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烧身馆

作者虫梦 全文字数 3573字
南天门山是靠海最近的一座山头,也是最高的一座,号称南国门户,岭南名胜,而粤州城,就在山的百里开外。 一件恶劣事件在猝不及防间发生,山下的一处酒家,遭人灭了门,上上下下一百来号人,全数被害。 虽然岭南的治安向来不好,二十年前还是流放之地,但经过这么多年的治理,尤其是几次大代价的海外剿匪,这种屠村毁镇般的行为,近几年来基本上已经销声匿迹。 但如今,这种惨剧再一次发生。 衙役、官兵、捕快,乃至府司的更高层,第一时间封锁了现场,怎样侦察搜索,外人不得而知,但透露出的信息,是跟江湖仇杀有关。 又是该死的江湖人! 水龙帮成了最大的怀疑对象,动机、时机、能力,洗也洗不掉。 ………… 靠近海岸的一处海域,一条小号的海船正在缓缓移动着,说是海船,其实是改造的渔船,船底加厚,船板加宽,底尖头圆,乌蓬盖顶。 事实上,这正是寇立从一个老渔民手中购买的船只,据说最远的一次,跑过琉球。 那日夜里,斗笠男见人就杀,鲜血染红了一切,而当寇立和郑小宝好不容易逃出来时,外围又被封锁。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寇立之前做万一之想,实在不行,便就去海外寻仙踪,所以才购了此船,没想最后关头,成了保命的工具。 “寇哥哥,爷爷不会有事吧,”从昨夜就一直很沉默的郑宝儿,第一次开了口。 寇立摇了摇头,轻轻道:“不清楚,但愿吧。” 海面一望无际,碧波荡漾,但二人都没了观赏的兴致。 尤其是寇立,面皮发黑,他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一直贴身携带的无字图,居然在昨夜丢失了。 这TMD真是见鬼了! 为防止丢失,他还特意用绳子打了个死结,如今死结仍在,无字图反而不见了。 昨夜兵荒马乱的,他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丢失的,只是刚登上船,便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他十分清楚,这无字图可是个好宝贝,能让两个神仙不顾长生,打的你死我活,连数个山头都被削平,珍贵程度不言而喻。 这让寇立很是糟心,三年来的唯一收获,就这么没了! “寇哥哥,”坐在舱内的郑小宝忽然递来他的外衣,而寇立这才注意到,这外衣内衬,缝着一个锦囊。 “爷爷说了,他这次来,是带我拜师的,只要见了这个,那人一定会收下我,你能不能带我去找那个人,我想求他救我爷爷。” 寇立扬了扬眉,那人应该就是郑老汉所说的南拳大师,打开一看,却是个墨签子,上面写了个林字,大概是信物一类,点了点头,这点小事,举手之劳。 他也想去看看,武叩仙门到底存不存在。 行了一个时辰,粤州城已是隐约可见,岸上人声也是隐约传来。 不远处的海面上,一块破舢板,板上飘着两个人,似是在呼喊,看其模样,一男一女。 “哥哥,好似有人在叫,”郑小宝左摇右看,有些不确定。 寇立刚想开口,忽然一愣,十里开外的景象,宝儿看不清楚情有可原,自己的视力什么时候变这么好了。 “你听错了,”寇立淡淡的道,他可不是烂好人,连好人都未必算的上,谁知道对方是海盗还是渔民,这个险,他不想冒。 半个时辰过去,‘噗’的一声,船尾忽然蹿出了个蓬头垢面的人来,大怒道:“我让你停船,你为什么不停!” 声音清越,如同新笋发芽,却是那个甲板上的女人,而且水性还不错。 “这是我的船,”寇立斜了对方一眼,平静的道。 对方顿时噎住,不过片刻又反应过来,叫道:“快随我去救人!” “不救。” “为什么!” “你们若是海盗怎么办?。” “我们不是海盗!” “那也不救。” 燕飞娘虽然水性很好,但游了那么久,早已伤了肺部,一口气没喘上来,一屁股跌在船上。 “你、你你——” “怎么,你不是海盗,却想劫持我们?”寇立看着对方腰上的剑,似乎随时要出鞘般。 “哥哥,你就帮帮这个姐姐吧,”郑宝儿扯了扯寇立衣袖,小声道。 “这是个女人么,宝儿你是不是认错了?” 燕飞娘再也忍不住,眼一白,气的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等她幽幽的醒来之后,就看见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夫,正担忧的看着自己,见自己醒来,顿时惊喜道:“飞娘,你醒了,幸好碰上了寇兄,不然我们这次真的就悬了。” “你认识他?”燕飞娘注意到了这一点,在她的印象中,这个冷漠的‘渔夫’,不像是会自我介绍的。 “当然认识,这是寇立寇兄弟,我在客栈认识的朋友,没想在那场惨剧中,寇兄也逃了出来,真是幸甚!” 说话的这位,正是之前搞不清楚状况的呆书生,没想也逃了出来,百分百是这未婚妻的功劳。
“对了,一千两银子不要忘了。” 燕飞娘双眼圆瞪:“你还敢要钱?!” “你们缺钱?”寇立奇怪的看二人一眼,这女人他不清楚,但是这书生可绝不是缺钱的主儿,单是那把洒金扇儿就至少值八百两银子。 “不是缺不缺钱的问题,你这人,怎能、怎能这般?” “那你是觉的,自己两的命,连一千两都不值,”寇立琢磨了下,也对,千两银子,能从人牙子手上买上七八个乖巧的女婢了,这二人的命,似乎没那么值钱。 “当然不是!”二人异口同声道,看来都不是缺钱的主儿。 “那就成交。” “……” 经过介绍,那蓬头垢面的女人,唤作燕飞娘,这年轻的书生,名叫周新薪,二人打小就定了亲,只不过这燕飞娘似乎不是很待见这个周书生,私自跑出了家门,而这周书生,便千里迢迢的寻了过来。 按照言情剧的戏码,这很正常,而按照古代的封建礼教,这又很不寻常,所以其中应该有什么隐情。 不过寇立对此半点不关心,对于他来说,这两人只是生命中的短暂过客而已,下了船就要各奔东西。 但是这书生似乎格外的热情,硬是要拉着寇立要好好聊一聊,说是险死还生,当浮一大白。 在粤州城内最大的海鲜坊中,周新薪特意洗漱打扮了番,才再度出现,本就生的眉清目秀,猿臂蜂腰,再加上订制的绸缎衣衫,活脱脱的一个美男子。 ‘果然是个好草包,’寇立心中感慨。 又过片刻,那燕飞娘也打扮完毕,‘咚咚咚’的走上楼来,看的她未婚夫眼都直了。 黑油般的头发,用绿丝绳扎紧,容貌虽不是绝色,也是精致,最吸引人的是,眉宇间有股英气,腰佩宝剑,给人英姿飒爽之感,这在古代尤其难得,也怪不得周新薪着迷了。 见了寇立,当即犯了个白眼,嘀咕道:“守财奴!” “咳咳,来来来,寇兄,还有宝儿,不要客气,都吃点东西。” 周新薪热情的招待着,宴席不是不丰富,水晶虾、双头鲍、深海鱼骨汤,都是些上等食材,但是几人都吃的没滋没味。 郑宝儿担忧爷爷,而寇立则是心不在焉,那燕飞娘倒是饿了,吃的很欢,只是不时的怒瞪寇立,好似有什么深仇大恨。 “那个,飞娘啊,我有件事跟你商量,”周新薪纠结了一下,还是开了口:“这玩也玩的差不多了,是不是可以回家,成亲——” “你说什么!”燕飞娘柳眉一竖,筷子往桌面上一拍,吓的这未婚夫腿都软了。 寇立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这家伙非得死乞白赖的要请他们吃饭,估计就是考虑到有外人在,这燕飞娘碍于颜面,不至于揍他。 “飞娘,这外面太危险了,那么多的人,一天之间就被杀了个干净,太狠了,你和我还是回家的好——” “这事是水龙帮做的,放心,这仇,我会替你报的,其他的就不要说了。” “你怎么知道这事是水龙帮做的?”寇立插口道。 燕飞娘冷冷的看了对方一眼,道:“我自有我的消息渠道。” 水龙帮,寇立心中闪过一丝疑惑,难道那次大总管的拜访,也只是故作姿态? “看来你是江湖中人,”寇立认真的道。 “是又如何,”燕飞娘语气终于好了点,似乎这种身份上的承认,让她很满意。 “那么你可知道,这岭南最厉害的南拳大师是谁?” “你问这个做什么?”燕飞娘怀疑的打量了他一眼。 “拜师。” “就你,拜师?”这姑娘仿佛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事,嘴角止不住的上扬,“就你这单薄体格,肌肉松垮,下盘无力,还想着练武,你以为有人会收你吗?” 虽然已经被郑老头嘲讽了一遍,但是寇立依旧十分的不爽,修仙的资质差也就罢了,怎么这练武的资质也差? “说不说?” “说,就让你去出个丑!” “粤东乃是南方拳种的发源地之一,拳家、武馆之多,不下数百,但其中最著名的,便是三所武馆,烧身武馆、五象馆、车家拳。” “而在这粤东,只有一个人能称的上南拳大师,便是烧身武馆的馆主,江湖人称百手师的林显师!” 寇立和郑宝儿互视一眼,均是一喜,看来是找对地方了。 “有马队过来了,”寇立心中一动,脱口道。 “城里怎么会有马队,”燕飞娘鄙视道。 寇立紧盯着街角,响声越来越大,半柱香后,就连燕飞娘都听到了动静,不敢置信的看了对方一眼,二十多匹骏马,上面全是铁甲官兵,呼啸而过。 “寇兄,你的耳力怎么可能这么强!”周新薪不可思议的道。 “是啊,怎么可能这么强,”寇立喃喃自语。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