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五章 不省心

天醒之路 925 作者蝴蝶蓝 全文字数 2471字
苦寒之地的冻土本就坚硬,界川之中的冰川更是非比寻常,没有人知道这里的冰山冻了多少年。可是此时钻入冰山之中的路平却好像体会不到这亘古不变的坚硬,如在水中破浪前行一般。 这算什么?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严歌、林天表感受着脚底传来的震动,他们对面的苏唐还有暗黑三人则是眼看着峡谷对面的冰山在剧烈的摇晃着。 这不是什么异能,这是用身体,用蛮力在冰川之中开山破洞。这无疑是个很笨拙的法子,可追在路平身后的攻击可一点都不笨拙。 吕沉风丝毫没有因为路平用了这样的笨办法而感到好笑,他的神色反倒愈发凝重起来。要控制魄之力将攻击细密到塞满路平可以察觉到的空当,对他而言也不是件容易的事。相比正常情况的驾驭,这需要他付出六倍的精力,消耗六倍的魄之力,进行六倍量级的控制。 而此时路平笨拙的穿山,在吕沉风看来无益于闪避,他要继续控制他的攻势继续追逐路平,势必要继续努力下去! 飞舞在空的碎冰,顿时汇聚成一条银龙,追着路平破开的冰洞钻了进去。苏唐他们在外看不到洞中景象,只看到这银龙也越钻越深,而对面冰山的震动也越来越剧烈。 一方是最为笨拙的蛮力,一边却是登峰造极的技巧。两股魄之力在冰山腹中穿梭追逐,冰山的晃动越来越剧烈,表面已经不断有碎冰往下掉落,峡谷之中的冰面也经受不住传来的震颤,开始蜿蜒出一道又一道的裂缝。 “闪!”林天表忽得大叫。他不清楚路平还有多久可以钻到他们脚底,他觉得眼下更值得担心的是这冰山是否还能承受住路平和吕沉风的折腾。 结果就在他这一声出口时,冰山终于已经承受不住这两股魄之力在它腹中角力,一声巨响,冰山竟然直接炸天。无数巨大的冰块被魄之力掀上了天空,在山腹中只不过片刻的魄之力,仿佛被困顿多年,突然得到释放似的,朝着四面八方爆散开去。 “快跑!”峡谷另端的苏唐他们此时也无法幸免,轰然扫来的魄之力,一浪接着一浪,让他们脚下的冰山摇晃,让趴伏在地的他们觉得天旋地转,嘴上说着快跑,却哪里敢站起身,反倒是将身子更低的伏了下去。 轰隆隆隆…… 雷声般的轰鸣不住地响着,震颤始终未见停歇。苏唐努力挣扎着探起头来,就见对面的冰山已像是塌方一般,之前被掀上天空的巨大冰块,此时正在不断地朝下坠来,一块又一块,将轰鸣声持续下去。 路平呢? 苏唐看不到。倒塌的冰山之中,她没有看到路平的身影,之前站在对面冰山的两人也不见了身影。倒是吕沉风,此时竟在那些从天上不断回落的巨大冰块上来回跳跃着,似是寻觅着什么。 轰!.. 直到最后一块巨冰坠下,摔得四分五裂,天崩地裂般的震颤总算稍歇。峡谷被崩塌的冰山碎块给死死堵住,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冰气,吕沉风站在其中,四下张望着。 许唯风、营啸和冷青这时也总算直起身,探出头来看,看到峡谷已是这般景象,半天没说出话来。 “这还算是人吗?”沉默了约有半分钟,营啸终于说出话来。
曾几何时,他对自己的破坏力有着相当的自信。天生力之魄接近贯通的他,也确实没在这方面输给过别人。可跟眼下这两人制造的破坏一对比,营啸已经不想讨论什么输赢,他觉得这根本就是两件事,已经完全不该放到一起对比。 “出来吧,我知道你没死。”峡谷中站在巨大碎冰上的吕沉风这时也说话了。他这话说出来,倒是让苏唐他们先松了口气。他们的感知自然是不如吕沉风的,此时无法判断路平死活,但是吕沉风既然这么认为了,想必是没有错的。 只是这话喊完,却无依然回应。 “你不会是想躲吧?”吕沉风接着说道,目光却已不由地朝着山这边的苏唐看来。 “他当然不会。”苏唐没有回避,反倒朝前又站了一步说道。 “哦?” “他恐怕是已经不在这里了。”苏唐说。 “不在这里?什么意思?”吕沉风皱眉。 “他不是已经说过了?你并不是他的主要目标。”苏唐说。 “哦?”吕沉风的眉毛扬了扬,扭头看向了某个方向。 严歌和林天表逃去了哪?苏唐他们没顾上留意,吕沉风却是清楚这里所有人的一举一动。冰山炸开的瞬间,那二人接势便朝远处遁去。吕沉风只当他们是躲避魄之力的冲击,并没有太当回事,却不料他们这一避竟是把路平也给引过去了? 要感知到路平的存在可是极困难的事,**锁魄的存在让他的魄之力始终保持在断断续续的状态。寻常修者利用感知来获取信息,总归是需要一个基本的完整度的。可路平逃过**锁魄的禁锢施展魄之力,靠得也是速度,那个将魄之力的量级精细了六倍的速度。 所以寻常修者在路平使用魄之力时,也是能感知到其魄之力。可这量级,对他们而言却只是他们所需的六分之一,根本不足以从中获取到任何信息,包括这魄之力所在的位置。 吕沉风清楚这一点,可他也没有办法将魄之力提速到如此地步。他所用的方式,如他这一波的攻击原理一样,用不同的感知手段形成高密度的搜索,用六倍的努力,却寻找路平这六分之一的存在感。 可是刚刚这里魄之力基本可说是发生了一场爆炸,干扰太多,即使用这样的法子吕沉风也定位不到路平,只是依稀捕捉到了路平魄之力的存在,让他确认路平还没有死。 他无法直接找到路平,但要感知到严歌和林天表却是轻而易举,如此也算是可以间接找到了路平了。 “谢谢。”吕沉风竟然朝苏唐道了声谢,马上折身朝着严歌和林天表逃窜的方向追去。 “你为什么要告诉他?”许唯风三人这时才站起了身,很是不解地看向苏唐。 “因为我看他似乎是要拿我做威胁了,我逃不开。”苏唐说。 “不错的解释,你如果在暗黑学院一定很受器重。”冷青说道。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知道路平也会希望我这样做。”苏唐笑道。 “那你如果别一起来,他岂不是更省心?”冷青说。 “那倒未必。”苏唐说,“在我比他更强之前,恐怕无论怎样他都不会觉得省心。” **************************** 有没有这么早起的同学?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