应、速度、体力的下降,功夫就落的厉害,看到之前门口站着的那两人吗,拳面平整、太阳穴鼓起,典型的外家高手,不动枪,老头子未必是其对手,拳怕少壮嘛。” 寇立半懂半不懂,但至少知道,真正的江湖,没有飞来飞去,也没有葵花宝典,这不经让他有些失望。 “听说你有我想要的东西?” 郑老铁顿时来了精神,道:“我们豫行的枪客,有恩必报,你救我孙子,这人情我必须得还给你。” “我记得这话你说过。” 郑老铁幽怨的看了对方一眼,看的寇立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才道:“可你钱也不要,田地也不收,就连捐的官儿你都不当,若不是小老儿眼神不差,能看出你说的是真话,都以为你是要狮子大开口了!” “我真不缺这些东西,”寇立认真道,倘若一个穿越者,穿越之后还要为填饱肚皮而担忧,那不如找根柱子撞死算了。 “既然你真的想要走那条不可能的道路,小老儿给你指个方向,”郑老铁眼中闪过肉痛的神色,道:“我老脸都不要了,让你跟宝儿一起,拜一位南拳大师学艺,然后——你那是什么眼神!” 寇立的失望溢于言表,他承认,这些拳脚本事,的确有超乎他想象的威力,就昨日所见,怕是再来十几个水龙帮帮众,都未必是老汉的对手。 但那又怎样,一个打十个,便是打一百个又如何,真要是耍威风,他有的是办法,何必要浪费时间学这个。 “无事的话,我便走了,你若是真的觉的欠我人情,捐点钱做善事吧。”说完,寇立起身,便欲离开。 “站住!”郑老铁猛的一拍桌面,怒道:“你不想修道长生了么!” “炼武能长生不老?” “不能,但能叩仙门!!” 已经走到门口的寇立终于止住了脚步,转过了头,两眼闪烁出狂热的神采:“说说看。” 郑老铁松了口气,这恩情,终于可以还掉了。 按照这老头的说法,他想了半天,在《拳经》的某一条记载中,写着拳术练到了极点,内外家合一,便将能筋骨皮膜一齐贯通,铅血汞水,马阴藏相,人体潜能开发到极限,到了那最后一步,便有机缘粉碎真空,达到传说的人仙之境。 这就是武叩仙门。 寇立沉默了片刻,开口道:“你说的这种境界,江湖中有多少人能达到。” 郑老铁尴尬的一笑:“百年之内,一个都没有。” 寇立又问:“你觉的我练武的潜力怎么样?” “未有从小炼桩,筋骨定形、皮肉松垮,理论上来说,最多能练成三流的水准。” “想报恩,下辈子吧。”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