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三重人仙

作者虫梦 全文字数 2806字
“人仙的境界?”寇立从对方的口中,敏锐的听出了某些东西。 郭颠嘿嘿一笑,露出本来如此的表情,大略说了一通,原来人仙之上,还有三重境界。 第一重境界,纯阳化一,乃是纯阳真光与纯阳拳意融为一体,仙武合一,武道不再仅是近身搏杀的学问,举手投足,堪比玄功变化。 第二重境界,血肉衍生,魂魄与躯壳相融,炼到极处,每一道拳意,都是血肉分身,千变万化,分身不灭,肉身永存。 第三重境界,血肉磨盘,上古神人、先天生灵是什么境界,人仙便是什么境界,人圣合一,肉身拥有无量伟力。 “……而且到了这一步,只有纯阳神剑能斩的圆满阴神和元神,老夫也能磨灭,所以当年得罪老夫的老东西,嘿嘿嘿!” 郭颠嗒嗒嘴巴,发出恐怖的笑容,像是吃人后的吊睛大虫,得罪他的后果,不用想也知道。 “当然,这三重境界不是老夫提出来的,而是老夫的前辈,也就是上一任人仙传给老夫的,从先天丹道开辟以来,一共出了三位人仙,你便是第四位!” 随即郭颠挠了挠脑袋,唉声叹气起来,“不过你的情况特殊,先天印记便像是人仙的修炼法门,你没有印记,有些东西老夫很难跟你解释,加上你又是提前出世,被人算计出来,现在老夫给你两条路走。” “第一条,你来我大方山朝天洞,有老夫庇佑,无人能找你麻烦。” 寇立毫不犹豫的摇头,躲于它人羽翼之下,这可不是他想要的。 这跟五灵子的情况不一样,五灵子认他为师弟,他便想尽办法助他为鬼仙,甚至是酆都大帝,虽有情谊,但寇立回报更大,等价交换,他不欠对方人情。 他日若有万一,五灵子站在了他的对立面,寇立也能毫不犹豫的将对方撕碎。 但是郭颠已是神仙道中最强大的存在之一,距离开此界仅有一步之遥,保其性命这恩德太大,他还不了。 郭颠也毫不意外,能成就人仙之辈,哪一个不是心如铁石、意志如刀剑般的存在,这种邀请,或许让外人看来不算什么,甚至觉的是一场大机缘,但是对于他们来说,这已经是侮辱了。 “还有一法子,你所在的西南,还有二十三年,阴阳重叠便会达到巅峰,天机紊乱,暂时还能隐瞒,老夫再用手段,替你掩盖天机十年,三十三年内,你若能成就鬼仙,转世投胎,你的踪迹自然无人能查出。” 三十三年,炼成鬼仙! 于所有人来说,这都是天方夜谭。 寇立先是面色一紧,继而一松,这不正是他想要的么,五仙同修,合炼金仙大道。 他在等对方的下文。 郭颠挠了挠脑袋,有些苦恼,“修行这种事,到底看的是自己,老夫能帮你的毕竟有限,神丹仙丹之类的,老夫前些年也得了不少,但基本都吃光了,不过二代人仙留下的东西,倒是对你有用。” 话音一落,寇立眼一花,一根手指便戳入了他的脑门,与此同时,一道道玄妙的法门融入他的脑海。 燃血大法、天妖秘魔元功、三阴燃魂真诀、碎窍破功神术…… 一共十来种诡异强悍完全不逊色于《五行度人经》的玄功法门,被一股脑的传入寇立脑海中,功效或是炼人血肉化为己用,燃人魂魄、借助天地戾气煞光,强行破开功法关窍,凶残狠辣的让寇立都有些吃惊。 “不要惊讶,这本就是魔门中最凶恶的法门,二代人仙当年曾经隐姓埋名,潜入五大魔宗中,偷学了好些本事,这些法门都被改良过,虽然副作用依旧惊人,但还在人仙躯壳的承受之内,”郭颠又哈哈一笑,“不过你要是炼死了也不奇怪,毕竟当初这家伙是在血肉衍生的境界中炼成的本事,而且他又炼化了九种上古真龙血脉,肉身在我们三代之中,算是最强悍的,他还当过周朝的开国太祖,霸道的很。”
寇立扬眉,那一位看来也是凶悍到极点的人物,居然还是前朝的太祖皇帝。 寇立心中一动,又问:“中央戍土天帝符与纯阳真光相融,到底为什么会有这种变化,你的五帝龙拳似乎也与这符有关联?” 寇立得过对方的拳意,又与大乘符相融,自然能够感觉到,这其中有着某些特殊的联系。 “华山派前身是上古第一大派,五岳宗的支脉,后由于五岳覆灭,只残留了这一支,修行的法门,《东岳镇山图》、《西岳定形录》、《北岳百灵百将篆》,都是上古练气士的路数,真要算起来,老夫还是华山派的太上长老,华山、昆仑、东方魔教,这三家道统炼就的肉身同样可怕,你可莫要以为天大地大,人仙最大,为了离开此界……” 郭颠刚想笑着说些什么,忽然面色一变,须发倒竖,怒吼一声,“算天机算到老子的头上,找死!!!” 寇立只感到随着对方的一声怒吼,意识瞬间被震散,方圆百丈的虚空粒子直接炸了出来,同时天空之上,遍布血云血海,化作无穷无尽的山峰山脉。 鬼神哭、仙佛骇、天魔震,一吼之威,竟至如此! 寇立眼一黑,再睁开时,已是回到了百星河河底,方圆百丈的河底地面,也全部裂成糜粉,夫妇这吼声的余波,穿越千万里空间,同样传到了这里。 “血肉磨盘、上古神人,我什么时候能达到这个境界?” ………… 就在寇立感慨的同时,华山山顶,碧蓉纱再度来临,只不过掌教镇岳真人却是不在,陪同的,是一位普通长老。 “余长老,蓉纱有一事不解,自绝地天通以来,上古神灵不是陨落,便是飞升上界,人间难道还有它们的血脉?” 余长老愣了下,将碧蓉纱引入华山一座偏殿中,指着墙壁上的各种神祗,或是四首八臂,或是人兽龙身,凶蛮残暴的气势扑面而来。 “碧仙子,请看,这些上古神祗、神兽,乃至凶兽、魔神,血脉上有差别,但是共同点是什么。”余长老问道。 碧蓉纱想了片刻,忽然道:“气势,那种自天地开辟以来,凶蛮恐怖的气势。” “没错,这些气势就是根本,是血脉深处,道的演化,但自绝地天通以来,这种东西便被上古众神抽出,凝练成一种亘古以来最强大的存在,封入地底,仙子可知道那是什么?” “中土九州大地的龙脉,原来如此,”碧蓉纱美眸中闪过一丝恍然,所以,便是还有上古血脉存在于人间,也永远不可能恢复到上古的那种层次。 余长老见对方似是想要独处,便就打了个道揖,悄悄离开,过了许久,这位心宗圣女,当年正道第一人,正阳子的爱女,才哽咽道:“原来如此,爹,原来你当年打的是这个主意,你为了正道,真是牺牲了一切。” 恍惚中,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从壁面中走出,中年人一身黑发散在脑后,气势如渊似海,眼中爆发的热情似乎能淹没一切。 “爹!!”碧蓉纱不可思议的道。 正阳子微微一笑,摸在了她的脑袋上,一如既往,温暖的感觉让她浑身一抖,情不自禁的松了心神。 “不对!” 碧蓉纱身为《情经》传人,对于情之一感最为敏锐,亲情、爱情、友情,全都包裹在内,在这一刹那间,他感受到有人挑拨了她的情弦。 而不知何时开始,正阳子的身影化身成寇立,对方的眼光让她感到浑身上下,不着一丝片缕,一股暖流从小腹涌出。 “不好,”碧蓉纱瞬间运转《情经》心法,化身太上无情心境,想要强行压制这种冲动。 而她的耳边,同时响起圣女青儿歇斯底里的声音,“小贱人,你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我的情丝会栓在那人的身上!!!”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