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0:赵绍之死(八)

女帝直播攻略 1210.8 作者油爆香菇 全文字数 2432字
谢则没有等多久,李赟便出现在他眼前。 “听韩先生说你想要见我?”李赟穿着一身劲装,宽肩窄腰一览无余,若是让直播间咸鱼瞧见了,准保又要掀起一阵舔屏的狂潮,他却毫无知觉,用看似随意地姿态坐在谢则床榻旁。 谢则是个重伤病患,目前只能张嘴说话、动动眼珠子,勉强还能偏个头。 他的视线牢牢凝固在李赟的脸上,一眨不眨地看了许久,瞧得眼睛都干涩了。 “像、果真是很像——” 越看越觉得李赟酷似自家大伯年轻时候,不过眼前这个青年比谢谦多了几分草莽野气,少了几分书生儒气。倘若李赟的眉眼能温和几分,身形再削瘦一些,估摸着会更加相似呢。 李赟表情毫不意外,他瞧谢则扭头有些费劲,主动帮谢则调整姿势。 “你、你父亲的名讳能方便说一下么?” 谢则目光恳切地望着李赟,黑白分明的眸子十分澄澈干净,让人一眼便生出好感。 李赟温声道,“家父谢谦,据说祖籍在嬛佞郡。” 谢则情绪起伏剧烈,激动得想要跳起来,奈何刚一发力便扯动伤口,使他口中溢出痛呼。 “你、你这话可是真的?” 谢则咬牙忍下痛楚,溢满水汽的眸子直勾勾瞧着李赟。 李赟好笑地道,“为人子女,岂会记错父亲名讳?” 谢则怔了怔,发热发胀的脑子终于开始降温,让他能理清思绪。 根据韩彧先生的说法,眼前这人早就知道他们二人的血缘关系。 “你可知你父亲出身嬛佞谢氏?”谢则试探着问道。 李赟道,“自然是知道的。” “既然大伯并未遇难,为何这么多年了……不带着你认祖归宗?”谢则倏地想到李赟的姓氏,表情变得古怪,他支支吾吾地问,“莫非大伯心中有怨,怨憎家族当年不为他出头?” 这下轮到李赟跟不上节奏了。 谢谦这事儿怎么也怨不到家族头上吧? 真要说起来也是妖孽作祟,谢谦惹祸,谢氏只能将其除名,用着这种手段变相保护他。 虽说嬛佞谢氏是东庆四大高门之一,但也没有嚣张到可以掀翻皇室的程度。 世家这个群体的确很强势,玩弄权柄、蔑视皇权,但他们也不是铁板一块,各家之间也有利益冲突,彼此制衡。若非如此,东庆皇室哪会有喘息之机?早就排着队狗带了—— “父亲从未怨过——”李赟安抚道,“父亲当年跳崖,侥幸逃生却又不幸失忆,浑浑噩噩间,他带着我流亡到了丸州奉邑郡。幸亏有一户农家收留我们父子二人,这才安定下来。” 谢则道,“伯父失忆了?” 李赟道,“失忆了两年,脑中淤血慢慢消下去便恢复记忆了。” 失去记忆的谢谦懵懵懂懂,偶尔还会疯疯癫癫,他带着一个尚在襁褓的小孩儿流浪,竟没把李赟饿死,真不知道该感慨谢谦当父亲的天性强大,还是感慨李赟命硬、运气好—— 谢则眼中流露出几分怜惜和同情。 谢氏子弟虽不如其他世家子弟那般锦衣玉食、奢靡无度,但也是衣食无忧。 他想象不出谢谦父子这些年受了多大的苦头。
李赟却不觉得苦,毕竟他的武艺都是父亲手把手教的。 想想其他封建大家长和子女的相处模式,李赟算是幸福啦。 当然,更加幸福的是父亲恢复记忆的时机够好,李赟可不想顶着李狗柱这样的诨名一辈子。 “大伯现在身在何处?”谢则追问。 李赟道,“自然在丸州。母亲的仇已经报了,仇人也被挫骨扬灰。他这两年心情很不错,瞧着越活越年轻。若是有机会,父亲大概会回谢氏一趟。虽被除名,但父亲还念着谢氏。” 谢谦如今的日常就是吃饭、睡觉、逗孙女,休闲得不得了。 若非谢谦没把数十年的晨练习惯落下,估摸着现在已经发福发胖了。 谢则问,“冒昧问个问题,大伯为何让你姓李?” 虽说被家族除宗了,但谢谦的子嗣却是无辜的,岂能随了旁姓? 李赟道,“父亲失忆那两年,我被那户农家收为养子,随那对夫妇姓了。父亲愧对谢氏,恢复记忆之后也没想着给我改姓。如今都已经习惯了,再改姓的话,怕是不妥——” 当然,这是谢谦给李赟的理由,真正的原因却没告诉他。 谢谦作为上一代的风云人物,他早早看出姜芃姬的立场。 倘若李赟认祖归宗和谢氏这个庞然大物扯上关系,难保谢氏不会借由李赟这条人脉插手姜芃姬的势力。李赟被夹在中间,立场太尴尬了。倘若认祖归宗能得到好处也就罢了,偏偏李赟不是在谢氏长大的嫡系子弟,他与家族的利益联系几乎为零。认祖归宗的坏处远大于好处。 到底是扭头抱家族大腿呢,还是经营眼前的大好前程? 谢谦替李赟做出了选择。 二十余年没享受不到家族带来的好处,这会儿也不能背上家族带来的黑锅啊。 因此,谢谦没让他改回“谢”姓,甚至连李赟的长女也是取名叫李暖而非谢暖。 谢则信了李赟的话,他道,“大伯经历变故,生性变得谨慎了,只是委屈了你。” 不能认祖归宗,这不是天大的委屈? 李赟笑着摇头。 “另有一事——不知堂弟能不能帮着打听?”谢则道。 李赟刚要应下,反应过来纠正他。 “赟才是兄长。” 谢则才是堂弟呀! 谢则笑着道,“这怎么可能?若是算出生年岁,你可比我还小了两个多月。” 噫—— 李赟迷惑,这才后知后觉想起来自家父亲为了保护他,刻意虚报了两年。 他总是记不牢。 不过—— 不管,他就是兄长! “分明是赟年长,父亲可不会报错生辰八字。” 谢则是个伤患,他说了这么久话,精力早已经耗得差不多了,没力气和李赟争辩。 他含糊跳过这个问题,说道,“我的家眷尚在浙郡,但前阵子浙郡落入兰亭公手中——” 李赟道,“我主仁德,怎么会欺凌妇孺弱小?弟妹她们自然是安全的。” 谢则得到肯定的回复,提起的小心脏安稳落地。 “待我伤势好一些——”谢则眉头微蹙,仿佛做下什么决定,“……能否代为引荐一番?”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