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到天城去

天城海城 11 作者柳文扬 全文字数 6733字
蒙哥、阿西、杜杜、阿素和方宝儿五个人,拿了在了望塔上发现的电灯,一溜烟地跑出去,到飞艇上去找苏。 舱里又多了一个人:苏的母亲。这位老太太好奇心还真重,在上面摸这摸那,对驾驶台特别感兴趣。 蒙哥走到苏的跟前,打断了他对气阀的研究:苏,我刚才试了试你的办法。 什么办法?苏不解地问。 猜人心思的办法呀。蒙哥说,让我猜猜你。我猜你吃饭时撒了谎,我们几个人的名字,你是从一个天城人的嘴里听到的。他前不久乘飞艇落在这儿,你们救了他。我猜不出他现在到哪儿去了,你告诉我们吧! 苏笑了,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你们发现了那盏灯? 蒙哥把灯从背后拿出来:这是我们的老师用过的灯。 也许我是从海面上捡到的呢?苏就喜欢狡赖。 蒙哥说:海城人见了天上来的人,很少有不惊慌的。我们降落的时候,你们大家却见怪不怪;你还知道用古代语言跟我们交谈,说明你们早就见过飞艇和天城的人。还有,只有从老师那儿,你才能知道我们的名字。我觉得世界上不会有人真能猜到别人的心思。 苏争辩道:好吧,就算你别的都说对了,最后一句话你可没说对!世界上是存在那种人的! 苏的妈妈忍不住说:我早就该说你啦!成天想那些神神道道的东西,那是没用的!苏,你已经够能干啦,可以作个称职的首领了。用不着非要学你爷爷。 她数落了这一大通,又向孩子们说,他有点儿不切实际,喜欢弄神弄鬼的 苏喊她:妈!你别说啦。 我就是说得太少啦。他妈妈继续对着孩子们倾诉,仿佛苏不在这儿一样,他爷爷是真的会那个:会猜人家的心思,这事儿大家都知道。他爷爷活着的时候是我们的首领。现在苏当首领啦。不过不是因为他有爷爷那种本事,是因为他挺能干。可他迷上了那种事儿,成天练习那又不是练出来的! 苏插嘴道:我有那种天赋!只不过还没找到正确的方法。 孩子们释然了:苏不是坏人,只是有点特别爱好。蒙哥说:你能练出来当然好啦。可是我们现在想知道老师怎么样、他去哪儿了。 苏说:你们的老师当然好端端地活着呢。但是谁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我得承认,我没有遥感别人的思维的能力。 听到前一个消息,孩子们喜出望外;可后面的话又让他们失望了。 给人家好好讲一遍!老太太数落着,尽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苏用衣角擦了擦手:气囊上的箭拔掉了,漏洞也补好啦。可气阀要两、三天才能修好。你们能等等吗?现在就下去说说老师吧。 没问题!孩子们齐声说。现在气阀都不重要,听到老师平安的消息,他们已经满足了。 苏的妈妈高兴地说:住两天吧!晚上仔细讲讲你们的事儿!小姑娘,明天我就教你怎么做那种藻奶酪。 妈,苏说,人家不稀罕学你的餐桌发明。 阿素笑着打圆场:其实我挺想学的! 怎么样?老太太得意地说,她想学! 他们坐在客厅舒适的大椅子里,苏拿来一张海藻纸给孩子们看。上面有一幅很传神的他的肖像,还写着天城文字:送给我海上的朋友苏。 这是林凯老师画的!在天城,他就有精于绘画的美名。那一行字也确实是他的笔迹。不用再说别的了,老师还活在人世。孩子们一声不出地坐着,期待地看着苏。 苏说:蒙哥,你猜得很对。你们的名字是老师告诉我的不过这可并不说明我不会猜接着说,有一点你没说对:林凯老师不是驾飞艇落在岛上的。那天早上,了望塔上的人喊叫起来:海面上有东西!我们用望远镜看,发现是个奇怪的白色漂浮物。几十只海妖在周围跟随着,说明那东西里面可能有活物。我派了两只小船出去,把它拉到岛上来。那就是飞艇,不过当时它的样子可不太体面,气囊破了个大洞,还有不少小缝儿,都能当鱼网用了。你们的老师趴在吊篮里,说不清是睡着了,还是昏倒了。(苏的妈妈插嘴:你正经点儿吧!)我们研究了一会儿,发现用一瓶清水跟两块面包就能把他叫醒。于是他醒了。 说实话,你们老师可是个聪明人。是他发现用古代语言可以跟我们交流。后来我们一直用这种语言交谈,就象现在我和你们说话一样。你们老师还有个大胆的想法,他说:天城人和海城人在古代可能是住在一起的!我们聊了很多,包括我的特异功能。顺便说一句:你们老师对我的特殊本领抱有很大兴趣,比起我妈妈来,他是个有头脑的人。当然,聊天儿时我可没闲着,我帮他修理飞艇。他说有急事儿,要赶快出发。看我是个可靠的人,老师就把你们跟天盗高姆的事情告诉了我。可没说那个秘密。我试着要从他的脑子里猜,猜不出来你们的老师很会控制自己的思维。 我把他的飞艇修得象新的一样,比实心儿铁球还结实,比云彩还轻巧。给了他一些水和食品,他把这盏灯送给我。然后,他迫不及待地起飞了。我追着问:你去哪儿?要知道,象我们俩这样,智力、性情、品行都很接近的人是不容易碰到一起的,我还真有点舍不得。他大声说:我要到天城去!刚好一阵上升气流涌过来,飞艇象鸟儿一样腾起,一会儿工夫就不见啦,真快。没说的,我修的东西我知道:错不了。你们老师这会儿肯定已经到了哪座天城上啦。 苏最后的猜测虽然不一定对,但可以肯定:老师是要找到一座天城,带领城里的人们来营救他的学生,或者是去发掘圣殿。 咱们也去找天城!杜杜说。 蒙哥说:等飞艇修好,咱们就走。 苏提醒他们:你们的飞艇该换个新气阀了。我缺少几件趁手的工具,必须从海城上买。 哪儿去找海城呀!杜杜觉得在茫茫大海上找一座城市太难了。 苏说:一星期前,我们碰到的船队说魔山号就离这儿不远。我们想和海城做点贸易,现在正在去往魔山城的路上呢。 还有几天能到?蒙哥问。 苏说:按这个速度,大概四、五天吧。看见孩子们焦急的神情,他加了一句,不过我们可以加快速度!两、三天就能到。 苏的妈妈插进来:这两、三天,你们就好好地休息! 这时一位中年人匆匆忙忙地进了客厅,对苏说:他们发现了。 苏站起来:把船都派出去。让拉网手准备好!说完,他跟中年人一起走了。 发现什么啦?阿素问苏的妈妈。 老太太说:等了几天了。你们到外面去看吧,可有趣呢! 在浮岛的岸边,蒙哥他们第一次看到了海上捕鱼的场面。 十几只船在海面上撒出圈网,不停地敲打着船舷;细雨中,一群群海鸥鸣叫着在天空盘旋。渔船把网两端的纲绳抛到岸上,拉网手用一组轧轧作响的巨大滑轮把网拖上来。 网上岸的时候几乎要被撑裂了。千万尾大青鲑在里面跳动着。阿西知道了:他们这几天一直在等待青鲑鱼群的到来。 妇女们忙碌起来,她们快手快脚地剖洗着堆在岸边的鱼,然后用盐把它们腌好。天上的海鸥等不及似地,一次次往下面俯冲。鱼的内脏一抛进海里,它们就扑了下来。 几只厚脸皮的海鸥企图从人们手上抢鱼吃,被赶走了。一直很沉默的方宝儿突然捡了几条小鱼,跑到一边去喂它们。 苏笑着对蒙哥说:你们的小朋友跟它们还挺投缘呢。那是强盗鸥,最爱从别人那儿抢东西吃。 海鸥从半空中抢接食物的杂技般的动作吸引了所有人。岸边的人们都把鱼内脏高高抛起,让它们一窝蜂似的扑下来争食。 海妖!杜杜指着远处的海面说。 果然,海面上涌出一点点的黑东西,是一群海妖嗅到了腥气,赶来赴宴了。 阿西想起被它们追踪了几天的情形,叫道:拿弓箭来,把它们都射死! 苏拦住了他:海妖是种很有用的动物,不要乱杀。 有用?孩子们都觉得奇怪了。 是啊。苏说,海妖吃掉病弱的生物,就把强壮、健康的留下来。它们是海洋生命大循环的一部分。在海里和天上,任何活着的生物都是有价值的。 孩子们觉得这些话很新鲜。杜杜最后说:不管怎么样,天盗跟海盗就是没价值的东西。 当天晚上,他们的餐桌上就有了鲜鱼。阿西和杜杜两人大讲他们的冒险故事,桌边的人都听得入神。老太太们就象苏说的那样,问个没完没了,尽是些稀奇古怪的问题。比如天盗们是不是骑着大鸟之类的。 年轻人对天空中的战斗很感兴趣。阿西就把弓箭拿来展览,跟杜杜两人比划着表演空战。 苏想知道些关于电的事,蒙哥和雷画了风能发电机的结构图,并且仔细地讲解发电原理。浮岛上的工程师们围上来边听边记,真好象发现了宝藏一样,缠着两个孩子不放。蒙哥和雷就给他们讲了一整夜。如果不是苏的妈妈命令大家都去睡觉的话,整个白天也会被用来讲课的。 苏下令浮岛加快速度。于是岛上的两排巨帆全部张起,蒸气发动机喷出一阵阵浓雾,前方的浪花直涌到了岸上。
第三天上午,他们开到了魔山号海城旁边。 天城的孩子们这才知道海城有多大。魔山真正象横亘在海里的一座山脉,而浮岛只不过是一只船罢了。 苏仰着头往城上张望,看见了几个坐在悬崖般的陡峭岸上钓鱼的人。他大声喊道:喂!在哪里买东西? 一个垂钓者指点着:往左走!去贸易码头! 浮岛沿魔山的岸边向左开了一个小时,才看见停满了货船的贸易码头。苏和阿西、蒙哥他们,以及几位工程师乘一条船,从岛上摇到了码头边。 他们跳上栈桥,把船系好。在拥挤嘈杂的人群中,苏打听到购买工具的地方。几个人象鱼群里的泥鳅一样挤出一条路,天城的孩子们好奇地四下里张望,不一会儿就进了一间窗明几净的敞亮大房子。 一位高大壮实的老人接待他们。苏拿出海城的通用货币,挑选了一套奇形怪状的扳手、钻头、螺丝刀。阿西注意到,工程师们买了许多的铜。 然后,他们到集市上购买一些生活必需品:糖啦、洗衣皂啦什么的。苏给妈妈买了一根珍珠项链。 阿素羡慕地瞧着摊子上面琳琅满目的贝壳、珍珠、鱼骨、小卵石做的饰品。阿西悄悄在苏耳边嘀咕几句,苏对阿素说:女孩子,你挑吧!你选中的,就算岛上的人送给你的。 阿素又高兴、又有点难为情,脸都红了。阿西和杜杜他们怂恿着她挑了几件。 离家多日,看到这些熟悉的情景,阿西又不禁想起爷爷来。 货摊边的水手很多,他们中间一定有人知道金田号的事。阿西走到一位正在买烟藻的老水手身边,拉拉他的衣角问:老伯伯!你在海上看到过金田号吗?我的家在那儿。 老水手把嘴里尝着的一块烟藻吐出来,低头瞧瞧阿西:小孩子!你问对人啦。金田号前两天我还见过,它现在在黑水洋一带。 黑水洋就离阿西躲避风暴的小岛不远。 老水手又说:金田号上有件事,你肯定没听说过:一个小孩子跟天城人走啦! 阿西没想到,自己的事已经在海洋世界流传开来。他问:孩子的爷爷呢? 老水手一怔:看来你知道这事儿? 我就想知道他的爷爷怎么样啦。阿西说。 老水手说:别人讲:他成天盼着孙子回家都快盼出毛病了。不过我看见他的时候,他还很硬实。我们聊了几句,他逢人就讲孙子上天的事儿,好象还觉得挺有面子哪。 阿西仿佛看见了爷爷拉着别人唠唠叨叨的样子。他的眼睛突然湿啦。老水手惊讶地偏头儿瞧着他。 阿西说:谢谢您啦!就准备跟苏他们走了。 走出两步,他又回过头去,向老水手大声说:您再去金田号的话,就跟我爷爷说:我活得好好的,很快就回家去啦! 你!你就是老水手呆住了。 我就是那个孩子!阿西说。 人群中一阵骚动。阿西跟苏他们一起,钻了出去。 船离开码头了,还有一群人站在岸边往这里指指点点。苏开玩笑说:阿西,你现在是传奇人物啦。 回到浮岛,帆又张开了,魔山号海城越来越远。阿西有种奇怪的感觉,好象自己第二次离开了家似的。 在以后几天的航行中,天气转晴。苏专心修理飞艇,其他工程师们着了魔地研究蒙哥和雷画的电机图纸,还时常请他们俩去作些讲解。 飞艇修好的那一天,苏把孩子们都叫过去,亲手打开气阀。气囊渐渐饱满起来,吊舱离开了地面,飞艇好象跃跃欲试、急于再次回到天空中去。系在大木桩上的缆绳绷得紧紧的。 蒙哥说:我们都不知道用什么谢你了! 电的知识就是你们带来的宝贝,是最好的礼物。苏说,不过,我还有个小要求。 什么要求? 苏眨眨眼:在你们走之前,让我最后猜一次!猜猜你们的秘密。 蒙哥想了想,说:好吧。 他们又走进那间漂亮的客厅。孩子们坐在椅子里,苏有点焦躁地来回踱了一会儿,突然坐下。他的眼睛盯着虚空,双手抱头,以很紧张的姿势在椅子上蜷起来。 这样过了几分钟,苏的头忍不住地摇晃着,猛地僵住! 孩子们担心地望着他。只见他满头大汗地长吁一口气:不行!乱七八糟,猜不出来。 阿素安慰他:慢慢来,总能找到办法的。 苏的妈妈一步迈进来,大声说:孩子们要走啦。你该象个男人似的帮人家整理一下东西! 苏喃喃自语:奇怪的景象!他看着杜杜,似乎想问什么,但欲言又止。 浮岛人送给孩子们的东西堆成了一座壮观的小山。有各种食物和大罐清水、睡觉用的地铺跟被子、衣服、炊具、充气椅子、海城人写的书、女人们送给阿素的各式各样的首饰,如果不是苏的阻止,他们还会往吊舱里塞进更多杂七杂八的生活用品、纪念品,直到把飞艇压得无法升空。 天空蓝得眩目,万里无云。正是出发的好时候。大家心里却都有些依依不舍。站在蓄势待发的飞艇下,让海风吹着头发和衣服,孩子们的手被许多老太太拉着,脸上的笑容里都浮现出一点忧伤。 看!天上!有人大喊。 大家抬眼望去,只见湛蓝的天空中有几团雪白的东西向这里飘来。 飞艇!阿西兴奋地叫着。 蒙哥却说:拿弓箭,大家快进屋子里去! 苏说:对,恐怕天盗找上门来啦。 干一场!男人们激动地说着,一边让老弱妇孺躲进房子里,一边从武器库中取出弓箭和投枪。 白色飞艇从低空掠过,又转了个大圈绕回来。岛上的人们弯弓举矛,严阵以待。但飞艇上却传来阵阵兴奋的欢呼,而且从每个吊舱里都打出了淡黄色小旗,向这里舞动。 是和平标志!杜杜喊道。对方用天城上的习惯表示了友谊。 苏说:咱们也表示一下吧。但是别放下武器! 孩子们脱下上衣冲天上挥舞着,一边尖声呼喊。 飞艇在上空兜着圈子,信号灯闪个不停。 杜杜说:他们问能不能降落。 让他们下来吧。苏说,先问问是什么人! 杜杜从飞艇上拿下信号灯,对天上的来客发出了询问。上面马上有了回答。 他们是贾都尔天城上的长距离飞行比赛选手。杜杜翻译着。 苏说:可以让他们降落。 几艘小型飞艇抛下锚绳,落在岛上。一共五艘艇,每艘上面跳下两个人。 十位飞行员在地面站稳后,有一个说:我们老远就看到这艘大船停在海面上。这里也是天城的地盘吗? 阿西把这句天城话翻译给苏。 苏用古代语言说:不,这里是海城人的地域。不过有几个从天上来的客人。 飞行员们带着惊讶的目光打量周围的人们。也难怪,他们是第一次看到真正的海城人。 过了片刻,他们恢复了镇定。为首的飞行员也说起了古代语言:能与传说中的人类相遇,我们感到非常荣幸。 苏说:别酸啦。你们又不是外交家! 飞行员都笑了,气氛就变得随意起来。杜杜用天城话说:你们比赛为什么要飞得这么低呢? 这是一次有冒险性质的拉力赛。一位飞行员说,每组飞艇都要拿回一件海上的东西,来证明自己到过海面。冠军能获得勋章! 苏说:来喝点水吧!跟我妈妈说说路上的事,让我猜猜你们的心思。 飞行员们可不是一帮讲客气的人。他们不但喝了水,还吃了不少的东西。而且,他们想向岛上的人要一点海上特产,好拿回去作证明。 苏的妈妈拿出一堆贝壳,飞行员道了谢,每人要了几个。 杜杜跟蒙哥对视了一眼,问那个为首的飞行员:你们现在就要回天城了吗? 是呀。拿到了证明,我们要尽快返航。 我们一起走好吗? 飞行员们商量了一会儿,问:你们也要去贾都尔城? 对。 我们是很愿意的。可是比赛也非常重要,要全速返回。你们的飞艇在速度上 蒙哥说:速度没问题。绝对不会耽误你们比赛。 那就这样吧!飞行员爽快地答应了。 可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这个安排。趁飞行员们去准备起飞的当儿,苏把蒙哥拉到一边,悄悄地说:不要跟他们走!我好象猜到了其中几个人的心思,这里面有危险。 他们在想什么?蒙哥并不很在意苏的话,毕竟他从没猜到过别人的心事。 苏苦恼地说:我能猜到就好啦。我只是感觉他们心里并不安稳,有种危险的东西 苏!苏的妈妈在远处喊,鬼鬼祟祟地干什么呢?快帮帮忙!你是个首领! 苏看蒙哥没有改变主意,匆匆说了句:你们小心就是啦!然后就跑过去帮忙解缆绳。 蒙哥把大家叫到一起,对阿西说:金田号的消息有了。阿西,你想回家吗?爷爷在等你呢。 几个小伙伴期待地看着他。 阿西低头不语,考虑了一会儿,他抬起头来说:我跟你们走!我要做出点事情才回去见爷爷。 你要想好呀。雷认真地说。 阿西的目光非常坦然、非常坚决,他说:我想爷爷。可是我从小做梦都想要上天城。现在什么也拦不住我啦。 同伴们小声欢呼。拥着他一起走向白鲸一样卧在远处的空中教室。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