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作者明晓溪 全文字数 11264字
自从潘楠和洛熙的关系曝光之后,每当黛茜她们见到潘楠就会或多或少地开始冷嘲热讽,并报以白眼。潘楠浑然不在意,就像根本没听见,无论唱歌和跳舞都同以往一样认真。休息时她和尹夏沫谈笑闲聊,两人越来越熟悉投缘。练习结束后,潘楠也经常留下来陪夏沫跳舞,教给她一些时下最流行的舞步。 那天,潘楠正在教夏沫几个街舞的动作。 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尹夏沫抱歉地对潘楠笑一笑,然后边擦汗边走过去接起来: “喂,你好。” 手机那端传来姚淑儿细细的声音: “夏沫,你今晚有时间吗?” HBS电视台录影大厅。 尹夏沫提着姚淑儿的化妆箱,跟随她身后向七号录影棚的方向走去。大厅里的走廊里有很多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也有很多出名或不出名的艺人,更有些娱乐记者等候在角落里边闲聊边探嗅新闻的气息。凡是姚淑儿经过,几乎所有的艺人都会对她行注目礼,目光里混杂着同情、怜悯和一些怀疑。 “夏沫,你喜欢当明星吗?” 姚淑儿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那些目光,边走边说。 “……” 尹夏沫微怔,不知道淑儿为什么忽然想到问这个问题。呵,她对于作明星并不感兴趣,但是她需要作明星可以赚到的钱。 “当初我推荐你去参加新人培训只是一时跟薇安赌气,如今很后悔。在娱乐圈立足会很复杂很辛苦,不适合你的,而且,听他们说你唱歌的时候总是有些紧张……”姚淑儿声音细细地转头望向她,“夏沫,你回来继续做我的助理,好吗?” 尹夏沫沉默了下。 然后,她对姚淑儿微笑说:“谢谢。不过我想试试。”既然已经开始努力,那么就算失败,她也想努力到失败的那一刻。 “你……” 姚淑儿吃惊地看她。 而这时聚集在录影大厅一角的记者们已经发现了姚淑儿,他们兴奋地跑过来将她围住。记者们用照相机、摄像机和话筒挡住姚淑儿的路,连珠炮般纷纷提问—— “听说薇安以前曾经屡次对你进行辱骂和攻击,如今她被爆出丑闻,你有什么感想?” “你对薇安事件有什么评价?” “今晚你被邀请上‘娱乐天下’的直播访谈,会揭出薇安的更多内幕吗?” “薇安和Jam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薇安……” 记者们将姚淑儿围在中间动弹不得,她微张着嘴,一脸茫然的模样,慌乱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尹夏沫赶忙走上前,伸出胳膊将她护住,防止涌上来的记者们挤乱弄脏淑儿的裙子和头发: “对不起,淑儿小姐马上要去录影,已经快要迟到了,请大家稍让一下。如果有采访的需要,请联系淑儿小姐的经纪人。” 记者们哪里理会尹夏沫。 他们继续向姚淑儿包围过去,而姚淑儿出现的消息不胫而走,竟然有越来越多的记者从各个录影棚出来,也挤入了提问的行列。包围圈越来越紧收,尹夏沫努力护住手足无措的姚淑儿,感到记者们的力量仿佛洪水般将要冲垮她的胳膊。 “请让一让!” 尹夏沫提高声音,试图能够使得淑儿突破记者们的包围,进入到录影棚里去。 下午刚接完姚淑儿的电话,珍恩就打了进来,八卦地告诉她,娱乐圈爆出了超大丑闻! 薇安被爆出跟经纪人Jam有暧昧关系! Jam是圈内有名的大牌经纪人,早已成婚,并且生有孩子,素来家庭和美,有好男人的称号。但是薇安居然引诱Jam,与之发生关系,两人甚至有神秘公寓幽会同居。两人同居公寓的照片,薇安和Jam进入停车场时亲热接吻的照片,昨天的早报上全部作为头条劲爆大幅登出!文中不仅指称薇安为了出位使用狐媚手段,也暗指薇安利用Jam的关系肆意打压公司其他艺人,当中受打压最厉害的就是姚淑儿。薇安一贯是以清纯玉女形象出现,此番新闻无疑是毁灭性的打击。 珍恩说,薇安看到报纸后脸色惨白,把她们全都赶出去,自己在屋里摔东西大发脾气。薇安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后来只能关机。 大约是记者们联系不到薇安,所以见到与她同间公司的姚淑儿便如获至宝,蜂拥而上。尹夏沫不知道为什么淑儿会请求自己陪同她上节目,因为公司后来已经另外给淑儿请了新的助理。但是既然已经陪淑儿来了,那么,她就要照顾好她。 “请不要拥挤!” “有问题请稍后跟公司或经纪人联系!” “请大家……” 尹夏沫控制着胳膊上的力量努力将围涌上来的记者们推开,她不想太用力,万一不小心推倒哪个记者,将会给淑儿带来很多麻烦。可是如果力气太小,淑儿会被那些记者和推来搡去的机器挤成肉干。 好不容易拼命把记者们略微推得离开些。 尹夏沫刚想松口气。 “我……” 拥挤的风暴中心,姚淑儿竟然怯怯地开口,声音细得象小鸟一样。见她说话,记者们顿时又激动起来,兴奋地重新涌近,如同洪水般以加倍的力量向姚淑儿和尹夏沫冲来。 姚淑儿楚楚可怜,欲言又止地说: “关于薇安……虽然她以前作了很多不该做的事情……但是只要她及时收手……不再破坏Jam的家庭……” 尹夏沫怔住。 她望着姚淑儿,心里忽然闪过一种难以言语的感觉,手臂不自觉地松了些,记者们趁此空隙突破了她的防线向姚淑儿冲过去。 “这么说薇安跟Jam的不正当关系是确凿的?!……” “她以前都做过什么事?麻烦你说一两件给我们听!她是不是曾经打压过你,夺走你的唱片和演出的机会?……” “据说薇安为Jam堕过胎,这件事你知道吗?……” “……” 连珠炮般地提问,记者们拼命把摄像机和话筒对准欲言又止的姚淑儿,前面的记者向前涌,后面的记者向前挤,场面越发混乱。 “我……” 姚淑儿像是察觉到自己在无意中说错了话,不知所措,惊慌地紧贴住夏沫,躲到她的背后。记者们哪里肯放过淑儿,有不耐烦的记者干脆伸手想拨开尹夏沫,有记者冲过来把摄像机的镜头紧紧盯住姚淑儿,混乱中,发热的摄像机机身不时重重打到尹夏沫的头。 这时,有尖叫和沸腾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洛熙——!” “洛熙————!” 包围姚淑儿的众记者们全都被这阵喊声惊住,齐齐向后转头看去。天哪,竟然是洛熙!录影大厅的走廊尽头,洛熙身穿名贵的黑色暗纹西装,手臂挽着去年金曲奖上最受欢迎的偶像歌手沈蔷。沈蔷身材婀娜,黑色吊带裙使她看起来肤若凝脂,冷艳不可方物。 然而。 没有人注意到沈蔷。 整个HBS的演播大厅,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洛熙身上。他贵族般的气质,优雅迷人的神态,唇角性感慵懒的微笑,闪亮又迷离的眼神,就像一道炫目的白光,只要有洛熙的存在,世间其余的事物都会在顷刻间化为乌有。 大群的记者举着摄像机和话筒拥挤在洛熙前面。 可是没有记者敢拦住他。 记者们边退边拍边提问,洛熙略带些疲态,像是刚录完影要离开,他漫不经心地边跟沈蔷说话,边对记者们提出的一些问题进行简单的回答。 见到洛熙出来,包围姚淑儿的记者们顿时转移了兴趣,他们纷纷转身向洛熙的方向冲去,唯恐动作慢了会丧失掉抢得新闻的机会。要知道,纵使是关于洛熙芝麻绿豆的小事,也比其他明星的绯闻之类重要多了! 原本紧紧挤在姚淑儿身边,一瞬间又争先恐后地要冲到另一个方向,记者们乱挤成一团。混乱中,有记者身子不稳险些摔倒,却将姚淑儿推了出去,姚淑儿惊慌中抓住尹夏沫,却踩到了另一个记者的脚,那记者吃痛地一撒手,高举起来的摄像机重重地从半空中跌落下来! 姚淑儿惊恐地尖叫。 眼看摄像机就要摔在她的头上! 记者们惊住。 电光火石间,尹夏沫一把抱住姚淑儿,将她的头护在自己胸前,想要再躲,没有躲开,摄影机重重地砸在尹夏沫的脑袋上! 尹夏沫跌坐地上。 她的面孔雪白,鲜血缓缓从额头渗出来。 见到姚淑儿并没有被砸到,其他记者不感兴趣地又向洛熙的方向奔过去,那个拿摄像机的记者向尹夏沫连声道歉,然后发现摄像机由于落在她头上而居然没有摔坏,高兴地抓起摄像机也向洛熙跑过去了。 “夏沫……” 姚淑儿不安地想用手去摸夏沫的额头,又怯怯地缩回来,从随身的手袋里拿出纸巾给她: “你……还好吗?” 尹夏沫用纸巾擦擦额头的血,深呼吸几下,让脑中的眩晕感散去。她站起来,对淑儿微笑:“没事。要马上进去了,录影很快就会开始。”说着,她看到摔在地上的化妆箱。刚才为了护住淑儿,她不得不松开了化妆箱,化妆箱摔在地上,口红、粉扑、刷子、睫毛膏之类的东西狼狈地散落满地。 “你先去录影棚吧,我收拾完马上也去。” 尹夏沫对淑儿说,又蹲下身子。她忍住自额头传来的阵阵不舒服的晕眩,一件一件地将地上的东西捡回到化妆箱。 “我……” “你快去,不要迟到了。” 尹夏沫听到姚淑儿犹豫着离开,她没有抬头,慢慢地收拾散落地上的东西,仔细地放回化妆箱。也许是头痛的缘故,她没有注意到姚淑儿的脚步停了下来,没有注意到四周忽然变得异常安静,只看到还有一只口红滚落在角落里,她伸出右手去捡那只口红。 同时。 大理石地面上斜映出一个身影。 那人轻轻弯腰。 一只修长优美的手。 手指将口红捡起。 尹夏沫诧异地抬头。 这时她才意识到录影大厅里已是静悄悄的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这边。洛熙竟然会离开沈蔷,离开记者群,走到角落帮她去捡一只小小的口红。 无数闪光灯“咔嚓”、“咔嚓”闪个不停! 她看着洛熙的手。 那只口红在他的指间,举在她的面前。 她慢慢抬头看他。 他正凝视着她的额头,她不知道自己伤口是否还在流血,在他幽深的目光里,她的额头忽然有些眩晕和灼烫。 “谢谢洛熙哥。” 姚淑儿连忙回到尹夏沫身边,怯怯地将口红从洛熙手中拿回,对他鞠躬,双颊飞起两朵羞怯的红云。 洛熙微挑眉毛。 他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对姚淑儿说: “不客气。” 说完,他又深深望了一眼沉默宁静的尹夏沫,转身走回沈蔷和记者们中间。大厅里立刻又恢复热闹喧杂的场面,记者们兴奋地问各种问题,其中隐约可以听到有些记者在问洛熙是否和姚淑儿很熟,是否和姚淑儿有私交。 在记者们的围拥之下。 洛熙和沈蔷走出了HBS的演播大厅。 随着洛熙的消失,四周变得空荡荡的非常冷清,好像突然从一个光芒万丈的华丽世界又重新回到了平凡的人间。 姚淑儿望着洛熙消失的方向,半晌才怔怔地转过头来,对身边的尹夏沫说:“你知道他是谁吗?” 尹夏沫手指僵了下,她没有说话,继续专心将化妆箱里的东西全部摆放整齐。 姚淑儿似乎也不在意她的反应,自言自语地说:“他是洛熙,是近乎神话的一个传说。哪怕只是站在他的身边,只是跟他沾上一点关系,也会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啊。” “马上就到通告的时间了。” 尹夏沫看了看挂在走廊墙壁上的表,提醒淑儿。 “啊。” 姚淑儿如梦初醒,赶忙向七号录影棚走去,尹夏沫跟在她的身后,手里拿着化妆箱。 “娱乐天下”是一档访谈类的娱乐节目,收视率颇高,主要是由主持人采访当红明星或是当前娱乐圈轰动事件中的相关当事人。薇安和有妇之夫大牌经纪人Jam的暧昧恋情,该节目当然不会放过。苦于无法联系上绯闻的主角,制作方只好邀请同为Jam旗下艺人的姚淑儿来上节目,并且素有传闻薇安与姚淑儿不和,于是也希望从她的口中得知薇安不伦恋情的更多内幕。 尹夏沫坐在录影棚的偏僻角落里。 她用手指碰了碰额上的伤口,还是隐隐作痛,指腹也染上些血丝。这么狼狈的样子被洛熙看到了啊,她苦笑,虽然说应该不去在意他,可是,心中仍旧始终有种酸涩感难以散去。 她摇摇头,强迫自己不再去想那些无聊的事情,目光转移到即将开始录影的姚淑儿身上。 亮如白昼的聚光灯,西方宫廷油画背景,一张给来宾准备的华丽的豹纹单人沙发,两张给两位主持人准备的高高的吧椅。姚淑儿在同两位主持人和制作人说话,沟通节目时将会谈到哪些话题,其他工作人员在紧张地准备灯光、话筒、音乐等等。 制作人的手机忽然响了。 尹夏沫注意到制片人脸上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他走到距离姚淑儿和两位主持人稍远的地方,继续讲电话,目光不时兴奋地望向录影棚的门口。 录影棚门口。 一袭鲜红的细肩吊带裙,颈上闪亮的金色亮片项链,薇安背脊挺直如骄傲公主般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珍恩和其他几个助理,浩浩荡荡,气势凌人。 尹夏沫愣住。 心知不妙,她急忙起身想要赶到完全惊呆的姚淑儿的身边。 薇安大步走来。 眼底带着股恨意和煞气,她直直瞪着姚淑儿,一甩手,众人还来不及反应,“啪”,一记火辣的耳光重重打在姚淑儿脸上! 血红的指痕。
五个手指印火辣辣留在姚淑儿脸颊上。 姚淑儿痛得泪水顿时流了下来。 录影棚内其他人全都惊愕得不已,珍恩更是吓得下巴都快脱臼了。薇安却似乎觉得仍不解气,愤怒中反手又一个巴掌向姚淑儿右脸打去!尹夏沫已经赶到姚淑儿身边,及时抓住薇安的手腕,薇安想要挣脱,然而尹夏沫紧紧地抓着她。 “放开我!我要打死这个贱人!” 薇安恼怒地喊,目光仇恨地瞪向尹夏沫,又仇恨地瞪回姚淑儿,周围反应过来的工作人员急忙用力将她和姚淑儿隔开。尹夏沫这才松开薇安的手腕,小心察看姚淑儿脸颊的伤痕。她皱眉,薇安下手很重,姚淑儿的脸已经红肿了起来,估计即使上再多的脂粉也难以掩盖,今晚的录影会很麻烦。 姚淑儿抽泣,泪水楚楚可怜地在眼中打转,她靠在尹夏沫身边,泪眼中带着无辜和伤心: “薇安……你这样对我……” 制片人、两个主持人和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们都对薇安露出诧异和不屑,纷纷过来安慰被打的姚淑儿,只有几个工作人员拦住薇安不让她太靠近姚淑儿。 薇安深呼吸,胸口依然恼怒地起伏,但是终于动作上不再象刚才那么激烈。工作人员们小心地放开她,警惕着万一情况不对就再拦住她。 薇安冷冷地瞪着姚淑儿: “姚淑儿,算你够狠,算我以前小看了你。不过,我告诉你,想毁掉我没有那么容易!你对我做的这些,以后我会十倍地送还给你!” 录影棚里众人惊愕地面面相觑。 尹夏沫感觉到姚淑儿的身子忽然僵硬了下,但是她很快又如受伤小鸟般地流泪:“难道……你以为是我……” 薇安冷笑。 她不理会哭泣的姚淑儿,转身对制片人说: “这期节目我来上。” 制片人又惊又喜:“那太好了,薇安小姐愿意上我们的节目……” 薇安打断他:“我有个条件。” “请讲。” “我的事情,我自己就可以说清楚,不用旁人恶意地添油加醋。所以,请你让姚淑儿马上离开!” 制片人非常尴尬:“呃……事先不知道薇安小姐会赏脸,我们已经给姚小姐下了通告……如果两位可以一共参加,姚小姐做嘉宾……” 薇安拿出手机,不屑地说:“RBS的‘八卦我最大’也邀请我去上通告,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它跟贵节目是同时段播出吧。”说着,她冷冷转身离去,对手机里讲话,“喂,是‘八卦我最大’吗?我是薇安……” “薇安小姐!薇安小姐!” 制片人赶忙拦住她,满脸堆笑,同时抱歉地对呆立在角落里的姚淑儿连连鞠躬。 夜色已深。 姚淑儿和尹夏沫走出HBS大厦。 夜空中闪烁着几颗星星,吹面而来的风有些凉意。亮如白昼的HBS大厦,热闹的街区,穿梭如龙的车海,姚淑儿的高跟鞋忽然崴到,险些摔倒在地上,尹夏沫及时扶住她。感觉到姚淑儿的身子冰凉冰冷,尹夏沫拥紧她的肩膀,将纸巾递到她手中,让她擦去脸上的泪痕。 姚淑儿哽咽着: “薇安的事情不是我做的……我虽然恨她……可是……” 尹夏沫轻声安慰她: “回家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 艺人哪里有旁人想象中那么光鲜,也许要受更多的委屈,遭受更多的羞辱。应该要陪姚淑儿整晚了,她脸上的掌痕必须用煮熟的鸡蛋来熨,否则明天没有办法出门上通告。 姚淑儿和尹夏沫等候司机将车开过来,这时,一辆陌生的宾利房车缓缓开到她们面前停下。车门打开,一个女孩走出来,尹夏沫认得,她是洛熙的助理洁妮。 “尹小姐。” 洁妮对尹夏沫展开笑容。 “你好。” 虽然觉得洁妮的出现有些奇怪,尹夏沫仍旧微笑着回应。上次在练功房见到洁妮,她的神态和语言,仿佛是自己以前认得的人。可是,事后想了很久,对她却没有任何记忆。 “洛熙让我接你去医院。”洁妮解释说,“他说他应该亲自陪你去医院的,但是有个通告没有办法脱身,所以让我陪你去。” 姚淑儿疑惑地看向尹夏沫。 尹夏沫也听得一头雾水:“医院?为什么我要去医院?” “洛熙说你受伤了。”洁妮关心地走近她,打量她额头已经凝结的伤口,“是额头对吗?啊,都流血了,现在还痛吗?” 尹夏沫怔住。 她心里一片静声。额头那一点点的指甲大小的皮外伤,原来真的被他看到了。低下头,她不想让自己眼中的悸动被人发觉,等到再将眼睛抬起来时,她面容上又只有淡淡的微笑了: “不痛。这一点伤不用去医院。谢谢你,也替我谢谢洛熙。” 这时公司的车也开过来了。 引擎发动着,司机为姚淑儿打开车门。姚淑儿困惑地看看洁妮,又看看尹夏沫,迟疑地问: “夏沫,你不陪我回家吗?” “好,我马上……” “额头有伤口不及时去医院处理,有可能会留下疤痕。”洁妮继续对尹夏沫说,“不是想要当歌手吗?歌手的脸上怎么可以有疤。” “没关系。”尹夏沫笑容温静。如果要留疤的话,当年她脸上就会有三寸长的疤痕,这点小小的皮外伤算得了什么。“谢谢你和洛熙的关心,不过我还有其他的事情,必须马上离开了。很抱歉。” 姚淑儿表情已经有些不耐烦,她坐在车里对尹夏沫轻声喊: “夏沫!” “等一下。”洁妮喊住准备离开的尹夏沫,将一管药膏递给她,“洛熙知道你很可能不愿意去医院,路上经过药店时买了这管药膏。那么,回去后要记得涂药膏啊,好吗?” “……好。” 尹夏沫将药酒握在手心,对洁妮感谢地行礼,然后快步向姚淑儿的车走去。车门关上,汽车远远地消失在夜色中。 她会记起我吗? 星星闪耀。 洁妮失落地站在夜色里。 她想了想,苦笑着摇头。夏沫学姐不会记起她的,她当时是那么的毫不起眼。 ****** 深夜两点。 终于结束了一天的通告。 名贵的西装随意扔在深紫色的沙发里,淡淡月光自落地窗洒进,洛熙像孩子般疲倦地闭着眼睛,修长的双腿放在茶几上,他仿佛已经睡着了。夜风吹起窗纱,客厅里沉静无声。 洁妮端着热牛奶从厨房出来,看到洛熙的睡容,她转身准备再把牛奶放回去。他太累了,每天都有无数的通告,每天都要面对无数的记者,能够不被打扰地睡觉对他而言是非常珍贵的。 然而,洛熙的声音忽然从她身后传来—— “伤口还流血吗?” 声音里有疲倦。 还有一抹就算在极度的疲倦中也无法释怀的牵挂。 洁妮微怔,这才意识过来他问的是尹夏沫的伤势:“没有再流血,问题应该不大。但是尹小姐拒绝去医院治疗,我把你买的药膏给了她。” “嗯。” 洛熙笑着仰靠在沙发里。五年过去,她果然还是没有改变,尽管似乎性格内敛了很多,但是骨子里的倔强和疏远跟以往毫无差别。 “今晚我跟采尼通了电话。”洁妮想了想,决定还是告诉他,“采尼说,下周日将对几个新人的训练情况进行现场考评,会在彩虹购物广场的中心搭建两个舞台,让她们分成两组各自表演,看一下她们临场表现和受欢迎的人气程度。” “是最终测试吗?”洛熙坐直身子。 “应该是。看采尼的计划表,已经到最终确定发片新人的时候了。” “她跟谁一组?” 她?…… 洁妮不知道他指的是潘楠还是尹夏沫,试探着说:“还没有确定……不过潘小姐……” “阿楠没有问题。”洛熙笑得毫不在意,阿楠在酒吧、舞厅驻唱多年,什么样的阵仗都经历过。 “你担心的是尹小姐吗?” 话刚出口,洁妮便意识到自己冒失了,窘得两颊微红。当洛熙助理两年下来,她深知他最不喜欢别人过问他的私事。 可是,洛熙却毫无察觉,他望着窗外的夜色: “把下周日的通告全部取消。” 她惊住:“可是,那天有HBS的演艺节目录制,他们把所有人员都已经通知好了,如果你……” 洛熙笑得漫不经心: “告诉他们,作为补偿,我同意上他们的访谈。” 洁妮这才松口气。 夜越来越深。 深紫色的沙发,皎洁的月光,洛熙一个人宁静地坐着,脸上有种若有所思的神情,忽而微笑,又忽而皱眉。 ****** 周日的彩虹广场。 阳光灿烂。 无数的商店,无数的气球,无数的彩幅,熙熙攘攘的购物人群,奔跑玩闹的孩子们,露天的咖啡茶座,各家店铺里放出的音乐,来往的公交车,由于道路拥挤而缓速驶过的私家车,似乎全世界的人们都聚集在这片地方。 广场中央有一道美丽的彩虹。 晶莹透明,优美的弧度,绚丽的七彩,由水晶玻璃制作,阳光照耀中,美丽梦幻得令人惊叹,彩虹广场也是因此得名。 巨大的彩虹下,新搭起两个露天舞台。两个舞台间相距不到十米的距离,从巨幅的海报和广告可以看出,一个舞台是防晒护肤品的厂家搭建的,另一个舞台是洗发护发的厂家搭建的。 这两个舞台各自在水晶彩虹的两端,对峙而立。 后台。 可欣有些紧张,她轻轻咽了口唾液,觉得嗓子里干得像要冒烟。自从前天分组以后,她一直处于难过的情绪当中。原以为分成两组的话,肯定是她和阿茵、黛茜一组,潘楠和夏沫一组,哪里知道黛茜竟然强烈要求跟潘楠同组,让她和阿茵大惊错愕。接着,阿茵竟然也要求跟潘楠、黛茜同组。 她被背叛了。 苦笑,她其实知道黛茜为什么想要跟潘楠一组。因为潘楠的实力是最强的,跟她同组,自然也可以吸引到更多的人气。可是,就算不跟潘楠一组,凭她们三人自己的实力,也完全可以争一下啊。那么好的姐妹,就这么轻易地把她扔下了…… 想着想着。 可欣的眼圈又开始泛红,泪水险些掉下来。 “喝点水吧。” 温静的声音在她身边响起,可欣慌忙抬眼看去,是尹夏沫友善的面容。一杯温热的水轻轻放进她的掌心,可欣的心忽然热了一下,一时间又觉得很不好意思,她以前经常随着黛茜她们刻意地孤立冷落夏沫。 “不用太紧张。”尹夏沫轻声说。 “你……不紧张吗……”可欣迟疑地问。这次演出的效果将会直接影响到谁将有机会正式发片,采尼说得很清楚,谁能够吸引更多的人群,谁更受欢迎,谁更引人注目,谁就会胜出。明星不仅仅只靠漂亮或者歌声好就可以,人们喜欢的口味很难讲,所以必须通过真实的考验。 “我也紧张。”尹夏沫微笑,又摇摇头,“但是,如果我一看见舞台就紧张,一想到在众人面前唱歌就紧张,那说明我并不适合去做艺人。就算不做艺人,也有很多道路可以去走。这么想想,也就没有那么紧张了。” “可是……你唱歌的时候……” 尹夏沫点头:“我知道。所以这次如果还跟训练时相同,那么我会彻底放弃做艺人这个想法。”自己是五个女孩子当中最弱的,她很清楚。不是因为自己不用功,不是因为歌声不好,而是,她始终无法摆脱出来。呵呵,真是失败,她原以为凭自己的意志力可以克服,有什么可怕的,都是很久以前过去的事情了。但是,当她一站在舞台上,恶梦般的阴影依旧冰冷地扼住她的喉咙。想要当歌手,想要在众人面前歌唱,其中一个原因也是如此。战胜不了过去的阴影,对她来讲,会对自己感到失望。 “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可欣急忙解释,她心里羞愧极了,夏沫不计前嫌地跟她说话,自己竟然还用话来刺伤她。 “没关系。”尹夏沫没有让她再说下去,“咱们去乐队那边再检查下,看看歌曲的顺序有没有差错。” “好。” 两人相伴向乐队走去。 半个小时后。 彩虹广场中心传出震耳的音乐声,隆隆的音响,两个舞台上,两个主持人同时对自家公司进行介绍。主持人妙语如珠,各具风格,极擅炒热气氛,广场上的人们逐渐被吸引过来,相隔十米左右的两个舞台下,人数基本相当。 不远处有一辆保时捷。 采尼、雅伦和Jam在车里,他们可以看到两个舞台上的所有表现,可以听到两个舞台上的所有声音。 “强弱会不会太过悬殊?” 雅伦怀疑地问。将实力较强的潘楠、黛茜、魏茵全都分到同一组,而实力最弱的可欣和夏沫分到另外一组,很有可能出现人气悬殊的情况。 采尼轻笑不语。 他摸着下巴,红宝石的玫瑰花戒指在手指间闪动。他身边放着一个翻开的文件夹,里面有五个女孩子全部的资料。 Jam跟随采尼多年,深知采尼做事必有缘故,见他似乎不想解释,便换了个话题:“今天请的两个主持人表现蛮不错,马上就能把人气聚集起来,女孩子们可以减轻不少压力。” “那是为了向付钱的公司能交代过去,”采尼说,“劝说这两家公司用我们的新人表演,对摆舞台,他们已经不是很情愿,当然要请最好的主持人来捧场。不过……” “……?” “两位主持人都只负责介绍公司情况,女孩子们上场的部分,就要完全靠她们自己了。” 雅伦微惊:“万一冷场……” “就是要看她们各自本事。”采尼声音里带些狡黠。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