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邪魔互用东山起 黄龙吐沙风满楼(4)

作者逍随 全文字数 2124字
那游白阴双手左右开合,借枪抵剑,借剑刺拳,在三人之间游刃有余,恍惚间,仿佛黑衣人在与两条银蟒缠斗,黑衣人也成了斗蛇之人;游白阴占了上风,但黑衣人也非等闲之辈,游白阴几次出爪想扣死黑衣人手臂血脉,皆被黑衣人躲开,双方打的难解难分。威尼斯人 更新最快 再说陶翁然,作为五煞之中最瞧不出煞气者,招式自然也是书韵十足,铁扇开合之间,点、刺、抹、劈、勾、顿、踢,七位合一,一招一式都仿佛书法般行云流水,畅然有余;陶翁然招式与普通江湖功法路数大相径庭,黑衣人摸不着门道,被打的叫苦不迭。 而剑魔与屠人佛处便有趣的多了,只见屠人佛双锤抡圆,回转翻飞,百斤有余的金瓜锤在屠人佛手中仿佛孩童玩物一般轻易挥舞,形成一道“锤墙”,别看这锤在屠人佛手中耍着轻易,但毕竟百十斤重量,再加上屠人佛的气力,但凡叫金锤沾着身体,那必是筋骨碎裂;粘着头脑,那必是脑浆迸发……故而屠人佛身边虽有七八名黑衣人,但没有一个敢靠近的…… 通览全洞,去掉花罗刹、游白阴、陶翁然的身边黑衣人,余下的皆在围攻屠人佛;剑魔近身不着一人,依然双手抱臂,一动不动,而为何无人相攻剑魔,因为剑魔正稳稳站在屠人佛头上...... 剑魔目视前方,脸上也没得表情,仿佛这一战与他毫无关系..... 百招之后,黑衣人们已然现出不支之兆,忽听远处缓缓一声:“够了。”黑衣人们得令,登时停手,向后一跃,撤回阴影之中........ 四人转向声音方向,剑魔也从屠人佛头上跃下。 “天武六煞果然名不虚传,可惜杨枭之杨右使不在,不然这十几人绝不够几位打的.....”一身影打黑暗处中走出,正是出现于天武教大殿的铁面人。 屠人佛开口道:“哼,杨右使不来,你这几个也不够我们打!” “当然、当然,毕竟人称无二剑的剑魔兄还未出手.....”铁面人转向剑魔,剑魔依旧神色冷淡。 游白阴上前一步道:“你便是他们的主子?你摆这迎客阵到底什么意思?!” 铁面人踱步走近五煞,笑道:“不验验各位成色,在下又如何得知你们是否真的打青绝岛来呢?” 陶翁然轻笑一声:“哼,能打未必是青绝岛来的.....” 铁面人转向陶翁然:“这位想必便是嗜血书生陶翁然了,久仰。”接着转向游白阴: “与天武教打交道,在下自然不会那般莽撞....”只见铁面人一伸手:“东西呢?” 陶翁然、屠人佛等一脸不解;只见游白阴冷笑一声,将手伸进怀中,摸出一枚铜钱,置于铁面人手上,铁面人抬手看了看,点点头,将铜钱收进怀中。 “请诸位随我来。”铁面人转身向洞穴深处行进,五煞拾步跟上。
洞穴之中怪石嶙峋,附生洞口极多,六人在其中兜兜转转,左进右出;约莫半柱香的功夫,铁面人带领五人转进一不起眼的洞口之中,五人步入,豁然开朗:洞口后乃一石室,置有桌椅书架,书架之上摆放有一沓沓黄纸,瞧不清记的什么。 铁面人抬手:“各位请便。”接着铁面人与五煞各自寻了桌椅坐下。 “危急之秋,非常手段,方才多有冒犯之处,还请各位见谅。”铁面人坐定开口。 游白阴冷笑一声:“这便是阁下待客之道?!” “游左使不也毫发无伤吗?” “你......” “放心,在下既然只是想验明各位身份,自然有分寸,点到即止,不会让手下伤了各位;再说,以各位本事,若这点人手都能伤了天武六煞,那各位的身份便有待斟酌了.....” “罢了!”屠人佛喝道:“现在能告诉我们,教主遣我们到此地来,所为何事了吧。” “很简单,做你们最擅长之事,杀人....” “杀谁。” “哦?诸位不问为何而杀?也不问在下来路?” 游白阴冷笑一声:“问了如何,不问又如何,咱们教主的吩咐,乃是见玉符如见教主,教主指派咱们杀人,难道还需问问为什么?” “哈哈哈哈,武教主果然识人辨才,能有六煞这左膀右臂辅佐,何愁大事不成,在下实在羡慕。” 接着铁面人话锋一转:“废话不说,请诸位细听,此地名为夏州,北面沙漠名曰炎鬼池,这炎鬼池底下暗藏玄机,正如这洞穴一般,那沙漠底下也有一地下楼阁,诸位要做的,便是与在下于三日后攻下此处。” 陶瓮然悠悠道:“阁下手下个个武功过人,却还仍需我们,看来这地下楼阁可是个易守难攻之地。” “陶兄猜对一半,于我而言,不是楼阁易守难攻,而是楼阁之中,人数众多,难以对付,故才请五煞助阵。” 说着铁面人站起身来,于厅中来回踱步:“在下收到可靠信报,三日后炎鬼池下将有一批人外出行事,大本营只余三十人左右,人手空乏。到时候由在下引路,五位作先锋,一路杀进炎鬼池。” 陶瓮然听罢略微摇头:“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如今只知对方人头数目,怕是难以成事。” 铁面人点点头:“陶兄果然细心,关于这点,诸位不必担心,对方武功强弱,与我手下别无二致,所以方才那一出,一来是为了检验五位,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五位熟悉套路,心中有数;而在下见五位方才打斗之中从容不迫,看来对付池下喽自然是没有问题……那如今只有一处困难,便是那人称黑老的池下头目......”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