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珠钗藏秘

飘渺倾城 363 作者采玥 全文字数 5833字
第363章:珠钗藏秘 顾倾城回到毓秀宫,想到自己求陛下放了皇后娘娘。威尼斯人 更新最快 那姑姑手上的凤印,怕迟早也得交还皇后娘娘了。 顾倾城见到姑姑,倒有些内疚起来。 冯左昭仪知道后,却淡然一笑: “倾城放心,姑姑并不稀罕那什么凤印。姑姑只是担心,把她放出来,她又会出什么幺蛾子,来害你。” “放心吧姑姑,倾城不怕任何人加害。” 顾倾城拥着姑姑道。 “你呀,就是心宽!” 冯左昭仪宠溺的笑着摇头。 拿出新给顾倾城做的一批衣裳,大抵是按照顾倾城喜欢的颜色款式。 她让顾倾城看看可否中意。 顾倾城笑道: “姑姑给倾城做的,肯定都是最好的。就算是姑姑对倾城的这份真心,也超越一个母亲对待孩子了。” 灵儿说她自小没有娘亲,可能感受不到母女亲情。 她可是大错特错了。 她不仅在奶娘那里感受到严母之情,在姑姑这里,更感受到慈母之前。 也就是说,她有几个母亲! 话虽如此说,顾倾城还是颇为认真的细看了衣裳,并真心的喜欢。 “只要倾城样样顺遂,姑姑就最高兴了。” 冯左昭仪慈爱的抚摸顾倾城的鬓发。 顾倾城忽然蹙眉,担心道: “姑姑,大哥走了也有一段时日,照理我们早该收到他的平安信了,怎么却没有大哥任何信息?” 冯左昭仪也摇头叹气,不无忧戚道: “卿这孩子,也真是的,他不惦念我这个姨母,不给姨母来信就算了。难不成,他把你这个妹妹也忘了?” “姑姑,照理大哥,不会一走了之,没有音信。”顾倾城沉吟道。 心里不由得下沉。 纵然担心,却安慰姑姑: “也许大哥回到柔然,有很多欢迎他这个新王子的仪式,要举行,一时太忙,抽不出时间写信呢。” “姑姑就不信,他连写封平安信的时间,都没有?” 冯左昭仪摇头苦笑,最后带着忧虑的叹道: “但愿如此吧。” 而后,她再忧戚的看着倾城,再三叮嘱: “倾城,你一次又一次遇险,以后事事得小心。” “姑姑放心,想害倾城的人,最终会害她自己的。” 顾倾城笑着安慰姑姑。 冯左昭仪神情纠结的看着顾倾城,欲言又止。 最后取下头上那枚龙吐珠钗: “倾城,你可曾记得,这枚珠钗?” “当然了,这是当初倾城带进宫的。”顾倾城点头道,“钗子如此古朴,难得姑姑不嫌弃,还一直戴着呢。” 冯左昭仪轻轻摇头,眼里噙泪: “你别看它笨拙不起眼,这是咱们北燕的龙吐珠钗,一直为北燕王后所拥有。” “北燕王后所有?” 顾倾城震惊得目瞪口呆。 想了想,又错愕的问: “如此贵重之物,怎么……会在我奶娘身上?” 冯左昭仪也没去回答顾倾城的话,接着道: “此龙吐珠钗,设有机括,内藏乾坤。 倾城,你记住了,左右各拧三下,再上下一摁,便自开启。” “是么?”顾倾城想拿过来试试。 “不急,不急。” 冯左昭仪却拍拍她的手阻止。 “倾城,你记住姑姑今日说的话,有很多关于你的事,都藏在这龙吐珠钗里面。 姑姑本来早就想告诉你,却怕给你带来伤害。 若有一日,姑姑遭遇不测,你一定要打开这珠钗,就知道一切了。” “……我的事情?” 顾倾城震惊的看着姑姑。 遂又紧张的问:“姑姑,你,你在说什么呢?” 心里隐隐觉得是什么大事,不由得一阵忐忑。 旋即又焦灼道:“倾城听得好人,姑姑怎么会有不测,一定不会的……” 冯左昭仪把龙吐珠钗重新戴回头上。 “别怕,孩子。真有那么一天,你一定要振作,记住姑姑的话,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顾倾城瞬间涌起眼泪,不由得抱紧冯左昭仪,喉咙嘶哑: “姑姑不要吓倾城,有什么事,您现在就告诉倾城,好么?” “……时机未到,只会带给你和其他亲人伤害。” 冯左昭仪略为迟疑,擦拭眼泪。 “姑姑现在什么都不敢想,就只希望你们兄妹,平平安安的。” “……兄妹?” 顾倾城又错愕的看着姑姑。 冯左昭仪自觉失言。 “哦……你和卿儿,可不就是兄妹?” 冯左昭仪拭着眼泪,又温婉道: “孩子,暂时把姑姑今日的话藏在心里,什么都别想,别问。总有一天,你会知道一切的。” 顾倾城静静看着姑姑,半晌后点头。 “……好,倾城都听姑姑的。” 顾倾城靠在姑姑怀里,心里却不由得忐忑不安。 预感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 姑姑到底瞒着她什么呢? 倾城离开御书房,皇帝当即下旨,皇后很快便被释放。 拓跋灵自是万分的欣喜,扑过去紧紧抱着她母后。 “母后,您知道么,您能释放,全靠倾城向父皇求情。” 拓跋灵对她母后道。 见她母后脸色阴翳,旋即又道:“母后以后,不要对倾城有偏见了。” “母后被囚,就是拜那妖女所赐!”赫连皇后咬牙切齿,“如今她再来卖个人情,以为本宫就会对她感恩戴德了么?!” “母后!你怎么恩将仇报?!” 拓跋灵痛心的放开她母后。 又大为不满道: “母后别以为灵儿傻,之前老祖宗寿宴,那些误导灵儿去嫁祸倾城的,就是……母后所作所为!” “灵儿,你这是跟自己的母后,在说话么?!” 赫连皇后脸上一凛。 “母后别以为父皇也傻,若不是儿当初求情,若不是倾城不想入宫,母后早就被废了呢!” 拓跋灵有些不耐烦的跟她母后发脾气。 “看看,那妖女给你和你父皇,都灌了些什么迷汤!”赫连皇后悲恸落泪,“令你们一个个,都痴迷于她!” “母后……” 拓跋灵见她母后伤心落泪,一脸无奈的叫了声。 “好好好,母后知道,要对那顾倾城感恩戴德。” 赫连皇后擦拭眼泪,再拉着拓跋灵,强堆起笑脸。 “难得母后恢复自由,重掌六宫,我们母女重聚,不说那些不开心的事了啊。” 拓跋灵看着她的母后,暗暗叹口气。 感觉和母后越来越有鸿沟,也待不了多久,便离开翊坤宫。 心里感激倾城,便去毓秀宫找她,想请她喝酒。 顾倾城看着脸上既有感激,却又带着些闷闷不乐的拓跋灵: “皇后娘娘,解除禁足了?” 拓跋灵点点头,嘴角有苦涩的笑:“倾城,谢谢你。” “瞧瞧你,母后被放出来,应该开开心心的,你这小脸,为何还郁闷的?” 倾城伸手,去捏捏灵儿僵硬的俏脸。 “咱们去喝酒吧。”拓跋灵撑起笑靥,“算是报答你以德报怨。” “好了,好了,灵儿,感激或者喝酒,就免了。 明日是中秋节,你应该也很久没去看老祖宗了,咱们先去看看老祖宗吧。” 顾倾城拉着拓跋灵往万寿宫走。 拓跋灵自然随她一起去。 路上,顾倾城对拓跋灵道: “灵儿,老祖宗毕竟年事已高,咱们多看她几眼,便是几眼。”
“……倾城的意思,是老祖宗又抱恙?” 拓跋灵担心的看着顾倾城。 “毕竟上了年纪的老人,还能像年轻人么?” 顾倾城模棱两可答道。 稍顿,拓跋灵又叹口气道: “想来也是,上次老祖宗就几乎……” 顾倾城不想拓跋灵不开心,又笑着问她: “皇宫的中秋节,都有什么好玩的呀?” “这中秋节,不过就是吃饼、赏月、赏灯、猜灯谜、听戏,这些年,本公主都看腻味了!” 拓跋灵兴味索然。 “不一定吧?”顾倾城笑道:“今年我在皇宫过中秋节,说不定陛下,会给我们一些什么惊喜呢。” 拓跋灵看看顾倾城,着实认真的想想,随即点头笑道: “倾城,你说得一点都不错,老祖宗的寿宴,有你出现,就惊天动地。 今年的戈射活动,又因有你的参与,变得惊心动魄,说不定中秋节,有你在,也有什么喜从天降呢。” “喜从天降?”顾倾城不动声色的笑笑,“那,咱们就,翘首以待?” 老祖宗躺在软榻,盖着棉被,见到顾倾城便伸出手。 顾倾城握着老祖宗冰冷的手,眼眸立刻涌起泪雾。 她的蟠桃姥姥啊! “呵呵呵……瞧瞧瞧瞧,高高兴兴的来看老祖宗,怎么就泪水汪汪了呢?” 老祖宗溺爱的抚摸着顾倾城的脸。 “哪有,小倾城是开心。”顾倾城强笑道。 “小倾城是老祖宗的心肝宝贝蜜桃儿,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别随便冒险了,知道么?” 老祖宗又嘱咐道。 拓跋灵看着老祖宗如此疼爱顾倾城,脸上有一瞬间的不自在。 终究是有些嫉妒的。 老祖宗对倾城,比对自己这个亲孙子还亲呀。 “老祖宗,您看您,都把倾城宠上天了。”顾倾城软软的笑,“灵儿可得吃醋了。” “就是嘛,老祖宗,灵儿现在已经很乖了,老祖宗若不信,可以问倾城啊。” 拓跋灵也在老祖宗跟前撒娇。 老祖宗这才扬眸,留意起拓跋灵来。 “你这只小百灵呀,最近遇到挫折,反倒是长大,懂事了。” 老祖宗终于满意的颔首。 “老祖宗……”拓跋灵甜腻腻的叫。 老祖宗又向拓跋灵招手,拓跋灵便俯身到老祖宗软榻前,拉着老祖宗的手。 “你们两个,都是老祖宗的乖孩子,以后可要相亲相爱,知道么?” 老祖宗拍拍拓跋灵和顾倾城的手。 “是,老祖宗……” 拓跋灵的嘴角终于有了开怀的笑意,噙泪点点头。 顾倾城给老祖宗把完脉,老祖宗的脉象看来,身子是越来越虚弱了。 她轻轻将老祖宗的手放回暖被内,再给她掖好被子。 看完老祖宗,顾倾城又去找李御医,和李御医一起分析老祖宗病情。 自老祖宗得阴盛格阳之症至今,虽然没有恶化得厉害,却也没有多大起色。 “为今之计,也只能是继续喝四逆汤了。”顾倾城道:“我把药量再适当的增加些……” 中秋节一早,顾乐瑶就去找李双儿一起去皇宫看望顾倾城。 顾乐瑶没有皇宫出入金牌,也不像李双儿,有紫宸宫金牌,在御林军面前亮一下就能进去。 若非和李双儿一起,若非她找的是安平郡主,御林军几乎都不让她进宫了。 她们先近道去了紫宸宫,在紫宸宫小聚了一会。 便和安陵缇娜一起,去毓秀宫找顾倾城。 安陵缇娜和李双儿来毓秀宫,冯左昭仪倒是欢迎。 自从柳如霜几次三番害顾倾城,冯左昭仪虽然好脾气,但看见柳如霜的女儿就忍不住来气。 见顾乐瑶进宫找倾城,对她非常反感,怕她又像她母亲那般害倾城。 带着防备的眸光瞥一眼顾乐瑶,便故意板着脸对顾倾城道: “倾城,今天中秋节,老祖宗身子不爽,晚上不会赏月。 一会儿陛下和各宫嫔妃,以及皇族宗亲,都要去向老祖宗请安,陪老祖宗品茗,你不能耽搁太久。” “……是,姑姑。” 顾倾城点点头。 她看姑姑对顾乐瑶的脸色,就知道姑姑不喜欢顾乐瑶来访。 她也没想到顾乐瑶会去找李双儿进宫看自己。 而且她今天要忙的事着实很多,也只能随便说说话,就打发她们离开。 安陵缇娜软声道: “娘娘放心,缇娜也知道,等一会要去给老祖宗请安。我们不会耽搁太久。” 为表示谦恭,安陵缇娜在冯左昭仪面前,也不敢随便称本宫。 冯左昭仪看看李双儿,又道: “晚上陛下要与皇族以及大臣们赏月,顿丘县主与倾城是结拜姐妹,又有封号,倒是可以留在宫中赏月。 其他不相干的人,便只好离宫了。咱们,还有很多功夫要准备。” 如今冯左昭仪掌管凤印,她的话就代表皇后娘娘旨意,就连安陵缇娜都要恭恭敬敬。 顾乐瑶自然是更加的唯唯诺诺: “娘娘放心,今日是中秋节,家里实在是太冷清了。 乐瑶就是想来见见郡主姐姐,说几句话,马上离开皇宫回去,不敢打搅娘娘。” 这样,冯左昭仪便回主殿,不再阻挠她们几个。 “二姐,你可知道,南伐战况?”李双儿忧心忡忡的问。 “应该,在开战吧。”顾倾城道。 李双儿愁眉深锁: “我担心大哥和高阳王,不知他们怎样了,很想去看他们。” “……三妹想去前线?” 顾倾城有些不自然。 毕竟自己,还瞒着两位姐妹她和拓跋的恋情。 “是啊,我都好多天没见到高阳王了。 自从他出征,我天天牵肠挂肚的。 如今两军开战,也不知他有没有受伤。我恨不得马上去找他和大哥呢!” 李双儿说话语气,活脱脱就是个牵挂出征夫君的妻子。 顾倾城心里感觉尴尬极了。 心道如此瞒着三妹妹,令她一直对拓跋单相思。 日后她知道原来自己早就和拓跋成亲,会不会怪自己瞒着她? “三妹妹,其实……” 顾倾城想把自己和拓跋在一起的事,向她们和盘托出吧,又怕传到陛下那里。 一时踌躇。 “好了,二妹妹。” 安陵缇娜却突然打岔,打断了顾倾城。 “咱们有话,还是长话短说,又或者留到下次再说吧。 娘娘方才已催咱们去向老祖宗请安,别一会陛下,怪责咱们怠慢。” “……那,好吧。” 顾倾城看着李双儿,心里还带着一丝隐瞒自己恋情的愧疚。 “郡主姐姐,我知道冯左昭仪对我有成见,原本乐瑶也不敢进宫的。 可是今天中秋节,家里就我一个人,确实是太冷清了,才想进宫来找郡主姐姐。” 顾乐瑶又楚楚可怜道。 “乐瑶,你也长大了,要学会独立生活,姐姐不能永远在你身边。 这中秋节……看来姐姐,不能陪你一起过了,对不起啊。” 顾倾城抱歉的对乐瑶道。 “乐瑶也知道郡主姐姐,贵人事忙,您放心,乐瑶看过姐姐,这就安心回去,晚上一个人过中秋节,也无妨。” 顾乐瑶强颜作笑。 独自离宫。 顾倾城看着顾乐瑶离去的背影,心里倒真有些难过起来。 本想留她在皇宫一起过节,无奈姑姑不喜欢她,也只得作罢。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