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节唐砖

作者孑与2 全文字数 3272字
狄仁杰倒是有另外的看法,仔细的品鉴着这只乌龟笑道:“师父的笔法越发的老道精湛了,你看看这只乌龟,虽然身处困境,依旧一副乐天知命的样子,这是要我们不要把好曰子过成黄连,珍惜眼前的生活才是正确的。.” 小武淡漠的瞅了一眼说:“我怎么就没看出来?我只看到一只倒霉的翻盖乌龟,再配上那两句诗,活脱脱就是骂人的话。” 狄仁杰大笑道:“师父就是这样的脾姓,一辈子把真理埋在诙谐或者嬉笑怒骂之中,你仔细想想,师父的好多预言是不是都一一实现了? 说起来啊,在大唐比师父眼光更加长远的人我还没见过,那个袁守城号称两世为人,我觉得他依然就是一个神棍,那样的人给师父提鞋子都不配。 师父也是我见到的人中堪称完美的人,对妻子有情,对朋友有义,对君王有忠,对弱者有怜悯之情,只要师父在七年之后退隐山林,他老人家就是周公一类的人物。” 小武不以为然的道:“那又如何,还不是把自己委屈了一辈子,论智慧,论手段,论王霸之气,师父一样都不缺,就算是做王莽我都认为比作周公强百倍。” 狄仁杰怜爱的看着愤愤不平的小武说:“如果师父真的下杀手除掉李家子孙,你还能和师父亲近起来吗?想要杀掉李厥,首先就要杀掉太皇太后,再杀掉魏王泰,杀掉吴王恪,杀掉蜀王黯,杀掉齐王佑,再把平生的好友杀个遍,顺便再把书院的鸿儒砍杀一遍,这才有可能谋朝篡位成功,这样的师父就不是所有人从心底里尊敬的骠骑大将军了。 小武,你真的希望师父是一个六亲不认,心底恶毒的小人吗?为了区区一个皇位,不值得,师父也从来没有吧皇位看成一个必须要得到的目标。 这三年,师父看起来韬光养晦,其实他一直盯着大唐的每一个变化,你真的以为天下就这么平静吗?长孙冲,独孤谋这样的枭雄哪一个不是摩拳擦掌的打算大展拳脚,开创出一番事业? 可是他们不敢,师父没死,他们就一动都不敢动,三年前师父将李象不问青红皂白的活埋掉,就是向整个大唐宣告了一件事,谁挑起战乱谁死!所以大唐的野心家们只好低眉顺眼的夹紧尾巴做人,唯恐露出一丝不满被师父知道从而招来灭顶之灾。 师父比你想的聪明的太多了,别人的改革都是大刀阔斧的再进行,比如商鞅,比如晁错,唯独师父的改革是混在时间中进行的,而且进行的悄无声息,大唐六部的职权正在不断地细化,决定朝堂走向的不再是皇帝一句话就能改变的,权利正在变成,行政,立法,司法这三权鼎立的方向前进,你现在不要看,长孙家掌握立法权,独孤家掌握行政权,师父掌握军队和司法权,看起来这三家似乎在大唐可以做任何事情,但是在太皇太后的配合下,三个家族正在逐渐的淡出朝野。 一旦三大家族淡出朝野,大唐真正意味上的三权鼎立的时代就会来临,皇帝作为国家的象征,唯一存在的价值就是代表上天统治这片大地。想要和太宗,高宗一样的手握生死大权,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一件事。 如今商人在向朝堂伸手要权利,工人,农夫也开始有了这方面的初阶萌芽,皇帝如果还想恢复以往的统治,那就是在和天下人为敌。 在师父看来,当皇帝不但无趣,还非常的郁闷,改变一个国家,并且为万世立下规矩,才是一个伟大的人物必须要做的事情。 还记得师父曾经说过: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话吗?师父从来都没有忘记,一直在一以贯之的执行。 什么样的人才是伟人?汨罗江畔独行的屈原?人头悬在吴江城头的伍子胥?指挥千军万马的不败名将?写下不朽诗篇的才子?还是气吞万里如虎的君王? 哼哼哼,都不是,在我看来只有师父这样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的人才算得上真正的伟人。师父总是说自己就是一块垫脚的砖石,不求别的,只求那些站在他背上的人能看的远一些,再远一些。 正是这块砖石,让我们触摸到了神的领域,就是这块砖石,让我们的眼光从黄土地转向了蔚蓝色的大海,就是这块砖石垫在我们的脚下,让我们知道了自己身在一个巨大的圆球上,也是这块砖石,让我们品尝了人世间最美好的情感,我们的目光从来没有这样长远过。
能做他老人家的弟子,狄仁杰三生有幸!” 小武长叹一声道:“我为了虚无缥缈的白玉京浪费了六年的时间,这六年时间正是师父大展宏图的六年,他确实做的隐秘,连我这样的人都没有察觉,小杰,我们身在师父的羽翼下,虽然安全,却没了自己的光辉。看样子我只能回到书院好好地做我的玉山书院的院判了。” 狄仁杰拈须大笑道:“太阳之下,萤火之光不放也罢!” 小武默默地合上师父送给自己的那副《翻盖乌龟图》,喊管家进来,命他拿去找最好的裱糊匠把这副图装裱成一副中堂,她准备挂在大厅的中央,时时为戒。 云烨用力的抠着自己的耳朵,因为那里痒得厉害,也不知道是谁在嚼自己的舌根子,李安澜咬着舌头帮他掏另外一只耳朵,掏出一块大的就呲牙咧嘴的嫌弃一番,辛月阴着脸,一把打掉云烨抠耳朵的另外一只手,用自己的簪子帮着丈夫掏另外一只耳朵。 两面开弓,这就很麻烦,云烨的耳朵被俩个赌气的女人揪的老长,自己一动都不敢动,生怕这两个疯女人把自己弄成聋子。 小孙子跑过来,看看爷爷的惨状,很自觉地转身就跑,旺财也过来看看,见这里没有什么好吃的也转身走了,云烨呲牙咧嘴的想要找个搭救自己的人都找不到,空有一身的力气,不敢使唤。头一次发现老婆多了是一件非常讨厌的事情。 估计两只耳朵已经非常干净了,辛月到底心疼丈夫,小心的松开丈夫的耳朵,瞪了李安澜一眼,李安澜也赶紧把云烨的耳朵松开。 笑眯眯的看着辛月说:“你替夫君生了两个儿子,我也替夫君生了一儿一女,所以啊,你在我面前能显摆的地方不多。” 辛月嗤的冷笑了一声说:“我生的儿子全部姓云,你生的儿子却姓李,闺女你也就生了出来,那孩子可是我一手养大的,能下蛋的母鸡多了,家里每天都有上千枚鸡蛋可以捡,生下来就很了不起吗?” 李安澜一时语塞,云烨趁机插话道:“奇了怪了,你们年轻的时候都相安无事的,怎么到了老了,反而拈酸吃醋起来了,哈哈,也好,老夫终于不寂寞了,以后咱们三个一起吵架,你们吵架的时候记得喊上我,免得我跑出去再弄几个年轻的进来!程处默才来信,信里可说了,他如今驻守的米脂县可是难得的美人窝,已经喊我两三回了。” 李安澜总算是找到可以说的话题了:“您有本事就出去,家里还有姐妹五个,昨个还说力不从心,今天怎么就雄心勃勃了…… 程家人也不是好人,程处默有做银媒的功夫,先把他那个比他闺女还小的继母弄走。” 这就算是火烧八百里连营了,事不可为即刻远遁千里,这是刺客的信条,也是名将必须有的素质,于是云烨带着旺财立刻就远遁到李泰的工坊里,与其和两个疯女人对峙,不如去看看李泰的第一架螺旋桨飞机造的怎么样了。 关于发动机这件事云烨其实非常的疑惑,因为大唐的发动机他根本就没见过,这东西虽然说就是一个气缸和活塞,再加上连杆就完成了整个传动的工作,一个方墩子就成,但是李泰的发动机是诡异的八角形,据说脱胎于太极,阴阳连环不休之意,然后被他演算推进成八卦的模样…… “乾代表天,坤代表地,坎代表水,离代表火,震代表雷,艮代表山,巽代表风,兑代表沼泽,总共有六十四种变化。” 李泰得意洋洋的向云烨解说自己的得意之作,云烨暂且把它理解成一个发动机有六十四个档位,看着希帕蒂亚不断地点头称赞的模样,只好强忍着咆哮的冲动,继续耐着姓子李泰吹嘘。 “这个发动机可是废了我九牛二虎啊之力啊,你也知道的,光是燃油的提纯就非常的要命,一大通猛火油里面,只有很少的一部分才能利用,炸了好几回了,到了最后才被我的八卦发动机降服,哈哈,八卦之间想生相克,又相辅相成,“休、生、伤、杜、景、死、惊、开”这八门有生门,死门之说,所以我的飞机只要沿着生门的方向走,定然安然无恙。” 云烨忍了好久才对李泰说:“要是我有事非要往死门的方向开怎么办?” 李泰不说话了,和希帕蒂亚一起恶狠狠地瞪着云烨这个讨厌鬼。(未完待续。)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