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作者小丫女 全文字数 5187字
“很好!”我兴奋地站起来,“真是太棒了,我马上把我要的刀所有的样图画出来,接下来就要麻烦皇上你们了,我希望这些刀能够在十天之内铸出来。这当中也包含了太后的病这个因素。另外还得准备麻醉药,准备一间光线较为明亮的房间,最好还要再放置夜明珠来增加亮度。房间在手术的前三天要每天彻底地消毒,当然也包括手术当天。另外我还希望能够准备大量的完全干净的白布,在我手术的前一天,用开水煮白布三个时辰,来个彻底的消毒,手术当天我要用这些白布。到时候所有的事情都俱备,就只欠东风,到时手术由我操刀,同时也希望带多名御医陪护。这些民女希望皇上能够准备齐全。” “没问题,只要是琳儿提出的,朕都会派人一一办到。就请琳儿全心全意地准备好十日之后的手术吧。” “是,皇上。” 当晚我们回到祈天宫,用一卷长幅布条,画了百来把手术刀的样图。并将‘金刚钻’连同手术刀的样图一起拿给龙镇天。也就在当晚,龙镇天带着品儿连夜出宫去找忍老前辈。 在祈天宫的休息室里,我正看着皇帝与龙雪臣下棋。只见他们在棋盘上撕杀得天昏地暗,我则是在一旁打哈欠打得天昏地暗,天哪,我不行了,我得走走才行,不然还真的要睡着了。慢慢地走至窗边,推开窗户趴在窗台上,手托着下巴看着天上的弯月,一时心血来潮,不由得脱口而出道:“床上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我的声音打断了正在棋盘上撕杀的两人,皇帝抬眼看着我道:“琳儿这诗做得极好,简单易懂,而且也很押韵。” 我连忙否认道:“这不是我做的,是中国的一位唐朝诗人李白所做的《静夜思》,我哪有这么好的才华,只是闲来无事随口念念罢了。” “中国?唐朝李白?”皇帝露出了一副深思的表情,最后还是摇头道:“不知是哪个国家,朕自登基以来,但却从未听过有中国这个地方,不过朕倒是很想认识此人。不知琳儿可否做个介绍。” “啊?介绍!那我没办法了,皇上。他都已经死了有千年了。”我为难地看着皇帝道。 皇帝尴尬地咳了一下道:“是这样啊。那倒是朕要求有些过分了,琳儿就不必把这话放心上了。” “不会不会,皇上说这话就太见外了。由此可见皇上是一个爱才之人,跟某某人比起来,实在是好得没话说。”特别看了一眼还在埋头沉思的龙雪臣。 他终于抬起头,慵懒地托着下巴,挑眉道:“本王怎么听就怎么感觉你是在说我呢。请问一下,我哪里又得罪你了!”扬起一抹自认很迷人的微笑看着我。 “我有在说你吗?有吗?我怎么没看到。”我摆出一副‘装蒜’的表情四处四张望着。 “你们两个怎么老是喜欢拌嘴呢。好了,天也很晚了,朕也不留人了,你们两个都去休息吧。”皇帝笑看着我们两个开始赶人了。 龙雪臣一副得到解放的表情道:“是,舅舅,雪臣先行告退!” 他狡猾地笑着,对我道:“走吧,光明。”说完便迳自地走了出去。 不好,有陷井!没事叫我光明做什么。 在门外,龙雪臣忽地靠近我耳边低喃道:“本王要就寝了,来侍候本王更衣吧。别忘了,你现在可是本王的贴身小厮。哈哈——”说完便得意地扬长而去。 可恶加可恨的龙雪臣,真想一脚踹死你。我在他的身后猛抓狂,恨不得立刻扑上去撕了他的得意。 我迟迟地站在房门口不进去,屋内传来了他的命令:“还不进来,站在门外磨蹭什么,快点帮本王宽衣,本王很累了。” 可恶!可恶!可恶!我心不甘情不愿地慢慢挪动着。 “乌龟爬行啊,快点过来侍候。”说完双手张开,戏谑地看着我,等着我给他宽衣。 我嘟着嘴巴,气呼呼地走过去帮他宽衣,眼睛瞪得大大的,恨不得在他身上瞪出个大窟窿来。 把脱下的官袍及腰带放在挂衣架上,正准备走人。 “待一下,本王有说你可以走了吗?本王要沐浴,帮本王准备热水。”说完便走到床边坐着,分开着双脚,懒懒散散地命令着。 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我心里不断地肯定着。小心眼,这么爱斤斤计较,小肚鸡肠…… “还躇在那儿做什么,快去。”一副我是大爷的嘴脸。得意的笑啊得意的笑。 “我对这里的路又不熟,你让我去哪儿打水。要是被康王的人看到,岂不是前功尽弃!”就算我知道路我也不去,你能拿我怎么样。我一副桀骜不驯地看着他。 “啊!!你倒是提醒了本王,那好啊,既然这样,打水的事就算了,你来帮本王暖床吧。”说完便拍拍床铺,示意我过去。 我一听,立刻跳脚起来,怒气冲冲地走到他面前,狂喊道:“暖床!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不就是刚才说了那么一句而已,你有必要计较成这样吗?小肚鸡肠的家伙。小气巴拉的,我没要你侍候我就不错了,还要我侍候你,你慢慢等吧。哼!”说完便要离去。 骞地被一股力拉住手往后拉去,害我一个不稳跌躺在床上,龙雪臣立刻压在我身上,英俊的脸庞慢慢地靠近我,戏谑道:“你想到哪里去了!呵呵!此暖床非彼暖床也,本王说的暖床是替本王把被窝暖热就可以了。不过你刚刚说要本王侍候你,那你希望本王怎么侍候你呢?”一道热呼的气体不断地吹拂在我的耳边,害我的耳朵开始莫名其妙地红了起来,连带的脸颊也遭殃。 这个家伙此时的危险指数绝对百分之百,看来我还是要先闪为妙才行。 我红着脸道:“谁、谁让你不说清楚,我还以为……、还以为……算了,既然没事,那我先出去了。”说完便要挣脱他的钳制,奈何他的力气却大的惊人,纹丝不动。 “你快放开我,既然你要休息了,那我也要去休息了。” “你说得对,而且你刚刚的话提醒了本王,你要是出去了,被康王的人识破,那可就不好了。既然如此,今晚我们就睡一间好了。” 紧紧地抱住我,把头埋进我肩头的被窝里。 “喂,你不能睡,给我起来,起来。”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连推带踹才勉强推开他,微喘道,“睡一间可以,我睡床,你睡地板。” “什么?”他骞地坐起身,眯着眼睛危险地看着我,仿佛我说了什么天大的笑话。略带着危险的语气道:“你让本王睡地板!你真是越来越大胆了。本王是好心,才让一半的床给你睡,结果你乞丐赶庙公——鸠占鹊巢。真是无法无天了。”
结果我很没志气地吞了吞口水道:“你、你是男人嘛,男人就该让着女人点嘛。难道你要我一个弱女子去睡地板。再说了,男女本就授受不亲,同一张床睡觉是不可能的。” “笑话,弱女子,我怎么没睢见,你的脑袋瓜里装的是什么怪思想。从我出生到今,还从来没有让过哪个女人,当然我娘和太后除外,哪一个不是巴着我不放的,就你最奇怪,好像本王是瘟疫似的,一直往外推。” “既然没得商量,那你就睡床,我睡其他地方就行了。”赶紧离他远远的,看看哪个地方可入眠。 “行,既然你不睡床,那桌子你也不许用,我看你还有什么地方可睡。” 卑鄙小人,我鄙视你。不让我睡难道我还找不着地方吗?嘿嘿!有了! “不用就不用,小气鬼。我有的是办法。”我袖子里拉出一条长长的白绫,猛地一拉,瞪着眼睛吓唬着龙雪臣,他还以为我气得要动手,立刻比出反击的手势,我朝他蔑笑了一下。忽地射出白绫,缠在一根柱子上,我拉着另外一头往另一根柱子绑着。轻松地拍拍手,今晚就做一回小龙女好了,学人家睡绳子,差别在于我是睡布条,虽然感觉有点不吉利。可是这么冷的天气让我睡地板我可不干,我朝龙雪臣得意地笑笑道:“晚安!亲爱的龙雪臣王爷大人。”一脚缠上白绫,平躺在白绫上。 今天算打平好了。以后日子还长得很,看我以后不整死你。 到了第二天,我们三人才步出祈天宫。往太后住的慈宁宫走去。 接下来的十天我都以龙雪臣的小厮跟随着,这十天以来,我们两人都是寸步不离地守着太后。当然,那个家伙是当摆饰用的,实际出力的是我。这是为了不引人怀疑,才这么做的。 到了第十一天,龙镇天终于快马加鞭地赶回来,他的手上捧着一个包袱,我拿过包袱,放在桌上,小心翼翼地打开。是一张大的鹿皮折叠着。我紧张地摊开鹿皮,印入眼帘的是一把把晶莹剔透、薄如蝉翼的手术刀。我激动地微颤着手抚摸着,是真的手术刀,我不是在做梦。 我感激地看着龙镇天道:“谢谢你,你帮了我一个大忙了。” 龙镇天腼腆道:“这没什么啦,你这么说我反倒不好意思了。” “不过,有件事我想问你,忍老前辈似乎对这手术刀特别的欣喜若狂,简直就是赞不绝口啊,还不停地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的兵器材质,他很想见见你,对你很是好奇呢。你怎么会想到用‘金刚钻’做兵器呢?” “这是因为钻石的密度非常高,不易损坏。比起用铁铸成的手术刀,简直就是天差地别。在这里我也没办法解释得那么清楚,现在麻烦你立刻通知皇上,手术马上进行。让所有人员全部进入准备状态。” “好,我立刻去通知皇上。”说完便走了。 “王爷,接下来手术时,要麻烦王爷做好一切的安全工作了,不能让任何人闯入。同时请你暗中调查一下,是谁在暗中向太后下毒。等我手术出来,给我答案。” “你说什么,有人向太后下毒!”龙雪臣激动地紧抓着我的双肩,冷然说道。 “没错,就是因为这种毒,才会让太后的脑子里长瘤,这种慢性毒药需要长期服用才会有这种效果。一般少量用是没有什么大碍的。现在你应该知道从哪条线索查下去了吧。”说完也不等他反映过来,便迳自地走了出去。 在这种医疗设备落后的条件下,最终手术还是成功的完成了。从太后的脑子里取出了一个直径达五厘米的肿瘤,放在托盘上还清楚可见。当我们把一切都安置好,皇帝一见托盘上的东西,脸色阴沉得可怕,显然龙雪臣已经告诉了他情况。 不过随行的三个御医就没那么好过了,只见他们三人全部脸色惨白,面无血色。还没从刚才的手术中回过神来呢。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也不能怪他们,他们是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在他们面前把一个活生生的人脑剖开,并取出肿瘤。然后再取针线一针一针的缝上。在他们古人的思想中,人的脑子怎么能够切开,就算切开了,又怎么能活。对他们来讲还是无法接受的,太不可思议了。 就让他们好好的冷静沉淀吧。我还是去守着太后比较要紧。过了今晚要是没有什么差错的话,应该就没问题了。我向皇帝行了个礼,退了下去。 皇帝看着这面如土色的三人道:“众卿怎么了,为何脸色如此的苍白?” “皇、皇上,臣不知皇上驾临,有失远迎,恳请皇上恕罪。”被皇帝这么一唤醒,这才反应过来手术已经结束了。 “都起来吧。看你们的面色,难道说手术真的有那么可怕吗?”皇帝坐于上位,询问道。 此话一脱口,三名御医立刻怕得跪了下去。颤抖道:“禀、禀皇上,这位琳儿姑娘所用之方法是我们闻所未闻的……”于是就把在手术当中见到的一切慢慢道来。 “臣禀皇上,更让我们吃惊的是,太后的生命迹象依然存在。这、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啊,这位琳儿姑娘的医术可说是达到了神乎奇技的境界,臣等深感佩服,也、也自叹不如啊!”心里虽有不甘,却很是心悦诚服。这位琳儿姑娘的医术可说是世上无人能及,手法更是奇特却也高明。 三名御医只有赞叹再赞叹,此时已经没有别的想法。脑子里已经全被刚才的手术情形占满了。 坐于上位的皇帝神秘一笑道:“众卿居然对琳儿如此尊崇,那么朕不妨也告诉你们,她也就是前阵子大家纵说纷云,一直广为流传的女神医——云琳儿,你们可有印象啊。” “什么!她就是那位化解墨西国瘟疫的女神医,臣等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虽听说过她的传闻,却百闻不如一见哪!” “这事你们几个知道就行了,暂时不许张扬出去,要是让朕知道你们哪一个泄密的话,小心你们的脑袋。”说着看了一下底下的三人,眼里闪过一丝杀意。 “臣等不敢,臣等绝对守口如瓶。”三名御医吓得立刻脚软跪了下去。 皇帝满意地看着自己制造出来的效果。淡淡道:“既然如此,你们都下去吧!高弟,陪朕去看看太后。” “是,奴才遵旨。”高弟弯腰行礼,然后便跟随在皇帝身后,一起走向慈宁宫。 “臣等恭送皇上。”身后传来了特赦的声音。 ————待续 喜欢我作品的朋友请投我一票支持我吧。你们的加油就是我写作的动力,因此我需要大家的支持相挺。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