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把酒论英雄

天问之凤舞隋天 9 作者随风蓝梦 全文字数 4075字
清松鼓掌,说:“小二哥果然是英雄豪杰!我们就谢过了!!”。小二轻快的下楼去了。 不一会,酒菜陆续上来了,大家尝了尝,果然酒香醇,菜鲜美,一致交口称赞,那小二乐得眉花眼笑。尤其是那号称是来自黄河的鲤鱼“鲤鱼跃龙门”,肉嫩味美,造型优美,烹制好的鲤鱼昂首盘中,栩栩如生,仿佛欲跃而起,江上有蔬菜做的青山衬托,状如门阙。 店小二开心的介绍:“这道菜是咱这儿卖的最火的!特别是读书人,来到洛阳非吃这‘鲤鱼跃龙门’不可!味道好,主要是意头好!”。 谈笑间天色渐暗,洛阳城里开始炊烟四起,有些人家亮起灯火,映着紫蓝色的天空,让人不禁顿生怀古思乡之幽情。 素心喝着口感很好的桂花醇,习惯的弯起嘴角,看似心平气和,眼角眉梢却出卖了她心中的彷徨。清松看在眼里,思筹着如何引她开怀。 楼梯有脚步声传来,接着店小二带着几个客人走了过来。那是两个年轻男子,一个身穿白色长袍,风度翩翩,看起来像读书人;另外一个相当廋,穿着一件绿色暗花开襟的长外套,里面是月牙白的长衣,一双眼睛精光四射。 他们也看中了临街的桌子,白衣人用扇子指指清松他们旁边的位置,跟小二说:“就那里吧。” 走过清松身边时,那白衣人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们,忽然“咦?”的一声,站住了,指着清松说:“余兄弟,是你吗?”。清松这才转过面看清楚对方,也很惊喜地站起来:“哎呀,祖安兄!不想在这里碰到你!” 两人亲热地嘘寒问暖了一番,清松邀请对方一块坐,孙祖安就和他的朋友说:“宇文兄,这位是余兄弟,我很多年没见的好朋友,清松,这位也是我的好友,宇文恺,我们跟他们并一桌好吗?”。宇文恺早在一边把素心他们看了个够,这时就说:“能结识两位,也是在下的荣幸。”清松说:“这位是我的师弟,呃,素新。”素心忙拱手打招呼。 店小二就把两张桌子并作一张,多加了两副碗筷。店里另外有人提了几个大灯笼上来挂起,微黄的灯光里,凉风吹拂,这外廊越发让人流连忘返。 孙祖安点好酒菜,几个人才开始谈天说地起来,都是年轻人,很快就熟络了。 素心尽量少说话,听到有趣的地方就抿着嘴笑。 大街的尽头有一间相当大的酒楼,估计是请了乐府的伶人在华灯初上的时分开始唱戏招徕人客。于是连带着附近的人都有了耳福。 隐隐约约听着是在唱《霸王别姬》。乐声哀怨悠扬,男音惆怅无奈,女音绝望缠绵。大伙儿不知不觉都侧耳聆听。 男音唱道:“力拔山兮,气盖世; 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奈若何? 如兮如兮……?“。 女音接着:“成败一时,君莫忘; 亦要知胜负常事; 前路渺,愿君珍重…… 汉兵已略地,四面楚歌声…… 大王意气尽,妾若何如生?……”。 余音袅袅中,几人很自然的就谈论起汉高祖刘邦和西楚霸王项羽的种种来。 孙祖安道:“虞姬,可赞可叹的女子!难得她有这样的血性!垓下之战,楚军败局已定,虞姬情愿自刎也不愿成为霸王的负累!” 清松也说:“这样的女人才配得上霸王这样的名将!秦末年,群雄并起,唯有楚霸王以一己之力威振天下。一代枭雄,可惜始终扳不过天命啊。” 孙祖安道:“论出身,刘邦出于市井中,而项羽是名将项燕之孙;论学识,刘邦只是个没读过几天书的平民,而项羽从小熟读兵书,文武双全;论实力,刘邦从几千个杂民起家,无数次被楚军打得落荒而逃,连父亲老婆都被抓了;而项羽呢,兵强马壮,横扫千军啊,楚霸王号令天下,莫敢不从!……没人会想到,居然是一直挨打的刘邦最后得了天下!这不是天命所归是什么!” “是啊,命中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清松叹道。 素心忍不住了,说:“依小弟看来,虞姬不该在项羽最彷徨绝望的时候自杀;霸王一生只有虞姬一个妻子,他最辉煌时也没有充其后宫,连行军打仗都带着她,可见他们夫妻情深。霸王兵败垓下,众叛亲离,连他最爱的人都抛下自己自杀去了,虽然说是为了不做自己的负累。但对于一个身处绝境的人,无疑是雪上加霜……她的死,直接让霸王斗志尽失,连活下去的意思都没有了。所以,说实话,小弟觉得虞姬——笨了点……” 她顿了顿,在惊异的目光中继续说:“也只有这样的笨女人才配得上项羽这样的莽汉!” 孙祖安瞪大了眼睛,问:“哪,那,一个女人,兵荒马乱,不,不自杀,难道等敌人抓住了,受尽屈辱,才求死?哪,那不是太迟了吗?倒不如,干脆利落,还挣个青史留名。” 素心笑着摇头,清松知道这师妹从小被师傅教得很有自己的一套,凡事都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常语出惊人。这时他也好奇了,就问:“是啊,如果……你是虞姬,你会怎样做?”。 素心道:“如果,我是她,首先,会想法子阻止霸王建都彭城,而促成楚国定都咸阳。因为咸阳位置适中,可以统驭全国。第二,项羽建立西楚王朝时,分封了十九个王国,而这十九个王国并没有归于西楚王朝的统治,那只是十九个地位平等的盟国。而且,项羽把这些国王都分封到了不该去的地方,自己为自己制造出很多没有必要的严重危机。如果我是虞姬,至少会让项羽明白,这样做,等于把自己放在一座火山口上。”
不知道是不是酒劲上来了,素心欲罢不能,滔滔不绝的往下说:“第三,不能让项羽驱逐亚父范增!成大业者,必须有容人之量!第四,即使中了十面埋伏,就算是败局已定,与其把时间和心思放在喝酒跳舞,不如想想法子?有勇气寻死,为何没有勇气求生!……” 她眼珠一转,笑着说:“项羽这莽汉必然不肯化妆易容的,干脆,给他下点迷药,然后剃掉他的胡子,和他一起装扮成最普通的虾兵蟹将……反正,办法多了去,干吗一条心寻死呢?而且,就算死,也要躲起来死,死之前骗他在哪儿哪儿等他来相会,好歹给人家一个活下去的理由啊。师傅常说,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有卷土重来的一天?……刘邦输了多少次啊,就是没有输掉斗心,所以他最后赢了。” 宇文恺听得连连点头,说:“对的,对的,项羽百战百胜,最后一次就输掉了一切,连性命也输了;刘邦屡战屡败,最后一次就赢得了天下。”。 孙祖安道:“听小兄弟这么一说,是觉得虞姬不该决战前自刎的,以霸王骄傲的性子,看着自己的女人死在面前,他的心恐怕也死了。”他想了想,说:“依小兄弟的意思,如果虞姬不死,项羽也许会东山再起,以他的实力和军事能力,该是他最后得到天下?” 素心轻轻用筷子敲着茶杯,道:“这不大可能,除非刘邦忽然中冷箭死了;不然,这天下还是姓刘的。” 孙,宇文二人大奇,孙问:“项羽武功盖世,行军布阵也很高明,作为楚国名将项燕之孙,本身就很大的号召力。这——赢面该比一直被撵着跑的汉军大呀?” 素心道:“小弟看来,夺天下需要的是谋略,胸襟,讲的是心够黑,血够冷。和武功力气没什么直接关系。项羽出身高贵,百战百胜,一直活在万人之上,所以他性子骄傲,虚荣,自以为是,他听不进任何不同意见,也容不下任何有才能的人;说白了,他是个头脑发热,高傲自负,从没受过挫折,不知道人世艰难的年青人。他以为凭一己的蛮力就可以征服天下,未免太天真了。” 宇文恺喃喃道:“没想到千古英雄到了小兄弟这儿……成了个一文不值的野蛮人。那,流氓混混出身的汉高祖更加不堪了。” 素心摇头道:“不,刘邦是个悟了道的中年人。他早年的潦倒,出身低微,这让他放下身段,待人处事没有不必要的自尊心和虚荣心,只要是对自己有利的,他都可以不受拘束的去做;他没读过多少书,这让他谦虚,总是觉得自己不足,容易接纳如韩信,萧何,这样出身不高的能人;他起义前一直和流氓混迹市井中,这让他充分的了解人性世道,培养出属于江湖中的高度智慧,比如宽宏大量,懂得制衡各路势力,比如讲义气,直到如何取舍,如何利用人性的弱点去达到自己的目的。” “还有,他屡战屡败,从不断的失败中练成了很强的承受能力,他才不会因为一次半次的战败去自杀!只有能屡败屡战的战将,才是真正的英雄!”素心大喝一口酒,神采飞扬地说:“记得吗?灵璧之战,刘邦带的汉军几乎全军覆灭,他仓皇带了儿女妻子出逃,楚军追得紧,他嫌马车跑的慢,居然把自己的一双儿女扔下马车!这样的人,项羽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听你这么一说,汉高祖还真是一狠人哪!世人只看到他得天下是天命所归,真命天子,哪里想到那么多呢?”宇文恺叹道。 素心道:“想得天下,要的就是志如磐石,心比铁硬。为了大局,什么都可以放弃!” 清松笑道:“祖安兄,我这师弟就这脾气,平时好好的,一多喝几杯酒会胡言乱语,说起什么都一套一套的,两位别见怪啊……师弟,做人做到那份儿上,也没多大意思了不是?” 素心道:“人各有志,所以有人帝王将相,有人渔耕樵织啊!” 孙祖安和宇文恺两人都心服口服,起了惺惺相识之心,宇文恺问:“余兄,你们在洛阳这几天,小弟一定要尽地主之谊,吃的喝的,包在我身上!”他豪气的拍拍胸膛。 孙祖安忙说:“说到吃吃喝喝,宇文是高手;那游逛玩耍,就别跟我客气啦!” 清松看看素心,想问她意见,素心浅笑道:“有两位哥哥照应着,那就最好不过了。师兄,咱也来学学汉高祖,脸皮要够厚,心要够黑,这‘客气’两个字,咱是不懂的……” 这时候,从里面的厢房里走出来一个老仆人,他脚步轻盈的走道宇文恺身边,低声说:“宇文公子,我家主人请您借过说句话。” 宇文恺皱起眉头,问:“你家老爷是???”他边说边回头打量那厢房。 青衣仆人附在他耳旁低低说了句什么,宇文恺动容的“啊”一声,马上站起来,对三人拱拱手,说:“很抱歉,我去去就来。”说完就离座而去。 ————————————————————————————————————————————— 这里,少年素新引起了杨广的注意……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