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阿西与高姆

天城海城 16 作者柳文扬 全文字数 7239字
那天,阿西发现自己又落入天盗高姆的陷阱时,有那么一会儿曾经绝望过。但是,看久了,那个蒙面的天盗头儿越来越不象高姆。等到蒙面人带领他的手下,把随后追来的达克他们也一网打尽的时候,阿西就认定了:这个人绝不是高姆。 天盗们押着阿西他们三个,和达克一伙,走在废城迷宫一样的街道上。将要进入一座破旧的大厦时,阿西忍不住开口了,他冲那个蒙面人问道:喂!你、你到底是不是高姆? 蒙面人回过头来,发出低沉沙哑的声音:小孩子,你也听说过我的名声吗?他的嗓音古怪,让人觉得又可笑又可怕。 阿西脱口而出:怪啦!你真是高姆! 那个高姆一直用闪闪发光的眼睛看着他。 阿西说:难道有两个高姆吗? 谁说的?我是独一份儿! 阿西看看杜宾和沙哈,对他俩说:这不是汉玛尔。他们俩都表示同意。 高姆抓着阿西的肩膀,问:到底怎么回事?啊,算了,今天晚上我再找你说。 他们三人被关进一间大屋子,里面倒还整洁,看来经常有人打扫。不一会儿,一个天盗送进了食物和水。 待遇挺好啊。杜宾边吃边说,起码比汉玛尔的秘密监狱好。他问沙哈,你们的头儿到底是个啥人哪?他是不是真的叫高姆?你看今天招待咱们的这个,人家也叫高姆。怎么回事儿? 沙哈可怜巴巴地说:我也不知道呀。 阿西问:你是怎么跟汉玛尔搅到一起的呢? 沙哈说:我们这些人,原来都是小股的天盗、或者各个天城上的窃贼,被汉玛尔招募的。只有达克从开始就一直跟着汉玛尔。我早先是自己干点儿坑蒙拐骗的小勾当,混口饭吃。谁知道怎么被他们看中了,连哄带吓的,就入了伙。 杜宾叹气说:唉!你这个糊涂虫,你真是白长了个大脑袋! 沙哈似乎也很后悔,被骂之后没有反驳,只是默默地垂下了头。 阿西自语道:那就是说,汉玛尔假冒了高姆的名字! 对呀。杜宾说,他犯的罪,都安在高姆头上。他打的好算盘哪! 你刚刚被汉玛尔抓起来的时候,他可能还没冒充高姆。因为你说过:六年前在传闻中的高姆并不是那么坏,只是个专门爱抢劫图书馆的怪盗。阿西琢磨着说。 沙哈不甘寂寞抢嘴道:对,对!据我分析,今天抓咱们的这个,就是爱抢图书馆的真正的高姆! 不用你分析,谁都知道。杜宾扁着嘴说。 阿西一拍手:那就好啦!知道了有人冒自己的名字干坏事,高姆肯定要大发雷霆。我们拉他一起去打汉玛尔! 好主意!另外两人同时说,沙哈还加上一句,而且,据我分析,这还是现在唯一可行的主意。 阿西立刻跑到门边,使劲拍打,叫道:高姆!高姆!我现在就要跟你说话! 门开了,外面站着几个带刀的彪形大汉。阿西用熟练的天城话说:我要见高姆。 大汉们中间有一个象是小头目的,态度生硬地说:高姆已经说了晚上再找你。他说过的话不会改的。 阿西说:我有重要的事呀。现在就要见他! 再重要的事也不行。高姆先生正在做实验。大汉面无表情地说。 做实验!阿西呆了一下。专抢图书馆的天盗果然有点怪门道。他喃喃地说:做什么鬼实验哪。我的事儿是火烧眉毛啦。 大汉说:高姆吩咐了,对你们三个要礼貌点。不然的话我才懒得搭理你。别忘了你是俘虏,再叽叽喳喳的,我可就不客气了。 说完,他把门又关死了。 阿西气得直磨牙。杜宾却往干干净净的地板上一躺:急也没用啦。睡觉吧,等到晚上再说。对这一点,沙哈举双手赞成,他也躺下了。阿西看着他俩,自己却怎么也坐不住,更别说躺了。他象上满了弦一样,在屋里绕圈儿走着。 杜宾半睡半醒地说;好,好。吃了饭是该运动一下,免得消化不良。沙哈已经打起呼噜来了。 后来,又有人给他们送了午饭。杜宾建议饭后睡个午觉,沙哈同意。阿西没理会他俩,继续运动。从小窗口往外看天。 好容易看着天黑下来了。阿西又拍起门来,边拍边叫:晚上到啦!我要见高姆! 门开了,一个打扮得整整齐齐的天盗提着个盒子进来:你们的晚饭。 阿西说:谁稀罕你们的饭哪!高姆说话算不算数?现在天可黑啦。 那个人装模作样地鞠了半个躬,用显然是刚学来的文雅措词说:高姆先生请你到顶楼跟他一起用餐。如果你方便的话 还酸哪!阿西从他身边挤了过去,什么方不方便的,快走啊! 请允许我为你引路那个人一溜小跑走在阿西前面,把他带上顶楼。 上面是个干净、漂亮的露天平台,四边种着花草,几盏灯从高高的杆顶洒下柔和的光线。真没想到,在废弃的旧城里还有这么个地方。 高姆独自坐在一张桌边,桌上摆好了晚餐。他正拿着一瓶深红色的液体自斟自饮。看见阿西,他招招手叫他过去,又挥手让引路的人退下。 阿西迟疑了一下,走过去坐在一张椅子上。高姆用一只杯子倒满了瓶中的红色液体,递给他。阿西看看高姆,那天盗头儿左手把蒙面黑巾掀开一点,右手拿起自己的杯子送到嘴边。阿西学着他的样子喝了一口,他尝到一种又甜又酸又辣的味道,被呛得咳了起来。 高姆哈哈地笑着:小孩子! 阿西被他如此轻视,一发狠,把杯中的东西全吞下去。 高姆笑着说:咦?还有点厉害嘛。 这、这是什么玩意儿?阿西呛得边吸气边问。 高姆得意地说:奢侈品。从一个富商的地窖里搞来的。再来一杯吧! 阿西绝望地看着高姆往杯子里倒那奢侈品。 高姆开始进入正题了。他缓慢地说:前一阵,有人跟我说:我已经是天空世界的头号通缉犯,赏格最高,而且联合政府早已判了我死刑。这真奇怪。我虽然干过一些不大光彩的勾当,可还不至于这么招人恨哪。今天上午听见你的那句话,我有点明白了:你是不是见过另一个高姆? 阿西说:是!那个人叫汉玛尔,是贾都尔城的市长。他假冒你的名字干了不少坏事儿。 市长当天盗?高姆颇有兴趣地说,这个人肯定是极其富于想象力的。 阿西急切地说:我知道他在哪儿。咱们去抓他! 为什么?高姆不解地问。 你不想给自己洗清冤枉吗?阿西说,他冒你的名字在干坏事呀! 高姆懒洋洋地向后一靠:随便他去干什么吧,我本来就是不清不白的。那个汉玛尔,他愿意冒谁的名都可以。我不在乎。 阿西见高姆在椅子上来回摇晃着,似乎有点头晕的样子。奇怪的是,他自己也感到晕晕呼呼的了。那奢侈品倒底是什么玩意儿呀? 高姆说:我只不过是奇怪,象我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天盗,怎么会让天空世界又恨又怕的?现在明白啦。谢谢你,小伙计。 他们判你死刑呀!阿西说,其实汉玛尔才该判死刑,你就愿意替他顶罪吗? 在这以前,我早被判过死刑了。高姆含糊不清地说,一次是我父母判的,另一次是我的朋友们 阿西呆住了,他以为高姆在说胡话。显然,高姆现在有点儿精神恍惚。不过,阿西也怀疑自己没听清楚,因为他觉得眼前的灯光都变得象雾一样,整个人要飘起来了。这种状态肯定不正常准是那杯奢侈品闹的。 高姆凑近了,嘴里喷出一股奢侈品的气味,说:喂!伙计!你怎么来这儿的?那些人为什么要追你? 阿西说:他们就是汉玛尔手下的人,他们追我是因为唉,从头讲吧!我是个海城人 海城人!高姆大叫一声站起来,偏偏倒倒地扶着桌子,没骗我?让老高姆瞧瞧啊,可怜的高姆,老伙计,你又见了世面啦。一个海城人!你有鳃吗? 阿西生气地打开他的手:我是跟你一样的人类!我们只不过是住在海上。以前我也以为天城人长得象鸟呢! 高姆笑了:对!对!咱们长得一样。我向你道歉。不过我刚才丝毫没有轻视你的意思。我是抱着研究的目的才问你的。看来书上说的也不一定对。 阿西说:什么不一定对?简直就是胡、胡、胡他不知怎么结巴起来。 胡说八道!高姆抢着接道,他哈哈大笑,拍着阿西的肩膀,伙计,咱俩挺说得来。你接着讲! 阿西眼前冒出五颜六色的光环,他觉得全身暖洋洋的,一颗心就象飘在云里一样。很多闷在心底的事儿,都象长了翅膀似的自己往外飞。对面的高姆越来越不象强盗了,变成了一位知心的朋友。阿西迫不及待地要把心里话说给他听。 等等!等等高姆又灌下去一杯奢侈品,好,你说吧。你讲完了我就讲。 阿西就从他如何偷偷出海开始,讲到大风暴,讲到认识了蒙哥他们,讲到被汉玛尔追捕高姆是个好听众,一语不发地看着阿西。 终于讲完了。高姆激动地问:探险家西穆干的手稿!是真的?古代圣殿!真的? 阿西点点头:没错!骗你我就是小乌龟! 好哇。老高姆也要加一手进去啦!高姆沙哑着嗓子喊道,来人!准备船队!立刻出发! 几个老天盗急急忙忙跑上来。高姆大声说:备好五十艘最快的船,装满食水!咱们马上就走! 五十艘船?一个老天盗说,高姆,那要准备一整夜哪。 那就连夜准备,明天一早出发! 老天盗们跑下去传令了。 高姆坐下,说:啊,我今天喝得有点儿多。是吗? 阿西说:你讲讲自己吧。为什么喜欢抢图书馆?你刚才说,被判过了两次死刑,又是怎么回事? 高姆晕呼呼地把脸贴近,说:阿西,你说同学都看不起你,是吧?你的外号叫小不点儿,是吧?他们说你喜欢白日做梦,是吧?那都没什么。你知道我小时候的外号吗? 阿西摇摇头。 高姆一把扯掉了蒙面的黑巾:我的外号叫鬼脸!
阿西差点儿惊叫起来。那是一张什么样的脸哪!就象坑坑洼洼的岩石一样,没有表情,左半边还皱在了一起。 丑吧?高姆哈哈一笑,但他的脸却丝毫没动,生下来就这样。据说是先天的什么毛病,一辈子也不会作表情。所以我的父母不想要我。这是第一次死刑。 他把面巾戴好,继续说:一个老头儿驾小船旅行的时候,看见我躺在一只气球的吊篮里,正在空中飘行。他以为这个没睁眼就会驾驶气球的婴儿准是个天才,但是,天才就在他的眼皮底下哇哇地哭起来,并且执着地往吊篮外面拱,想试试自己会不会飞。老头儿就把气球钩到他的飞艇边上,把我抱过去了。那时候我的脸还不象现在这么惊世骇俗,老头儿的神经还能经受得起。所以他把我留下了。后来他告诉我,那个气球上写着嘉林号天城的字样,我的父母可能住在那儿。 这个老头儿就当了我的父母。他叫辛坎。他把我带回家,养大了,送我上学,一直到死都对我不错。他爱读书,让我也养成了这种恶习。本来我们两个过得平平安安,可惜在我十四岁的时候,辛坎死了。 那时,我的丑脸迅速发展壮大,连自己都觉得太不象话了。我独自生活,必须干活挣饭吃。但是谁愿意雇一个小鬼脸儿呀。幸好学校的厕所没人打扫,我就揽下了这份活儿。 这下可好,同学们又给我取了个外号:大粪虫。在我身边直径二十尺的范围内,是个天然的禁区,没人敢于进入。我成了人群当中的一座孤岛。 我个头儿大,所以我打他们出气。可是七、八个人就把我打了。我经常打人,也经常挨打,靠这个赢得了一定的尊重。有几个十五、六岁的坏小子,不怕我这张鬼脸儿和大粪虫的名声,跟我交了朋友。他们不时干点儿小偷小摸的,我也知道这不好,但他们是我仅有的朋友,所以我从来不去告发。 有一次,这几个朋友可惹了祸,在偷别人东西的时候,把人打伤了。人家要告到法庭去。他们向我哭诉,我傻呼呼地把事都揽到了自己身上。没想到这换来了两年的监禁。 两年后,我从监禁所出来,先去找那帮朋友。他们已经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坏蛋。当时,他们正准备干一场,去偷一家天城老人院的钱。我当然要阻止他们,如果他们不听劝告的话,为了对朋友负责,我还要去告发。他们听了我的话,表示再不做那种事儿了。我记得自己还一边从眼睛里冒水一边说:真是好朋友! 我的好朋友们要庆祝一下我们的重逢,于是就弄来两艘小飞艇,开出城去,准备游玩几天。我们又吃又喝又唱,走了很远。到第三天晚上,他们动手了。 我一个人是打不过五、六个的,被他们痛揍了一顿。最后,他们说:多管闲事的后果就是这样。我们不想再看见你了,你自己开着小艇去找别的天城吧,不许再回来!我被绑住丢在一只小艇里,没有水,也没有食物,就这么孤零零地飘走了。 那些朋友们没有当时把我扔出船外,还算是客气的。但他们不给我留下一点水,实际上就是判了我的死刑。我望着他们的船转头飞走,心都凉了。小艇随风飘行,我挣扎了一夜,天亮时才解开了绑绳。 这时,我已经找不到回城的路了。而且,城里有那么几个朋友,我不愿也不敢回去。所以我干脆往吊舱里一躺,任由风把飞艇吹动着。那些人离开时,总算还给我留了一件东西:我随身带着的一本书。我就躺在舱里看书,对以后的日子想也不想就算想,也只有绝望。 听天由命地飘行了两天,我饥渴交加,开始诅咒那些骗我、害我的家伙。把最恶毒的话骂过几遍之后,我支持不住,昏睡过去。 醒来时我看见了几个人,他们给我喝水,吃东西。然后,一个老人对我说,他叫做天盗高姆。(阿西惊奇地问:你说什么?) 没错,他就是天盗高姆。当他驾船巡行的时候,发现了我的小艇。高姆对我捏在手里的那本书印象很深,书名是《星星与我们的距离》。他认为,一个快要渴死的人还能够对星星感兴趣,那么这个人肯定非同一般,即使他是个丑八怪。高姆问我愿不愿意跟他们在一起。我说无所谓,反正比死要好些。所以,我成了天盗。 养好身体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带人去找朋友们算帐。我把他们教训一番后,捆在法庭大门口,旁边贴着他们承认自己所做案件的口供,还摆放了证物。从此我开始了在天空世界纵横驰骋的生活。 老高姆很赏识我的求知欲,他说,一颗聪明脑袋对人总是有好处的,就算作天盗也是这样。他替我抢了很多图书馆的藏书,后来抢书成了我们这一支天盗的传统。 老高姆临死时,指定我作继承人。他说只有把队伍交给我才能放心。我当了头儿,不过,我把名字改成了高姆。这就是我的故事。 阿西听完,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想起雷和蒙哥都提到过的事,就轻声问:刚才你说,你父母可能在嘉林号天城上。是吗? 高姆说:那已经无所谓了。反正我这辈子也不想回去。 阿西握住他的手,说:我的朋友告诉我,嘉林城已被烧毁了。 高姆脸上的黑巾纹丝不动,从他那发光的眼睛里看不出什么情绪。阿西小心翼翼地加了一句:他们说,是天盗高姆烧的。 不是我。高姆低声说。 阿西说:一定是汉玛尔,他假装成你干的。 咱们不说这个吧。高姆好象要摆脱什么重压似的,长吁了一口气,我现在的心情不适合谈论这些。他拍拍阿西的肩膀,你不是被叫做梦想家么?你的梦是什么?到天城上看看?告诉你吧,我的梦想比那要高得多,可现在还没实现。 你白天做的实验和这有关吗?阿西问。 当然。高姆领他走到平台一角,那里摆着一件东西,上面蒙了布。高姆把布揭开,阿西啊了一声。 那是个象大炮似的东西,有三脚架支撑,炮筒向上的一头直径有一尺,向下一头却只有一寸左右。 高姆熟练地把炮筒在架子上转动着,说:这是天空世界最好的工匠制造的望远镜。 望远镜!阿西惊叹,他从没想过,望远镜能做成这么大。 当然了。只不过,这种望远镜不象你们见过的那些小家伙:它是专门用来看星星的。高姆把眼睛对在镜筒小的一头,在夜空中搜寻着什么。 阿西不禁心驰神往!他想:我以前如果有这么一架望远镜,就能远远地看清天城的样子了。不仅这样,我还要拿它来看月亮!看星星! 你来瞧瞧吧!高姆说。 阿西按照高姆的指点,小心地把一只眼睛凑到镜头前,他看到了淡黄色、灰色、黑色和白色组成的陌生画面,天哪!这是什么?他叫道。 月亮。高姆说,你看到的是月面上的山谷和盆地。 阿西又仔细观看:真美,那里看上去是个宁静而冷清的地方。他突然间知道了高姆的梦想:你肯定想到那里去看看! 高姆点点头:不止是月亮,我想到星星上面去。你知道吗?闪星不是唯一可以住人的星球,围绕着咱们的太阳,有六颗行星,闪星只是其中之一。用望远镜能找到其它的五颗。星星间的距离非常遥远。但是,既然星星在那儿,就一定有办法跨过中间的距离,到星星上去!你难道不想去吗?只要想想那里的景色,你会激动得连呼吸都要停止!那里有大海吗?天上也有云彩吗?那里有生物吗?有人吗? 高姆的话渐渐变成了自言自语,他沉浸在自己的梦想之中。在月光下,高姆把蒙着黑巾的脸仰向天空,他的身躯一动不动,象石雕一样。 阿西被这个梦想迷住了,他说:可这有多难呀! 你以前在海城上看天的时候,真的相信人类可以造出浮在高空的大城吗?高姆说,可是空中确实飘着几百座天城。总有一天,人们也能到月亮、星星上去。就象现在乘飞艇上天一样。 阿西拉着他:给我讲讲你的实验吧! 高姆说:我的实验从来没有成功过。最好的飞艇也不能飞到月亮上。因为到了一定的高度,大气密度急剧下降,飞艇再也得不到上升的浮力了。有时,飞艇的气囊还会爆炸。 也许要用别的法子。阿西说,不用浮力,象射箭那样,用一张特大的弓把人射出去行吗? 高姆说:咦?我从来没想过。但是恐怕不行。 你抢了那么多的图书馆,就没有一本书讲这个的吗?阿西问。 高姆摇头:太少了。 圣殿里也许有!阿西说。 高姆兴奋起来:所以我急着要去呀!明早就出发!赶在那个什么汉玛尔前面找到圣殿! 高姆!高姆!一个老天盗跑上来,气喘吁吁地说,那几个俘虏跑了! 阿西先惊跳起来:谁?是杜宾他们? 老天盗说:不是你的同伴。是另外那些人! 达克他们!阿西对高姆说,他们一定是去找汉玛尔了。 高姆命令追击。十艘快船被派了出去。阿西紧张地等着消息。 两小时后,派出去的人回来了。他们报告说,达克一伙拒不投降,他们的飞艇被烧毁、坠向了大海。 第二天清晨,高姆的五十只船装足了干粮、水和武器,由阿西指路,向海眼飞去。 他们飞行了十天,才在第十一天的清晨,发现海眼和旁边的岛屿。但是似乎有些晚了,了望手报告说:那里已经有很多飞艇和海船,它们好象在交战。高姆下令:靠近那座岛。一小时后,了望手已看清了那些飞艇上面的标志:是天盗船队。 阿西跑到了望手的位置上,拿起望远镜看着。他突然喊道:看哪!船帆上的图案!是金田号的舰队!海城舰队在跟汉玛尔的飞艇打仗哪! 高姆大声命令:全队俯冲!攻击汉玛尔的飞船队!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