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二章 片刻的寂静

天醒之路 852 作者蝴蝶蓝 全文字数 2485字
从宝之林来的人,就算没有亲眼目睹下午发生的事,基本也都听说了。三男两女,特征是提着几串神兵,这一形象从今天起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在宝之林都会声名大噪。结果今天还没过完,这一形象竟然就又出现在了快活林,站在旗牌下,静静地看着他们寻欢作乐。 瞧到他们的宝之林人开始停止他们手上的动作,从一人到两人,再到三人四人,飞快地蔓延下去。 于是很快,快活林里的气氛就变得诡异起来。欢声笑语骤然少了许多,乐师凑响的乐曲顿时显得单薄起来,少数不知情者依旧发出的喧闹,在这夜色笼罩的树林中顿时变得突兀起来。 而后这些人便也察觉到了,他们有的迷茫,有的开始发问,有的却已从大多数人的眼神发现了问题的关键。这下所有人都彻底停止了喧闹,乐师也不知所措地停止了奏乐,快活林变得彻底安静下来。 还在发生的对话,在这样的寂静中便无比清晰地传到了每个听力不错的修者耳中。 “给我六间房,都在一起,清静些的位置,具体还不知道要住多久,住一天算一天,价钱好说。” “金姐?” 顺着声音看去的宝之林人很快都认出说话这人是他们都认得的。而金姐自然也察觉到了骤然降临的安静,她扫了一眼,便已知道缘由。此时看到无数人朝她望来,便点头示意了一下,却也不多说什么。 六间房?六个人? 所有想着金姐刚刚吩咐店家那话,看看旗牌下的五人,又看看金姐,发现正好对得上。而后却也反应过来,下午将这些人手中神兵全部吃下的,不就是金姐吗? 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金姐当时的真正用意,也不知道后来发生在林子边缘的又一场战斗。只想到金姐最终和这五人做成了生意,那么这时带着五人来快活林里快活一下岂不是很正常的事? 所以那五人应该不是来找麻烦的吧? 众人原本看五人的眼神都是小心中带着戒备,但在看到是金姐带他们来且有方才那安排后,便都释然起来。宝之林很少有人爱管闲事,只看会不会触及到自身安危和利益。一看与己无关,快活的气氛很快就又重新搅动起来。 唯一还安静着的,便只有元宝坐庄的赌桌。道出九哥和冯同死讯的那位,正是白天试图跟着金姐蹭口肥羊的瘦狗。肥羊最后谁也没吃着,但瘦狗却是从重伤求生的安诚那里狠敲了一笔,对他来说已经很满足,很值得来快活林享受一番。当时他就已经打定了这主意。 不过在离开快活林时,他那提供异常敏锐嗅觉的异能“闻香暗识”,再度让他嗅到了血腥味。他大着胆子找过去后,便瞧到了林子边缘被路平杀倒的那一片。 这些都是快活林里数得上的好手,瘦狗统统认识,他很快就猜到了些什么,可在诸多尸体中他却没有找到金姐。 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只能暗自猜一猜,不会也不想去探知究竟。他依然来到了快活林,开始了他自己快活的一夜,却不想那五人竟然出现在了这里,再然后他就也看到了金姐,听到了金姐的安排,而且他还看到金姐手里也拎起了成串的神兵。 神兵原来可没有这么多!这细节可能没有太多人认真去记,但瘦狗印象极深,一眼就看得出来。
至于多出的神兵又是哪来的?答案再明显不过。 瘦狗低下了头,心里又生出许多个念头,但他依旧只会想想,绝不会多说什么。他甚至开始担心,先前人们说起九哥和冯老板时,自己的话是不是太多了些? 越怕什么,偏偏就要越来什么。桌上赌局迟迟没有开始,那个只赌几文钱的客人,竟然向他问起话来。 “你说的就是这几个人吧?”裴先生看着瘦狗说道。 “是,所有今天在宝之林的人都看到了,就是这几个人。”瘦狗连忙说道,他刻意强调了一下所有宝之林人,只希望自己不要被另眼相看,不要被人意识到他知道得更多一点。 所幸裴先生没有再追问什么。听到他这回答后便点了点头,目光移回赌桌,看向元宝。 “还不开始吗?”裴先生说道。 “哦……”元宝回过神,连忙又是几声“买定离手”的吆喝,赌局继续。 裴先生依旧几文钱几文钱赌着,下注时大时小,有赢有输,总之也没有什么特别,大家渐渐便也忽略了他的存在,也忽略原本跟在他身旁的铁头,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 …… …… 路平五人加个金姐,此时已在酒肆饭庄这边要了张桌坐定。这边的喧闹一点不输给吆五喝六的赌坊那边。只是在路平他们坐定后,离他们近些的几桌明显安生了些。无管怎样,路平五人在宝之林人眼中还是挺可怕的,至少绝不是他们可以得罪的人。 “几位要用点什么?”跑堂伺候在几人桌旁,毕恭毕敬地问着。 “拣拿手的,尽管上。”金姐说道。 “不愧是有钱人呐!”方倚注对金姐的豪迈大为感慨。 “几位要用点什么酒水吗?”跑堂随后又问了句。 这次金姐未答,却是把疑问地目光投向众人。 “我不用。”路平摇头,苏唐、莫林、凌子嫣跟上。 方倚注却是摇头晃脑地道:“酒这东西我虽也不喜,但若没有它,再好的佳肴也会显得寡淡几分。” “要喝就喝,废话这么多?”莫林说道。 “要最好的酒。”金姐却已经对跑堂吩咐了。 “几位请好。”跑堂飞快地去了,不消片刻便再度返回。快活林的一切都那么让人快活,包括这上菜的速度。 “东都烤羊、嘉陵醋鱼、志灵腊味、襄中豆腐,汤名飞峰,是我们快活林的原创招牌。酒是三十年的桂花酒,易喝不喝醉。几位不擅饮酒的话,喝这个是最适合的。”四菜一汤传上桌来,跑堂一边介绍着。酒却只取了一壶,这在快活林里比较少见。但对不喜饮酒的人来说,酒越少他们越快活。跑堂察言观色,自是瞧出这桌人喝酒也就是图个意思,不是什么酒中豪客,所以这酒上得也是极有分寸和讲究。 “还有。”介绍完菜和酒跑堂没等几人有反应就接着又说下去,在几人朝他看来时身子朝旁微微一让,一边道:“这桌酒菜,那边那位客人说他请诸位。” 这句话与他那一让的身形配合得可谓妙到巅毫,不用再去失礼的指指点点,路平几人随他这一让便准确地将目光落向了那方向上独坐一桌,正朝他们举杯致意的一人。 “谢谢。”路平朝那人高声道了句,然后转回身,动筷子。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