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秃鹰来袭

作者虫梦 全文字数 3941字
三年的时间,能让秀才变举人,举人变贡士,也能让人用经历去明白一件事。 当初前身所想,世间名山大川、仙景名胜何其多也,总归有一两个神仙居所,只要让神仙看到他的决心毅力,仙途可期! 然而事实分外打脸,这位声望在当地甚高的才子,师长眼中的宠儿,最后穷困潦倒,病死他乡,反而让自己重活一次。 所以,继承了前任记忆的寇立,便明白了个道理,人,还是踏实点好。 “百年都没出一个,这还不如中彩票呢,”寇立躺在床上,喃喃自语,那郑老头可是自己说的,三十岁左右,是武人精力的巅峰。 满打满算,自己也只有六年,六年的时间,从无到有,练到武术的巅峰,他还不如去做梦。 窗外的声音不小,自打朝廷开海以来,粤州就像是一块腐烂的肥肉,吸引越来越多的苍蝇,这里的人,完全没有古人常态般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歇,每个人的心态,都带有某种病态的狂热。 风云地、暴富地,一日千金,这绝非不可能。 寇立冷眼旁观,这里的绝大多数人,都将被时代的洪潮所淹没,能够站在浪尖的,永远只有那一小撮人。 而自己选择的这条路,更是如此。 这一夜,他睡的分外不踏实,杂念乱梦层出不穷,有时自己变身成了风流大才子,名妓才女,自荐枕席,日夜枕花卧柳,诗词为天下唱。 又有时,自己变成了富可敌国的商人,家财万贯,行业无数,号称当世沈万三,豪奢到了拉屎都用金马桶。 这夜做的梦,分外真实! 或许,发挥穿越者的优势,富贵一生,潇洒一生,也未尝不可。 而在黑暗之中,怀中的无字图,闪过一丝碧油油的光彩。 ‘砰砰砰砰——’一连串的拍门声响起,“寇哥哥,寇哥哥,你答应宝儿的,今天要教我写字做诗的。” 寇立发愣了一会儿,这才回过神来,自己这一觉,居然睡到了日上三竿。 “进来吧,笔和宣纸书箱里都有,自己先摆好,我去洗漱一下。”不知怎么,他总感觉今日分外的疲惫,精神也很差劲。 “好嘞,”郑宝儿今日穿了个碧绿小衣,朝天辫晃来晃去,印衬着白里透红的脸儿,显的分外精神。 虽然房间内有洗漱用品,但寇立习惯于客栈后的水井,井水冰凉甘冽,在这鬼天气中,泼上脸来,简直是不要太舒爽。 而且他也想提一提精神,毕竟今天还有事要做。 郑老铁正好见得下楼的寇立,只见对方脸色蜡黄、嘴唇发紫、双眼血丝,脸上甚至透着一丝死气,眉头就是一皱,意味深长的道:“年轻人,记得要节制。” 寇立扬了扬眉,大清早的,这老汉发什么神经。 “一夜之间,面生败坏之相,古怪,古怪,跑堂的,再来十个大肉包子。” 练武的人,无论老小,吃的永远比常人要多,郑老铁吞了足有二十个肉包子,喝下三大碗米粥,这才落了个八成饱,正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四周,目光所视,无不惊颤。 连水龙帮都要亲自登门致歉的老汉,可不是他们能惹的起的。 而郑老铁正在琢磨着,这小子既然如此贪色,要不开几个江湖中的补方,将这恩情还回去。 正消食间,门外忽然走进六个斗笠汉子,手里拿着用油布皮裹着的长物,默不作声的走了进来。 为首的一个,长脖细腰,身形奇高。 ‘脚步无声,都是些练家子,’郑老铁目光一眯,暗想。 那几个斗笠汉子也注意到了这老汉,脸面满是油渍污垢,脏兮兮的好似从没洗过,裤脚扎紧,似是箍了七八圈,倒是一双布鞋好似新做的一般,浑身上下看着简陋,但没见着一丝线头,不仅是上等的布料,还有上等的手艺。 “郑老鬼,许久不见了啊,”那为首的斗笠汉子抬起了头,露出一张阴森的面孔,双眼如钩脑边只长了一圈的稀疏黄毛,最奇异的是生来畸形,额头凸起一块,脑门像是随时要破裂似的。 “是你,秃顶恶鹰邓明!”郑老铁脱口道。 江湖中的关系,不是朋友,便是敌人,眼下这位,便是彻彻底底的死敌,二十年前,豫南出了三个大盗,唤作鹰三煞,占山为王,烧杀淫掠,无恶不作,三煞鹰中最小的,便是这邓明,当时不过十八,已是有赫赫恶名了。 豫南乃是镖行的天下,自然不会看着这三个大盗继续猖狂下去,在一次惨烈的战斗后,三个大盗,最后活下来的,就是这邓明。 而当时的镖队领袖,正是这郑老铁,看着那奄奄一息的少年,当时的他,动了恻隐之心。 没想二十年过去,这位当年的恶盗,居然卷土重来,而且来者相当不善。 “老鬼,当年你害了我两个兄弟,今天,我要你抵命!” 话音一落,邓明拔出鬼头大刀,直扑了上去,而前门后厅,复又跳出十几个头带篾竹斗笠的刀客,封堵住各个门户。 再然后,惨叫声、厮杀声、刀枪相撞声连成一片,奏成了一曲血与肉的篇章。 郑老汉越打越是心惊,这邓明的刀法居然精进若斯,虽然论起拳术来,江湖中能比的上他的大有人在,但是能与他斗枪的,却是没几个。 但对方的刀术,狠辣霸道,居然隐隐有人刀合一的架势。 “跟我拼命,还想着分心,”邓明阴喋喋的一笑,右腕下沉,向右闪身,抱丹提劲,皮毛一开一合,如猫炸尾,蹁刀提撩,瞬间劈出一道十字形的刀光。
正是三兄弟所创刀法中的杀招——三鹰十字斩! 郑老铁连忙横枪遮拦,奈何十字形的刀光瞬间一份为三,罩扑下来,恍惚间,仿佛恶鹰捕食,满空腥风。 好在危急关头,郑老铁的袖中,忽然又弹出一根短枪,双枪夹棍,老枪客多年的苦功没有白费,枪影乱闪,舞的是泼墨不进。 奈何气力不继,终于被一个马步横刀打飞,身子砸在一个桌面上,桌脚崩断,桌面四分五裂。 ‘哇,’郑老铁到底年老体衰,精力不济,喷出一口血水来,模糊的目光扫过楼梯,忽然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朝着自己隐蔽的点了头。 不知怎的,明知对方不通拳脚,但心底却突然安定了许多,老眼诈光一闪,故作惊恐道:“刀术,你的刀术怎会这么厉害,当年的九煞刀法不可能有这般迅猛,是东瀛的拔刀斩!” 邓明似乎很是享受老对头惊恐慌张的表情,狞笑道:“哈哈哈哈,不仅是拔刀斩,还有你那老对头的刀法,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你出行这么隐蔽,老子却会知道,猜猜看,你们这些兄弟中,是谁背叛了你这个打行大爷——” ………… 寇立一把踢开了大门,郑宝儿正专心致志的在纸上涂涂画画,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外界的纷乱。 “跟我走!” 寇立是最早意识到不对的,之前他怀疑过水龙帮的人会来报复,所以特意在窗上支了个架子,可随时眺望后门景象。 而今日的后门外,突然多了几个斗笠人在徘徊,本还不确定,但是在大厅也闯进同样打扮的人时,便就意识到要出事了。 所以,赶在众人被围杀之前,率先冲入了楼上。 前门后门,人影重重,刀光闪烁,几乎没有藏身的地点,对方干这种事的经验,肯定要比自己丰富。 勉强保持镇定,这跟昨日的水龙帮帮众不同,前者是混混打手,而后者,则是杀手组织! 他想突然到了一个地方,三楼的拐角,有个相对偏僻的杂物间,那里有密道能直通地窖,还是偶然的一次机会,从掌柜的口中得知。 出乎意料的是,这个过程中,郑宝儿表现的相当乖巧,不哭不闹,异于同龄人。 可惜刚闯入杂物间,两个斗笠男紧随其后,刀面闪烁着暗红色的光芒。 这是血的颜色! 不同于水龙帮的普通帮众,甚至强于昨日所见的那支砍人队,这两人给寇立的感觉更加凶恶,双眼冷漠,仿佛是见惯了生死。 这两人,必然杀过许多人的悍匪。 “宝儿,还记得寇哥哥当初在山上,是怎么对付那只大老虎的吗?”寇立边退边问。 “记得,”郑宝儿用力的点了点头,这是他和寇哥哥的秘密,连爷爷都没有告诉。 “很好,现在闭眼数到五!” “一。” 寇立的右手,掐了个古怪的法诀,脖子上的冰魄珠,开始微微的亮起。 “二。” 淡淡的冷气,从珠中流出,顺着膻中、肩井、曲泽、内关、劳宫,直达指尖。 “三。” 那两个斗笠刀客,此时已冲到近前。 “四。” 钢刀直劈面门! “五。” 冷意忽现,等郑宝儿睁开眼时,却发现那两个坏人早已面色铁青,双眼圆瞪,躺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 地窖的空气浑浊而发霉,让人闻之作呕,但寇立却已没功夫注意到这点,右臂上酸、麻、胀、痛,这是施展那一招的后遗症。 而上方的厮杀声,更是让他紧张到顾不上疼痛。 惨叫声没有一刻停歇,血水淅顺着地窖缝隙流了下来,粘稠而恶心,对付一个郑老汉,为什么要那么多人陪葬,这跟水龙帮有关吗? 惨叫声中,寇立听出了一些熟客的惨叫声。 王麻子,在海上搏过富贵的角色,据说闯过几个海外岛国,家财万贯,最近听说还要取第四房小妾。 胡龙王,真名不知,外地人,一心想搏个富贵,衣锦还乡。 赵仁,楼船司的官兵,闲时喜欢在店里小酌几杯,人生目标就是掌管一条兵船。 鸭仔,游手好闲的浪荡儿,挂在嘴边的便是混吃等死,知足常乐。 掌柜老赵,家里的孙儿才满月,唯一的心愿便是儿孙满堂,安然终老。 而现在这些人,都像是被杀鸡一样被宰杀,什么地位、财富、念想,没有半点帮助。 死亡,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公平的。 普通人,是无法抵抗天灾人祸的,便是皇帝老儿也一样,区别只在于灾祸的大和小。 寇立半昏迷的脑袋,不知怎的,忽然一清,他想通了之前一直纠结的一件事! 以穿越者的优势,他可以过的很好,非常好,但百年之后,他跟这些普通人没有区别,一抔黄土,一座棺木。 虚弱、卑微、黑暗、沉眠,不可逆转。 两世的死亡,让他厌恶、恐惧,他不想再重复这种过程。 他要的,是自己掌控自己的命运! 而想要这般,自始至终,只有一条路! “百岁光阴石火烁,一生身世水泡浮。”寇立低声道,眼中之志,再无犹豫,坚如钢铁。 “既有心,要终始,人生大事惟生死。” “皇天若负苦心人,令我三途为恶鬼!” 衣袍之内,好似有什么东西消失了。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