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作者明晓溪 全文字数 14950字
“是真的吗?!” 几天之后,珍恩在晚上收工以后冲到尹夏沫的家里,又兴奋又吃惊地喊。尹夏沫正戴着耳机在客厅巴掌大的空地上练舞,她已经足足练了四个小时,身上的汗水将T恤浸得湿透。见到珍恩过来,她赶忙摘下耳机,拉珍恩到她的卧室说话。 珍恩不好意思地捂住嘴巴:“对不起,我忘记小澄马上就要高考,喊得太大声了。” “他功课很好,不用担心。” 尹夏沫摇头笑着说,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仰头一口气喝了下去,跳舞几乎把她体内的水分全部消耗掉了。 “啊,小澄知道你在努力当歌手出唱片吗?”珍恩忽然想到这个问题。 尹夏沫望着手中空空的水杯,怔了怔:“我没有告诉他,等他考试完再说。” “如果他反对呢?” “……” 这时,房门被敲响。 尹夏沫打开门,是尹澄站在外面,他手里端着一个塑料托盘,托盘中有两杯果汁和几小碟零食。 “哇,小澄你太贴心了!”珍恩幸福地喊,冲过去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你很高兴珍恩姐姐来,对不对?你最喜欢珍恩姐姐,对不对?” 尹澄非常礼貌地微笑,不着痕迹地从她的双臂间闪躲出来。尹夏沫接过托盘,对他说:“你去复习功课,不用分心这些事。” “好。” 尹澄离开了,轻轻帮她们把门关上。 珍恩感叹:“夏沫,你有福气啊,太有福气了,全世界最有福气的就是你了!”呜,她忍不住又开始第三百二十七次的强烈嫉妒! 尹夏沫递给她果汁:“小澄也把你当姐姐来看啊。” “姐姐……什么姐姐……我只不过比小澄大四岁而已,”珍恩白她一眼,“往后你让小澄不要再叫我‘珍恩姐’,直接叫我‘珍恩’,这样才亲密嘛。想想就令人陶醉,‘珍恩’、‘珍恩’、‘珍恩’,简直要幸福死啦!”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讨论小澄?” “当然!……不是!”珍恩终于想起她来的目的,两眼放光地凑上来,兴奋地说,“听说洛熙帮公司的新人宣传造势?是真的吗?洛熙真的会来吗?” 尹夏沫怔住。 她的手指无意识地捏紧玻璃杯,里面的橙汁轻轻晃动。 “是这样对我们说的。” 她声音很轻。 珍恩忽然觉得不对劲,奇怪地打量靠着床头发怔的尹夏沫。 “你为什么这么冷静啊!” “嗯?” “你不兴奋吗?不激动吗?是洛熙哎!在中学他就已经那么迷人,简直迷死人不偿命,又温柔又优秀,你知道有多少女生暗恋他啊……” 尹夏沫笑一笑。 “天哪,真的是洛熙!真的是洛熙啊!我要死了!啊——!天哪!我一定会死的!马上就要死了!居然是洛熙!洛熙!洛熙!”珍恩越说越兴奋,忍不住跳起来,在夏沫的床上蹦来蹦去,高兴地手舞足蹈。中学的时候她就非常迷恋洛熙了,但是喜欢洛熙的女生那么多,她连表白的机会都没有。 珍恩感叹地低喊: “如今的洛熙就更迷人了,就像光芒万丈的太阳!他的俊美,他的性感,他的眼神,他的微笑,他的歌声,他的电影……所有的女孩子都爱慕他,所有的女人都迷恋他,他仿佛是遥不可及的神话,有时候,我真不敢相信我曾经和他同校过。最幸运就是你,夏沫,你竟然跟洛熙共同生活过呢!” 窝在角落打盹的黑猫不知什么时候醒了,“喵”一声,跳到床上钻进尹夏沫的怀里。她慢慢抚摸着黑猫的身子,眼底渐渐沉积出一种奇异的神情,仿佛可以看见庭院里淡淡的白雾,盛开的樱花树,微凉的青石台,月光中拨动吉它琴弦的晶莹手指,美丽得象妖精般的少年。 “说话啊!” 珍恩用手在她面前晃,困惑她突然灵魂出窍地发呆。 “嗯?” 尹夏沫回过神来。 “当年为什么洛熙会突然从学校消失呢?到底发生了什么啊?为什么每次问你,你都不说呢?还有,为什么你对洛熙表现得这么冷淡呢?”珍恩抱怨说。要不是夏沫对小澄和她总是那么好,她简直都要怀疑夏沫是冷血人。 “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什么意思?” “过去很久的事情就没有太多的意义了。” “听不懂。”珍恩沮丧地说。 “我们只要努力做好现在的事情就可以了。”尹夏沫微笑,黑猫懒洋洋地在她怀里重新睡去。 “唉,好吧。反正你总是这样,洛熙的事也不说,少爷的事也不说,就像闷嘴葫芦,让人郁闷。”珍恩狠狠瞪她,终于放弃地转变话题,“说说你的歌手生涯吧!” “我不是歌手。” “怎么会?不是已经开始正式培训了吗?” “连我在内一共有五个女孩子,公司只会从里面挑选出来两个人正式发片。” “啊?”珍恩怔住,想了想,又问,“她们几个实力怎么样?” “非常出色。” 通过这段日子的集中培训,她对四个女孩子都有了大致的了解。娃娃脸的女孩子叫可欣,模样甜美,声音也甜美;冷艳的女孩子叫黛茜,天生妩媚舞姿动人;身材丰满的女孩子叫魏茵,音质十分出色;潘楠应该是四人里面最优秀的,她身材高挑修长,不施脂粉,眉宇间爽直开朗,无论歌声和舞步都带着男孩子般的帅气。 “你跟她们比起来呢?”珍恩紧张地追问。 尹夏沫抚摸着黑猫,眼睛里有笑意:“第一次上完声乐课和舞蹈课,两个老师都问了我同样的问题。” “什么问题?” “他们问我,‘你是怎么进来的?’” “天哪!”珍恩惊呼,“那你怎么回答?” “我说,我敲门进来的。”尹夏沫调皮地吐吐舌头。 “见鬼!我才不信!”珍恩大翻白眼,以夏沫的性格,铁定是在哄她玩,打死她也不相信夏沫会这么无厘头地跟老师说话。 “呵呵,骗你的。”尹夏沫轻笑。 “切!就知道!”珍恩好奇地问,“那你当时究竟是怎么回答的呢?” “我什么也没有说。” 尹夏沫轻轻将黑猫放到床上,望着它安静的睡容,她的眼底有种淡淡的神情。她会永远记得两位老师不解和嘲弄的疑问,会永远记得魏茵、黛茜、可欣投向她的异样眼光,而那时的她没有任何资格回答这个问题。她深知,解释的言语没有丝毫用处,只有加倍的努力,只有她的表现,才是将来最好的回答。 珍恩凝视她。 “如果做歌手实在很辛苦的话,那就和我一起继续打工,虽然钱少一点,但是也很快乐啊。夏沫,我永远支持你!” 她笑得满脸灿烂。 尹夏沫心底温热一片:“谢谢你,珍恩。” “谢什么啊!”珍恩眼珠转转,嘻笑着说,“不如你告诉我,有可能再见到洛熙,你真的一点感觉也没有吗?” 尹夏沫又怔住。 她良久良久没有说话。 ****** 优美修长的手指。 一张传真纸页。 阳台的白色摇椅中,夜幕洒下淡淡星光,纸页上的字迹看不清楚,手指却依然留恋在上面。淡雅如雾的星光里,优美如樱花的嘴唇,细致如美瓷的肌肤,摇椅中的他宁静地望着那张纸,仿佛希腊神话中望着水仙花死去的美少年。 “他怎么了?” 经纪人乔站在落地窗旁边,困惑地问洛熙的助理洁妮。自从一个星期前接到sun演艺公司的传真,洛熙就变得非常古怪,不仅答应帮忙为名不见经传的新人造势宣传,而且开始经常地默默出神。 洁妮看着阳台上的洛熙。 她跟了洛熙已经整整两年,也是第一次见到他如此反常。不过,她没有乔那么吃惊,因为她看过那页传真,在上面看到了一个曾经非常熟悉的名字。她知道洛熙为什么忽然好像迷失了一般。 “你好像知道些什么?” 乔打量洁妮,不明白她为什么微笑起来。 阳台上,洛熙也轻笑起来。 他的笑容里带着些孩子气,也带着些微的恶意,就好像想到什么有趣的恶作剧。站起身来,洛熙走进屋里,对乔说:“联系一下sun公司,我想去看看他们新人的训练情况。” “什么?!” 乔瞪大眼睛。别家公司培训新人有什么好看的! ****** 上午,阳光灿烂。 舞蹈排练厅。 阳光照在四周环绕的镜面墙壁上,刺得人睁不开眼睛。音乐放得声音很大,在空旷的房间里回荡。女孩子们跳舞中流下的汗水滴落在木质地板,一不小心脚下就会微微打滑。 “1、2、3、4、5、6、7、8!” “2、2、3、4、5、6、7、8!” 舞蹈老师阿森随着音乐的节奏大声喊着,在五个女孩子前面领舞,边跳边从镜子里观察她们的动作。 女孩子们已经练习了整整两个小时。 她们每个人都满脸汗水,面颊白里透红,舞步充满青春活力,看起来一个个可爱漂亮极了。只是她们急喘起伏的胸口和越跳越低的双腿,显示出她们太累了,再不休息,她们真的就要累得晕倒了。 这时。 可欣“扑通”一声坐倒在地板上,她拼命喘气,汗流浃背,练功服全都湿透了。她其实并不想熬不住坐下来这么丢人,可是,她实在跳不动了! 紧接着,魏茵也不支倒地! 黛茜看看可欣,又看看阿茵,她的双腿也在颤抖,她的身体也在颤抖着要求休息,她也好想躺在地板上啊。可是,她咬牙又看看身旁的潘楠和尹夏沫,她们竟然看起来没有任何疲倦的迹象,精神得仿佛一点也不累。 不行! 她和可欣、阿茵是通过正式选拔,从几百人中脱颖而出的,怎么可以输给这两个靠关系挤进来的人! 死了也不能倒下! 黛茜咬紧牙关,努力坚持住,跟随阿森继续跳舞。 “你们看好谁?” 练功房的外面,透过敞开的大门,采尼用手托住下巴望向里面的女孩子们,手指上的红宝石戒指,眩得Jam和雅伦一阵眼花。 “潘楠很不错。”雅伦说,“她非常有个性,帅气,虽然歌声有点平,不够出挑,但是胜在自然。而且她的外貌……” “是最流行的中性美。”Jam同意地附和。 “没错。”雅伦继续说,“她看起来象男生一样,有十足的帅劲,你们看,她的舞步也干脆利落决不拖泥带水。如果她发片,吸引到的不仅有男性群体,而且会有相当一部分是女孩子。” 采尼瞟一眼Jam: “所以她虽然没有经过选拔,你也直接推荐进来了。” “如果潘楠来参加选拔,也会被选入的。”Jam的神态略有些不自然。 采尼点头。 “其他的女孩子呢?” “可欣嗓音甜美可爱,个子小巧玲珑,模样也甜美可爱。只是,”雅伦和Jam互相交换下眼神,“她的个性不够突出,虽然各方面平均水准都不错,但是哪一方面都没有足以令人吃惊的表现。” “魏茵的歌声是五个人里面最好的,可惜她不太漂亮,身材和气质也都普普通通。”Jam遗憾地说,“要成为明星,歌艺虽然重要,但是容貌的吸引力也同样重要。” “好,接着说。” “至于黛茜……” Jam有些犹豫,再次向练功房里看去,只见黛茜累得好像跳不动了,但是她扭头看看旁边的潘楠和尹夏沫,又继续咬牙跳了下去,她脸上全是汗水,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 “她跟可欣的情况有些类似,各方面都不错,但是各方面都不是非常突出。”Jam想了想,接着说,“不过,黛茜这女孩子有股狠劲,是可欣和魏茵比不上的。” “最近各公司都想趁暑期档捧出自己的新人,她们一旦发片,竞争会很激烈。市场很难讲,未必美女就会讨好,未必歌声出众就会讨好,也未必有个性就会讨好。选新人出片,就像压宝一样,谁也不敢说哪个就能红,哪个又像泡沫一下子就不见了。”雅伦叹息,每年几乎都有上百个新人出道,真正能够留下来的又有几个。 “她呢?” 玫瑰造型的红宝石戒指直直指向正在跳舞的尹夏沫。 阳光从练功房的玻璃照射进来,投在四周的镜子上,白花花的亮光,炫目而刺眼。音乐回荡在房间里,阿森在前面领舞,她的眼睛紧紧地望着老师,望着老师的每一个动作,认真聆听每一个节奏。 她的神情专注。 她的动作轻盈。 她没有去看身边的任何人,没有注意到可欣和魏茵已经累得瘫坐在地上,没有注意到黛茜屡屡瞪过来的气恼的眼神,她的全部精神集中在老师的舞蹈上。 她的额头微微有些薄汗。 晶莹的汗珠从她额头滴落下来落在她的睫毛,她跟着老师360度转身,汗水被甩落,她甚至没有抬起手背去擦拭一下。 “为什么你们漏掉了她?” 采尼盯着尹夏沫,戴着红宝石戒指的手指慢慢地抚摸自己的下巴。 “她……” Jam和雅伦面面相觑。 “怎么?”采尼有点诧异。 “她叫尹夏沫,不是通过选拔进来的。前几天黛茜她们来找我抗议过,说为什么象尹夏沫这种既不会唱歌也不会跳舞的人竟然有资格同她们竞争发片的机会。”雅伦说。 “既不会唱歌也不会跳舞?” “……是的。”雅伦苦笑,“声乐老师吉米和编舞老师阿森在第一次接触过她们之后,也问过我,她是怎么进来的,没有经过丝毫训练,没有丝毫基础。” 采尼看向Jam: “你让她进来的原因?” Jam尴尬地说:“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你们也知道薇安和淑儿的情况,潘楠是薇安推荐来的,淑儿就坚持推荐夏沫,当时也是没有办法。最多不给她发片就行了。” “又是她们。”采尼皱眉。 “第二,你们再观察一下夏沫,她有些地方跟普通女孩子很是不同,引起我的注意。” Jam远远望着她,采尼和雅伦跟随他的目光望过去。 “她非常美丽。” 采尼很满意。即使在娱乐圈,这女孩子的美丽依然可以引人注目。 “她很美丽,而这种美丽她是不自觉的。你们看,她跳舞的时候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似乎有些冷漠,但是她的这种冷漠,却偏偏可以引诱别人想一直一直看下去。”雅伦赞叹地说。 “是的。以前在她做淑儿助理的时候,工作很认真专注,从不东张西望左顾右盼,但是就算她坐在角落里安静地等淑儿,从她身边路过的人也都会忍不住再三地回头看她。” “她体力很好!”雅伦吃惊地发现,“黛茜已经完全跳不动了,潘楠的动作幅度也在减小,可是她的肢体和动作看起来还是十分到位和协调。只要多练习,将来舞蹈应该不是什么障碍。” “她唱歌有多差?”采尼沉吟着问。 “其实,她并不是差不差的问题。她的音质很好,节奏感也很好,只是……” “什么?” “好像只要唱歌,她就会紧张,声音发僵。虽然吉米试图让她放松,她自己也很努力要放松,但是她的歌声总是僵硬,非常不自然,让人听了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Jam无奈地说。 雅伦摇头:“是这样,我也听过几次。” 采尼沉默半晌。 过了一会儿,他终于说:“再多给她们一些训练的机会,挖掘一下她们的潜力,然后再来仔细观察她们,或者索**给市场自己去选择。” “你是说……”雅伦一惊。 “嗯,很好的主意。”Jam赞成地点头。 另一边。 阿森终于将音响关掉,自己走到一边喝水擦汗,也让女孩子们自由休息。黛茜立刻累得瘫倒在地板上,摊开四肢,她闭上眼睛,连喘气的力气都快没有了。可欣和魏茵凑过来,笑呵呵地赞美她舞跳得好棒,她闷哼一声,心里明白今天这场输给潘楠和尹夏沫了。 潘楠弯下腰,双手扶在腿上,慢慢呼吸,调整她疲累的身体。 有人影走过来。 一瓶矿泉水送在她面前。 潘楠一怔,认出来那正是她跳舞前放在窗台上的矿泉水,连忙感激地接过来:“谢谢。” “不客气,顺便而已。” 尹夏沫微笑。 她手里还抱着四瓶水,接着走向可欣她们那里,把她们的三瓶水各自递给每个人。可欣不知所措地连声称谢,魏茵也默默接下,只有黛茜翻了个白眼,装作没有看见,尹夏沫静静把水放到她的身边。 尹夏沫走到窗边,她小口小口地喝水,让水慢慢地一点一点流淌过她的喉咙。 “为什么喝这么慢?” 潘楠也走过来,在她身边好奇地问。 尹夏沫扭过头来看她: “慢慢地喝水,身体才会吸收得更好。” 潘楠试了试: “有道理。好像这样喝,比大口地喝更加解渴。” 尹夏沫看到她的眼睛,很清亮的女孩子,跟薇安的跋扈和嚣张截然不同。 “你的体力很好。”潘楠友善地说,“很少见到女孩子能像你一样,跳完两个小时的舞也不气喘。” “你的体力也很好,而且跳得很好看。” “我以前经常在音乐酒吧和舞厅驻唱,很多时候都需要长时间唱歌跳舞,已经习惯了。”潘楠问她,“你呢?” “我打了五年工。”尹夏沫微笑,“几乎每天都从下午五点工作到凌晨两点,只是跳舞几个小时不算很辛苦。” “怎么还没有来?” 采尼不安地看着镶满宝石的腕表,又焦急地向走廊的尽头张望。洛熙的经纪人昨晚打来电话,说是洛熙要来看看新人们的培训情况,以便将来的良好合作。约好的时间是上午十点半,他带着Jam和雅伦早早就等在这里,可是洛熙却迟迟未到。
“需要我跟乔确定一下吗?”Jam问,不要是洛熙临时改变打算了才好。 “再等等。” 采尼不敢冒然去催促洛熙,万一洛熙有所不悦,致使公司新人的宣传造势计划搁浅,损失就太大了。 潘楠深深凝视尹夏沫:“你知道吗?” “嗯?” 她伸出手给尹夏沫: “我觉得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尹夏沫微怔。 然后她笑了笑,握住潘楠的手: “谢谢你愿意跟我做朋友。不过,我很慢热,成为朋友往往需要很长的时间。” “我会加油的。” 两个女孩子的手握在一起。 她和她同时都微笑了。 阳光里。 两个女孩子愉快地站在窗边谈话,一种友情和默契慢慢地在她和她之间产生。 忽然。 “来了!” 从练功房敞开的大门处传来一阵兴奋的呼喊,女孩子们诧异地望过去,赫然发现采尼、Jam和雅伦竟然在外面!黛茜她们顿时从地板上跳起来,忙着整理头发和衣服,慌乱地不晓得刚才自己的狼狈样子有没有被看到。 尹夏沫和潘楠也望过去。 只听得外面的走廊里响起热烈的说话声音,好像是有什么人来了,采尼他们赶去迎接。阿森也走了出去,紧接着,很多脚步声由远而近地传来,大约有六、七个人的模样。 首先进来的是采尼。 手指上的红宝石戒指熠熠闪光,他挥动着右手,热情地介绍说:“这就是我们公司的练功房!新人们就在这里训练!今天她们有机会得到你百忙中抽空来亲自调教,真是天大的福气哦!” 没有声音。 没有任何声音响应采尼激动兴奋的介绍。 有脚步声。 然后。 练功房里所有的女孩子都仿佛被惊雷劈中了! 当洛熙走进来的那一刻。 窗外的阳光忽然不再灿烂,四周的一切忽然黯淡失色,因为世间所有的光芒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那光芒恍如是从洛熙的体内迸射而出,无比明亮,美丽刺眼得令人眩晕。 就像龙卷风。 洛熙的美丽如同热带风暴般强烈得可以摧毁一切。 又像淡淡的白雾。 洛熙美丽得已经让人看不清楚他究竟是怎样的美丽。 魏茵尖叫,高音险些将天花板震裂,她又急忙捂住嘴,身子不停地颤抖。可欣双腿一软,直挺挺向后面昏厥过去,黛茜手忙脚乱地扶住她,眼睛却半秒钟也不舍得从洛熙身上离开。 潘楠也怔住了。 尹夏沫静静站在窗边,明亮温暖的阳光里,望着洛熙,她的耳膜轰轰作响,体内的血液忽然流淌得非常缓慢。 洛熙回头轻笑着对采尼说: “女孩子们都很优秀。” 这是采尼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跟洛熙接触。虽然曾经在某些场合远远地见过他,在电影、电视和报纸上见过他,知道他的美丽属于惊心动魄的那种类型。可是,当洛熙真真切切地对他轻笑的时候,采尼就像当头被狠狠揍了一拳,眼前金星乱冒,胸口有血气喷涌,窒息得半天都说不出话。 “是,是。”雅伦赶忙接话,心里暗自诧异采尼怎会如此失态。“她们都是公司经过层层选拔精挑细选出来的,希望在您的提携下她们能有好的成绩出来。” 洛熙微笑。 他再次望向面前的这些女孩子们。 目光轻轻落在尹夏沫身上,洛熙的唇角勾起抹奇异的笑意,他望着她海藻般的长发,望着她琥珀色淡漠的眼珠,望着她略显苍白的面容,望着她丰盈润泽的双唇。 望着她。 他的眼神渐渐变得幽暗。 “她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势,也有各自的不足,到时候还需要您帮我们判断一下。”Jam也客气地说。 “采尼,知道我为什么会来帮忙吗?”洛熙忽然伸出胳膊搭在采尼肩膀上,象多年好兄弟一样,亲密地对他说。 采尼受宠若惊: “为什么?不管什么原因,你如此照顾我们公司……” “她们中间有我的一位故人。”洛熙拍拍他的肩膀,打断他,笑着说,“以前我欠过她的恩情,如今是我回报她的机会了。采尼,你也要帮我多照顾她啊。” Jam和雅伦这才恍然大悟,难怪鲜少与其他艺人合作的洛熙在看了传真过去的新人备选名单之后竟然会破天荒地答应下来。原来是这样。乔站在洛熙身后,他看了看洁妮,发现她正望向那些女孩子,一贯温柔内向的她,此时居然神情有些异样。 采尼立刻满口答应:“没有问题!没有问题!”说着他连忙拍手,让女孩子们走过来,热情殷勤地对洛熙说,“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不知道她是……” 明亮宽敞的练功房。 阳光明晃晃地照射在四周的镜面上。 五个女孩子站成一排。 可欣、魏茵、黛茜惊喜交加地互相看着,希望洛熙口中的朋友就在她们三人之中。潘楠微笑,有点毫不在意的模样。尹夏沫静静地站着,她的背脊有点麻麻的刺痛,神情却看不出是慌张还是喜悦,仿佛洛熙是初次相见的陌生人。 洛熙的嘴角勾出神秘的笑容,他向女孩子们走过去,空气里顿时弥漫出一种最佳女主角即将诞生的紧张、不安和期待的气氛。采尼、Jam、雅伦、乔都好奇地跟随着洛熙的视线。 他从可欣的面前走过去。 他对魏茵笑了笑,又走了过去。 他直接走过黛茜。 三个女孩子不约而同露出失望的眼神。 然后。 洛熙站到尹夏沫身前。 他停下来。 凝视她。 如此近的距离,他深深凝视着她,眼底有灼热而深沉的感情。慢慢地,他对她伸出手指。尹夏沫微怔,她本能地想要躲闪开,他却仿佛早已预料到,手指紧紧地箍住她的下巴! 阳光从窗外洒进。 他抬起她的脸。 她的面容晶莹动人,光芒闪耀在她挺秀的鼻梁。她也凝视着他,目光淡淡的,深邃的,在他的指间,她的脸恍若绽放光芒的宝石。 两人彼此凝视着。 时间和空间仿佛全都凝固了。 洛熙的手指微微捏紧她的下巴。 她痛得微微皱眉。 他终于满意地松开了她,在众人惊诧和怀疑的视线里,他似笑非笑地对她说: “我是洛熙。” 尹夏沫略怔,她的嘴唇动了下。 洛熙从她面前走了过去。 采尼他们相视而笑,大约是夏沫的美丽引起了洛熙的兴趣吧。洛熙在圈里是超有名的桃花命,喜欢逗弄女孩子,也有无数的女孩子如飞蛾扑火般扑向他的身边。 洛熙对潘楠张开双臂,笑: “阿楠!” 潘楠也爽朗地笑起来,伸出双臂,两个人拥抱在一起,大笑。她一面捶他的背,一面笑着说:“臭小子!三年没见,还是喜欢装神弄鬼!”说着,她也对后面的洁妮挥手,“Hi!好久不见!” 洁妮对她微笑招手。 潘楠居然是洛熙的朋友!! 黛茜她们眼前一黑,就像原本布满荆棘的道路上又凭空出现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她们没有心情再去听潘楠和洛熙如老友般熟悉地叙旧,失落地纷纷散去。 尹夏沫低下头。 她望着木质地板上,阳光一圈圈地晕开,她凝神调整呼吸,让脸上的表情变为空白。接着,她也转身离开。 有人挡住她。 她抬头看去,只见是一个温柔娇小的女孩子,薄薄的单眼皮,笑容有点羞怯。 女孩子对她恭敬地鞠躬。 “我叫洁妮。” 尹夏沫有些错愕:“你好。” “我叫陈洁妮。” 女孩子期盼地望着她,好像在期待她能够想起些什么来。 ****** 上午接下来的舞蹈训练潘楠没有参加。洛熙和潘楠几年未见,自然有很多话想说,采尼也自然愿意做顺水人情,很爽快地就同意她和洛熙离开。随后采尼、雅伦、Jam也走了,练功房里只剩下阿森和四个女孩子。 音乐依旧很响。 气氛却变得很沉闷。 可欣和魏茵无精打采地跳舞,好像魂魄被抽走了一般,几乎所有的动作都跳不到拍子上。黛茜跳了大约半个小时,向阿森请求说身体不舒服,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发呆。只有尹夏沫聚精会神地认真跟随阿森跳舞,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下午,潘楠没有回来。 练功房里面的气压更低沉,可欣、魏茵和黛茜开始讨论潘楠和洛熙究竟是什么关系,她和他现在在做什么,潘楠会不会因为洛熙而直接取得正式发片的资格。越说越难过,可欣坐在地上嘤嘤地哭泣起来。黛茜冷笑说,这世道根本不是只靠实力就可以脱颖而出的。 尹夏沫默默地在旁边练舞。 阿森见她们三个实在无心跳舞,索性早些解散放她们回去。黛茜她们郁闷地离开了。等到阿森去完洗手间回到练功房收拾东西的时候,竟然发现尹夏沫正随着音乐练习舞蹈。 她跳得十分认真。 空旷的练功房里她孤单单一个人,轻盈自信地舞着,最初跳舞时的稚嫩和僵硬已渐渐消失,不知何时,她恍然已蜕变成高雅美丽的天鹅。 阿森眼睛一亮,走进去开始单独指导她。 夕阳如醉。 晚霞满天。 尹夏沫终于离开练功房。 她走出公司,向公交站牌走去,啊,真的有些累了,双腿酸得轻轻发抖。但是她却克制不住心里的高兴,就在刚才,阿森老师第一次肯定了她,说她的进步超出他的预料,他为自己最初对她的嘲笑感到抱歉。 啊—— 她深深呼吸。 那么那么开心,有种冲动让她想孩子气地大喊出声。对了,她要马上回家,虽然不可以告诉小澄她试图踏入娱乐圈,可是她的开心还是想要跟小澄分享! 她笑着朝向公交站牌走去。 “叭——” 汽车喇叭响起。 一辆白色的法拉利开到她的面前,车窗缓缓摇下,洛熙眼神如暗夜迷雾般斜睨着她,像是在欣赏她惊愕的模样。 然后,他打开车门,走出来。 晚霞的天空下。 他绝美的面容,浅蓝细格的衬衣,手腕处松松挽起,简洁略带华美,又有几分说不出的性感,就像参加完豪华夜宴后刚刚将晚礼服随手扔掉的王子。 洛熙微笑着站在她面前。 仿佛已经在车里等了她很久很久。 “嗨。” 他低哑地唤她。 眼珠乌黑迷人。 尹夏沫已经从惊愕中平静下来。她望着他,他笑得似乎漫不经心,然而却有种凌人的窒息感从他身上透出来。一时间,她不知道那是否是种错觉,她隐约可以察觉到他眼底幽深的恨意和捉弄。 “你好。” 她平静地对他微笑。 法国餐厅。 白底红格的田园风格桌布,锃亮的银质餐具,细颈花瓶里插着一只白玫瑰,红色的沙发椅,小提琴手拉出浪漫热情的曲子。 客人不多。 旁边有绿色植物掩遮,位置十分僻静。 洛熙和尹夏沫对面而坐。 他的眼神淡淡如晨间的白雾,望着她: “我是洛熙。” 她眼珠澄静,回望着他: “我记得你。” 他叹息: “那么,见到老朋友只有这样而已吗?” 她伸出手,微笑: “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 洛熙握住她的手,她的手掌温热,他的手掌微凉。他凝视着她,乌黑如玛瑙的眼珠里有种深刻的感情,将她的手握进他的掌心,紧紧的,很长时间没有放开。 “你知道吗?”他嘲弄地说。 “……?” “我以为你会忘记我。当时你对我说,你不会再想起我,所以我以为,你真的已经完全将我遗忘了。” 她的手指抽紧。 他的声音那么轻而脆弱,让她险些想要告诉他,她没有忘记他。然而,他唇角嘲弄的弧度,又让她的身子重新充满警惕。 她笑一笑: “你不是能够轻易被忘记的人。” 说着,她试图不着痕迹地把手从他的掌心抽出来,谁料他却恶作剧似的握得更紧些。 “我恨过你。”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恨你为什么一点挣扎也没有,就决定把我送出国,好像我是不再有趣的玩具。” “洛熙……” “可是,我如今很感激你。如果不是你把我送出国,我不会有机遇进入娱乐圈,不会有现在的成就和地位。”他将她的手翻过来,低头吻在她的手心。 她大惊,只觉得有滚烫的热流从手心涌了过来,一直涌到她的心口。再顾不得许多,她用力想要抽出自己的手,然而,他的手掌如此有力。忽然间,她真正明白过来,他早已不是当年的少年,他长大了。 尹夏沫沉声说: “放开我。” “你还跟当初一模一样。”洛熙仰头而笑,语气中带着不屑,“分明是你自己把手递给我,没有人来勉强你,可是,你却又冷漠地要把手抽走。” “当年的事情,如果直到现在你还无法原谅,那么我也无话可说。”她僵硬地坐着,背脊挺直,“你是想要报复我,或是嘲笑我,都悉听尊便。只是,希望可以今天一次解决。” 他微眯眼睛,似笑非笑: “尹夏沫,究竟你是多么冷漠无情呢?” 她微怔。 “难道你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恨你?”他斜睨她,低哑地说,“或许就是因为你一贯的冷漠无情和你偶尔一闪的热情善良,我才会迷恋上你。明明知道我在你心里没有丝毫位置,可是被你毫不眷恋地送走时,却又会那么恨你。” 她看着他。 他等了很久,她没有说话。 洛熙轻笑说: “你不相信?不相信我曾经迷恋过你吗?” “你不会爱上任何人,在这世界上,不会有你真正去爱的人,迷恋之说更是荒诞。”尹夏沫平静地说,“即使有奇迹出现,你爱上了某人,你也决不会告诉她,而只会躲避她。” “是吗?” “因为你从骨子里不相信任何人。” 他的手僵住。于是,她终于把手从他的掌心里抽走了。拿起桌上的纸巾,她将手心、手背和手指都细细地擦拭干净。 纯洁的白玫瑰绽放在花瓶里。 侍者将牛排送过来,“滋滋”的香气,肉质看起来鲜嫩诱人。小提琴手走到桌边,拉出轻快活泼的乐曲。 尹夏沫专心吃东西。 洛熙吃了几口,他把刀叉放下,抬头看她:“与你的重逢跟我想象中差距很大。” “嗯。” “我以为你仍旧是被少爷崇拜的公主,过着傲慢冷漠的贵族生活。无意中,我和你在宴会中相遇,你惊讶,后悔曾经遗弃过我。” “然后我疯狂地爱上你,你却终于遗弃我,告诉我那只不过是对我的报复。结局就是以后的日子我将都永远生活在痛苦里?”尹夏沫轻笑,摇头,“好吧,如果这是你希望的,那就如你所愿好了,我会配合你的想象。” 洛熙也笑起来:“好像有点幼稚。” 她淡笑不语。 只有不用为生活而拼命劳作的人才有资格幼稚。洛熙跟五年前不同了,似乎不再那么偏激,不再那么尖锐。这些年,不管他曾经经历过什么,重新出现在她面前的洛熙有着非凡的自信和足以自傲的地位。 “你的手心有很多粗茧。” 洛熙忽然说。 “你的少爷呢?他怎么忍心让你的手变得如此粗糙?” 尹夏沫的心骤然抽紧,她避开他的眼睛,忽然又觉得自己很可笑,终于又看向他,眼珠澄澈淡然,说: “我也有五年没有见过他了。” “他不喜欢你了?”洛熙诧异地说。 “……” “多么可惜,”他深深惋惜,“当初喜欢你喜欢到连我的存在都会嫉妒的人,居然已经厌倦你了吗?” 尹夏沫胸口一滞。 她放下刀叉,拿起身边的包包,起身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洛熙抓住她的手: “对不起。” 她微怔,五年前的洛熙根本不可能说出这三个字。 他拉住她的手,让她又坐回到沙发:“对不起,如果提到少爷的话题会让你不悦,那我以后就避开它。” 洛熙…… 面前的这个洛熙绝不再是以前她认识的那个洛熙了。 就像深夜里的白色雾气。 时而尖锐,时而温和,时而强悍,时而脆弱,时而孩子气,他捉摸不定,变幻万千,又带着种致命的美丽。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 他很危险。 直觉在暗暗提醒她。 洛熙换了个话题。 “你想当歌手?” “是。” “听采尼的口气,你们五个人里面最多只有两个人能够正式发片,你的机会似乎是最小的。” “只要有机会,我就会去争取。而且,还有一段培训的时间。”她淡淡地说。 “需要我帮忙吗?” 她望着他,他脸上似乎并没有开玩笑的神情。于是她回答说:“谢谢,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我会请求你的。” “为什么我觉得你在骗我?”洛熙失望地摇头,“你不会来找我,对吗?从最开始,你就一直避我如虎狼之辈,你从没有把我当作你的朋友。” 尹夏沫凝视他,眼睛象星星般明亮。 “你是我的朋友。” 白色玫瑰花吐出宁静的香气。 洛熙的银质刀叉在失神间碰出清脆的响声。 她笑了笑: “还记得那晚在樱花树下,我们一起喝啤酒,我对你说,‘欢迎你来到这个家’。从那时候起,我就把你当作朋友了。可是,我终于还是让你觉得受到了伤害。” 洛熙的嘴唇绷得紧紧的。 她声音很淡: “所以,你不用帮助我,因为我不是你的朋友。但是,我希望有机会可以帮助到你,因为你是我的朋友。”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