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莽拳

作者虫梦 全文字数 2874字
金精子所在的这处洞天,方圆数百里,除了十几座铜峰外,还有大片的铜林金木,铜河铜谷,莽带着寇立出了村,一边乱蹦乱跳,一边将他口中的大事件简单说了一遍。 原来这片天地虽然有十几个铜人部落,但分为两大姓氏,一个姓铜,一个姓赤,这两大姓氏是从上古就流传下来的,彼此纷争不休,打死打活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过,但自从出了金精子这位老怪物,降伏二族后,这才将因果消去。 不过有人的地方便有纷争,两大铜人部落好斗成性,加上田亩、水源这些资源有限,便就在老祖宗的眼皮下,每隔个半年,纠集族人打上一场,胜为王、败为寇,自然没什么话好说。 寇立跟着走了许久,绕开层层铜树铁树,终于见得一大片空地,空地之上,数百位巨汉正在持戈拿斧,战做一团。 虽然只是数百位,但无论是战阵变化,还是动静大小,就像是数十万人的大战役一般,戈斧交击间,发出震人耳膜的雷声,吐气成剑,筋肉如蟒、瞠目如魔,而且随着交战,这些铜人的身形,居然在不断的上涨。 十丈、五十丈、百丈,一尊尊巨人拔地而起,提起山头大的拳头就开始对轰,拳来脚往,所过之处,桐树纷纷断折,拳峰如罡风,落足如地震,天地为之震荡。 看到寇立目瞪口呆的模样,莽嘿嘿一笑,道:“看到没,这些便是我族人真正的模样,之前你所见到的,只是表象而已。” 寇立吸了口气,反问道:“那你怎么不变?” 莽被戳到了痛处,哼哼道:“我迟早会长大的。” 双方巨人一个铜皮,一个赤皮,好认的很,不过这些巨人大多长到百丈便就停止生长,反倒是两个族落首领,还在不断窜着个头,其中一个正是铜一。 ‘这些成年族人,等同于数百位金精大王,这要是放在外界,足以横扫西南一切旁门左道,不过天生万物,必有所克,这些铜人虽然铜皮铁骨,力大无穷,但也未必没有克制的存在,比如说地心元磁、或是诸天雷法之类。’ 这两者,是修行界公认的金性克星。 寇立短暂的惊讶过后,便就开始欣赏起了这些人的搏杀动作,越看越入迷,旁人眼中,或许觉的这些动作粗莽、简陋、凶残,但在他的眼中,这些铜人的一举一动,都充斥着难以言喻的美感,仿佛是天地规律的展现。 ‘绝地天通前,修行士还叫练气士,上古神魔还在世,这些神魔自然不会什么法术道术,但是杀伐的手段远超当世,或许便蕴藏在这些动作中,咦,怎么人仙精神隐隐有突破的迹象。’ 至诚入神、至神入虚空,是丹道拳术的两重精神境界,在往上,便是革、命的道理,寇立凭着这层道理,最终击败王无敌,突破人仙。 自此之后,人仙精神便融于身体穴窍、阳气、肉体中,每一招一式,都已经到了物质层面再难以提升的地步。 曾经,寇立以来,这便是极限,但是郭颠告诉他,人仙之上,还有三重变化,人仙既然能变化,人仙的拳术,自然也能提升。 一瞬间,寇立想到了一个让他心中一震的可能,难道,人仙拳术再往上,便是上古神魔的厮杀手段?!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只听得震天价的一声巨响,铜族和赤族两个族长同时倒地,好似巨山翻转,亿万斤的巨石砸入地面,寇立双耳如猪耳,瞬间合上,浑身气血一镇,脚掌好似龙抓地,其它地面四分五裂,但是寇立所在的方圆十丈,没有半点变化。 莽也同样从如痴如醉中醒来,咂嘴道:“还是不分胜负啊,看来又要轮到我们出马了。” 按照铜人的规矩,当族长带领成年族人不分胜负后,最后角逐的胜负,将由未成年族人决定,而铜人的寿元极长,五百年才算是成年。 他看向另一边,另外一个年轻的赤皮铜人也看了过来,这人唤作荒,同样是赤姓族人的族长之子,二人视线一撞,好似有电花闪烁。
………… 免费看了一场上古战争,甚至找到人仙拳术再进一步的可能,寇立自然心情极好,也愿意指点莽的拳术。 铜人的搏杀手段,源于血脉,所以年岁越长本领就越大,而少年莽就没这般本事了,不过这家伙天赋恐怖,寇立传他的十几套拳术,被他在十几天内就都全部练至大成,拳术境界也迅速突破到至诚入神的阶段。 这种速度,遍览先天阁中的诸位武道先贤,都没有一人能够比得上。 而莽这家伙也投桃报李,将《玄刀诀》的一些精要告知寇立。 原来这门玄功共分六层,从第一层五金归体、罡煞为刀,到第六层金神降世、上古天刀,其中只要炼到第三层先天刀灵的境界,便能堪比正魔两道的独门剑气,所斩出的元金刀芒能碎地剑。 只不过没有铜人血脉,刀诀最多练至第四层境界,《庚金道》也是同样的道理,这也是五灵子当初的境界。 在此地修行金法,一日抵得上外界十日,寇立目标便是十年内将《玄刀诀》练至第三层境界,同时将采气一关修行至圆满,参与师兄五灵子十年后的大劫,报恩,了因果。 但是无论如何,这入门一关,感悟到刀耕火种之道却是修炼刀法的基础,所以倒不是铜一敝帚自珍,不传功法,而是寇立还没有达到修行玄刀的基础。 在莽的记忆中,当初五灵子花了三年半功夫,才真正领悟了刀耕火种的道理。 寇立自然知道练功练法不能急于一时,每日除了按时的耕种外,便就是跟莽切磋,对方的拳术在寇立看来自然简陋,但偶然间铜人爆发的本能却让寇立生出不小的灵感。 三个月如电如光,很快便过去了。 在村外的一处铜林中,莽正围绕着寇立上下攻打,不知是不是练拳有成的原因,这铜人短时间内,个头再长半尺,身影快到肉眼都看不清楚,险风恶浪,拳术如暴风骤雨。 内家拳劲,讲究气血搬运、呼吸吐纳、拟兽变化,而莽不仅举手投足间,有数千斤的怪力,加上铜肺铜心,内家劲力施展出来强到道不可思议,虚空中的金线匹炼不时闪现,这是拳术功夫引动了元气震荡。 按照寇立的估计,莽现在的境界,相当于肉身强化十倍的武达摩,虽然精神境界没有达到达摩的层次,但真要打起来,不出十招,那个番邦和尚就要被锤成肉酱,无它,力大也。 寇立本身力气能达八千斤,运用气血,便是八万斤,八十万斤都能爆发出来,而莽虽然不可达到他的层次,强化个五到十倍还是不成问题的。 过了许久,在层层叠叠的劲风中,寇立目光一闪,脚影一闪,好似蜈蚣摆尾,又好似毒龙倒桩,有意无形,直接插入风浪,一脚把对方踢翻在地。 “寇老大,说好的只守不攻呢,”莽爬了起来,‘砰’‘砰’‘砰’的擦了擦脸,这家伙铜手铜脚,这种攻击对他来说,一点伤害都没有。 “说了多少次了,别叫老大,叫名字也行啊,”寇立无奈的摇了摇头,既然传了功夫,按照武行规矩,便是得叫师傅、寇师,再不济也得是一声前辈,这小子却都觉的叫不顺口,反倒是老大这个称号,说的比谁都溜。 “你的套路我已经摸清了,至诚入神虽好,但只要我心不动、神不动、意不动,再打上百年千年都摸不着我一根汗毛。” “可是老大,我怎么总是练不出至神入虚空的境界呢,”莽十分苦恼。 寇立也有些纳闷,按照对方展现的恐怖天赋,就算达不到,总该有些进步的,但是好似有一张无形的屏障,化作拳术的天花板。 “慢慢练吧,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至少在至诚入神阶段,你比我要强,”寇立安慰了句。 莽果然是个一根筋,立马就兴奋起来,道:“寇老大,今天轮到我比武,一定要好好教训荒这小子一顿!”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