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来客

作者虫梦 全文字数 2683字
寇立自然知道莽口中的那位赤姓族长之子,这二人地位相近,年龄相仿,本领差不多,加上姓氏,自然是天生的死敌。 不过由于那位荒少年天赋更高一筹,莽跟他比斗,总是输多胜少,这次是憋足了劲,要给对方一个好看。 寇立对于这种少年人的恩怨不感兴趣,随意找了个借口,婉拒了对方的邀请,独自一人来到铜田上,准备耕田悟道。 这三个月来,虽然凭借着武道上的境界,他将铜一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丝劲力完美还原,但却始终没有达到对方的境界。 似乎总是缺少那最关键的东西。 坐在田亩上,看着自己耕的好似狗啃般的土地,再看对方的田亩,已经长出了一片嫩芽,三寸长短,摇曳身姿,青青绿绿。 咦? 寇立明明记得,这亩地早上还没有动静,才一个晌午,这就长开发芽了? 好奇之下,他细细打量着这些青色嫩芽,长势喜人,露珠从叶间落下,清香扑鼻,一片生机;而当他将手指探入铜泥之中,面色顿时一变,这铜泥之内,却是成片的死机,没有一丝生气,尤其是在这些植物的根须处,已经被死气浓缩的气团覆盖。 一片死域之中,怎么会生出生机来,刀耕火种,到底是什么意思?! …… “老大,我赢了,赢了!大胜,十个人,我一个打十个,现在族里人都称我为祖神降世,哈哈哈哈哈——” 莽一脸兴奋的冲入了寇立的房间,却不见人影,顿时满脸失望。 “莽,做的不错,”一直木讷的铜一,难得露出一丝表扬的表情。 “阿爹,老大怎么不在,我还准备告诉他,荒这小子被我打的跪地求饶的样子。” “或许,他还在耕田吧。”对于寇立的努力,铜一也看在眼里,虽然也有不少修行者来此地修行,但真正能练出金刀一脉绝学的,少之又少。 修行老祖宗绝学,最关键的,不在于天赋和根骨,而是大恒心、大毅力,要有种愚公移山的精神。 铜一带着莽来到田地边上,就见寇立正躺在泥地上呼呼大睡,莽刚准备将对方叫醒,却被铜一止住。 “铜笋枯萎了。” 只见在寇立周身三尺,大量的青苗枯萎黑化,好似被吸干了生命力。 铜笋是金刀峡中一种特殊的植物,内蕴铜精之气,是铜人最喜欢的吃食,但是培育这种植物也是极难,因为此地除了金气外,并无其它五行,自然不能金生木、木生精,生生不息。 “莽,知道什么是刀耕火种吗?”铜一闷闷的道。 “老祖宗不是说过,上古之时,天地间没有诞生五行之气,刀耕是死,火种是生,在死中诞生的,便是先天五族,我们铜族诞生之后,天地才有了金气,所以刀耕火种,种的是我们的根源!”说到这里,莽眼中闪过一丝骄傲。 上古魔神,是诞生在天地之前的。 “活死地,”铜一缓缓道。 上古魔神,姓是族落的姓,命是自己的名,他本名叫做苍,在称呼上只称名儿不称姓,而铜一,只是老祖宗随意给他取的法号,正如赤姓族长,他的法号就叫赤二。 老祖宗根据铜族的天赋,创出《玄刀诀》和《庚金道》两道后,首先要堪破的,便是生死一关。 铜一深深的看了熟睡中的寇立,他觉的还是禀告老祖宗的好,这个人,拥有上古物种的生命力,却又没有上古族裔中,那源自血脉深处的衰老感,老祖宗对此应该会很感兴趣。 ………… 寇立现在进入了一个极玄妙的状态,他代替了铜笋的生,融入了田亩中,背靠着死。 生命力似乎随着田亩中的死气而消失,又仿佛增长起来,这种感觉十分奇异。
五行间的转化,是有迹可循的,但是死生间的转换,却是没有半点迹象。 生就是生,死就是死,没有半点关系。 但是婴儿在出世之前,老人在生命消亡之后,必然有一个阶段,是将二者联系在一起的。 而在修行界中,死生间的变化,也是修行的最终奥秘,堪破了,便是鬼仙,堪不破,那就彻底成鬼了。 或许,五灵子在修行一道中突飞猛进,几近鬼仙,便跟这一关有关。 生机与死机纠缠,由于寇立体内阳气庞大,一时半会儿难以消散,死机与生机纠缠不休,身体各个部位,或是消失,或是又有了活的迹象,甚至是丹田中的真气,也时应时不应,但唯独有一物,始终存在,无论生机死机,都对它没有半点影响。 先天火穴中,始终弥漫着温暖的气息。 寇立脑海中忽然生出一丝明悟,冥冥之中,也好似有一道声音响起—— ‘子未生时,混混沌沌,本无一物,视听不得,与真常会,无有名相,孰为妙行?吾今为汝,究未生理。种种形相,俱为幻假,眷此幻身,与我为累。譬如铸剑,煅炼渣滓,始见精钢;勇烈无滞,当成妙器。’ 寇立不知何时,睁开了双眼,此时,双眼透过一切外象,看到了无止无境的大地,荒芜成片的大地,偶尔传来的恐怖气息,近乎无止无尽。 荒蛮无边。 无人无我,无死无生。 “道性无人我,死生不属大化也。” 在这活死地中,寇立看到了心、意、神、性中,最本原的性! “小鬼,来见我吧。” ………… 而在川地边缘,天空中忽然一声裂响,层层仙云仙光中,四条蛟龙先后从云层中探出爪来,然后便是数百仙婢仙女,金花四溢,霞光千道。 四条蛟龙都被穿了链子锁骨,链子的尾端,一座巨大的碧玉宫殿,宫殿之内,主座是一位碧冠霞衣,双眉入鬓的年轻人,面如冠玉,隐隐透着几分傲色,双目似闭非闭,手上挂满扳指,一身红光璀璨,在头顶上化作数亩大小的火云。 左右两位则是一对模样相似的兄妹,野性难训,虬发披拂,头顶各有一对小角,那男子的一对手掌,已是彻底化作龙爪。 “中原的元气还是如此薄弱,看来龙脉的影响未褪,果然没有海外逍遥,”年轻人轻蔑一笑,瞳中火光一闪而过。 “龙脉啊,”龙爪男子露出垂涎的神色,脚下影子不成人形,而是一条龙影。 这三人的来历可都是背景深厚,那主座的年轻人,是北海五火岛岛主五火老祖之子火无垢,五火老祖不仅是海外地仙中的佼佼者,还掌握着自上古以来,一条海外凶火脉,这火无垢便是应天地火灵之气而生,本领高超,极善火法。 至于这一对兄妹,则是九圣的四王子和六公主,那九圣本体乃是一只万年九首老蛟,在东海海底开辟了青龙宫,族裔十万,妖兵妖将百万,自号龙宫之主,威势强盛,能号令东海群妖。 五火老祖与九圣,都是上一辈中,未超劫的四十三位高人之一,也都与金精子打过交道,这次赴中原,打的主意与寇立一般无二。 “我父说过,金精子老怪所创的两套功法,有独一无二的功用,若是炼到深处,能提纯血脉,也不知是真是假。” 火无垢见到了地方,将金牌一丢,‘轰’的一声,山谷裂开一道缝隙,将整支蛟龙车队吸入其中。 而与此同时,圣女青儿也出现在了峡谷的百里开外,眼中魔光滚滚,笑容却越发温柔:“原来是藏在这处洞天中,害的我好找,小冤家,这次我看你还怎么逃!”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