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1章 兜得住?

特种教师 1291 作者黑暗崛起 全文字数 2268字
叶皇的话说的如此清楚,吴校长哪还听不出他指的是什么。 当初赵大宝和李二虎的事情正是自己拍板开除的,这姓叶的小子这么说不是明摆着讽刺自己吗。 叶皇说归说,吴雄却并不认为自己在那件事情上是错误的,开除两个无关紧要的小保安就可以平息一起事件在他看來是很划得來的。 不管那件事情是不是王子涵这小子想对人家女孩子怎样,事情一旦扯了出去名誉损坏的必然是渝城大学,而自己的所作所为正是在保护渝城大学的声誉。 他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相反吴雄认为自己做的很对,即便是当初事件当中自己出于保护王子涵的目的。 “那赵大宝和李二虎是我亲自批准开除的,怎么,你有意见。”脸一拉,吴雄倒是沒有在这事情上准备隐瞒什么,直接沉声说道。 “意见,我哪敢啊,您是副校长,我只不过是一个连编制都不是的普通教师,您一句话我还不拍屁股滚蛋啊。”叶皇轻哼一声,语言之中尽是讽刺意味。 “你沒有犯错,我也沒有开除你们的权力,赵大宝和李二虎是犯了学校的条例,校规难容,我这才开除的,对了,叶老师,你有关心这个的时间,还不如多关心关心你的学生,或许就不会有这起群殴事件了。””到头來,吴校长还是觉得这是一起群殴,而不是一起校外闲杂人员入学校行凶咯。” “事实如此,不需要我认为什么。” “你的事实就只是因为王子涵的父亲是局长,舅舅是副市长。”叶皇撇了撇嘴冷笑。 “叶老师,我希望你摆正态度,不要把这件事情跟那些乱七八糟的扯在一起,我们是就事论事,不是因为王子涵父母怎样,你要明白。” 被叶皇揭穿了事实,吴雄脸色变得极为的难看,沉声喝道。 “我当然明白,官官相护嘛,我早就看清楚了,可惜你们这次欺负错了人。” “我叶皇的学生除了我,谁也不能随便欺负。” 叶皇眼神喷火瞪了吴雄一眼,不再理会对方直接又坐在了座位上。 “王子涵,别以为把这姓吴的搬來了,你就安全了,你这胳膊先留在身上,过一会雪舞回來了,她要是磕着碰着了,我让你下半辈子做轮椅。” 说话间,叶皇狠狠的一瞪王子涵,那冷彻的目光仿如实质一般,直接看的后者一个哆嗦,往后缩了一下。 刚才应为吴雄过來壮的一点胆子,瞬间被吓得剩下了沒了几丝。 “叶皇,从现在开始起,你被学校开除了,带人打架斗殴不知悔改,目无领导,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种年轻人。” “谢谢,我倒不是第一次见你这种无耻的领导,月儿,给徐校长打电话,就说这里有个二逼校长,让他领回去。” 眼皮抬都不抬一下,叶皇回头对着秦月说了一句,随即搜遍全身搜出一支烟点上美美的吸了起來。 “吴校长,别说你一个小小的副校长,就算你是正的我也沒看在眼里,你我本來相安无事,我做我的老师,教育我的学生,曰子逍遥自在似神仙,可他妈的你们这群吃饱了撑的混蛋就是沒事找事,赵大宝和李二虎什么人老子不知道,你他妈的给他们冠上调戏女学生的罪名,你他妈的眼睛瞎了还是怎么的。”
怒瞪着已经气得打哆嗦的吴雄,叶皇直接将手中的烟头向着对方脸上扔了过去。 “你……你想干什么,來人,把他抓起來,他想打领导。” 眼看着叶皇想动手的样子,吴雄急忙对着身后一群保安和民警命令起來。 “想跟他们一样就尽管上,我在学校里做过什么,你们不是新人,相信也清楚。”邪异的一笑,叶皇对于那站在身后的十几个保安和民警根本沒放在眼中。 的确,正如叶皇所说,身后这群人都不是吴雄这个新來的菜鸟,叶皇纵横整个渝城大学已经半年的时间,其中做了什么,不知道的几乎沒有。 接新生的时候一个人就把三四十号人黑社会干趴下了,后來他的学生被黑社会在门口被围了,这叶老师又带着一群保安把对方敢打的屁滚尿流。 这些事情很多都是他们亲眼见证,和这样一个狠人打。 除非他们活腻歪了。 “上啊,你们怎么不上。”吼了半天,见沒人上前,吴雄就感觉很奇怪了。 “吴校长,这人不好惹,我看还是等徐校长來了再说吧。” 一个知道叶皇底细的保安对着叶皇点头笑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在吴雄身前嘀咕道。 “不好惹,不好惹又怎样,这世上好汉多的是,不照样蹲大狱,你们不用怕,出了事情我兜着。” 话音落下,依旧是沒有人动身,好似全部定在那里一般,所有的保安和民警都是站在远远的地方,好似这里发生的一切都跟他们无关一般。 “出了事情你兜着,你兜得住吗,吴校长,你是嫌我们渝城大学不够出名怎的。” 这边,吴雄话刚落,身后就传來了呵斥声。 远处,渝城大学校长兼党委书记徐风冷着脸走了过來。 “徐校长,您怎么來了。” 看到徐风过來,这吴雄明显气势弱了许多,再怎么说自己只是一个副校长,对方是一把手,自己只是一个沒多大实权的角色,跟拥有生杀大权的徐风相比还差上不少。 “我怎么來了,我若是再不來,你是不是要把这事情弄的越來越复杂,明明是校外的人來我校围殴学生,你说聚众斗殴,吴校长,你还是不是我们学校的校长。” “徐校长,我……我也是听他们说是这样啊……” “他们,你的他们只得是王子涵这些人吧,吴校长,如果我沒记错你跟这王子涵的父亲有些关系吧,我现在很怀疑你办事的公平姓。” “徐校长,这是两码事,再说了,这事情算不得多大啊。”吴雄看到徐风向自己发难,就觉得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平时这徐风对自己很客气的,今天怎么咄咄相逼啊,这让他有些疑惑,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