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章 心乱

天醒之路 860 作者蝴蝶蓝 全文字数 3314字
树林竹屋。 对于这位一大早便不请自来的客人,裴先生看起来并不显得意外和陌生,进了屋后神色如常地脱去外套搭在一旁衣架,看向来人。 “你有心事。”来人坐在裴先生的茶桌后,倒是一点不见外,用裴先生平日最钟爱的那把飞天壶给自己沏上了一壶浓茶,此时一边往杯中倒着一边说道。 他用的口气不是疑问,而是陈述,裴先生干脆没有回答,坐到了他的对面。 “来一杯吗?”来人问道,仿佛他才是这间屋子的主人。 裴先生摇了摇头。 “那门缝,你居然走到门前才察觉,所以我觉得你心里有事。”来人自己端起杯,一边说道。 “你来是什么事?”裴先生依旧不说自己,只问对方来意。 “纯路过,便来看看你。”来人说道。 “为什么事路过?”裴先生问。 来人笑了。不愧是旧友,终究还是了解他。他到这,不是为了找裴先生,但也终究是为了某些事情才会路过。 “路平。”来人说道。 “哦?”裴先生有些意外,然后便等着来人继续说下去。 “七十一号。”来人说。 裴先生神色马上就变了,那些还在等确认的消息,刹那间他就已经信了。因为七十一号,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他就是七十一号?”裴先生说着。 “是。”来人道。 “可他不是应该……”裴先生话没有继续说下去。应该怎样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眼下真实的情况是怎样。 “你有办法?”他换了一个问题。 “原以为有的。”来人苦笑了一下,“但是没想到他的提升会这么快。你知道的,他这不属于一个修炼者的提升。” “我明白。那现在怎么办?”裴先生说。 “我得先回去一趟。”来人说道。 “那路平这里?” “不需要你做什么,这本也不是需要你负责的事。”来人说道。 “求之不得。”裴先生笑了笑。他们这些人知道路平底细,六魄贯通的实力,等闲谁敢去招惹? “不过他们离开的时候随便留意一下他们的去向。”来人说道。 “尽量吧。”裴先生道。 “好,那我去了。” “保重。” “保重。” 两人相互道别,裴先生来将来人送出门外。那人四下看了眼后,点了点头,身形一闪,便已经没入一旁林中。裴先生没在门口逗留,转身就又回到了屋内。 林里,来人几步便到了一棵树旁。树旁站着个少年,一动不动,宛如一个雕塑,直至裴先生到他身旁时,他的眼珠才勉强转了转,看起来却是极艰难。 “很好。”来人点了点头,露出极为赞许的神情,“这才不过几天,你现在便已经能保持睁眼的状态,视线也可以有一点移动,而且还能听到我说话。可是诸多眼线,却没有任何人发现你的存在。” 雕塑一般的少年这时突然像是解除了冰冻一般,他转过头,看向来人道:“既然都感知不到我的魄之力,那么当日你到底是怎么发现我只是装死的?” 少年赫然是峡峰城的少城主卫天启,而这来人正是将他从那里带离的吕征。面对此时卫天启的质疑,他笑了笑道:“我当然不是看穿了你这异能,我只是发现当时魄之力爆散将你扫开时,更多的力道其实是来自于你自己,所以我猜你是在演戏装死。至于后来,你这异能显然不能太久,我多等了会,你就露出痕迹了。” 卫天启沉默。吕征说得不错,当时自己耍过什么心机,他自己当然再清楚不过。 “那你现在教我做这样的练习是想做什么?想利用我来暗杀路平吗?”卫天启道。 “暗杀路平?或许你自己会想这么做,我也不会拦着。但于我而言,重要的是你这血继异能。你说它叫假寐,可仅这几天的练习来看,你还认为这只是一个用来装死的异能这么简单吗?” “可我还是想不出这样练习之后能有什么用。”卫天启说。 “这需要我们一起去慢慢探究。”吕征说。 “然后呢?” “然后?” “然后需要我做什么事。难不成你要让我相信,你仅仅是为了帮助我进一步开发我们家族的血继异能吗?”卫天启说。 “说实话,在不确定你的假寐会发展变化到什么程度的情况下,我也无法确认需要你做什么。”吕征说。
“但你总有个预想的方向吧?”卫天启道。 “那么你认为我会在还不能确保你可以提供帮助的情况下,就把很重要很机密的事情告诉你吗?”如果是那样,一旦最后发现并不需要你,你觉得你的下场会是什么?”吕征说。 “所以我一直和你说,先不要问太多。”吕征看着他道,“现在就知道太多,对你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我会保证帮助你提升力量,但到底能提升多少,还是要看你个人。” “与假寐有关吗?”卫天启说。 “当然。我以为你早就清楚这一点,否则你觉得你还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吗?”吕征说道。 这话里有几分讥诮,可卫天启并没有因此生气,反倒觉得踏实。假寐是他们家族的血继异能,那么目前全天下便只有他一人掌握,对方既是对他这异能有所寄托,那就不得不仰仗他这个人,全天下仅有的一个人。这一点与众不同便已经足够了。 “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有关这件事的谈话。我一开始就告诉过你,你如果跟上来,就请下好决心。而你现在犹犹豫豫的态度我很不欣赏。”吕征说道。 “明白了。”卫天启点点头。 “我们走。”吕征转身,朝着林子的北边走去。卫天启一个字都没有问,便跟在了他身后。等他们离开许久,铁头从竹屋旁另一端的林里走出,看了对面树林一眼,这才走上竹屋。 他轻叩了三下房门,得到里面裴先生的回应后,这才走了进去。 “裴先生有什么吩咐?”他进屋后问道。 “让大家都回来吧,先前那个消息,不必去确认了。”裴先生道。 “哦?那这消息……”铁头愣。 “不要理会了,有关路平的事,都不要理会。”裴先生道。 “那那些神兵……” “昨天宝之林的那位说了,他们昨天去宝之林,是去卖神兵的,金姐可能就是他们最终的买家。等神兵过手了,我们再做处理。”裴先生说。 “明白了。”铁头点头。 若在往常,裴先生不再有什么吩咐的时候他会很默契地退下,无需再多做吩咐。可是今天,裴先生沉默以后,他却还站在屋内,似有一些犹豫。 裴先生抬头看了他一眼。两人的默契本就是相互的,他马上看出铁头的心事,他很信任自己这位部下,可是有些事他终究还是没办法拿出来与铁头分享。 “你去吧。记得我的话。”裴先生说道。 “是。”铁头点头,神色有一丝黯然。他曾经以为自己是得到裴先生百分百信任的,可现在看来,并不完全是。 “很多事,知道比不知道要好。”望着他准备离开的背影,裴先生突然说了一句。 铁头回头,在裴先生的脸上他看到的是一丝痛苦。而他的话也正是在告诉铁头——承担秘密并不是件幸福的事。 “我明白了。”铁头说道。他不需要知道那么多,不是因为裴先生对他不够信任,而是出于裴先生对他的爱护和保护。 “我会尽力做事。”铁头说道,这是他所能做出的最好回馈。 “谢谢。”裴先生说,为铁头的理解,更为他的恪尽职守。 铁头离开了,屋中又只剩下裴先生一人,望着吕征沏下的那一壶浓茶。 路平就是编号七十一? 这个消息其实并没有对裴先生带来多大的震撼。他本就知道编号七十一的存在,也因为玄军帝国的举国通缉听闻过路平这个名字,现在无非就是将两个他所知道的存在重叠在了一起,这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无论路平还是编号七十一,本都与他无关。因为那些神兵双方险些有点交集,好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所以他与路平,与编号七十一的关联就到此为止,以后他只是知道这两个存在是同一人罢了。 真正让他在意的是莫林。 即使他也一度被玄军帝国举国通缉时裴先生都没有这样担忧过。可现在,他竟然和编号七十一搅合在了一起。 这可有些麻烦,非常麻烦。 裴先生不知道该怎么做,他的心比刚看到莫林回来时还要乱,乱多了。 ******************************** 最近又是狂翻前文,所以写得很慢很慢。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