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作者明晓溪 全文字数 11851字
年度金奖颁奖礼的大厅。 华丽的水晶吊灯。 一排排缎面的红色座椅,明星们低笑浅谈,仪态万千,风姿迷人。座位按照年度最受欢迎男歌手候选人、年度最受欢迎女歌手候选人、年度最佳唱片候选人等等分区划出,相邻座位的往往彼此是某个奖项竞争对手,但是在镜头前,所有明星都表现得风度优雅温和谦逊。 尹夏沫坐在年度最佳新人的候选区,她右手边的座位上是潘楠,左手边的座位上是辉煌时代公司的新人白音。 白音穿着一身亚麻长裙,类似晚礼服又似长袍,不施脂粉,与颁奖礼的气氛格格不入,十分另类。她比潘楠早发行专辑一个月,走灵魂歌手路线,自己作词作曲,曲风和歌词都很诡异,被誉为新生代才女。各家媒体一致认为,本次新人奖将会从她和潘楠之间产生。尹夏沫入场的时候她已经在座位上了,两人互相微笑,接着白音就开始听mp3,尹夏沫也就没有再同她说话。 潘楠的头发又剪短了些,更像美少年了,修长的双腿,黑色皮靴,目若流星神采飞扬,当她走过红地毯时引起众多少女一阵阵兴奋的尖叫。 “怎么了?” 潘楠压低声音,发现夏沫忽然出神地望着一个方向,静静地,唇角闪过一抹轻柔的笑容,笑容很轻,异常柔美。 很少看见夏沫流露这样的表情。 潘楠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 只见右前两排的最受欢迎男歌手区,洛熙正转头看过来,他的视线和夏沫的视线如电光火花般胶着在一起,连两人唇角的微笑都仿佛是一模一样的。 察觉到潘楠吃惊的目光,洛熙的视线从夏沫身上移开,对潘楠笑着挥手打招呼。潘楠也对他挥了挥手。等她再看回夏沫时,夏沫已经恢复了往常淡静的神情。 “恋爱了吗?” 尹夏沫只觉耳朵一热,听到潘楠凑在她耳边低低地问,她心跳漏掉一拍,耳朵火辣辣地滚烫起来。应该否认才对,可是,不知为什么,突然柔肠百结,竟说不出来话。 潘楠轻笑。 “哈哈,你此刻的模样就像普通的女孩子。”潘楠咬着她的耳朵打趣,“我还以为你真的已经修炼成精,完全喜怒不形于色了呢。” “致谢词想好了吗?” 尹夏沫也压低声音说,半是为了报复她的调笑,半是真正想问。 潘楠的专辑走轻摇滚风,加上她令人目眩的中性美,又帅又酷的舞姿,专辑上市后反响强烈,一度冲上女歌手排行榜的首位,将沈蔷挤到第二位达三周之久。在沈蔷如日中天的势头里,潘楠的表现正如一匹黑马。如果说白音的专辑受到颇高的艺术评价,那么潘楠的专辑在市场上受到的评价更高。 尹夏沫知道,本次的新人奖悬念不大,必将会在潘楠和白音之间产生。她并无任何自卑自贬之意,只是深知自己入行时间太短,虽然进步很快,也应该仍有潜质可挖掘,然而相较于经过专业训练七八年之久的潘楠和白音,还是有相当的距离。 “想好了,”潘楠双手交叉向脑后,轻咳一声,笑着低声说,“谢谢HBS,谢谢MTV,谢谢sun公司,谢谢采尼,谢谢经纪人,谢谢爸爸、谢谢妈妈,谢谢夏沫……” 尹夏沫笑了:“好标准的套话呢。” “是啊,本来就是无聊的场合。”潘楠懒洋洋地说,“作品好与不好,每个人心中自有定数,哪里用他们来颁奖认定。只是如果不出席,必然会被指责新人就摆架子,罗嗦得要死。” 这时,白音取下了mp3的耳机,似有若无地瞟了一眼潘楠和尹夏沫,两人同时笑了笑,默契地改变话题,开始谈些有的没的。 ****** 欧氏集团大厦。 年度金奖颁奖礼在液晶电视中轰轰烈烈地进行,喧闹的声音反而衬得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异常安静。欧辰背脊僵硬地坐着,侦讯社的人已经离开有二十分钟了,但是他的脑中依然震惊得混沌一团,再没有平日的淡漠和镇静。 照片微微有些发黄。 好像是从不同的地方收集来的,有的照片保存得很干净,有的照片染上些污渍,被折过,有指印,有的照片是翻拍旧时的圣辉学校校报,画面模糊并不清晰。 但是—— 照片的画面里有相同的两个人。 校园里的景物,少年的他冰冷倨傲,然而跟如今的他还是不同,那时候他的眼睛是明亮的,尤其当镜头抓拍到他凝视她的瞬间。她的样貌看起来要稚气几分,洁白的脸孔,琥珀色玻璃般的眼睛,依然是淡静疏离的,可是在仰视他时,她的唇角总有一抹轻柔的微笑。 望着照片里这抹微笑。 欧辰的心脏仿佛猛然被钳紧了! 他记得这抹笑容。 ………… …… 废旧的库房。 她的声音里有种低柔的感情。他一怔,低头看怀抱里的她,她的眼睛里蕴着星芒般的泪光,嘴唇苍白如百合花,轻柔的笑容。 他的心底忽然寂静无声。 他忽然想用手指碰触她的面颊,轻轻地,就只是轻轻地碰触她,为什么她总是那样轻易地,那样轻易地就让他心痛。 …… ………… 原来,她曾经经常这样地对他微笑吗?在他的身边,静静地望着他,对他微笑,仿佛永远也不会离开他。欧辰深吸口气,手指变得紧张而僵硬,他努力克制着胸口的疼痛,仔细看那些照片。 一张是校园的广场。 广场上乌压压的学生们,如海水分开般让出道路,少年的他站在她的面前,他的气息高傲凌人,轻弯下腰,在她的手背印下一个吻。她凝望他,眼神宁静,却悄然地,流露出属于少女的娇羞。 一张是游泳池旁。 身边围绕着很多衣饰名贵的公子小姐,少年的他淡漠而疏离,所有人都距离他两米的距离以外,只有她始终站在他的身边,手中拿着他的浴巾。 一张是清晨的湖边。 湖面还有淡淡的雾气,他像是刚晨跑回来,额头有些细汗,她背倚着黑色的加长林肯,温柔地用毛巾为他擦拭汗水。 侦讯社负责人的话再度响起在欧辰耳边—— …… “经过我们调查,五年前在圣辉学院尹夏沫和欧辰是很著名的一对学生情侣……” “欧辰十四岁的时候就公开宣布,尹夏沫是他的女朋友,所以两人的交往在当年的圣辉学院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因为在校园里很引人瞩目,所以许多学生和校报记者都喜欢偷拍他们在一起的照片,私下传阅。我们收集到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再收集到更多……” “但是五年前,尹夏沫的养父母遭遇车祸过世,欧辰却突然失踪了一般,再没有音讯,两人似乎也断了联系……” “如果您还需要调查尹夏沫在过去五年中的经历,我们也将竭诚提供服务……” …… 手指僵硬而颤抖,欧辰握紧手指,夜风将窗纱吹得轰然扬起,手腕上缠系的绿蕾丝也翻舞飞扬。他俊美的面容上却没有任何表情,只有眼底的黯绿色恍如漆黑夜色里树涛汹涌的森林。 因为始终怀疑。 那种强烈的宿命感。 他终究还是请侦讯社从尹夏沫入手来调查他自己的过去。可是,当这些照片,当调查结果放在他面前时,浑身的血液愤怒地咆哮着,又仿佛,隐隐约约,有一种莫名酸涩的幸福在血液里静静流淌。 ………… …… 她看起来那么平静。晚霞渐渐消失在窗外的天际,暮色四起,她轻轻地垂下幽黑的睫毛,唯有嘴唇依旧微微苍白。 “我不认识你。” 声音很轻,就像如烟的往事一般飘荡在静悄悄的病房。 …… 她静静地瞅着他,如深夜花瓣上的露珠般静静瞅着他,琥珀色的眼瞳淡漠地静静瞅着他: “为什么要骗你呢?” 她微笑,笑容里有种满不在乎的神情。 “如果要骗欧氏集团的少爷,也应该骗你说五年前我认得你,你爱过我,我爱过你……可惜,我不认识你。” …… ………… 她骗了他。 心脏一阵剧痛,痛得就像要立刻死去了,痛到极点,反而又痛得麻木起来,体内的血液也从方才的激烈奔涌,渐渐冰冻,寒彻入骨。她骗了他,欧辰眼底结满寒冰,因为知道他忘记了,所以—— 她欺骗了他。 冰冷的目光望着液晶电视里的画面。 年度颁奖礼的主持人宣布最佳新人奖,屏幕里分格切入五个镜头,四个女孩子,一个男孩子,她的表情淡然平静,似乎游离于颁奖现场之外。 获奖名字激动地被宣布—— “尹夏沫!” 屏幕里其他四人的镜头迅速消失,只余下她脸部的大特写。她错愕,微皱眉头,眼睛里飞快地闪过不可置信的神情,接着她向右手那个女孩看了看,那女孩笑着抱抱她,亲吻她的脸颊。 空荡荡的办公室里。 欧辰眼神暗凝。 无法容忍有任何人如此亲昵地接近她。 片刻之后。 她走到领奖台上,手里拿着水晶奖项,聚光灯打下,水晶雕像折射出璀璨的七彩光芒。白色的晚礼服,凝脂般的肌肤,海藻般的长发,她的眼睛就像美丽的海水,亮如白昼的光柱里,她的微笑淡然宁静,也象大海般,令人无法移开目光,仿佛要沉溺其中。 麦克风在她面前。 “能够得到这个奖项出乎我的意料,”她微笑,望着台下的明星嘉宾们,目光真诚谦逊,“因为同时角逐此奖项的潘楠、白音等等她们实力都很强。谢谢大会……” 听到这声“谢谢”…… 欧辰的脑部突然仿佛被大锤重重敲击! 他痛得闷哼一声。 电视里她后面的话语声顿时变成了沙沙的背景,再也听不清楚。他脑部剧痛,一幕幕片断如闪电般跳跃,撕裂般,眩晕着,不连贯地,在他脑海里跳跃飞闪! ………… …… 波光粼粼的室内泳池。 …… 她象擦小狗一样地使劲擦他: “跟我发什么脾气啊,脸那么臭,你要是不喜欢看到我,往后我再也不来找你就是了!” 他用力夺过浴巾。 他将浴巾重重扔到一边,瞳孔紧缩,眼底有深沉的绿芒,他瞪着她,下巴僵硬紧绷。 …… 她用手指轻轻帮他梳顺头发,忽然笑了,说: “又在吃醋吗?” …… 她轻轻白他一眼,拉住他的胳膊,把他拉转回来,说:“拜托你以后发脾气发得有道理一点好不好?否则哪一天我真的生气了,就真的再也不理你了!” “你会吗?” “会啊。”她抱住他的胳膊,摇啊摇,撒娇地说,“好了,快说你到底帮不帮忙。” …… 她笑得象盛开的花朵:“才不会,我就知道你会帮我!” 他瞟她一眼。 “谢谢你啊!”她摇着他的胳膊开心地说。 …… 水波映在天花板和墙壁,闪闪的粼光。 “夏沫,你是我的。” 他冰冷的唇吻上她的额头。 …… ………… 头痛欲裂,欧辰紧紧掐住太阳**,胸口里好像有血气翻腾,难受欲呕,他痛苦地喘息,试图想要多记起些回忆。然而,尽管他强忍着撕裂般的疼痛,却无论如何无法再想起更多,而这段记忆也是片片断断,难以连贯。 低咒一声,顾不得脑部的剧痛,欧辰硬是从沙发里站起身,拿起跑车的车匙,大步走向办公室的门。 门重重地被摔上! 五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 她要欺骗他?! 这一切,他必须立刻知道答案! ****** 年度金奖颁奖礼结束了。 庆祝酒会及记者招待会在HBS演播大厅随后召开,组委会安排了几个区,方便记者们分别采访不同的明星,为明星们拍照。哪个明星的人气旺,哪个明星的人气稍逊,这时候就看得最清楚。 几乎所有的记者都围向洛熙,今年他不仅得到了十大金曲中四个席位,更将年度最具实力奖、年度最佳专辑奖、年度最受欢迎男艺人奖包揽一身,如往年般成为最耀眼的明星。 无数记者包围着洛熙,无数话筒、摄像机对准他,仿佛世间所有的光芒都黯淡了,炫目的光环完全笼罩在洛熙一个人的身上。 有些记者没有来得及挤到洛熙身边,便四散开来,采访其他的明星。四五个记者在采访沈蔷,虽然今年的势头比去年略弱,但她依然保持了年度最受欢迎女歌手的奖项。传言她为了洛熙屡次生病入院,这次露面确实显得面容清减了些,记者们八卦地追问她和洛熙的感情进展如何,沈蔷却稍嫌生硬地说她只回答关于颁奖礼的问题。 薇安和姚淑儿各占据了十大金曲中的一席之地,也有记者在为她们拍照。薇安似乎摆脱了绯闻的阴影,一袭火辣的红色晚礼服,钻石首饰熠熠生光,谈笑自若。姚淑儿穿着白色晚装,清秀温婉如茉莉花,羞怯地接受一个记者的拍照,当她无意中与远处尹夏沫的视线碰触时,怔了怔,然后很快地移开目光。余静宜和关颖也得到一两个具有安慰性质的奖项,她们都优雅地手握酒杯,同身边的艺人朋友们一起庆贺。 “祝贺你!” 潘楠跟尹夏沫暂时从记者的包围圈中脱身走到一角,她轻碰夏沫的酒杯,笑容毫不介意,似乎觉得夏沫获得新人奖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尹夏沫心内却五味杂陈,如果说没有欣喜也是虚伪的,能够一出道就获得最佳新人奖,为每个艺人所向往,而且有这个头衔,以后可以获得更多出位的机会。 但是—— 这个奖项并不应该属于她。 无论从实力还是人气,白音和潘楠都要胜出一筹,如果说白音的专辑太过阳春白雪曲高和寡,那么潘楠的歌曲艺术性流行性结合得堪称完美。 “对不起。” 尹夏沫仰头将酒一饮而尽,喝得急了些,微微呛咳。她想要得到认可得到奖项,可是,她想要得到是与自己的成绩相匹配的承认,而不是好像莫名其妙地偷了原本属于别人的东西。 “说什么呢,”潘楠轻拍她的后背,好笑地说,“如果奖项被白音拿走了,我也许会郁闷几分钟,但是你拿走了,就像是我自己拿的一样。夏沫,相信你自己,你是非常出色的,虽然入行比较晚,但是也许有一天,你会比洛熙那小子还要红!”
“阿楠……” 尹夏沫胸口温热,她定定地望着潘楠,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 “千万不要说什么肉麻的话啊,”潘楠对她眨眨眼睛,好姐妹般亲昵地搂住她的肩膀,“我会很寒很寒的。” 尹夏沫低头笑了。 从珍恩之后,潘楠是第二个能够走进她心里的朋友。 忽然。 庆祝酒会的现场一阵骚乱,从左方乌压压冲进来一大群歌迷,大约竟有上百人之多,她们手里举着荧光棒、鲜花、礼物、各式各样写着所拥护明星的标语牌子,兴奋地尖叫着冲过来! 明星们惊呆了。 这种场合很少允许fans们进入的。 “洛熙——!” “阿洛——!” “洛洛!洛洛!我们爱你!” 歌迷们激动尖叫着冲到洛熙身边,将他紧紧包围在中间,纷纷伸出手去,大喊着要挥手,要把手中的礼物送给他,情不自禁地伸手想要摸摸他碰碰他! 场面一下子失控了起来! 颁奖会的保安们也冲进来想要把歌迷们拉走,但是狂热的歌迷们既然已经进来了,哪里还肯离开呢?保安们和歌迷们撕扯的时候,又有更多的歌迷洪水般冲涌进来,明星们顷刻间全部被包围住了,各个难以脱身。 “洛熙——!洛熙——!” “洛洛!!!” “我爱你!阿洛——!” “薇安!我们支持你!我们相信你——!” “永爱洛熙——!” “支持洛熙——!!” “蔷姐!我们心里只有你——!” “洛熙!洛熙!我们爱你!洛熙!洛熙!只爱洛熙!” …… 酒会现场充满了此起彼伏的呐喊声尖叫声,拥护不同明星的歌迷们拉开了阵营,声嘶力竭的大喊着,仿佛呼喊的声音大一些,她们对明星的拥护爱意就表达得更充分一些。 “阿楠!我喜欢你的歌!” “夏沫!《泡沫美人鱼》唱得太好听了!” “我买了三张《泡沫美人鱼》的专辑,一张自己拿来听,一张借给朋友听,还有一张用来收藏舍不得听!” “我也是!我也是!” “夏沫!我好喜欢你啊!” “阿楠,你以后的专辑我都会买的,我会一直支持你的!” “夏沫!祝贺你得到最佳新人奖!要继续加油哦!” 尹夏沫和潘楠的身边也挤来了歌迷,歌迷们兴奋地对她们欢呼,拿出本子让她们签名。尹夏沫微笑着为她们签名,这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接触歌迷,在她们的欢呼中,忽然觉得有种满溢的幸福,就像她是被需要的,她是被宠爱的。这一刻,她明白了为什么许多艺人一旦踏入娱乐圈就很难再离开。习惯了被众人拥护和喜爱,如果再失去,那种寂寞和孤独也许真的是难以承受的。 “哼!什么最佳新人!” 突然不知从哪里传出一声冷哼,歌迷们怔了怔,发现那冷哼是从旁边白音周围的fans群里发出的。 “黑幕!凭她也配得最佳新人?!” “不要笑死人好不好?!最佳新人应该是音音的!音音自己作词作曲,最具原创性最有才气!评委眼睛瞎了是不是!居然选这么一个花瓶当最佳新人!我们要抗议!” 白音的fans们愤怒地喊过来,其他明星的歌迷全都听得怔住了,明星们也诧异地面面相觑,向尹夏沫的方向看过来。 尹夏沫身子僵住。 她正在签名的手指顿在纸页上,托着签名本的小歌迷小心翼翼地偷看她,吐了吐舌头,想说什么又不敢。尹夏沫淡笑一下,镇静住心神,继续把名字签完。 尹夏沫身边的歌迷们担心她受到伤害,赶忙也大声骂回去: “乱说什么!夏沫获得新人奖是理所应当!” “就是!如果白音得到新人奖才是有黑幕!比乌鸦还黑的黑幕!” 这句话逗得酒会现场的明星们忍俊不住,其他歌迷们也都笑得前仰后合,白音的fans们顿时气得怒火中烧,尽量白音低声劝阻了几句,依然集体转头对着尹夏沫,同她的歌迷开始对骂。 “花瓶!唱得难听死了!” “白音唱得才难听!什么灵魂歌手!我看是鬼魂歌手!” “你们这些小洛莉小正太!没水准就不要出来丢人!白音的歌曲是艺术!什么泡沫什么美人鱼!恶俗!” “你们这群老变态!作怪就叫艺术啊!难听就叫高雅啊!回去抱着你们的老骨头进棺材去吧!” “花瓶?!我看她长得也不怎么样!” “一张狐狸脸!” “总比你们家白音那张老处女脸好看一百倍!” …… 双方的歌迷们对骂得热火朝天,尹夏沫试图劝阻她们,但是她们已经吵上了兴头,耳朵里根本听不进去任何声音。酒会里其他的歌迷们、明星们和记者们都听得呆住了,洛熙也从包围他的人群缝隙间向尹夏沫看过来。 这时,有歌迷低低地说: “其实……最佳新人奖应该颁给阿楠才对……” “是啊……” “我也觉得应该给阿楠……” 一些潘楠的歌迷们听这场争吵听得有点心烦气躁,忍不住低声嘟囔,渐渐地她们似乎也骚动起来。 潘楠眉毛一挑,对自己的歌迷们说: “你们喜欢我吗?” “喜欢!”fans们想也不想地回答。 “好,”潘楠搂住尹夏沫的肩膀,瞪向她们,眉宇间有种男孩子的霸气,“喜欢我就要喜欢夏沫,挺我就要先挺她,记住了吗?!” 歌迷们惊怔。 天哪,阿楠帅死了! “记住了——!” 歌迷们异口同声地喊,立刻加入了尹夏沫fans团的阵营,那边白音的fans团也已经联合了同样新人奖落选的上官晶晶、乔雅和沈川南的fans们,形成两大阵营对峙的局面。 庆祝酒会彻底混乱了。 乌压压的歌迷们,保安们拉出去一个歌迷涌进来十个歌迷,漫天的对骂声,记者们兴奋地摄像拍照。尹夏沫看着对峙的歌迷们群情激昂,一个个骂得横眉怒目,她处在风暴的中心,想阻止却无法阻止,想离开又无法离开,只有潘楠放在她肩上的手,给了她一些温暖。 她无奈地笑了笑。 也无所谓,世间原本如此,不是自己该得的东西,得到了,就必然要付出代价。 诡异地—— 愈演愈烈的对骂声突然消失了! 仿佛就在一秒钟之内。 漫骂声消失无踪。 尹夏沫转身看去,只见人群鸦雀无声地分开一条道路,洛熙正信步向她走来。恍若有淡淡的白雾,他眼角含笑,性感又魅惑,有种浪荡少年的邪气,偏偏美如樱花的唇角又透出一抹直逼人心的纯真。 他安静地走来。 望着他。 两旁所有的歌迷都忘记了语言。 洛熙走到尹夏沫面前。 微笑。 优美如春夜的樱花雨。 他用手中的酒杯轻碰她握在指间的酒杯。 “叮——” 酒杯发出清脆的响声。 “祝贺你获得最佳新人奖,”洛熙凝视她,温柔地说,“刚出道的你也许还有不足,但是明年,我相信你的进步一定会让所有的人震惊。” 方才参与辱骂尹夏沫的歌迷们绝大多数也是洛熙的fans,见他出面为她撑腰,霎时好像蔫了一样,再也骂不出口。尹夏沫和潘楠这边的fans们得意极了,原本想要趁胜追击,但是洛熙就在面前,那些难听的话又不好意思说出来,也只好安安静静地闭嘴了。 尹夏沫凝望着他。 忽然,她的眼底轻轻闪过一抹泪光,方才的坚强淡定,在他面前忽然就像玻璃壳一样碎了,委屈涌上来。 她并没有做什么,这个新人奖并不是她所争取的,如果是她自己的行为需要付出代价,那她毫无怨言。凭空而来的事情,伤害了她的朋友,也让她承受无妄的口舌,虽然命运向来诡谲,她也习惯了,然而总是并不甘心的。 洛熙悄悄地对她摇头。 她轻吸口气,镇静下来,微笑着将泪光收起。潘楠此时也松开了搂住她的手臂,对洛熙偷偷做个鬼脸。 “你的酒呢?”洛熙正欲将酒饮尽,却发现夏沫的酒杯是空的。他一笑,说,“也好,我今晚正带了支香槟来,送给你好了,算是为你庆祝。” 说完。 他拉着尹夏沫的手,从乌压压的歌迷群中,微笑着离开,没有理会歌迷们张大的嘴巴,没有在意远处僵立的沈蔷,更加没有在乎其他明星和记者们目瞪口呆的神情。 就这样。 两人离开了庆祝酒会。 一分钟后。 “啊——————!!!!!” 大厅里的歌迷们从呆滞状态清醒过来,发出一声声尖叫,也分不清楚究竟是因为近距离接近洛熙而兴奋,还是因为洛熙对尹夏沫的关切而深受刺激。 ****** HBS为洛熙准备了专属的休息室,装修精致华丽,而普通的艺人们是七八个人共用一间大休息室。 休息室的门刚关上。 洛熙就一把从身后抱住了尹夏沫,他把头埋进她的颈项间,紧紧抱着她,低喃说:“今晚第一眼看到你,就恨不能走到你的身边,象这样紧紧抱住你,把你揉进我的身体里。” 他的唇息呵在她的肌肤上。 灼热滚烫。 尹夏沫只觉有股战栗从她的脖颈传到血液,麻麻地,又从血液钻进她的心底。 “怎么办呢?”洛熙呻吟着从背后抱着她,吻着她耳后的肌肤,“好像真的已经中毒了,明明是昨晚还见过你,可是就像看不够你,想要时时刻刻同你在一起。” 尹夏沫抚住他揽在她腰腹间的双手。 闭上眼睛。 她轻笑着叹息: “我没事。刚才的事情我很快就会把它忘记。” 他是怕她难过,才故意这样亲昵地想要分散她的注意力吧。只是,她并没有那样脆弱,与过去相比,这点难堪轻微得甚至无需去在意。 “喂!” 声音里**恼意,他收紧双手,她腰腹间的肋骨顿时生痛,闷哼一声,她忍不住侧头去瞪他。他却也正恼怒地瞪着她,似笑非笑,眼眸深处满满的感情让她的心跳猛然停住。 “可恶!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对你说这些,为什么要把话题扯开,”洛熙负气地说,越想越恼,张口咬住她的耳朵,“那种愚蠢的对骂谁会在意,又不是傻瓜。下次再遇到这种事情,你也不用傻傻地承受,直接让那些大喊不平的人去找颁奖礼的组委会,奖是他们颁的,理由自然他们最清楚。这世上哪有什么绝对的公平,甲之熊掌乙之砒霜,在她们看来你不如白音,在我看来十个白音加起来都比不过你的一根手指头。” “你说话有点刻薄。” 她想笑,分明知道他的话只是在宽慰她,并未完全公道,但是听到心里竟温温热热说不出的受用。 洛熙望着她的笑容,屏息。 刚才酒会里的她神情淡然镇静,而身体却微微僵硬。深知她是坚强的,就算风暴再强烈十倍她也未必会被打倒,可是那样的她却让他心痛极了。此刻,她的身体终于温暖柔软下来,靠在他的怀里,他抱着她,忽然生出一种蛮横的念头。 让时间停止吧。 让他和她就在这一刻死去吧。 夜色深沉。 两人的呼吸很轻,仿佛是甜蜜的,他温柔地从背后拥着她,休息室的地板上,两人的影子重叠成一个。 “夏沫……” 洛熙的身子滚烫滚烫,他美丽的眼眸里弥漫起氤氲的雾气,亲吻着她洁白的耳垂,喊了她一声,又没有说下去。 “……嗯?” 自己声音里那种陌生的沙哑,让她也暗自吃惊,脑袋昏昏的,他的亲吻令她的脚趾似乎都酸麻了。 “夏沫……” 洛熙又喃声唤她,尹夏沫在他怀里,侧仰起脸看着他,她两颊晕红晕红,眼睛如露珠般莹亮。他心中情动,忍不住又吻上她的面颊,低哑地说: “……同我住在一起,好吗?” “……?” 她恍恍惚惚地没有听懂。 “我们……同居吧……”他的呼吸滚烫灼热。 她讶然地睁大眼睛,他却又密密麻麻地吻着她的面颊和耳朵。她被他吻得无法思考,恍若不由自主地旋转着,眩晕着,陷入一个充满强烈的罂粟香气的漩涡。在理智的沦陷中,她吃力地用最后一丝清明思考,怔怔地,缓慢地思考。 “咚咚!” 好像有声音。 尹夏沫听到了,她挣扎着转头向休息室的门看去,好像是敲门的声音。而洛熙正吻得情热,她转头的角度恰好使得两人的双唇碰在一起,他低声呻吟,用力吻住她,这个吻浓烈而灼热。 于是—— 两人再听不到任何声音。 这世上只剩下那甜蜜诱惑如中毒般的**漩涡。 “砰————!!!” 一声巨响! 门愤怒地撞击在墙壁上! 空气中仿佛结了冰。 彻骨的寒意。 从门口处如风雪般席卷过来! 洛熙和尹夏沫吃惊地向门口望去。 只见欧辰愤怒僵硬地站在那里,他嘴唇煞白,望着依偎在一起的那两人,深黯的眼底似乎有痛苦的火焰在燃烧。站在那里,他就像一座孤独的冰雕,寒冷彻骨,紧抿的嘴唇却透出无比的怒意。 尹夏沫惊怔。 她下意识地想离开洛熙。 肩膀一痛。 洛熙的手指紧紧箍住她,仿佛她是他沉溺前的最后一块浮木,哪怕抓得她坏掉,也绝不松手。她吃痛地侧头看他,错愕地发现他的眼底充满了脆弱,除了脆弱,还有寂寞、紧张和害怕失去的恐惧。 等她再看向欧辰的时候,欧辰已经站在她的面前。 他神情冰冷。 然而冰绿的瞳孔里有着难以克制的愤怒。 一张张微黄的照片从她眼前晃过,然后如落叶般轻飘飘地落在地上,她看到了照片中的画面,强烈的窒息感抽紧她的喉咙。 “你骗我!” 欧辰的声音里透出冰冷的恨意。 “尹夏沫,你是我的!”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