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万花楼中人

青锋煮雨 191 作者己宏 全文字数 2809字
“差爷,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并非那什么江洋大盗,我不过是个过路的……”燕青随口解释着,他若要走的话就凭眼前这小捕快又怎锁得住他? 今夜漫漫,正愁没地方落脚,牢房里至少还有张床可供休息,所以勉勉强强凑合一夜再说。威尼斯人 更新最快 “你放心,我知道你在劫富济贫,可是官老爷要抓你我也没办法,你就自认倒霉吧。” 女捕快押着他并未朝人多的地方走,而是绕着各类巷弄避开闲人,在不知不觉中大半个时辰也过去,可脚下还是在走街串巷。 燕青终于忍不住纳闷道:“差爷,你这是作甚?难道怕别人和你一同分赏钱么?” 女捕轻哼一声道:“你以为我与你一样视财如命么?绑着你比这块玉照狮子还招摇,我生怕有人来劫了你再去领赏。” “哦?你还是在保护我咯?” “少贫嘴,我云飞飞虽是个小差,但也懂得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说到这儿她又回过头来疑惑地望着燕青,“你是个好贼,于情于理也不至于死,可我一直纳闷你到底惹了谁,竟让他们舍得出一百万两来取你的性命!” 燕青笑道:“我偷看过你们城主洗澡算不算?” “龌蹉!不管你死活了!”她怒骂一声当真不再说话。再连拉带拽又走了一会儿后,终于在一堵高墙前停下了脚步。 高墙当比两成楼房的高度,墙上还嵌着无数根钢筋尖刺,墙下开了一间铁门,铁门上加持着一把大锁……显而易见这里是一座关押囚犯的监狱。 监狱里的牢房并不多,但摆设的刑具瞧了便让人森然耸立…… “看什么看?你若是不听话,这一百单八个刑具你都用得着!” 云飞飞将自己的铁铐解开并铐至燕青手上,随后再挑了间牢房将他送了进去,再叮嘱一声:“今夜你就在此将就一晚,待我归还了宝物,再回来按律法将你定罪,你可别给我起歪主意,今夜这里边儿可要比外头安全得多。”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了。燕青也抱着头倒在草席上,黯然一笑,竟没想到自己在凤凰城的第一夜竟会是在监狱里渡过的…… “喂喂喂,老哥老哥!” 正当他要迷糊睡着,几声轻唤将他唤了个清醒。他起身左顾右盼,四周的牢房里就他一人,那又是哪儿发出的声音? “我在你上边呢,窗户这儿。” 那人又唤道。 他这才抬头一瞧,果真在高窗后贴着一张浓眉大眼的人脸,这不就是先前偷狮子的江洋大盗么? “你都逃了,又回来做什么?”燕青问道。 那人道:“老哥,你是因我而入狱,我是来救你的。” “救我?”燕青摇头又躺下了,“我不要你救,我在这里睡着可舒服呢。” “非也非也,这里就算再舒服,也没有万花楼里面姑娘的温柔乡来得舒服——我请客,你去不去?” 燕青猛然从草席上蹦了起来,不去?傻子才不去。 “嘿嘿,老哥看来也是个性情中人,你等着哈,我这就救你出来!”说完他的脸也消失在窗外,而没过多久,几声轻盈的脚步声响在了牢房外,他竟潜入了牢房里,不仅如此手头还捧着那玉照狮子与燕青的玲珑宝剑。 “你将那女捕快怎样了?”燕青关切道。 江洋大盗用钥匙将门锁打开,将剑丢还给燕青后才道:“老哥你放心,那娘们儿与我做了几年的冤家了,他在城里抓的贼还不都是我帮忙的?我不会怎么会伤害她的,不过是敲晕罢了。” 燕青眯了眯眼,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这不,又多了一个朋友,哪怕是酒肉朋友也不赖。 “你叫什么名字?” “撵尘步探明月,一只手摘星辰,往昔少年四方,而后浪荡四海,今夕笑傲江湖。在下童游,童是童叟无欺的童,游是游龙戏凤的游,了解一下?”
…… 若问何处潇洒,必选凤凰万花楼,闻说那里各个都是飞上枝头的凤凰。才走进去一瞧,里边儿的姑娘无一不穿金丝流袖裙,花容月貌,雍容华贵,真是从脚跟美到了发簪梢头呀! “唉,就是青楼的姑娘模样也要比白云城的俊俏一些矣……” 燕青由衷一叹,可转眼又看着这些金丝美人儿,心中莫名一股躁动。春天到了,每个男人心里都会烧起无名之火。今夜他绝不会再矜持,只因这些美人实在太诱人! “其实我本是个游历天下之人,可我来了凤凰城便不想走了,原因嘛就是因为这里的女人够味儿!” 童游负手而去,与这些姑娘们暗送秋波,他该是这青楼里的老嫖客了,他边走边又道:“只怪这凤凰城里的女人太多,若些没些才艺还真进不了这万花楼,所以这些小姐姑娘们各个都是才女,卖艺不卖身的。” “卖艺不卖身?”燕青揉了揉鼻子摇头道:“我这人比较庸俗,来这楼里为的就是她们的身子,至于什么抚琴唱曲跳舞,我都不感兴趣。” 无可厚非的是,大多数男人都是为了这个目的而来,即使再矜持还得在床上滚上几圈才能叫做真正的找乐子。 “嗨,老哥你急啥?我话还没说完呢。在如今世道只要你给得钱够多,嘴巴会哄,长得不丑,那些个女人大多数都要投怀送抱的,”他又从花柜子上取下一杯酒递给燕青,随后才领着他往楼上走去:“今天收获不菲,就好生潇洒一把!老子今夜就请万花楼的头牌让老哥你尽兴!” 青楼上各设有独立的厢房,厢房里摆设得十分有格调,但除却装饰,最有用的还是那张床。这是话糙理不糙的大实话。 厢房中,燕青捧着一杯酒椅窗而望,下面是一片欢声笑语的情.色男女。有时候他会觉得不甘,自己比这些人有权有势,却总是放不开,笑不出,为难自己还生自己的闷气…… 想着,手头就不禁一紧——“啪”许是用力过猛,手中的杯子被捏得粉碎! “公子心中有愁么?” 忽而一声轻柔的言语飘进了他的耳朵。 光用听的就是知道身后来了个不简单的大美人儿! 燕青仅仅撇头,瞟了她一眼,美是那种能刻印在男人骨子里的美。他淡淡道:“不错,心中是有无尽的愁。” “大多数的人来此楼,都是借酒消愁的,”她走至桌前,再取一杯,再斟酒一杯,走来递给燕青,“喝下这杯酒,也许你就不会忧愁了。” “不喝,”燕青果断拒绝,“不想喝。” 她微微一愣,一笑回头,风情万种,自己却仰头喝下了那一杯敬酒,然后又道:“公子不想借酒消愁也行,那慕言为公子奏唱一段‘云海浣纱’如何?” “不听。”燕青又拒绝了。 “这……此曲儿只有慕言会唱,除了此处,公子去了哪儿都听不到的。” “不想听,唱什么都听不了。” 慕言终有不喜,她蹙眉道:“公子难道是瞧不上慕言的容颜么?” “瞧不上。” “我问一句公子是否眼拙?”这是她第一次被人瞧不起容颜。 燕青回首,眼眸深邃如无月之夜,他悠悠道:“美人我见过很多,所以再见也觉得索然无味,你无如我信,我也无问你人……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进入你的身体,深入了解了解。” 燕青把话说得很直白,行动也十分直接,他揽过慕言的腰便翻滚在床,绣被一盖,也许是**夜。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