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挑拨离间

三国刀客 414 作者刘后主 全文字数 3372字
≈bp;≈bp;≈bp;≈bp;段大虎得了庞统,一时之间,风头正盛,整顿兵马,欲进军西川,早有校事府一般干事禀报给曹操。 ≈bp;≈bp;≈bp;≈bp;“卧龙,凤雏二者得一,可得天下,这段大虎可真是我的好弟弟啊。”曹操拿着校事府妇人密保对着手下群臣怒道。 ≈bp;≈bp;≈bp;≈bp;“这卧龙,凤雏为什么就不能为我所用?我哪里比那段大虎差了。”曹操不禁扪心自问。 ≈bp;≈bp;≈bp;≈bp;荀攸起身奏道:“丞相,眼下段大虎的势力已经逐渐做大,咱们若不能及时采取应对的措施只怕后患无穷。” ≈bp;≈bp;≈bp;≈bp;“打,打,打,成天就知道打,难道你们还想让我经历一场赤壁之败吗?”曹操怒问道。此时此刻,他的内心无比的想念郭嘉,那个意气风发的书圣,若是那个人还在,自己难道还会愁关键时刻没有人给自己献策吗? ≈bp;≈bp;≈bp;≈bp;“启禀丞相,属下以为此时段大虎势头正猛不宜攻打。听说东吴的周瑜颇与孙权不合,孙权不光罢了周瑜的兵权,还将周瑜的旧部整改了一番,我在想,趁此机会咱们是否应该去试探一下东吴。”程昱不禁道。 ≈bp;≈bp;≈bp;≈bp;“周瑜与孙权不和,此事我早已经有所耳闻,但是我若此时举兵害怕身后的马超忽然之间给我一记冷箭啊。”曹操道。 ≈bp;≈bp;≈bp;≈bp;“恩恩。”司马懿轻咳了两声。 ≈bp;≈bp;≈bp;≈bp;“奥?仲达有何高见?”曹操见司马懿这番神色,知道司马懿的心中已经有了注意。 ≈bp;≈bp;≈bp;≈bp;“启禀丞相,马腾父子已经在许都做官,丞相若是再次领兵南征,毫无疑问,马超在西凉与许昌的马腾就会遥相呼应,到时候凭借马腾父子名臣之后的身份,振臂一呼,就会有无数的汉室老臣响应,到时候丞相这个亏就吃大了。可是丞相若是杀了马腾逼得,马超造反,就会给天下人留下骂名”司马懿侃侃而谈。 ≈bp;≈bp;≈bp;≈bp;“行了,行了,我不想听那些没用的屁话,你就直接说吧。咱们应当怎么做?”曹操有些不耐烦了。 ≈bp;≈bp;≈bp;≈bp;“综合考量,属下以为还是让马超先举兵,丞相兴正义之师伐之,可为上策”司马懿淡淡地道。 ≈bp;≈bp;≈bp;≈bp;“仲达啊,马超不是傻子,他的父亲在我的手里,他肯起兵造反吗?”曹操不禁问道。 ≈bp;≈bp;≈bp;≈bp;“这个属下也没有法子。”司马懿不禁道。 ≈bp;≈bp;≈bp;≈bp;话音刚落只听群臣之中的张既缓缓走了出来道:“回禀丞相,属下前次出使西凉招马腾父子进京做官的时候曾与马超交情深厚,愿替丞相出使西凉。” ≈bp;≈bp;≈bp;≈bp;“此事可是非同小可啊,先生可想好了?”曹操不禁再三问道。 ≈bp;≈bp;≈bp;≈bp;“丞相,马超再厉害也不过是匹夫之勇,属下借着三寸不烂之舌,去替丞相探探马超的底子。” ≈bp;≈bp;≈bp;≈bp;“那好,这件事情就拜托先生了。”曹操拍了拍张既的肩膀。 ≈bp;≈bp;≈bp;≈bp;夜深人静,万籁俱寂,司马府中,司马懿正自穿着官服,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府门,但是却硬生生的收了回来。 ≈bp;≈bp;≈bp;≈bp;“为什么不杀了曹操?为什么还要帮他。”阴暗之中,一个身影走了出来。 ≈bp;≈bp;≈bp;≈bp;“现在还不是时候,曹操老谋深算,咱们得让他动起来,首尾不能相顾,才能有迹可循。”司马懿道。
≈bp;≈bp;≈bp;≈bp;“凭借你的武功难道不能直接杀了他吗?”黑影之中的声音问道。 ≈bp;≈bp;≈bp;≈bp;“如果杀掉曹操能够像杀掉你爹和你的两个儿子那样容易,也不必有我们这样的人存在了,段大虎,孙权,早在赤壁之战中就将他杀了。” ≈bp;≈bp;≈bp;≈bp;“那你当初救我是为了什么?让我死在那里就好了。”黑影中的人似乎有些啜泣。 ≈bp;≈bp;≈bp;≈bp;“你只管好好做你的“鬼母”就是了,日后定有用得着你的时候。”司马懿冷冷地道。 ≈bp;≈bp;≈bp;≈bp;西凉边塞,马超与张既在营帐之内伴随着阵阵羌笛,载歌载舞,两人都衣衫不整,袒胸露坏。 ≈bp;≈bp;≈bp;≈bp;张既神智朦胧,宛如醉酒,他哈哈大笑道:“孟起,畅快,真是畅快啊!” ≈bp;≈bp;≈bp;≈bp;张既摇摇晃晃的跌坐在地,大口大口的饮酒,马超亦醉眼朦胧的靠在张既的身边,两人举杯对饮显得犹为亲密无间。马超混混噩噩,显得犹为消沉。 ≈bp;≈bp;≈bp;≈bp;张既夺下马超的酒杯,起身来,醉醺醺的道:“孟起啊,多日不见,为何如此消沉啊,当年让羌兵闻风丧胆的神威天将军可不是这个样子啊?” ≈bp;≈bp;≈bp;≈bp;“别再叫我神威天将军,这就是个屁。”说着抢过张既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bp;≈bp;≈bp;≈bp;张既知道其中的缘由,却装作不知,不禁问道:“孟起何故如此啊?可否与愚兄说说。” ≈bp;≈bp;≈bp;≈bp;马超带泪苦笑道:“自打我父亲和我那两个兄弟进许都做了官,就把我这一个人扔在这荒无人烟的边塞,昔日与诸位兄弟骑马打猎,也是一番畅快,可是如今什么神威天将军。通通都是扯淡。” ≈bp;≈bp;≈bp;≈bp;张既不禁劝慰道:“孟起切莫如此悲观,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 ≈bp;≈bp;≈bp;≈bp;马超苦笑道:“看我这个样子,还能天降大任吗?” ≈bp;≈bp;≈bp;≈bp;“锦马超之名又不是浪得虚名,公子何必如此过谦。就连当今丞相对孟起也是赞不决口啊。”张既不禁道。 ≈bp;≈bp;≈bp;≈bp;马超忽的眼前一亮,问道:“此话当真?” ≈bp;≈bp;≈bp;≈bp;张既含笑握住马超的手道:“公子乃是名门之后,武艺高强,丞相仰慕之心已久尝对我等言道,马孟起有吕布之雄,典韦之姿呢,岂能有假?” ≈bp;≈bp;≈bp;≈bp;马超略一寻思,不禁摇头道:“既然如此,为什么让我父亲还有我的那两个兄弟入朝做官,却不让我也跟着进朝呢?却教我守在这边关。” ≈bp;≈bp;≈bp;≈bp;张既笑道:“丞相曾对我等言道将军实在是人中龙凤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当今天子也屡有加封之意,若不是将军的父亲还有两位兄弟从中阻拦,只怕孟起早就是掌管整个大汉兵马的大将军了。,” ≈bp;≈bp;≈bp;≈bp;“奥?”听到这,马超的心中,不禁甚是疑惑:“我父亲还有那两个兄弟怎么说?” ≈bp;≈bp;≈bp;≈bp;“奥,将军当真要听?”张既不禁问道。 ≈bp;≈bp;≈bp;≈bp;“但说无妨。”马超道。 ≈bp;≈bp;≈bp;≈bp;“孟起的父亲对你的评价还算中肯,只是说,孟起的年纪尚且年轻,不能担当大任。但是你那两个哥哥说得话就太难听了。”张既不禁做出一副难以启齿的表情。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