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中秋佳节

作者常欢乐 全文字数 2338字
卢俊义在这里小住了三四日,就已经到了中秋时分。出来大名府来到处拜访弟兄之时,根本没有想到时间如此紧迫,中秋团圆日竟不能回家团聚了。 幸好花荣他们一家很热情好客,消除了卢俊义身在异乡为异客的孤寂。 农历八月十五这一晚,天公作美,晴空万里,众星捧出一盘皎洁的月亮,洒向人间全是明亮的清辉。这一天没有云没有晕更没有雨,适合游玩登山赏月。 这一晚,花荣带着妻子妹子还有两个丫鬟,邀约卢俊义跟他们一起去附近的山上登高赏月,卢俊义孤寂一人自然欣然答应。这山自然不是清风山,更不是桃花山二龙山,那里虽然没有后来那么多的绿林好汉,但还是聚拢了不少土匪,花荣他们前去的是清风寨旁边的一座小山。^^首发 读者吧 ^^这一天,除了守卫寨门的兵丁,其他的百姓兵丁都倾巢而出,都登到高处赏月。 卢俊义一行几人在拥挤的人群中慢慢向前走着。花荣自恃艺高人胆大,平日里并不会带什么兵丁守卫,这番跟员外大哥一起登高赏月,自然更不会带什闲杂兵丁。 花荣跟妻子崔氏两人携手而行,十分恩爱甜蜜。卢俊义看着这一对新婚璧人的甜蜜恩爱模样,不禁想起了远在大名府的李师师和其他几个女子,是不是回去以后该给她们一些名分了。正沉思着。突然感觉自己地袖子轻了。原来一直拽着他的花香妹子跑开了。 花香跑到路边一处菜园,偷偷摘了一点葱,笑嘻嘻的粉面通红地跑了回来。卢俊义看了疑惑不解。花荣笑着说:“员外哥哥有所不知,这里相传未婚少女如果在中秋夜偷得别家菜圃中的蔬菜或葱,就表示她将来会遇到一个如意郎君。有句俗语偷著葱。嫁好;偷著菜,嫁好婿指的就是这项习俗。” 卢俊义恍然大悟,这时再定睛看过去,发现那菜园里有好几个年轻地姑娘在那里偷摘蔬菜,旁边还有一个老汉捻须微笑。花荣笑指那个老头道:“这老头是这菜园的主人。”看来这风俗在这里还真是正常之极。 花香小妹子这一路上特别活泼,兴高采烈欢呼雀跃。花荣和崔氏很是宠溺这个小妹子,就放任她的叽叽喳喳。shushu.com.cn卢俊义反倒有些头皮发麻,这小姑娘是跟他的互动居多。这花香人如其名,她身上有一种茉莉花般的清香,还有一丝玫瑰花般的芳香。这种莫名的体香不知怎样引动得卢俊义春心开始荡漾,面前这清秀可人、娇俏可爱的小丫头越发显得魅力非凡。看来后世的那种气味爱情的理论还是有一点道理地。花香这小妹子别看外表娇憨憨的,可心眼很细,她能看出卢俊义的许多不凡之处,同时也看出卢俊义对她的好感日渐加剧,小姑娘对卢俊义的痴缠更为激烈,一路上紧紧拉着卢俊义的衣袖,即便什么都不说,也甜甜的看着卢俊义。脸上的爱慕之情显露无疑。 想到原著中,宋江为了弥补自己的罪责,为了收买拉拢秦明,强拉了花荣地妹子嫁给秦明。=读者吧 首发==秦明武功不错,人品也还行。但让面前这笑颜如花开的小姑娘委身于那个大胡子。卢俊义突然觉得花香还真是有些可怜。男人的爱情是可以由怜悯开始的,男人总以为可以拯救一个女人摆脱她原来悲惨的命运。卢俊义这般救世主地心结不知道给他惹了多少情债。
只是总不好在花荣面前明目张胆地泡他的妹子吧,只能再次悲惨地重复他的老命运:每次泡妞不成反而被妞泡。前生后世卢俊义这种命运好像还没有改变,不过他享受这一点。 一行人穿越层层人流,终于到了山上,清风寨附近安全一点地登高处还只有这座山,所以人潮拥挤可以想象。 两个丫鬟铺好席子,放好瓜果和桂花酒,还有一些月团。这个时候月饼还没有流行起来,宋人赏月的时候吃的是月团,又叫做小饼,苏东坡有诗云:“小饼如嚼月,中有酥和怡。”虽然跟月饼有些相似,是圆圆的小小的里面有果仁的饼子,但卢俊义怎么看它都不是月饼,没有月饼好看,口味也相差甚远,勉为其难吃点吧。 这个时代宋人赏月时好饮酒,苏东坡的一曲《水调歌头》成为中秋之夜咏月的必点曲目,喝的酒则有讲究,是桂花酒,中秋节月亮跟桂花是有种相辅相成的感觉,像重阳节跟菊花的关系一样。这桂花酒爽口清冽,绵香悠长,比那月团算是可口多了。 卢俊义看着这宋时明月,喝着宋时花酒,傍着宋时名人,真是有种恍如隔世之感。 花荣虽然枪法、箭法了得,是个赳赳武将,但在诗词鼎盛的宋朝仍不能流俗地要吟诵一些诗词。既然花荣咏月用的是李白、苏轼的诗词,卢俊义也不愿再去剽窃后世的诗词,也老老实实的吟咏了一些先人的诗词。 李白的《静夜思》是最简单也是最通俗普遍的咏月诗,可谓最为脍炙人口、千古传颂、妇孺皆知,“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按照触景生情的原理,卢俊义适时地吟诵了这首诗。 当然了少不了另外一首诗,王维的《忆山东兄弟》: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望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花荣笑道:“中秋佳节,兄长独自一人在外,难怪有如此伤感。不过兄长就把小弟处当做你的家,休要见外。” 花香在旁边笑道:“员外哥哥休要再吟诵这些伤感莫名的诗词了,怪破坏赏月的情致的。” 卢俊义哈哈大笑道:“花兄弟,愚兄并没客气,可思乡之情难免的。好了,花妹子,我就改成吟诵其他的吧。”随即卢俊义吟诵起另外一首《月下独酌》:花间一壶酒,独酌天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竹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自散。永结无情游,相期藐云汉。 当然苏轼的那曲《水调歌头》更是人人传唱,看着山坡上好多粗豪之人故作深沉的吟出“明月几时有?”卢俊义看的好笑,不过同时也很感谢月亮的存在,给中国古代文化增添了那么多的清辉。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