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童子桩

作者虫梦 全文字数 3467字
武馆大多开在城中,待在乡下的,一般都是被地主豪绅供奉起来的拳师,毕竟穷文富武,可不仅仅说说而已。 但烧身馆却反其道而行,建在穷人最多的观潮地区,这里环境极差,居住的都是些渔民难民,放眼望去,一片破烂棚屋。 这里的人,各个面目沧桑、皱纹深深、胡子拉碴,都是被生活的苦难,磨穿了骨头。 但他们看向烧身武馆的眼神,都充斥着狂热,就像是崇圣一般。 烧身馆是这里唯一的例外,三十间门房的地盘儿,还有水痕白石下压的地面,以及山中大木搭成的房体,虽不奢华,却充斥着一种干净利落。 周新薪和燕飞娘站在门口,门外站着两个黝黑汉子,骨节粗大、臂能跑马,此刻正怀疑的盯着他们。 “飞娘,我们何必来这里呢,告知寇兄地点不就行了,这里毕竟不是我们这等人来的地方,”周新薪蹭着脚底烂泥,语气不满,这里的空气,似乎都充斥着一股鱼腥味。 “不喜欢就回去,”燕飞娘一句话就噎住了对方。 好半晌,周新薪才岔开话题,“飞娘,我们怎么不进去看看,只要你报了你的身份,这乡下小武馆,又有谁敢拦你,我还从未见过人拜过师呢。” “就是因为我的身份,才不能随意进入这武馆,你懂不懂江湖规矩,我们江湖中人,除非是提前七日下了拜帖,贸然闯入其中,便是最大的挑衅,形同挑馆,难道你还真的以为这两个没有半点根基的人,能拜入林师傅门下,我就是要看他怎么出丑,这个守财奴!” 一说到这里,燕飞娘便恨的咬牙切齿,她不说天香国色,但爱慕者也绝对不少,如今给这个穷鬼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对方居然还敢要钱!? “寇兄手上可是有一千两银票呢,”周新薪小声嘀咕道,这可是他之前特意从票号中取的,在他的生活环境中,没有用钱搞不定的事,他自己家里,就供着好几个武师,也没见他们有多大的排头。 燕飞娘怒瞪了对方一眼,道:“林师是你家里的三流拳师吗?这位大师可是已经不收徒好多年了……” “你们两个是寇立和郑宝儿的朋友?” 一声破铜锣般的粗声响起,周新薪抬头一看,顿时吓的打了个激灵,眼前这位,难不成是黑熊精转世投胎不成? 只见这位,雄躯凛凛,至少九尺,宽口阔目,虬发散乱,好似一头雄狮,让人望而生畏,双手赤黑,好似一双铁锥。 燕飞娘师传深厚,自能看出点不一样的,这黑熊松肩垂肘、实腹开胸,行进间却如猫儿灵巧,极其自然,这是把功夫练到深处,练到衣食住行间了。 而且对方看似粗犷,皮肤却极其细腻,就像是玉石般,通体看不到一丝青筋,这、这难道是炼了筋了?! 燕飞娘双眼陡然睁大,这、这不是跟师傅一个境界了! “你们两个,是那两小子的朋友吗?” “是、是的,”周新薪赶紧道,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眼前这何止是危墙,那是暴熊啊! “寇立与郑宝儿已经是我武馆门徒,按照馆中的规矩,轻易外出不得,二位请回吧,”大黑熊道。 “怎么可能!”燕飞娘不可置信的道:“宝儿还小也就算了,那守财奴可是一点根基都没有,你们怎么会收他?!” 大黑熊脸上抽了抽,最后恼怒的道:“此事我怎么知道,来人,送客。” “是,总教头!” 门口两人齐踏一步,做了个请的架势,目光危险,看样子再不走的话,就要动手了。 “他们、他们简直好大的胆子,目无王法,目无法纪,这天下是朝廷的天下,又不是他们家的,我们就站在门口怎么了,凭什么就让我们滚……”离开武馆后,周新薪决定振奋一下自己迟来的男子汉精神,口中不断嘀咕道。 “闭嘴!”燕飞娘终于忍不住,怒斥道:“说话之前,先动动脑子,你知道那人有多大的本事,此人的武功已经达到四炼之境,放在外面,便是名镇一方的高手、朝廷的供奉、地方武行的话事人,你以为你家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吗,他要是想杀你,我师父都拦不住!” “我、我——”周新薪憋的满脸通红,懦弱而没骨气的模样,看的燕飞娘更加生气,也不管他,掉头就走。 “我一定要弄清楚,那个守财奴到底是怎么混进去的!” 武馆后院—— “大师兄,话带到了,二人也走了,”大黑熊对着罗严宗,恭敬的道。 “呵呵,那就好,这是你们二师兄岳武霍,除了我们之外,林师还收了五个弟子,之前也已经给你介绍过,不过除了老四罗墩子外,现都不在武馆中。” “二位放心,我派人向老五打听了,老五在外领了公差,衙门的事,多少知一点,宝儿放心,你爷爷身为豫南武行的大爷,不仅是我们,其他同行也绝不会让他在岭南出事的。”
罗严宗虽然面貌普通,但气质沉稳、诚实有信,说起话来,能让人信服。 “谢谢罗哥哥。” “哈哈,应该是叫罗师兄才对,还有寇兄弟也是,虽然林师访友未归,但是我这个做大师兄的,可也有带师收徒的权限呢,以后大家就是自家人了,不用这么客气。” 寇立注意到,对面的大黑熊岳武霍欲言又止,似是想要说些什么。 “对了,时候也不早了,我先让人收拾房间给你们休息,我晚上还要出去向同行打个招呼,就不和你们一起吃饭了,乌头,带两位师兄下去休息。” 待二人走后,岳武霍才忍不住道:“师兄,你真的打算收他们?” “他们既然拿出了信物,难道你想让师傅言而无信不成,”罗严宗反问道。 “老六那边——” “去武馆,教的也是一样的功夫,非得一定要拜师,而且,你不也在武馆里嘛。” “不用再说,”罗严宗制止了对方开口,严肃道:“夜路难走,我还要去五象馆、车家拳馆和武行一趟,此事先就这样定了,其他的,等师父回来再说。” 岳武霍虽然貌似凶猛,但这大师兄却威严极高,只两句话,便将话堵住,最后只能哀叹一声,“老六,我这可是已经尽到力了。” ………… 第二天一大早,寇立便醒了过来,看着旁边床上的郑宝儿还在香甜的睡眠,心中难得闪过一丝暖意,自从发生那事之后,这个古代小娃娃已经好几天被噩梦惊醒,终于睡了个好觉。 悄悄的打开了门,却发现昨天领路的乌头早已在门口等候,见了寇立,连忙道:“寇师兄,我带你去吃早食。” “那就多谢带路。” 这乌头跟普通的渔家仔一样,十七八岁,浑身黑溜溜的,双眼有些肿泡,但眼神十分机灵,不然也不会大清早就来候着了。 按照对方的说法,武馆馆主林显师一生只收了七个徒弟,加上寇立二人才九个,他们这些武馆学徒,只能算是来学艺的,连记名弟子都不算,二者相比,高下顿显。 早饭是很普通的馒头加稀饭,但乌头却吃的津津有味,按照他的说法,若不是进了武馆,哪有精细白面可吃,这林师傅简直是他们观潮的大圣人。 像他们这类鱼家仔、胥家仔,世世代代都以打渔为生,海浪凶狠,加上各种收税、供奉,生活凄惨,能活到四十的都少之又少,但没办法,没有出路,只能靠卖命挣钱。 但自从林师父在这里开了武馆后,这些渔家少年便多了条路,只要练成武功,凭借着林师的名头,当兵也好,给人看家护院也罢,胆大点的自立门户,出海搏富贵,活的比城里人都好。 所以在他们心中,这林师父的地位,近乎于神。 “原来如此,怪不得我一大清早起来,便看到已经有很多人在做桩练武了,”寇立恍然,生活的压力,向来是最大的动力。 “对了,师兄你练的是什么武功,一定很厉害,改日有空,能否指点小弟一两招啊,”乌头腆着脸道,这才是他的真正意图。 在他的心中,能被收入林师门下的,必然是练武的天才,到时随意指点一两句,岂不是比什么都强。 “我?我没练过拳脚。” “没练过,”乌头双眼陡然睁大,“没练过大师兄怎么会收你?” 寇立想了想,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我靠关系进来的。” “……” 吃过早饭,那乌头便借故溜了,寇立也不在意,四处逛了逛,武馆前院的‘呼喝’声引起了他的好奇,顺路走到了前院武场,大约一个半篮球馆大,一半是梅花桩,一半是刀枪器械,还有些打熬气力的工具。 这些武馆学徒们,炼的似乎是同一套拳,动作朴素,没有多余花招,行动矫捷,上肢动作较多,扣、拉、穿、爪、扫,劲力突出,刚劲有力,俯仰吞吐,‘呼呼’生风,好似他在南天门山碰到的那只吊睛大虫。 这些学徒们的年纪,大多十来岁,几乎没有超过二十的,向他这种二十三四的‘老人’,寥寥无几。 站在擂台上,负责带队训练的,真是那二师兄岳武霍,肌肉虬结的身子,臂能跑马,好似终结者般。 时不时的大吼怒叫,或踢或打,纠正这些人的动作。 寇立打了个招呼,结果换来的是冷哼一声,道:“没练过武?” “从小就没有,”寇立老实的道。 “来个人,先教你师兄站个童子桩,”说这话时,岳武霍的语气中,满满的一种鄙视。 而不知是不是巧合,被挑选出来的,正是领路的乌头。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