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王进的下落

作者长安梦入 全文字数 4568字
ps:感谢书友明武御龙的打赏! 林冲在河套草原一连待了五天,视察了整片草原以及阴山防线,顺便陪留守将士过了一个新年,这才有些不放心的回师梁山泊。威尼斯人 更新最快 也难怪林冲如此,说起来他前世不过是个只会搞技术,喜欢看书,崇拜英雄的工程师而已。 纵然因为穿越者的身份,有着远超这时代所有人的眼界和见识,也因为使命感的原因变得意气风发,进取心爆棚。 不过气魄却是天生,比如这次虽然走了,林冲在心里心却总免不了担心,万一呼延灼能力不够,党项人心生二心,西军突然翻脸怎么办,这一万五千精锐老兵,岂不要丢在这里? 要知道这里可不比高丽,只要守住千里长城不让女真人南下,梁山军远征军在高丽就完全没有对手,尽可以慢慢平定半岛各地。 而且一旦有事,梁山泊大本营的支援其实也很快,从梁山泊到礼成港不过五六天时间。 可梁山泊到河套草原,却有三千里远,哪怕纯骑兵一人双马每日行军150里也要二十天。 如此一块飞地孤悬在外,又是四战之地,西军、辽军,党项余部皆是敌人。 更别说驻守此地的大部分都是新附军,还有人数更多的党项俘虏及青壮,林冲不放心也就在所难免了。 其实林冲不知道的是,关于这一点他的担心完全就是多余的。 因为自从他那日的讲话后,所有党项人,包括投降梁山军的吐蕃人,黄头回鹘人,通通都把林冲当做神明一样崇拜,把梁山军当做天兵天将一样彻底的臣服。 这其实一点不奇怪,古代草原上的民族向来遵从的就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而且生存环境恶劣,厮杀不断,因此导致了他们臣服强者和一切以生存为第一目标的名族特性。 是以历史上女真人崛起的时候,哪怕是残酷的屠杀甚至虐杀了无数契丹人,奚人,还有辽地汉人。 但最后还那些幸存的契丹人、奚人还有辽地汉人还是老老实实给女真人做狗,被女真人驱使去打宋朝。 就是因为女真人是强者,为了活下去,他们必须臣服强者。 同样的道理,也能解释为什么后来蒙古人能迅速崛起,就是因为有人显露了强者本质,于是其他各部落的人纷纷臣服在他脚下,好跟着他一起抢劫发财。 是以,既然梁山军是强者,臣服梁山军自然是应当应分的。 另一个原因则是宗教崇拜,或者迷说信的原因了。 其实林冲不知道的是,包括党项人在内的几乎所有西夏人,除了信仰佛教以外,同时还崇尚多神信仰和自然崇拜。 在接受佛教之前,党项人在唐朝的时候,就主要以“天”为崇拜,后来又发展为鬼神崇拜,西夏建立以后这种自然崇拜一直在发展。 比如山神,水神、龙神、树神、土地声等,这些都是党项人,吐蕃人的信仰。 而且他们还崇尚巫术,哪怕打仗之前还经常实行占卜以问凶吉,施行“杀鬼招魂”的巫术以鼓舞士气。 这样迷信的一群人,在林冲讲出那一番话以后,自然毫不犹豫就选择了相信并且把林冲当做神明一样膜拜。 若林军主不是真的得到了天神的指引,怎么会身在汴京城,却知道几千里外女真人已经崛起的事? 若不是有神明相助,林军主如何可能仅凭一人之力,在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就经营出这样一支无敌强军? 如果不是得到神明相助,梁山军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先进连发神臂弓,还有能将人炸得四分五裂的霹雳弹? 他们这些凡人,如何能对抗有神明相助,天命所钟的梁山军? 何况梁山军本来可以杀了他们,或者像西军那样报复他们,欺辱他们的妻女。 可梁山军非但没有这么做,反而许诺他们安定温饱的生活,甚至每十天还能吃上一顿肉,他们的子女将来还可以到学堂里今学,这不是大恩大德是甚么? 总之,除了极少数死硬分子,大部分都确信了林冲的说辞,发自内心的认真赎罪,争取早日完成改造! 甚至很多人还无比渴望有敌人来攻,或者捉到冥顽不灵的死硬分子或者敌人的奸细,那样他们就可以早日立功赎罪,成为光荣的华夏人,过上更好的生活! 林冲不知道的是,也在这个时候西夏被灭国的消息,随着回去收拢部众迁徙到河套的吐蕃人,黄头回鹘人的传播,很快就如一阵旋风也似向四周完全传播开来。 “听说了吗?大夏国竟然被宋朝给灭了,听说兴庆府已被攻破,就连大夏皇帝李乾顺也被西军枭首,大夏国算是彻底完了!” “宋国甚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秦凤路积石军以东,青海湖以南,黄河边上,一个名为脱思麻的吐蕃大部落,几个牧民正聚在一起议论纷纷。 早在两百五十多年,吐蕃开始衰弱,然后分裂。 到现在曾经强盛一时,吊打吐谷浑、党项,多次重创唐朝的吐蕃王朝早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现在松散的各分裂割据势力,称之为吐蕃诸部。 脱思麻便是吐蕃诸部最东边的两个大部落之一,与大宋的河州,积石军,西宁州毗邻。 不过说是脱思麻部,却不像之前的厮政权那样是个真正的政权,有赞普(相当国王,皇帝),有官员,有行政组织,有国家军队。 说白了所谓脱思麻部其实就是大大小小几十个部族的部落联盟而已。 这些大大小小的部族,大的约有数千户人家,小的干脆就一百多户,也没个统一的领袖,都是自己过自己的,可说松散混乱到了极点。 也亏了这里已是青藏高原,环境恶劣,且自厮政权投降宋朝以后,宋朝西夏两边就一直在死磕,这才没人打他。 也正因如此,这里也就成了法律管不着的化外之地。 几个牧民大声议论的时候,就见一个身材高大,手长脚长的大汉走过来,其中一个牧民立即用吐蕃话大叫起来。 “郑大哥,听说了吗?大夏国没了,被你们宋人灭了!”
名叫“郑大哥”的中年男子闻言便停下了脚步,有些不敢相信的道:“甚么时候的事?西军真是好本事啊!” 那个牧民当即摇头道:“郑大哥错了,此次攻破兴庆府,却不是西军的本事,听那些过路的商人讲,而是宋国一支名叫梁山军的队伍。” “梁山军?” 郑大哥微微一愣,他既然姓郑,头上也扎着发髻而不是像这些牧民那样扎着小辫子,披散着头发,自然就是汉人。 只是他却从不知道宋朝还有个甚么梁山军,梁山?貌似不就在京东西路济州么?那里甚么时候多了个梁山军? “是啊,就是梁山军,听那些商人讲,这梁山军可了不得,先是在娄博贝全歼大夏晋王二十万兵马,再又一战攻克兴庆府!” 中年男子脸上的疑惑更重了,忙道:“全歼李察哥二十万兵马,梁山军有多少人?” “听说就两万。” 中年男人不禁大叫起来:“这怎么可能,难道这梁山军都是天兵天将么?” 牧民道:“谁说不是,我也是这样说的,但那些商人却一口咬定梁山军确实是两万全歼二十万,而且还招降了大夏晋王麾下的吐蕃部落军和黄头回鹘人,他就是听这些吐蕃人亲口说的!” 中年男子终于有些相信了,但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于是道:“多吉次旦,你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吧。” 多吉次旦没想到郑大哥这么关心这个,于是狡黠的道:“我说可以,你得请我喝酒。” “好,我请你喝酒。” 于是多吉次旦便把他从几个过路商人那里听到的信息全部说了:原来那个甚么梁山军并不是宋朝皇帝的军队,而是宋国皇帝请来帮忙打党项人的,一开始的西军童贯还想借党项人的力量消灭梁山军来着,哪知两万梁山军被二十万大夏军包围,反倒把二十万大夏军全歼,大夏晋王也被杀了。 至于为何会如此,貌似梁山军在宋朝的时候乃是支造反的叛乱队伍,最后打得宋朝不得不招安他们,听说是听调不听宣。 而梁山军的军主,听说叫林冲。 听着这如同天书一样讲述,“郑大哥”一下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心里一个声音在不停大叫道:“林冲,林冲,难道是我认识的那个林冲?这怎么肯能?” “多吉次旦,你说的那些商人走了没有。” “已经走了两三天,往西州回鹘去了。” 原来一直以来西域各国要与宋宋朝交易,最好的道路当然是走河西走廊,不过自从西夏完全控制河西走廊后,便对沿途商旅课以重税,不但明面上所有商品“十中取一,择其上品”,而且每过一处城池关隘都还要打点守城军事,有时候还会被党项士兵扮作强盗抢劫。 因此很多商队,特别是本小利薄的小型商队,便选择绕路改走更难走的青海故道,同时也与附近的吐蕃牧民做生意,收取他们的药材,皮毛等,再卖给他们其他日需品。 既然多吉次旦说那几个商人已经去往黄头回鹘了,郑大哥也没办法追过去问。 他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离开汴京,离开关西太久了,宋朝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他都不知道。 看来有必要悄悄回去一趟了。 到这里相信很多人也已经猜到,这个所谓的“郑大哥”其实便是史进一直在苦苦寻找师父王进了。 原来他在河州杀死高俅和童贯派来的追兵后,知道童贯不会善罢甘休,关西又是童贯地盘,于是便一路躲到了积石山附近的脱思麻部,这块没人管的地盘。 靠着一身本事,他到了这里却也没人敢欺负他,加上略懂一些给牛羊马匹看病的本事,还有酿酒的本事,慢慢的也就在这里隐居下来,日子倒也过得滋润,至少颇受当地牧民尊敬。 空闲的时候他就苦练武艺,打熬胫骨,想着等风声过去之后便潜回汴京城去找高俅报仇。 不过为了怕麻烦,他还是隐姓埋名,以他母亲的姓氏自称姓郑。 哪知这时却听到这样不可思议的消息,王进当即就决定还是下山一趟,打听一下宋朝的情况,高俅现在怎么样了;还有这个林冲是否就是自己在汴京城认识的那个殿帅府小教头林冲? 于是不久之后,王进便化妆进入积石军地界,略一打听便将想知道的事打听的差不多。 这个梁山军军主果然是那个殿帅府小教头林冲!更让他没想到的是,梁山军不但真的切切实实全歼了李察哥二十万主力,攻下了兴庆府,甚至在去年的时候,还攻破了大宋东京汴梁城! 而且在破城之前,还当着城墙上的守军活剐了自己的大仇人高俅! 王进瞬间觉得整个人都懵掉了,既有大仇得报的喜悦,又有不能手刃仇人的失落,更多的却是不敢相信的震惊。 这个世界变化的也太快了! 这个英雄盖世,睥睨天下的梁山军军主林冲,真的是自己认识那个沉闷内敛,郁郁寡欢殿帅府小教头林冲么? 不过震惊归震惊,既然林冲一直在派人找自己,又帮自己报了仇,而且自己的徒弟史进也在梁山军,看来自己倒是不得不加入梁山军了。 想我王进世代忠良,如今却要跟着梁山军一起造大宋的反,真是说不出的滋味。 不过仔细想想,这大宋气数也确实差不多了。 只是王进实在很好奇,林冲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还有梁山军的战斗力真的这么强吗? “梁山军,你们这伙强盗,王八蛋,你们这是非要把我们大为国往死里逼啊!” 便在王进化妆潜行,一路留意关于梁山军的信息时,远在几千里之外的高丽,半岛南部,本名叫做弓复,对外宣称却叫做和尚妙清的大为国国王却在歇斯底里的咆哮大骂。 他的身旁,名叫弓博的老人情绪却相对稳定,他叹了口气,阴着脸对这位侄子道:“现在咒骂也没有用,还是想想看今后要怎么办吧,总不能一直被梁山军牵着鼻子走,为他们火中取栗吧?你一向主意最多……”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