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三重境界

作者虫梦 全文字数 3471字
三日后—— “你知道吗,那八师兄今日又站了不足半柱香。” “人家是天才嘛,哈哈哈哈。” “连童子桩都站不好的天才。” “这等货色,放在我村里,早被打死了!” “这种废物,真不知怎么进来的,听说是走了后门。” “走了后庭还差不多!” 郑宝儿面色通红,站起身来就要理论,却被寇立按住,淡淡道:“吃饭。” “可是……明明不是这样的,”郑宝儿眼眶泛红,委屈的道. 他可是知道,寇哥哥是有多幸苦,每次回到屋内,浑身衣衫都湿了个通透,而且手脚颤抖,不能自已,绕是如此,每天清晨和晚上,他来的比谁都早。 “这不重要,”寇立平静道,咽下了第八只馒头,站桩的最大改变,怕就是肚皮了,他的食量,是以往的三倍。 “八师兄今日吃的这么多,看来肯定是练功幸苦的,”姜水源阴阳怪气的道。 除了他之外,谭鱼、马源、虾头、王神奴四人中,只有谭鱼这个年纪稍长的,向自己问候了一句。 这五个人便是这一批的少年组,按理来说,寇立和郑宝儿也是其中之一,但很明显,这五人组成了一个小圈子,将二人排挤在外。 寇立淡淡的看了对方一眼,赞同道:“的确是幸苦。” 这三日之中,每夜每夜的抽筋,幸亏他是个意志坚定的成年人,不然换谁都撑不住。 姜水源顿时一噎,眼中闪过一丝嫉恨之色,五人之中,若论谁对寇立最为不满,非他莫属。 他可是花了大笔的银子,才入了这武馆的,本来的目标是内门弟子,谁想馆主林显师是个油盐不进的角色,不得已才与眼前这些泥腿子为伍。 谁想突然多了个横插一脚的寇立来,而且还是如此的‘没资质’,这积累的怨气,终于有了宣泄的对象。 只不过他是城中富商的子弟,年龄虽小,但多少有些心眼,知道对方在武馆的身份很高,想要对付他,得暗中进行。 他心里,已经想出好几个阴毒手段了,这众人排挤,只是第一步。 “你既然这么厉害,我倒是想请教一下,”五人之中,年龄最小,但桩功练的第二好的马源,忍不住跨前一步,冷哼道。 这是他的第二个挑拨手段,挑动性格最傲,天赋又最好的马源,去烧一把火,无论对方应与不应,都会弄的一头灰土。 寇立慢条斯理的咽下最后一口馒头,看了对方一眼,道:“好,到武场,我指点你桩功。” 什么!?马源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对方到底是有怎样的厚脸皮,才好意思说指点他。 而事实上,寇立的确是有这个自信,他能看的出来,这五个人中,只有那谭鱼,算是勉强开始降住气,其他几个人,都是在感应气的阶段摸索着。 这种感觉还很模糊,但是他就是能‘看到’这种变化。 这种能力,他还要进一步的摸索。 不过这五个小鬼头,到底没敢在武场挑衅,看来自己这个八师兄,到底还是有些威严的,寇立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他下意识的忽略了,那岳武霍能吃人的眼神。 童子桩越是站的久,就越是能感受到那水流的流淌,而经过三天的苦练,寇立的心神已能深入其中,而这小溪,其实是由无数道细流构成,看似是条小溪,其实却是流向不同的方向。 寇立向来喜欢动脑筋,水流如果是气的话,那气的本质又是什么,神仙的仙气和武术的这种气又有什么关联。 而如果气代表的一种能量,那么河种的暗流礁石,又是什么样的存在,他决定要一探究竟。 意识缓缓下沉,他能感受到,心神渐渐与这些水流融为一体,三天的摸索,让他能清楚的感受到,水流的速度,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增快。 这种增快,又代表着什么? 快了,意识快要触底了,底部,底部是什么,泥石河道么,不对,寇立陡然睁开双眼。 他看到的,是血管皮肉组成的通道! 那起起伏伏的血肉,那凸起的骨头脊柱,还有溪流的尽头,那一颤一颤的巨大心脏—— “寇哥哥,你好厉害,今日站了半炷香功夫呢,”郑宝儿脸色红扑扑的道,似乎是与有荣焉,虽然他在昨天,就已经达到了两柱香时间。 这小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天然黑呢。 寇立疲惫的笑了笑,心中同样兴奋,当然不是因为时间的长短,而且他把握住了某种关键。 不是站桩的技巧,而是童子桩的真相! 他迫不及待的回去研究了,甚至都没有注意到,那五个小鬼头鄙视的眼神。 回到房中,先是换了件衣服,他以前还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站桩会站出一股怪味,郑宝儿却没有这种异像,但他现在明白了,这是身体的杂质,他排除的,是成年人筋骨定型、皮肉拉伸后所积累的杂质。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寇立一愣,这个时候,会是谁来找他。 他和郑宝儿,辈分高,实力低,武馆学徒们跟他们保持距离,七个师兄弟中,老二岳黑熊整天看自己不顺眼,四师兄罗墩子又是个木头疙瘩,半天蹦不出一句话来,其他几位,也都是神出鬼没的。 至于馆主林显师,更是访友未归,到现在都没见着一面。 “八师弟在吗,是我,罗严宗。” 原来是他。 ………… 观潮地区靠海,迎着海面生长的,是一大片椰子树,这个时间点,果实缀缀,清香直冒。 罗严宗与寇立迈步其中,而无论是怎样的烂泥地,这位大师兄的脚底下都没有半点沾湿,反倒是寇立,小腿已经被黑泥包裹。 “这叫趟泥步,等师弟你功夫小成后,也能达到这种境界,”似是看出寇立所想,罗严宗笑眯眯的道。 寇立只得无奈的喘着粗气,他可是才将体力消耗一空呢。 “师弟可是奇怪我这几天为何不归,”罗严宗解释道:“出了点小麻烦,的确是有些宵小,想借郑前辈的事闹上一场,不过被我们阻止了。” 寇立扬眉,他这才注意到,对方的衣角,居然有一两点红迹,缓缓道:“郑老头怎样了。” “这便是我来找你的原因,按照老五的说法,暂时没有发现死尸,不过找到了郑前辈的混铁枪。” 寇立心中一沉,就算是他也知道,江湖人的武器,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丢弃的。 罗严宗也叹了口气,道:“这消息不算好,所以我只告诉你,暂时没去告诉宝儿,他毕竟年龄小,承受能力有限,不过我已经让人通知郑家了。” 一时无话,寇立对此也是无能为力,他的那一招,是有次数限制的,不然在那一夜,他就不会只带着宝儿了。 他对自己看的顺眼的人,或者是看自己顺眼的人,是不吝出力的。 “不提这个了,”罗严宗深吸一口气,笑道:“这都好几日了,我这个做大师兄的,居然还没有指点过两位师弟,真是有些不称职,难得有机会,我便跟你讲讲,我们武人的门道。” 寇立精神一振,他现在最想要知道的就是这个,认清世界,认清自己,然后找到可行的道路,搏上自己的性命。 这可比什么寻仙问道,靠着别人来出头,要实在的多。 “古时,为了战争、抵御野兽、争权夺利,或只是单纯的好勇斗狠,武术,不对,那时应该是唤作兵械之术的厮杀手段,被创造而出,而在太平年代,朝廷严禁民间私用刀兵,拳脚渐渐取代武器,而高深之士又从古代流传下来的道书领悟出道理,将拳脚与丹术融合,便是如今的武术。” “武术有练法和打法之分,练法三种,定桩、活桩、呼吸法,打法也分三种,入门、精通、大成。” “运用全身腰腹骨骼肌肉,将桩法练入拳术中,气力融为一股,把拳术通透的打出来,便是入门。” “将拳术运用到实战之中,打出拳术中独门的劲力,就是精通,一般的武馆,练到这一步,便能继承衣钵了。” “最后一步,是感悟出拳术本身所拥有的劲,乃至使用其他拳术时,也能施展出来,举手投足间,心动劲到,此乃大成之道。” “这其中便涉及到拳术中的高深手段,劲的运用。” “劲?” “嗯,你看,”罗严宗轻飘飘的走到一颗椰树前,低喝一声,筋骨瞬间缠拧鼓荡爆炸,手掌瞬间胀大一圈,手指粗如萝卜,轻轻一拍,‘啪’的一声,仿佛海浪撞击巨岩,椰树身上,便多了一道半寸厚的掌印。 “这是怪浪劲,看似一重,其实我已叠了九重。” 随即又长吸一口气,宛如长鲸吸水,风声烈烈,足有半柱香时间,然后飞快的向树身上一戳,瞬间收回,以寇立强化的视力,居然都没看清对方的动作。 连忙向树身望过去,却见树身上没有半点伤痕,三息过后,‘扑哧’一下,树身上忽然弹出一截手指粗的木条,盆粗的大树,居然被硬生生戳出一个洞来。 神乎其技! “筋如弹簧骨如针,带着惊人的穿透力和破坏性,这是冷脆弹。” “怪浪劲是明劲,冷脆弹是暗劲,还有许多独门拳术的劲力,你以后闯荡江湖时都会碰上的。” “记住,练拳,最重要的是练劲,到了这一步,便是打法的巅峰,再往后,便是以打法来养炼体了。” “其中最重要的四关,我们拳师称之为四大炼。” 寇立深吸了口气,双手握紧,他知道,自己要知道的真相,就在这四大炼中了。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