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问

天姿娇女 439 作者一楼 全文字数 2298字
哥哥的痛楚菲儿能够感同身深,前世她直到死的那一刻,都无法相信她最爱的父皇会派长乐长公主闯进九华殿内刺杀她,哪怕到如今仍是不信。 更何况哥哥是亲眼目睹这一幕,所随承受的痛楚更不用说了。 菲儿的心口像是被撕裂,血汩汩而流,她心疼地看向哥哥,心中闷闷的,沉沉的。 她低下头去,把手盖在了哥哥的手上,像是这样能给他带去安慰。 梧桐素来清冷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抬起头看着她,语气柔柔地说道,“都过去了。” 好在她们兄妹已经相认,以后她们两人在一起,没有什么坎是迈不过去的。 重生而活,他们不会再感觉到孤单。 梧桐紧紧握住了妹妹的手,把她圈在自己的大手之中。 握着这双小手,他冰冷的身体又渐渐温热了起来,清亮的眼睛里热乎乎的。 此时少年褪去了长久包裹着的冷漠面具,似变了一个人,那个她熟悉的温润如玉,气质如兰的少年郎仿佛又回到了身边。 菲儿心下一动,眉眼里染了笑意。 母亲救出来了,哥哥也重新相认了,事事称心,菲儿嘴角不自觉挂了笑意。 不过哥哥方才好像没有听清楚她刚才的话,菲儿重复了一遍,“哥,我是说龙椅上的那位有可能不是我们的父亲。” 她还曾怀疑过父皇是被长公主所控制住了,不过一个人再怎么的,也不可能性情如此大变。就算父皇被长公主所控制,也不会到要杀了他们的地步,唯一的可能就只剩下他不是父皇。 也或许他像他们一样,身体被人所占用了,不过结合这几个月事态发展来看,她倒觉得前一个可能性更大一点。 梧桐这一次听清楚了,身体微微前倾,握着她的手微微一抖,“菲儿,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菲儿道,“目前我也只不过是猜测,也不能确认我所想的就是事实。” 菲儿把重生之后景帝的一系列变化,以及景帝与长乐长公主两人之间的微妙转变和梧桐一说,又说到陆文轩在四个月前和长乐长公主一起去了彬州的事。 “陆文轩和长乐长公主在回来第二天就进了宫,隔天所有事情都暴发了。父皇也是在那一天开始不理朝政,所有事务都交了长乐长公主。” 菲儿垂下眼眸,紧紧咬住下唇,前世他们就是在陆文轩回来的隔天就死了,而蒋云梦也当即被送进了皇宫,虽然现在还不知蒋云梦为何被送进皇宫,想来应该也和这件事有着密切的联系。 菲儿沉吟道,“如果我料想不错的话,我觉得在彬州那里应该会有我想要的答案,所以我决定即刻动身去一趟彬州。” 梧桐想想觉得菲儿说的话也不无道理,他重生之后,除了发现宫中的贤妃娘娘并不是母妃外,其余也没有查到任何的蛛丝马迹,当时的事被完全遮盖了下来,没人知道其中的真相。 在父皇丧心病狂地杀害他们和假帝占了父皇的位置而杀害他们之间,他自然更愿意相信后者。 “去彬州看看也好,我陪你一起去。”梧桐清亮的眸子看着妹妹,柔声说道。
以后菲儿做任何事,他都会陪她一起,梧桐在心中再一次感谢老天,让他和妹妹又重新团聚。 菲儿笑着对他点头,梧桐又细细地问了她这个身体的一些事情,菲儿笑着和他一一讲了,除了陆文轩外,所有的人都对她很好,包括蒋家舅舅,母亲,陆老夫人,还有很多的朋友。 她何其幸运,不但重生,还收获了这么多的爱。 梧桐觉得是因为自己妹妹好,才会有这么多人喜爱。 菲儿在哥哥面前免不了得意一番,以前她在哥哥面前就只会调皮捣蛋,害哥哥成了被窝侠,以后她要做一个乖巧的妹妹,让哥哥引以为傲。 联想到这具身体复杂的身世,菲儿不禁抽了抽嘴角,“哥,我这具身体的身世还颇有点麻烦。” 梧桐挑了挑眉毛,看向她。 菲儿把在莫府认亲和方才发生的事又和梧桐原原本本讲了一遍。 “这么说来,中书令莫炎还有可能是这具身体的亲生父亲。” 梧桐星眸一闪,怔愣了一下,这世上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那你准备怎么做?认下中书令?”他问道。 “我暂时也没什么打算,蒋家一直对我很好,我不能辜负她们的爱戴,更何况我母亲经历了这么多危险,我更不能在这时候戳她心窝,这事且缓缓再说了。” 菲儿静默片刻,想了想继续说道,“莫夫人已经认我做了干女儿,我觉得这样或许更好,我在母亲的身边。他们要是想我,时时去那里走动也不是不行。更何况血缘一说,只是大家的猜测,还没有实证,目前没有什么事比去彬州来的更重要。” 梧桐抬头看着少女,目光深深,她的妹妹真是变了,在经历过世事之后目光沉静了下来,整个人通透无瑕,如同上好的璞玉,散发着熠熠光芒,周围的人很难不被她所吸引。 梧桐突然想到了一个少年,目光微微一变,“菲儿,你可和殷情私下接触过?她知道你的身份吗?” 菲儿的表情微微一僵,梧桐皱起了眉头,菲儿不答反问,“哥,你去见过他了吗?” 梧桐摇头,“没有,去了他也认不出来。” 殷情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普通的侍卫,前世只不过妹妹喜欢他,他对他的关注就多了点,也便是这一点,才提携于他。 除却这一点,他们之间乏善可陈,甚至于说他并不乐意妹妹和他处在一起。 当时,母亲的想法也和他一样,并不是因为殷情的家世不好,而是觉得这个人阴柔了点,野心也比一般人来得大一点。 他们出事后,他转投长乐长公主任了镇刑司副使,他并未想要责怪他,殷家的事他多少知道一点,为了生存,他这样做,他也并没有觉得他错,所以他并未想着要去见他。 可现在不一样了,妹妹没有死,还是以陆菲儿的名义活了下来,陆文轩又曾任镇刑司指挥使,妹妹和他之间必然也有牵连,他才会想要和妹妹问个清楚。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