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四章:重伤

神话纪元 174 作者人勿玩人 全文字数 2634字
半夜。威尼斯人 更新最快 公园里,一个模糊的身影,在树枝的树枝间飞快穿梭跳跃,树枝像是脆皮一般在脚尖的点动间纷纷炸开,木屑飞舞。 虽然听着动静惊人,却又偏偏给人一种如猿猴一般轻盈舒展之感。 这是一片种植着红玉兰的小树林,即便还在寒冬,这里红玉兰也已悄然绽放,随着这模糊身影的鬼魅般的移动,树木剧烈摇晃间,无数的粉红色的花瓣,飘飘扬扬的洒下。 要是放在白天,这一幕的场景,绝对美不胜收。 可惜此时正值深夜,这里也是漆黑一片,空无一人。 夜生活,已成为每个人的记忆。 一入夜街上就变得空无一人,除了零星的主干路段已经挂上了的煤气灯,其余路段和区域,都还是一片漆黑。 没过多久,身影突兀停下,毫无疑问,这人正是陈守义,此时他手中按着长剑,眼睛死死的盯着百多米远处的一处巨大的松柏下,低声喝道:“谁,出来!” 久久没有动静。 一个小小的身影飞快从旁边的一个树上跳了下来,如松鼠一般飞快爬上这颗大树,然后又抓着陈守义的裤腿,灵活翻上他的肩上,小声到:“好巨人,有个坏巨人,躲在那里?” 本以为只是错觉,没想到还真有人躲在那里。 陈守义心中不由一冷,要知道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钟,外面的温度滴水成冰,这个时间点,除了街上值岗的士兵,正常人根本不会出来闲逛,更不用说来这个空无一人的公园。 “既然你不出来,那就我过去。”陈守义冷笑一声,说道。 他从树枝上跳下,一个迈步就已跃过十四五米远,才走了几步。 异变突然发生了,随着一阵光线扭曲,一个高大强壮的身影,便突兀的在大树下显现出来。 刹一见到这种匪夷所思的景象,陈守义心中一震,忍不住停下脚步:“你到底是谁?” 他穿着人类的服饰,光溜溜的头上,纹着猛兽的图案,给人一种悍勇而又野性,但平静的面容,却又古怪的给人一种视生死于无物的淡然和温和。 “我……是我主伟大的勇气之神的仆人,愿我主庇护你,强大的战士,我并没有恶意!” 他说话艰涩,带着古怪的腔调,再加上话中的含义,他的身份呼之欲出,不言而明。 气氛一下凝固起来,陈守义缓缓拔出剑,嗤笑一声:“没有恶意,那又为什么来这里?” “这是我主的指引,强大的战士,放下你手中的武器,你面对的是一名神明的仆人。”这名高大蛮人面上依然一脸平静,似乎根本没看到他手中的剑。 这个蛮人给他的感觉很不一样。 入侵地球的蛮人,陈守义见过不少,有的懵懵懂懂恐慌警惕,有的凶狠蛮恨杀戮成性,但这个蛮人却给人一种智慧平和的感觉。 “你这样强大的战士,正是我主所欣赏的,很快,我主伟大的勇气之神就会亲身降临,拯救这个堕落而又肮脏的世界!” 陈守义听得心中直往下沉,对方这话真假难辨,无法探知虚实。 二十年前,神明数次入侵地球,发生惨败,连神都陨落了数名。 如今人类威力最大的武器核弹虽然依然还能使用,并没有造成多少影响,但没有了电力,没有了卫星导航,没有高机动的投放手段,再强大的武器,都只是一个威力巨大的炮仗,彻底失去了应有的威慑力。 自从异变后,人类的整体实力弱了何止千百倍不止,而与之相反,神明在地球的力量却得到一定的恢复。一旦再次入侵……
一想到这里,他心中仿佛压着一块巨石,陈守义拔出剑,冷笑道: “什么狗屁东西!” 那名蛮人面色微微一顿,还在思索这句话的具体意思。陈守义就已脚尖一点,身体已如风般骤然间窜出。 贝壳女吓得连忙跳了下去,飞快的跑了几步,躲在一颗大树背后。 他所在的位置离那蛮人不过三十多米远,不到半秒功夫,人就已经近在眼前。 那名蛮人感觉到危险,反应也是极快,回过神来,露出一丝愤怒狰狞之色,心中默念一声:“巨人之力!” 下一刻他的身体就如吹气球般膨胀了一圈,本来将近一米九的身高,转眼就变成了高达两米一二的小巨人,浑身的肌肉虬结犹如老树盘根,无数的青色发黑的血管如蚯蚓般暴突缠绕。 与此同时,一种强大而又晦涩的气息弥漫开来。 看着飞速接近的人影,一只缠绕着密集青筋的蒲扇似大手,撕开模糊的空气,猛地抓向陈守义,同时口中声若洪钟:“愚蠢的凡人,亵渎神明,该死!” 陈守义还未接近,迎面就传来一股狂暴的气流,一只裹挟着乳白色的青色凝重大手,猛地向他抓来。 看着那突破音障而产生的音锥云,陈守义面色凝沉。 他脚下一动,身体微微一偏,下一瞬,轰的一声,狂暴的劲风,擦着身体而过,衣服瞬间撕裂,化为无数的碎布纷纷扬扬。 陈守义恍若未觉,在他躲开之际,一剑已无声的向他腰测平斩。 蛮人却不躲不避,只是抽身一脚,猛地踢向陈守义的头颅。 他动作势大力沉,一举一动速度都轻易的超过音速,简直犹如巨灵神降临,碾压一切。 只是陈守义发现,他似乎并不经常用肉身战斗,从动作中就可以看出,他的战斗相当业余,丝毫没有章法,但即便如此,他依然轻易的打出音爆的攻击,可见其**的强大程度。 若论力量的话,陈守义估计自己连对方的一半都没有,甚至连敏捷,也比他弱上一些,但若论身体发力的协调程度,他却远胜于这个蛮人。 陈守义抽身一步避开,随即一脚就如幻影般,从面前闪过,继而旁边的一颗大腿粗细的红玉兰树,被拦腰一脚踢断,轰隆倒下。 两人身影高速的移动,发出一声声爆炸似的巨响,地面不停的炸开一个个浅坑,无数冰冻的泥点如子弹般朝四周高速溅射。 不过对方终归不是身经百战的战士,斗了十几招后,陈守义终于抓住一次机会。 在蛮人前冲一拳轰来之际,他脚下一个滑步,瞬间绕到对方身侧。 他身随剑走,反手握剑,顺着他腰测狠狠一划,犹如切开一层牛皮。 蛮人剧痛低吼一声,不等他有所反应,陈守义拧身回刺,长剑如闪电瞬间插入他的后背,炸开一个血洞。 一剑建功后,陈守义心中一松,迅速准备抽剑后退,然后才刚拔出剑,就被蛮人一击回身脚重重的踹在胸膛,咔擦一声脆响,不知断裂了多少胸骨,陈守义如断了线的风筝,足足飞出了二十余米,才滚落在地。 他立刻翻身而起,持剑站立,却见蛮人捂着胸口的正迅速逃离,只是眨眼间,就已经消失在黑暗中。 陈守义一动不动,突然面色一白,猛地吐出一口鲜血,看着那蛮人消失的地方,他面色凝重。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