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神一般的八师兄

作者虫梦 全文字数 3292字
岳武霍平素最是敬重他的大师兄,觉的他拥有一切练武人所具有的武德,但是头一次,他开始怀疑,太守规矩,到底是不是件好事。 不然的话,怎么会收下这种奇葩来? 站个童子桩都能站出肌肉拉伤,这还是人吗! 童子桩啊,可是给十岁以下的童子定形骨、锤炼气息的,重点是童子啊,他在武馆教习十年,从没见一个童子站伤过,更何况这家伙可是个成年汉子! 场下的武馆学徒们议论纷纷,他们大多是观潮本地人,在他们的心中,林大师的七个弟子,每一个都是武艺极高的角色,如今突然来了这个八师兄,武功全然不会也就罢了,站桩都能站成这样。 这完全颠覆了他们的认知,而且还是三观尽毁的那种。 “看什么看,是不是觉得自己练的差不多,可以跟老子比一比了!”见下面议论纷纷,岳武霍忍不住怒吼一声,身上青筋寸寸鼓起,就像是身上一下子多了几十条小青蛇,看的人瘆得慌,离的近的两个教习,甚至感到周围温度都上升了不少。 所有人都打了个激灵,再也不敢分心,对于武馆学徒来说,这大黑熊甚至比林显师更让他们恐惧。 倒是武馆几个年龄最小,还在站童子桩的几个学徒还在背地里小声嘀咕。 “谭鱼,你第一次站桩站了多久?” “大约是两柱香吧,”名叫谭鱼的光头少年想了会儿,回答道。 “不是吧,那个八师兄,好似连一盏茶的功夫都没坚持住!” 几个小学徒面面相觑,忽然觉的烧身武馆的金字招牌,说不定就要折在这个八师兄的手上了。 ………… 寇立也很尴尬,虽然他的脸皮一向不薄,但在几十号人的眼皮底下,闹出这么一个轰动效果,他也很无奈啊。 “八师兄,你别玩我行不行,我可是好不容易要学第二套拳术了,你搞的这般,我以后怎么办啊!”乌头哭丧着脸道,也不知是倒霉还是巧合,他就是负责武馆内站桩训练的,一般而言,只有是第一套拳术学的精熟,经过教习考核后,才能领到这份差事。 只要将新入门的学徒教的站入劲,便能修行第二套拳术,也就是从低级学徒上升为中级学徒,这是规矩。 而烧身武馆中的选拔本就严苛,这本是个抢破头的差事,向来简单,但如今,乌头开始后悔了,有这位神奇的师兄在,他何时才能晋升啊! “放心,只是个巧合而已,我一个成年人,难道连最基本的桩功都练不好吗?”寇立严肃的道。 话是这个话,理是这个理,但到您这儿,可就说不通了,乌头心中诽谤一二,但也松了口气,应该只是巧合而已。 打发走了乌头和郑小宝,寇立这才皱起了眉头,他的根骨已经定形,但就算站不出劲儿,也不至于站出伤来,最主要的原因,便是他站桩之时,站出了一种奇异感觉。 那感觉很奇怪,就像是有一股温暖之流从头顶顺体内缓缓流下,节节贯串,遍及全身,本该是直达脚底而慢慢散开,但在这溪流之前,忽然多了无数岩石暗礁,挡住了流水,就这么一岔气,他才弄出了个肌肉拉伤来。 ‘奇怪,按照乌头的说法,站桩分三层,感应气、降住气、控制气,我这第一次站桩,就能感应到气了,也不对,在那短暂的一刹那,我甚至感觉能控制水流的流向,这岂不是第三层的控制气吗?’ 寇立琢磨了一会儿,又觉的奇怪,若是气流代表着气,那些‘岩石暗礁’又是怎么回事,这童子桩本就是给童子练的,就算练不出来,也不会有什么伤害,哪像是自己,一下子就肌肉拉伤了。 他本想去向那几个名义上的师兄请教一番,但想到某种可能,却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自从发现自己的视力和听力都大为增强后,他就有一种猜测,或许,无字图并没有丢失,只是融入了自己的体内,而这种附带效果,就是某种意义上的金手指? 不过这种金手指,好似与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因为他现在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开启的。 既然有这种可能,他就更不能把这种秘密给透露出去,看来自己‘肌肉拉伤男’的名头,还得保留一段时间,莫名的,寇立心中有一种淡淡的忧伤。 在武馆跌打损伤药的作用下,寇立的伤势第二天就恢复过来,所以果断的,他又来到了练武场。 “是他吗?” “就是他!” “不会吧,就这种人,也配,呜呜——”
这里练武的,大多都是观潮地区渔家后代,穷山恶水出刁民,此话虽未必正确,但这种穷恶地区出生的孩童,比谁都明白实力的重要,也比谁都现实,看向寇立的眼光,是不加掩饰的鄙弃、嫉妒、仇恨、厌恶。 烧身武馆,可不是能容纳废物的。 “寇哥哥,这边,”不远处,宝儿清脆的声音响起。 寇立心中一暖,放眼望去,除了白嫩嫩、肥嘟嘟,宛如观音童子的郑宝儿,还有五个黑不溜秋的少年,年轻大概都在十岁以下,这大概就是武馆中的少年组。 而负责教导少年组的,正是带路的乌头。 岳武霍只看了寇立一眼,便就冷哼一声,不再关注。 “八师兄,这次没问题吧?”乌头将寇立拉在一边,小声的道。 “放心,这次肯定能站好,”寇立认真的道。 乌头不放心的点了点头,而其他五个少年,除了来时看了他一眼外,都专心的站着桩,毕竟进入烧身武馆学习的机会很是难得,其中三个少年摆了第一个桩的架势,剩下两个年龄稍大一点的,已经是站出第二个桩来。 童子桩本名叫固本培元桩,一共有两个桩法,‘固本桩’和‘培源桩’,前者是调理幼童的骨骼、筋肉,后者是养气的功夫。 寇立早已知道这桩法的练法,不用乌头再次讲解,自顾自的站了个架势。 ‘双脚平着地,左右横开,与肩同宽,两腿微屈膝,身体中正站定;两臂自然下垂,双手掌心朝上于腹部合拢,似抱婴儿状……’ ‘全身放松,两眼为闭,摒除一切杂念,做到无思无欲,无我忘我,无所向意。’ ‘桩功之要,在于内练气行,拳家将此称之为功中之功,以意行气,气行沉着,乃能收敛入骨,以气运身,务令顺遂,乃能便利从心。’ ‘打好桩功,就能使身步得到很好的锻炼,有利于身体素质的提高,有利于武术拳脚的掌握和深化。’ 寇立的呼吸,渐渐变的匀细、深长,最后越发的沉稳,就像是深度睡眠一般。 不过片刻,那种场景再度出现,脑海之中,小溪顺流而下,冲刷着数不清的水石沙砾,这一次,寇立调整心态,就像是桩功要点所说,不闻不问,无我忘我,任由水流冲刷,自身巍然不动。 “这童子桩站的不错啊!”乌头转了一圈后,还是不放心有前科的寇立,双眼扫过,顿时一亮。 在他的眼中,寇立双眼似闭非闭,双手似抱非抱,就像是自己真的抱了个婴儿,不对,是自己就化作了一个婴儿。 这种水准,就算是他,也只能勉强达到,而且只具其形,不具其神,在这一刻,乌头不可置信的擦了擦眼,这还是站出肌肉拉伤的八师兄吗? 再然后,乌头的双眼就真的睁大了,只见寇立面色一青一红,皮肤上挤出一个个豆大的汗珠,浑身一颤,半跌在地,大口喘着粗气。 “虚脱了?!”乌头目瞪口呆,这才过了多久,半柱香时间还不到吧,这这这—— 武场之上,其实还有不少人关注他这个‘八师兄’,看见这般场景,面色各异。 五个少年组成员,满脸惊讶,只觉的不可思议。 岳武霍抽了抽嘴角,面如锅底黑,再也没有了指望。 武场教习嘴巴张大,这种水准,是怎么被林师收为关门弟子的! 武场门口,一个面色丑恶的大汉,嘴角微微一扬,似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八师兄,你答应过我,今天要好好站桩的!”乌头泪流满面道。 “嗯?我站的不好吗。”寇立反问。 乌头瞬间想到,那完美的婴儿桩形,尴尬道:“不是不好,只是太短了。” “太短了?” “呃,八师兄你大概是我们武馆开馆以来,站桩时间最短的一位了。” “原来我有这么厉害,”寇立自言自语。 乌头瞬间无语,某种意义上,这的确是厉害大发了,没看你旁边的小九师兄还坚持嘛,人家好像才六岁而已。 而寇立想的则是,他一个成年人的体力,能在短短时间消耗一空,这岂不是说明,自己这站桩是站对了,而且一下子就站透劲了,不然怎么会消耗这么大。 所以,他在众人复杂的眼神中,一脸满足的离开了武场。 早晚桩各一次,这是最合理的练法,而且他此刻浑身疲惫,几近于虚脱,早已达到体能的极限了。 “照这种练法,迟早会成为江湖高手,我终于发现自己的天赋了!” “……”武馆众人。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