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战斗

天城海城 17 作者柳文扬 全文字数 8180字
在后来,即便是很远的将来,即便是闪星人已经登上了他们的两个月亮、准备向行星世界挺进的时候;在闪星的历史书上,也还清楚地记载着这一次战斗。这是历史上的第一次海空大战。 同样,作为第一个进入天空世界的海城人,阿西也将被写进书里。不过他自己可没有想到这一点:他没工夫想。 在高姆的飞船上,阿西激动地看着战斗场面,又喊又叫,恨不能跳出窗外、加入战团。他看见汉玛尔的飞艇一艘艘被火箭射中,燃烧着、象大火球一样坠入海里;被投石机击毁的飞艇则象撕破的风筝一般,转着圈掉下来。偶尔也有海城的舰只燃烧起来。但这是一场一边倒的战斗,不到一个小时,汉玛尔的飞艇就已经所剩无几了。但岛上还有不少天盗在顽抗。 阿西的眼睛又急切地向岛上搜寻,希望能看到几个朋友的身影。但这座岛实在太大了。他请求高姆降落。 大战船缓缓下降,离地面还有几十尺高时,许多长绳抛了出去。高姆手下的敢死勇士象一群飞鸟似的,沿着绳子快速滑下!每个人一落地就勇猛无比地扑进人丛里,挥刀奋战!汉玛尔的部下边斗边退。 飞船降落在岛上,高姆和他的黑衣卫士冲出舱外。他的形象给敌人带来了极大的恐慌他们想不到:在天空世界,还有另一个与他们那可怕的首领一模一样的人!高姆那把闪亮的大刀举到哪里,哪里的敌人就立刻投降了。大脑袋沙哈也向他昔日的同伙们喊着:放下刀!放下!别拼命啦,汉玛尔已经完了!这才是真正的天盗高姆。他来找冒牌的高姆算帐啦!当被幽禁多年的杜宾也出现的时候,汉玛尔的手下一片混乱。他们多数认识这位福音骑士,既然他已经重获自由,贾都尔市的老巢肯定被掀翻啦。 战斗很快结束。高姆的队伍大获全胜。阿西抓着一个俘虏问:我的朋友呢? 那个人回答:高姆、不,汉玛尔带他们进洞了!你们不能追,他手里有人质。 阿西急得搓手。高姆也没了办法。 这时,海面的舰队登陆了。高姆举起望远镜看着,忽然,他把望远镜递给阿西:你瞧。远处那是什么?它在向这里靠近呢。 阿西一望,果然,在舰队的后方,远处海平线上,一个巨大的影子正往这里靠近。他喃喃地说:是海上流浪者的浮岛?他们怎么也来了? 汉玛尔、十名手下、五个孩子,一共十六个人,走在黑暗的洞里。深邃的洞穴渐渐通向上方。摸索着前进了一小时左右,汉玛尔说:我们现在是深入到岛屿的腹地了。我预感这次一定能找到圣殿。你们说呢?嗯?这个洞是不是西穆干说的正确通道呀? 孩子们谁也不吭气。汉玛尔的兴致却越来越高。他一路不停地自夸,并讥笑着孩子们。黑幽幽的隧道一直伸向前方,斜度加大了。汉玛尔说:我们已经处在涨潮水位的上方。这个斜度才能保证圣殿不被潮水淹没。你们说对不对呀? 孩子们非常沮丧。难道老天就是这么安排的吗? 电灯的光柱忽然射进了一个极大的空间里面,眼前豁然开朗。这是大山腹中的巨大空穴,空旷、黑暗得令人害怕。几道灯光射在里面,根本照不出它的本来面目。这个岛底洞穴中,肯定有些看不见的缝隙通到地面,起到通风的作用。因为在这里呼吸一点也不困难,只是有些霉湿气味儿。 汉玛尔摘下了黑面巾,用兴奋、紧张得微微颤抖的嗓音说:把太阳灯打开! 一盏强力的大灯发出了耀眼的白光。但仍然没有把整个洞穴照亮,远处留下重重黑影。不过,这样的光亮已经足够让他们看到洞壁上刻的文字与图案。 圣殿!汉玛尔惊喜欲狂地喊道,我找到啦! 五个孩子面面相觑。他们没有完成老师嘱咐过的事,圣殿被最坏的强盗占领了。蒙哥突然纵身跃起,扑向汉玛尔。雷和杜杜也扑了过去。他们都是同一个念头:跟汉玛尔拼命! 但是,那十个彪形大汉早有防备,七手八脚,把喊叫挣扎着的孩子们按住、捆了起来。 汉玛尔说:去叫一队人进来,把这儿仔细搜一遍。 一个传令兵跑了出去。大约一小时后,他回来了,神色沮丧、畏缩不前,似乎带来了什么坏消息。汉玛尔盯住他:什么事?我要的人呢? 传令兵说:全、全被抓了。咱们的人一个也没剩。海上舰队登陆了。 不可能!汉玛尔吼道,洞口放哨的怎么不来报告? 两个哨兵都死啦,身上全是箭。肯定是还没来得及进洞,就被乱箭射死了。 汉玛尔难以置信地说:那些海船竟然敢强行登陆!而且动作这么快? 好象,好象是有援兵。传令兵说,我看见天上有很多飞船,不是咱们的。 带我去看!汉玛尔揪住传令兵的领子,敢撒谎,我宰了你! 汉玛尔和哨兵从洞口回来时,脸色惨白,一屁股坐在地下。天盗们你看我、我看你,知道大事不好了。 过了好久,汉玛尔抬起头,说:他们不敢进来,知道我手上有人质。我要他们每天送些水和吃的,咱们在这儿耗上啦。 在这儿?一个天盗问。 汉玛尔说:没错。我们要把洞里好好地搜一遍,找找有没有宝物。还有,我从他们那儿要了些纸、笔来,咱们把墙壁上刻的字、画全部抄下来带走! 那些鬼东西有什么用啊? 笨蛋!最有用的就是那个。你们只管抄,抄完了,咱们就带着人质出洞去。让外面那些家伙预备一只飞艇,咱们远走高飞,回去重整旗鼓! 一个天盗胆怯地看了汉玛尔一眼,小心地试探着说:我有句话,能说吗? 说吧。汉玛尔和气地点着头,现在大家要同舟共济,有什么话就大胆地说吧。我不会怪你。 咱们还不如投降了吧。这样下去太危险 他的话还没说完,汉玛尔突然神色大变,瞪圆了双眼,拔出刀来,一刀把他砍翻在地! 杀了人,汉玛尔的脸扭曲着,在灯光下如同魔鬼一般。他咬牙切齿地说:还有谁想投降的吗?他的手下们不由得退后了两步,没人敢说话。 汉玛尔左右顾盼几次,把刀锋上的血在裤子上擦净,收回鞘里。他那凶神恶煞的脸片刻之间又变得和蔼可亲了,他说:你们以为投降就能活命吗?外面那些家伙可是海城人哪,跟我们完全不同,没有人性!你们是愿意落在他们手里呢,还是愿意跟着我闯出一条生路、重新去打天下? 我们跟着你。天盗们纷纷表示。 好!汉玛尔笑了,这才是我的好部下呢。我保证,今天你们跟我生死与共,以后,我会把你们当作亲兄弟。有了这些,他举手一指墙壁,咱们很快就能东山再起,而且比从前更强大!那时候,你们九个,人人都是大头领,带着自己的队伍,可以为所欲为!怎么样? 我们跟你干!天盗们一齐说。 汉玛尔下令:快动手,搜洞、抄!看好几个小鬼,他们可是护身符。看着天盗们搜索洞穴、抄写墙壁上的字、画,他又说,走的时候,把这些全都毁掉,不能给他们留下! 没过多久,洞穴里面就被搜了一遍。没有找到任何宝物。在洞穴尽头的角落里,倒发现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天然井,看来能直通进海底。汉玛尔想起上次在海妖洞窟的遭遇,叫人用弓箭向里面乱射了一气。 射完后,汉玛尔说:里面没什么东西。他看看地上横着的尸体,把他扔进去!老摆在这儿真烦人。两个天盗把尸体上面捆了一块石头,推进井里。只听扑通一声,在空旷的山洞里激起了回响。天盗们沉默地盯着井口。 继续抄!汉玛尔似乎也有些不自在,他大声命令着。 五个孩子被捆绑起来放在洞穴角落里,眼巴巴地瞧着天盗们抄写。他们忧心如焚,但无能为力。他们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汉玛尔占有这些知识以后,会做出什么事;当然也想到了自己的命运。阿素低声抽泣起来。 蒙哥说:阿素,别哭。 咱们真没用!阿素哽咽着说。 雷有点急了,说:哭也没用啊,快想办法吧。 咱们有什么法子?只有盼着老师他们来救啦。杜杜说。 忽然,一个天盗站在墙壁底下叫道:头儿!你快来看,宝物!能让人知道千里以外的事情的宝物! 汉玛尔两步跨过去,盯着墙上看了一会儿,说:真的!就是这个。快把图照样画下来,一条线也不能丢! 孩子们对视着。汉玛尔找到了他梦寐以求的宝物!麻烦可大了! 什么人?一个站在隧道口的天盗大声叫道。 送饭的。隧道里有人回答。 听到这个声音,孩子们心里猛地一跳!这是林凯老师的声音! 进来吧。汉玛尔说。 随着他的话,两个人提着水和食物,从隧道中走进洞里。孩子们看得清清楚楚,其中一个正是他们的老师。 汉玛尔和他的部下却没有看到过老师的长相,所以并没认出来。老师趁他们不注意,向蒙哥他们望了一眼。这一眼的含意非常丰富,有鼓励、安慰、询问、关怀 不许说话,把东西放在地下!汉玛尔命令。 食物和水都放下了。汉玛尔又说:别想下毒。每一次我都要让那些小鬼先尝的!你们滚吧。 老师再也没看孩子们一眼,和另外那个人走了。 汉玛尔把水罐、饭篮提过来,对蒙哥说:你们先吃!每样都尝尝。最好乖一点,不要乱动,我就把你们解开。说着,他把五个人身上的绳子解开了。 孩子们拿起食物,吃了几口,又喝了一点水。天盗们就拥上来,开始抢了。 老师的目光使孩子们心里升起了希望。谁也没说话,但他们的眼睛里却都闪出光来。老师会救他们的!会打败汉玛尔的! 他们带着新的希望,躺在潮湿的地面上睡了。 第二天一早,老师就带了人来送饭。汉玛尔说:以后每天只准送一次,每次多送点儿! 老师唯唯诺诺地点着头,慌忙把篮子放下,不经意地看了蒙哥他们一眼。他的手似乎不知放在哪里好,把一个海藻面包拍了拍,又在脸上挠着。 快滚吧!汉玛尔不耐烦地说。老师和那个同伴连连点着头,退出去了。 蒙哥远远地看着篮子里面,老师拍过的那个面包。老师不会随便那么做的,面包里肯定有东西。汉玛尔每次都要让孩子们先尝饭 一个天盗说:头儿,今天就不用让他们尝了吧?外面的人不敢下毒。 汉玛尔看着篮子,又看看孩子们,仿佛很赞同他说的话。 蒙哥的心都揪紧了。但他故意露出轻松的神色,微微舒了口气。汉玛尔立刻说:我早说过,每次都要他们先尝。要防备万一!他对蒙哥笑着说,反正你们也得吃饭哪,让你们先吃还不好吗?蒙哥怒视着他,他得意地笑了。 篮子提过来,蒙哥却不伸手。汉玛尔说:快拿吃的! 蒙哥似乎无可奈何地,随便伸出手去,拿起了早就看准的那个面包。其他孩子也都开始吃了。蒙哥咬了几口,感觉到有个硬硬的小团进了嘴巴里。他假装咳嗽着,把那小团东西吐在手心里。 天盗们把篮子抄过去,狼吞虎咽起来。不一会儿就吃完了。汉玛尔让他们各自去抄写墙壁上的字画。分派了两个人在隧道入口放哨。
蒙哥背靠石壁坐着,见天盗们都没有注意这边,就把手里捏的东西悄悄放在腿上。那是个小纸团。蒙哥用目光告诉大家:都别动,就象什么事也没有那样!他用一根手指把小纸团在腿上展开,上面只写了几个字:别冲动。一定来救! 蒙哥眼里忍不住放出兴奋的光芒。他先用一个毫不引人注目的动作,把小纸团送进嘴里,吞下去。然后,他压低了声音,象蚊子叫似地说:老师会来救咱们的!他让我们别冲动。 墙壁上宝贵的东西太多了,天盗们一刻不停地抄写着,不时地小声抱怨:这些鬼东西!什么时候抄得完哪?汉玛尔听到了就要骂他们。 不知不觉地,三天过去了。墙壁上的东西还没抄完,老师他们也没有来营救。只是在每天早上送饭时,老师会悄悄地用眼睛鼓励孩子们。 第四天的早晨,老师又进来送饭。他的目光中仿佛有种压抑不住的激动。他用手拍了拍一个面包。 于是,尝饭时,蒙哥拿起了那个面包。他又咬到一个小纸团。 这次,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纸条。上面写着令人激动的话:今晚来营救。让大家聚拢在一起! 纸条吞进了肚子里,那个消息却传到大家的耳朵里面。 但紧接着,汉玛尔的一句话又让他们大吃一惊。他说:加快动作!今天晚上可能就抄完了。我们连夜毁了墙壁,明早就走! 这可太糟了! 看着天盗们紧张地抄写,孩子们的头上都冒出了汗水。空阔的洞里安静极了,连呼吸声都听得到。 杜杜看着蒙哥,急得快要冒火的眼睛里分明有一句话:想想办法呀! 蒙哥游目四顾,大脑象上满了发条一样转动着。怎么才能拖住汉玛尔,让他今晚抄不完呢?他逃跑了事小,墙壁上的东西绝不能被毁坏呀。 天盗们各自对着一块墙壁,把上面的字、画照抄在纸上。抄满了的纸都叠放在一个角落里,有人在旁边看守。这些纸!能把它们毁掉就好了,天盗们就得重新抄一遍。 顺着蒙哥的目光,大家都看到了那厚厚的一堆纸,也明白他的心思。要制造机会,靠近那里好动手。 杜杜眼珠一转,突然翻倒在地,打着滚叫起来:啊!好疼,我的肚子,救命呀! 蒙哥立刻懂了,他小声说:阿素、方宝儿,你们毁纸!然后,他一拉雷的手,两个人一起倒下,按着肚子打起滚来。 汉玛尔他们跑了过来,连声问:怎么回事?啊? 蒙哥挣出了一头汗水,喘着说:早饭!早饭里面有什么呀? 他们竟敢下毒?汉玛尔又惊又怒地说。 这一下可炸了窝。天盗们纷纷揉着自己的肚子蹲下了,有的骂,有的叫,有的抠着喉咙想把吃下的东西吐出来。 汉玛尔一惊之后,恢复了冷静。他狐疑地盯着在地上翻滚的三个孩子,说:他们就不怕毒死你们吗? 我也没说是他们下的毒呀!蒙哥苦着脸,哎唷!疼死了!杜杜装得最象,口吐白沫,两眼上翻,一阵阵地抽搐。连汉玛尔也被唬住了,蹲下来查看。 阿素看到,那个看守纸堆的天盗也焦急地挤进人群中去了,她悄悄站起来,一溜烟跑到纸堆边,一把抱起了那堆纸。但她却想不出怎么能毁掉它们。 就在一愣的工夫,汉玛尔已经看到了,他大叫一声:抓住她!就向阿素冲过去。 阿素手足无措,方宝儿叫道:姐姐,给我!阿素使劲一扔,那堆纸飞向方宝儿。中途纷纷扬扬散落了很多。方宝儿张开两手接住了一大叠,径直跑到那个井口边,把纸都丢了进去! 纸才落井,汉玛尔已经赶到。他气得咆哮如雷,瞪着眼睛,把刀抽了出来! 孩子们惊出一身冷汗,离得太远,已经来不及阻止汉玛尔了。眼看大刀就要砍下去,方宝儿突然咧开嘴巴大哭起来:鬼!鬼呀!边哭边用手指着井里面。 汉玛尔一愣,收住了刀,往井里一看,骂道:小混蛋!你胡说什么? 井里的鬼!要爬上来啦!方宝儿全身发抖地说,两道眼泪挂在他脸上。 天盗们聚拢在一堆,一个人说:头儿,是不是你杀的 胡说!汉玛尔骂道,他一手揪着方宝儿的胸口,一手用刀比着他的脖子,小滑头!你敢乱说我砍了你! 方宝儿哭着说:真的是鬼呀!黑色的爬墙鬼!往上面爬 天盗们被他说得毛骨悚然,连汉玛尔也有点头皮发麻。他放下方宝儿,探头看着井下。 一个天盗说:头儿!用箭射吧! 没脑子!汉玛尔说,射坏了水里的纸怎么办?行了,谁下去把纸捞上来? 天盗们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开腔。 汉玛尔火了,指着一个手下说:你下去! 在他的大刀威胁下,那个天盗惨白着脸,用一根绳子系在腰间,缒下井去。所有天盗都围在旁边,嘀嘀咕咕。 过了一会儿,底下猛拉绳子,他们就往上拽。那天盗全身透湿,哆嗦着上来了。他手里拿着一叠湿烂的纸。 全捞回来了?汉玛尔瞪着眼睛问。 还、还有一点已经泡烂了。捞、捞都捞不起来。那个可怜人结巴着说。 废物!汉玛尔骂了一声,又问,看见鬼了吗? 那人摇摇头。 汉玛尔抓着方宝儿说:你撒谎! 没有啊!方宝儿仍然苍白着脸,满头是汗水,说,鬼,鬼呀。 他装得那么象,蒙哥他们如果不是在为他担心,早就笑出来了。 蒙哥大声说:他是人质呀! 汉玛尔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再敢捣乱,老子连人质也杀!哼!他把方宝儿重重地放在地下。 方宝儿一落地,脚都软了,往后倒去。 阿素连忙跑过去抱起他,看着汉玛尔愤怒地说:他昏了! 昏了更好!少给我添麻烦。汉玛尔叫着部下们,还愣着干嘛!快抄呀!把小混蛋们毁掉的重抄一遍!见他们还在迟疑着,揉着肚子;他怒吼一声,找死呀!笨蛋,你们还不明白?早饭里没毒,是他们故意捣乱!井里也没鬼! 他回头瞪着孩子们:你们再不老实,我只能挑两个出来砍了!人质并不需要太多!孩子们一起坐在角落里,听了他狂躁的话,不敢再动了。阿素抱着昏倒的弟弟抽泣着。方宝儿还在喃喃地说胡话:鬼!刀!别砍我! 汉玛尔查看着从水里捞上来的纸,很多都被泡烂了,必须重抄。他气得真想砍几个孩子,但是他不敢乱来:最后还要靠这些小人质才能逃命呢。以后,抄好的纸都要交给他亲自保管! 到了晚上,天盗们都被这场风波闹得筋疲力尽,除了汉玛尔指派在洞口放哨的两个人之外,其余的人全都滚在地下睡了。 蒙哥按纸条上说的,让大家聚拢在一起,蜷坐在地下装睡。他的眼睛偷偷张开一道缝,向洞穴里面各处打量着:大多数天盗已经睡着了,有两个坐在洞口警戒,也是昏沉沉的。汉玛尔倚着石头半坐半躺,看不出他睡着了没有,他的手还紧握着刀柄。 杜杜轻轻碰了蒙哥一下:他也在偷看。接着,他俩发现,同伴们都把眼睛眯着呢,虽然身体不敢动,但如果细心查看,会发现他们的眼皮、嘴唇、手指都在轻轻地颤动。方宝儿早已从昏迷中醒来,他不太会装睡,阿素只好把他的头搂在怀里。他的眼睛还是偷偷地张开往外看着。 来营救的人们会怎么进来呢? 忽然,阿素感觉到方宝儿的身子猛地僵硬了,他张开嘴,好象马上就要喊出声来。阿素连忙把他的嘴捂住,顺着他惊恐的目光望向那个井口。然后,她的嘴巴也张大了! 井口中探出了一个人头,不,不能说是人头,而是一个黑呼呼的、长着一对大玻璃眼睛的怪物头! 方宝儿说的黑鬼,难道真的出现了吗? 孩子们都发现了井口的怪物,如果不是怪物连连向他们摆手的话,他们真要喊叫起来了。 蒙哥首先反应过来:这就是来营救大家的人!他把手指放在嘴边,示意不要出声,然后对那个井里的人招招手。 放哨的天盗还在打磕睡,孩子们真希望他们立刻睡死过去。这时,井口的人静悄悄地爬了出来,他个子矮小,全身上下被一层黑色鱼皮般的光滑的衣物紧紧裹住,背上有个罐子。乍一看,这形象真能把人吓个半死。 接着,井口又探出一个脑袋,第二个人爬了上来。这回是个大个子。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他们一出井口,就象幽灵一样无声无息地走过来,先把五个孩子围住。 第十个人从井口往外爬的时候,两个打盹儿的哨兵正巧醒过来。他们睁大了眼睛,惺忪的睡意被惊恐赶跑了。他俩大喊大叫:鬼呀! 所有天盗都醒了,翻身跳起来,他们一睁眼就看到那么多的鬼站在灯影幢幢的洞里。方宝儿立刻大声哭叫:鬼!水鬼!孩子们借机惶恐地喊着:救命!鬼要吃我们呀!天盗们大乱。 汉玛尔拔刀叫道:杀!杀了它们!他的部下迟疑着,似乎在权衡汉玛尔和水鬼谁更可怕。 水鬼们各自拿出一根黑色的长管子,无声地向天盗们逼近。天盗们心惊胆战,连连后退。汉玛尔挥刀砍了一个部下,大叫:不许退!上啊! 突然,从水鬼们拿着的黑管子里,喷出一股股火焰,射向天盗。天盗们齐声号叫,一窝蜂似地从洞口拥了出去!汉玛尔都无法约束他们,只好随后逃了。 追呀!杜杜喊着。 最先上来的那个矮小的水鬼说:他们逃不了。外面有人等着哪。一边说,他一边脱下了头上的罩子。 阿西!大家又惊又喜,扑过去围住了他,问道,你怎么逃出来的? 阿西笑着说:呆会儿再说。你们猜猜这是谁?他指着身边一个黑衣人。 大家摇头:绝不可能是老师,老师不会游泳的呀。 那个人也摘下了头罩,冲他们笑着。 苏!大家更惊讶了,你怎么会来这里呢? 苏兴奋地说:我猜中啦!我会猜了!你们走之前,我不是猜过一次吗?我模模糊糊地看到你们头脑中的一些形象,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看见别人的心思!我看见了大旋涡,看见了岛屿!你们走后,我想了很久才明白:是海眼!我们就把浮岛的推进器发动到最大马力,往这里开来。但是三天前才到,只赶上战斗收尾。 阿西炫耀地拍着背后的罐子:这是苏的新发明!多亏有它,我们才能进来呢! 这是什么呀?大家好奇地摸着。 苏说:是我看了你们飞艇上的气罐和气阀,仿制出来的!里面有压缩的空气,带上它,就能在水下游几个小时。 真棒!杜杜说,天盗绝对想不到:人能在水底下游这么远! 不止是天盗,现在世界上还没人知道有这种东西呢,这是第一次使用!苏自豪地说。 这喷火棍子是什么? 里面有从石油中提炼的气体,喷出来就能燃烧。苏摆弄着黑色的管子说,这是我们浮岛上的自卫武器。 他们回来啦!有人说。 从隧道口,进来一群持刀的士兵,押着汉玛尔跟他的部下。林凯老师走在前面。孩子们齐声欢呼,奔了过去。 战斗到这里结束了,汉玛尔的天盗队伍全军覆没。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