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女死士逆袭记三

作者雪儿格格 全文字数 2285字
“过来回话!” 梓瑶低头俯身,“诺!” 赶紧站起来走到厉王身侧,端起桌上的三足青铜酒壶为厉王满上酒樽,然后又退到榻下跪好。 “禀王爷,幽雪经过数月探查,现已确认献王并非真正的痴傻,他曾秘密的与其外祖轩辕家族有所往来,本月初五有一次密会,商讨内容未曾探知,请王爷责罚!” 此时的厉王饮酒的手才稍稍的停顿了一下,“当真亲眼目睹?” 梓瑶俯身抱拳,“幽雪亲眼目睹,轩辕家族的来人容貌已经熟记,还请王爷准幽雪将其画出来。” 厉王一会袍袖,“来人笔墨纸砚伺候!幽雪速速画来。” “诺。” 梓瑶起身头微垂,后退了三步,朝着窗前的书案走去,再次朝着厉王的方向抬臂抱拳施礼。 厉王也不似刚刚气定神闲的样子,放下了酒樽和书卷,理了理衣袍,朝着梓瑶“嗯”了一声。 梓瑶没使用书案上的狼毫,而是从衣袖中取出一根碳条开始描绘轩辕家那三人的容貌,她的绘画方法采用类似于速写的方法,简单的笔触却极为的传神,让人一看仿若此人就端坐于眼前似的。 如此怪异的行为的动作终于引起了厉王的注意,不过他并未动作,只是认真的端详着眼前这个女子,如今幽雪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没了幼时的怯懦,反倒身上多了一种吸引人目光的魅力。 这个幽雪自己还是有些印象的,当年在途径药王谷时看到了与遍地尸首中唯一幸存的她,一双让人无法避开视线的美眸使得厉王鬼使神差般的将其收留,一直跟在邱公公的身边学习磨炼。 此次能够被选中送入端王府,也是因为其稳重心思缜密,并且还有些许姿色,在她低头作画的时候细碎的发轻轻的在其颈边飘荡,让人不得不注意她那柔滑细腻的肌肤和精致的五官。 厉王别开目光,眉头微蹙,夺嫡之争已有多年,能够扰乱自己心神或者让自己的心如此怦然而动的人从未有过。 很快梓瑶已经将三幅画像完成,起身拿着三幅画作走到了厉王的身前,将其跪呈给厉王,双手垂于腹部,微微低头等待着吩咐。 接过化作的厉王,内心无限的震惊,因为手中拿着的已经不是一般意义的肖像画了,虽然线条不够细腻,但是完全遵从一个人的真实容貌,让人有种此人就在眼前的感觉。 此三张画作中描绘的人物厉王一眼就认出了他们的身份,中间年长的是轩辕家的族长蜀郡太守轩辕洪烈,另两人一个是其幼弟轩辕鸿焰,还有一个是其长子轩辕宸。 这三人的出现无需多言,定是准备给老七拉拢势力和军事力量的行径,别看这个幼弟年少,这心思和城府却是最深的,他那五弟和六弟是无法比拟的。 厉王用余光扫了一眼幽雪,这三人并未出现在京城中,自己也是当年为了平定羌国之乱去过蜀郡后曾经有过数面之缘,所以幽雪的话可信。 “幽雪!” “属下在!”梓瑶双手置于膝前身子前倾。
“此次做的很好,传回的消息对本王极为的重要,稍后会着手调查此三人的,你今日是何借口离看献王府的?” 梓瑶感觉到脊背的汗毛微立,从容的答道:“回王爷话,属下今日被人下了迷药,捆绑手脚身负巨石丢入河中,脱险后趁着天色幽暗回到王府报信的。 属下无能请王爷责罚!” 厉王挑眉,“哦?真真是危机啊!知道是谁动的手吗?” 梓瑶微微思索,“兵部尚书钟临宪的嫡次女——钟书然!” 梓瑶身边的冷气徒然飙升,“大胆,你可知本王正在与尚书之女在议亲?” 梓瑶抬起头来,“知道!不过钟书然已经与献王相识,并且知道他是装着痴傻的。” 厉王唇角微微挑起,“为何刚刚不说?” 梓瑶略略思索了一下,“此事与王爷吩咐进入献王府之事无关,所以属下未曾第一时间禀告。” 厉王点点头,“可知是何时认识,又何时知道她是装着痴傻的?” “三个月之前的宫宴当日钟书然出言帮着献王解围的,五日前钟书然故意追踪献王,制造了偶然撞破其吩咐下属办事的现场,献王并未将其诛杀,只是警告了一番。” 厉王很细心的抓住了梓瑶语句中隐藏的意思,“钟书然早就知道献王是装傻的,只是需要一个缘由,幽雪可是这个意思?” 梓瑶抱拳垂手,“诺!” 厉王抬头看了看梓瑶,用拇指和食指揉捻着腰间玉佩下的珠子,“本王知晓了,你好好监视着献王即可,想到用如何借口回去了吗?” 梓瑶有些不解,抬眼看看厉王貌若潘安却冰冷异常的面容,“实话实说,不过会隐去最后钟书然指示的事实的。” 厉王点点头,“很好,幽雪想的很周到,不过既然是献王侍妾就要有侍妾的样子,你还没有与献王有夫妻之实吧!” 这句话让梓瑶身形一顿,微微低下眼眸,半响才幽幽的承诺了一声,“诺!” 起身缓缓退出偏殿。 厉王在看到她身形微顿的样子时,竟然有些想收回那句话的冲动,不过想想就作罢了,再好也不过是一个死士,一个女人,他不需要女人,之前那个死了的王妃不过是他在世人面前的摆设,登上九五之尊才是自己的宿命。 用力的揉了揉手中的玉珠,钟书然。 呵!很有胆量,钟尚书更是如此,这边跟自己进行议亲,那边却让女儿与外男接触私相授受,如此样子俨然是将自己玩弄于鼓掌之间了。 厉王并非多么喜欢钟书然,只是自己的尊严被挑战,激怒了厉王无论是钟尚书还是钟书然,等待他们的一定是雷霆之怒。 想及此厉王的神色更是冷了三分,朗声的吩咐道:“来人!” …… 梓瑶这边出了偏殿,那个蒙面的男子还在那里等候着,梓瑶微微欠身,他手持灯笼头前引路将梓瑶换了一条路径送到了密道之前。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