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2章

作者慕容湮儿 全文字数 2879字
第十一章:寝宫春光 寝宫紫檀窗微敞,晚风溜进,金黄的纱帐微扬,与之尽情缠绵。 层层纱帐之后的的龙床断断续续传来呻吟喘息的声音,若隐若现赤裸的身躯交缠在一起,美艳的女子娇滴滴的吟哦声不断,她胸前浑圆的春光随着起伏的动作而上下晃荡,随着激烈的伏动而颤动,看起来很是教人心痒难耐。 男人的手毫不温柔的揉捏着她丰润的胴体,下身强悍粗暴的在女人体内无情抽送着。邪肆的目光全然是冷漠,不带丝毫情感,仿佛只当身下的女子是个泄欲的工具。 女人闭着眼,脸上的表情像是痛苦的,又像是极其的享受,她欲仙欲死的娇吟,疯了一般地在他身上狂烈扭动着身体。 李公公硬着头皮推开寝宫的门,为何每次打扰皇上好事的都是他呢?小心翼翼匍匐在地,尽量避免不去看床上那对交缠的身影,平稳道:“皇上,奴才有事禀报。” 无人应话,仿佛当李公公是个透明人。 “嗯……啊……” 纠缠不休的浪吟一波接着一波传来,惹的人心痒难耐。 李公公早已看惯了此事,也见怪不怪了。只是清了清嗓音,继续道:“皇上,方才温太医派人传话,张才人有了喜脉,故而来询问皇上您的意思。” 独孤珏终于停下动作,由她身上翻下,浓眉紧拧,良久都未答话。 蓝贵人已是疲倦的瘫软在龙床之上,粉颊上的红潮未褪,迷恋的凝视着皇上的侧脸慵自在嘴角边勾起一抹媚笑,这个男人是世上最多情的人,却又是比任何人都无情的人。 “皇上?”李公公见他久不言语,轻声提醒了一句。 “不留。”残忍无情的话语让李公公与蓝贵人习已为常,李公公每回都带传皇上‘不留’的旨意,而蓝贵人自己曾亲自尝试过‘不留’的滋味。 在宫里,每回妃嫔侍寝之后皇上丢下的都是‘不留’两个字,偶尔有即使喝了用来避孕汤药也怀上的妃嫔,皇上便会赐予红花,一概不留。 “皇上,您难道一直都不想要孩子吗?您是皇上……”蓝贵人忍不住,轻柔的开口询问道。 “蓝儿,你今天的话特别多。”独孤荀钰冷冷的截断她欲往下说的话。 “可是……”蓝贵人不死心。 “来人,送蓝贵人回去。” 独孤珏倚靠在床榻之上,冷眼望着蓝贵人匆匆穿好衣裳离去,嘴角泛起一抹嗜血的冷笑,凭她们也想怀他独孤珏的孩子?她们还不够资格! 第十二章:惊梦 在一间空寂的屋子里,一名绯衣女子背对着她而靠坐在案前,似有隐隐的哭泣声传来。她欲前想询问她为何要哭,却见她从怀中取出一包药,将其洒入茶中,混合着便要饮下去。 这时才明白她想要做傻事,立刻冲上前打喊着,“姑娘,不要!”想夺下她手中的杯子,可是手却如轻烟般被杯子透过。 她惊恐的望着自己的手,她,她这是怎么了! 抬头那瞬间,她瞧见那位姑娘已将杯中之水全数饮尽,泪水早已经哭花了她绝美的脸蛋。而她却再次震惊,那张脸……似曾相识…… 但听她喃喃道:“矍,对不起,訾汐努力过了。可是到现在才发觉,真的无法忍受你以外的男人糟蹋我的身子。那唯有,来生再见……” 门猛然被人推开,“凤二小姐,准备好了吗,该去大殿了……此次皇上有兴致,召六女共同侍寝。”李公公的笑依旧是那样充满算计。 她忙抹干泪,笑道:“准备好了,走吧。” 看着她与李公公迈出门,她立刻跟了上去,一直在李公公耳边叫道:“快传御医,她服毒了!快传御医啊——”可是不论她怎么叫喊,都无人理会。 李公公只是恭谨的一路交待着:“皇上性格比较粗暴,凤小姐见了可别害怕,皇上最讨厌胆小的姑娘了。若凤小姐你能卖力的讨得皇上开心,将来一朝得宠是肯定的——”
“谢李公公提点,姐夫他有你这样的得力手下在皇上身边做事,真是三生有幸。” “凤小姐过奖了,奴才只不过尽绵薄之力,一切还要靠小姐自己了。” 她气愤的想扯着李公公的衣裳,可是却扑了个空,只能张牙舞爪的急的直跳脚,“你这个死太监,她中毒了!难道你看不出来她的脸色苍白的吓人吗?还谈什么侍寝,还不快去请御医——” ◇◆◇◇◆◇◇◆◇ 訾汐猛然由床上惊醒,才发现冷汗在已浸湿了背脊,衾枕上早已是湿漉漉的一片。她抬起袖请拭着额头上的冷汗,昨夜她做了什么梦,至今的心绪都无法平复。 她揉揉昏昏沉沉的头,好烫! 定然是昨日淋了雨,又被端木矍给整下湖受了风寒,所以才会做噩梦吧。 挣扎着起身至桌旁为自己倒下一杯茶水,一口饮尽润着自己干燥的嗓子,还没来得及缓气便听见端木灵的声音伴随着开门声传来,“凤訾汐!凤訾汐!” 看她慌慌张张还带惊恐的目光心底有些疑惑,“何事如此慌张?” 她一手撑着桌面,另一手为自己倒下一杯茶水,‘咕嘟咕嘟’的饮尽之后才道;“刚听闻一个消息,安禹王独孤荀夜选送进宫的华兰死了。是一名宫女在整理花圃时发现的,听说死状很美,身上铺满了紫色的花瓣,和明珠一样,死的很安详。” 听到这个消息后,凤訾汐一惊,昨个才见过安禹王,没想到今日安禹王选送的华兰也死了。看着端木灵面容上带着一副看好戏的笑意,很怀疑她的心是铁做的,那也是一条人命。“现在还怀疑明珠是我杀的吗?” 端木灵立刻露出讨好的笑意在她身边坐下:“是灵儿不好,訾汐你不会放在心上的吧。” 对于她突然的转变,凤訾汐也只是笑了笑。端木灵看她笑的无力,脸色又苍白如纸,立刻探上她的额头,“好烫啊,你怎么不请御医?” 她摇头道:“没事,躺一会就好了。这明珠之死还没查清楚,现在又死了个华兰,你说会不会是同一人所为?” 端木灵握着她的手眼底也净是迷茫,“昨日她们还猜测是禹王一干人干的,可今日华兰也死了,此事非同寻常。” “下一个,会不会是——”訾汐口中那个‘我们’还没说出来就被端木灵‘呸呸’两声截断,“此事已然惊动了六王与皇上,相信这样的事不会再发生的,陵王会保护我们的。” “但愿吧。”她笑了笑,单手撑着额头问:“陵王是个什么样的人?” 古怪的望了眼凤訾汐,全然当她是在试探自己,于是便笑着说:“陵王身为皇上的小叔叔,权倾朝野,只手遮天,皇上也敬他三分。” 她又问:“那禹王呢?” “禹王身为皇上的皇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连皇上都让他三分。” “这话矛盾,陵王权倾朝野,禹王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那到底是陵王位高还是禹王权重呢?皇上若对他们两都让三分,便是六分,那皇上剩下的只有四分,那皇上的权利又在哪里?” 听着訾汐分析的头头是道,端木灵一张脸都绿了下来,本以为她只是试探一问,没想到却如此认真的挑错,这凤訾汐自从那日见过皇上之后活脱脱变成另一个人了。 “訾汐,六王与皇上之间的事并不是我们一介女子能插手的,你病了,还是先去歇息吧。”她扶起浑身无力的訾汐朝床榻上走去:“今夜我就待在你屋里了,省的你夜里怕。” 訾汐的眼神愈发的朦胧,昏昏沉沉的靠在端木灵的身上,步伐轻飘飘仿若悬空。终于,体力再也不支,未到达床榻便无力地晕倒。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