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7章 太过白眼狼

特种教师 1237 作者黑暗崛起 全文字数 3568字
“你这话什么意思,。” 叶皇这话一出,站在秦智旁边的年轻人脸色就是铁青无比起來,一双桃花眼怒瞪着叶皇仿佛有深仇大恨一般,与此同时,秦智几人的脸色也无比的难看。 叶皇这句话的深层次含意,并不是那么难以理解。 “你这岳丈什么意思,我就是什么意思,想让我放弃月儿,想法很天真,不知道让你们放弃现在的地位和权力,你们会愿意吗。” 深深的看了一眼秦智,叶皇脸上的玩味之色更浓。 人可以无耻,但是像眼前这些人如此无耻的,叶皇还是第一次看到。 “艳儿是我女朋友,谁我也不会让。”怒瞪着叶皇,这年轻人瞅了一眼秦智的女儿秦艳略作犹豫的咬牙说道。 “我还以为你会很果断的说呢,原來还要考虑一下啊……”冷冷一笑,叶皇话中略带挑拨意味。 既然不对路子,那就不需要留什么面子,你们不让月儿好过,那我就不让你们好过。 果然,叶皇这话一落,原本还沒有察觉到什么的秦艳脸色跟着一变,看向那年轻人眉头蹙起,仿佛很愤怒的样子。 “你不是说会爱我一生一世吗,那你为什么会犹豫。” 女人就是这样,在感情的问題上经常揉不进一粒沙子,叶皇正是抓住了这一点。 倘若是平时,眼前年轻人的迟疑不会引起后者的半分猜忌,但是叶皇只是稍微的煽风点火,那事情就完全不同了。 迟疑就是不爱,犹豫就是不忠贞,女人的发散姓思维绝对可以延伸出一百种以上的猜忌,而叶皇正是利用了这一点。 “不是,艳儿,他这是挑拨离间,你别听他乱说,我刚才是沒反应过來。” “这个还有什么反应的,你是不是还惦记着那个狐狸精。” “我沒有,你别听他胡说,艳儿,你还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意吗。”此刻的男子可以说黄泥掉进了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虽然,他的确和另外一个女人有着亲密的來往,可是这一切都在自己小心的掩饰下,秦艳并未发现,可是现在这小子几句话就挑拨成功了。 “行啦,这些事情回去再说。”秦智喝止了自己女儿和女婿的争吵,他知道这事情叶皇是故意的,此刻看向叶皇的眼神已经多了几分警惕。 一个大学老师几乎可以跟书呆子画等号,怎么会玩弄这种阳谋。 被秦智喝止,秦艳和年轻男子也不敢再在这事情上争执,眼神带着仇恨之色的盯着叶皇。 “年轻人,你的意思我懂了,你爱月儿,这一点我能够理解,不过这世上不是相爱就可以在一起的,我奉劝你一句,为了你自己好,你最好还是放弃。” “哦,为了我好。” “那个,这哥们,你女朋友的老爸过些曰子可能要锒铛入狱,为了自己好,你还是放弃这秦艳吧。” “秦先生,你觉得我这样说,他会听吗。” “那么说,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阴沉着脸,秦智显然被叶皇给气的不轻。 作为国土资源局副局长的他,向來自己说话沒人敢忤逆,眼前这一个大学老师却跟自己硬刚,他岂能不生气。 “老公,跟他磨蹭什么,一个外人而已,就算是他不想到时候也由不得他。”秦智的妻子李素梅瞪了一眼叶皇对着自己丈夫说道。 在她看來,叶皇只不过是一个外人而已,不可能掺和到自己秦家的事情之中,跟叶皇说话就是根本毫无意义。 “就是,大哥,他只不过是一个穷酸老师,就是再不愿意也管不着什么,还是别跟他啰嗦了。” “大哥,还是跟二叔他们说吧。”一直沒说话的老三这时候张嘴说道。 “嗯。” “年轻人,话我已经说了,停不停在你自己。”瞅了一眼叶皇,秦智便欲走进屋里去同秦光业商量关于秦月的事情。 不过还沒等他走进去,一双手拦住了去路。 “你什么意思。” 看着拦住自己的叶皇,秦智此刻真的有些不能忍了。 “不用进去了,今天的事情我做得了主,你们人多嘴杂,我不想伯父伯母听到任何不卫生的声音。” “你说谁说话不卫生,你给我说清楚。” “你算什么东西,敢这样说我们,信不信我一个电话让你连老师都当不成。” “一个穷书生,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叶皇的一句话仿若点燃了炮仗一般,三个原本沒怎么说话的女人瞬间怒了,骂骂咧咧的向着叶皇冲了过來。 而秦智三兄弟此刻也好似不愿意再管什么,任凭着自己的妻子闹。 “够了,要吵到大街上炒,这里是我家,不是公共场所。”屋里的秦光业暴怒的走了出來对着三个泼妇吼了一声。
“叶皇,月儿,进來,让他们爱怎样怎样。” “不用了,伯父,我想沒必要跟这些渣滓再多说什么了。”淡淡的一笑,叶皇眼神瞬间阴冷了下來,此刻的他已经不想再玩了。 秦光业听叶皇的话点了点头。 “这里交给你了,月儿,跟我进去。” “爸……” “进去。” 见自己父亲坚持,秦月沒有再说什么,乖乖的跟着进了屋。 屋外,叶皇扫了一眼眼前的十三人。 “一点屁事弄得跟逼宫一样,全家人都上阵了,看样子周成那小子掐住你们的命脉了,我说的对吗。” “你以为你是谁,我们圈子里的事情,岂是你一个小老师知道的。”白了叶皇一眼,三个泼妇看着叶皇依旧是眼高于顶。 “呵呵,我是一个小老师不错,可是我这个小老师若是想,很容易就把你们这些所谓的权贵全部捏死,你信是不信。”对着这女人冷冷一笑,叶皇的笑容显得如此的诡谲。 “几个处级干部外加半死不活的国企副总就让你们蹦达的整个南京盛不下你们了,那要是让你们进了江苏省的圈子,岂不是目中无人了。” “看在你们和月儿有亲戚关系上,我先不对你们怎样,说吧,周成那杂碎打电话说了什么。” 叶皇的这一番动作和话语直接让十三人全部震住,秦智三兄弟眼神闪烁,看着叶皇,有些摸不准对方是何方神圣。 “怎么,不说。”叶皇冷哼一声。 “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决定你们的未來是牢底坐穿,还是继续坐在现在的位置上,当然,你们可以选择不回答,我直接送你们进去。” “你以为你是谁,中纪委的,就算是中纪委的也不能无缘无故的抓人。” 李素梅见叶皇说话大言不惭,又是阴声怪气的说道。 “看來咱们沒有必要说下去了。”眼神之中带着一抹玩味,叶皇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昨天交代的事情你们现在可以艹作了,不需要留手,人家不信,那就让他们信好了。” 说完,叶皇挂掉了电话。 “说实话,本來我还准备给你们这一群人留条后路的,可惜你们自己不把握,月儿是我的女人,也只能是我的女人,这些年欺负他们一家人很爽是吗,那你们后半辈子就在牢里呆着好了。” “别怨我,怨就怨你们自己,能力不足,野心太大,更重要的是,太过白眼狼了。” 说完,叶皇转身进入了屋内把门关上沒了声音。 “小叶,怎么样了。”秦光业看着走进來的叶皇脸带忧色的问道。 “放心吧,伯父,以后他们不会來烦你们了,我让他们进去反省反省。”笑了笑,叶皇解释道。 “你准备把他们全部送进去。”一听叶皇这话,秦光业脸色变了变。 “嗯,您这些亲戚已经到了油盐不进的地步,我见的人也不少,还沒见过这么无耻的,进去对他们來说,不是坏事。” “会不会太过了。” “沒事,有些人不经历这个阵仗,他一辈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对待别人,别忘了,他们以前怎么对待你们的。” “爸,你就别心软了,当初的因种下现在的果,是他们活该。”一旁的秦月在听到叶皇准备送他们进去的时候脸上露出喜色道。 这些年外面那些人的所作所为她全部都看在眼中,对于这些人她觉得沒有必要怜悯。 “哎……毕竟是自己人,如果不是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我怎么也不会让你这样的。” “呵呵,如果他们今天不是因为周成來逼迫月儿,我想我也不会这样做。”说话间,叶皇的脸色又是一冷。 “伯父,您放心吧,暂时先这么办,以后若是他们真的悔改了,可以艹作一下,让他们早些出來。”】 “那……那好吧。” 在叶皇同秦光业说话的同时,外面的秦智等人也有些慌张起來。 “大哥,那小子说的会不会是真的。” 老二,秦琼皱眉问道,他们几人手底下都不怎么干净,真要被查出什么來,进去最少也要判个五六年,扯出的多了,甚至十几年都有可能。 “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一个小瘪三吗,我还真沒觉得他有多大能耐,“扭着有些肥硕的身段,老二的媳妇王墨兰又提高了嗓门喊了起來,那样子是故意让屋里的人听到。 不过还沒等她话音全部落下,外面一阵急促的警报声响起,十几辆警车直接将秦光业外面的街道给堵住,然后几十个警察荷枪实弹的走了下來,大步流星的向着小院里而來。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