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8章 北溪与久酒

网游之机械时代 968 作者萌的我一脸 全文字数 4751字
混战持续着。 这波攻城比起北溪他们一开始经历地难度要高了太多。初时不过都是低级魔物,出现中级魔物就会让人觉得诧异,而高级魔物必定会造成恐慌。 才短短半月,玩家的适应度已经达到了这种程度,不得不说还是十分厉害的。 站在城门下的北溪众人,远远地看着混战,场面一度分不清敌我,兽人战士一旦进入狂暴模式,基本都是带有兽型,与那些有几分人模人样的中级魔物有些无法区别。 漫天的技能在地面与天空炸裂,“轰隆”之声震耳欲聋。因为天色依旧黑暗,火光纷飞,照亮着整个战场。 兽人的怒吼声不断响彻,只看前方黑压压的一片浪潮不知翻涌了多少次,意图压过抵御着它的礁石,却又因那礁石坚硬无比,不得不退了回去。 一边不停地做出尝试,一边咬牙抵御。中级魔物手中都带有武器,这与北溪他们所打的中级魔物最大的区别,可能就是在于伤害和灵活性。装备上武器的魔物,十分地灵活,若是其武器上有着低级魔法技能,那就是直接可以化为控制的黑暗力量,在这战场上,成为令玩家最讨厌的存在。 北溪他们多少是认为可以打的。 看着眼前的情况,执酒与谁出声道:“兽人的战斗力还是恐怖的。”战士一跃而入魔物群之中,瞬间狂暴露出兽态,而后队友及时辅助,输出,配合起来,简直能够把魔物打压回去。 北溪他们其实并不是瞧不上兽人族,只是综合了一下情况给的结论。这还只是第一波,来的也是不厉害的中级魔物。就像他们最初魔物攻城一般,只是数量上的问题。 若是兽人玩家连第一波都无法扛过去,那北溪他们也没有意义再继续留在这里,可以直接掉头,找那隐藏的传送阵离开。 因为兽人族玩家如果无法抵御这种级别的魔物大军,以后战斗,北溪他们又怎能指望联盟一起扛魔物? 要不是不想以后战斗的黑暗魔物里有什么魔化后的兽人族,精灵族,这些种族怪再垃圾,一旦魔化,实力都会增长好几倍。到时候反而成为劲敌。 那种局面,北溪认为经历过一次就够了。无需再有第二次。 “原来战场是这样的…”圆舞曲突然感慨一声。 往日里他们都是身处之中战斗的人,看到的只是局面的,如今身处之外,纵观整个草原,这一眼望去,黑色与火光相互交错,天空炸裂,仿若真的会因为这两边的交火而崩塌。 一个接一个的倒下,尸体堆积,分不清是敌人还是战友。鲜血,烈火,尸体… 这便是战争。 “扇子,你们看情况出手。” 现在牧师也不是出手的时候。之前分析时,挽扇其实说得很对,对方也是有着脑聪明的魔物,而昨夜逃走的魔物也许会带去消息。 怎么看,北溪都觉得这一波的魔物相对他们之前遇见的要弱。 还是再等等为好。 北溪他们退到城内。 “你们传说组不出去帮忙么?”路人兽人玩家一看北溪他们还在城之中,突然冲到面前,看着北溪十分惊讶。 “这一波你们可以打。”咒主只是回答了一个事实,而那玩家却是愣了愣,之后骂道:“看来你们这些人也只会跑出来装比而已。” 说完,扭头就往外跑。 “诶…这玩意儿说什么呢?”一日就是一天撸袖子,指着那人的背影道:“你有种别跑啊,回来我们好好谈谈人生。” 宁缺淡定阻止。“一日,跟这些人计较什么?” “哇擦,这兽人还真的觉得帮他们是义务和责任了?” 林子大了有好鸟蹙眉,看北溪道:“要不要找出来?” “没必要。” 北溪没心情跟其计较。再者,他们有没有本事,之后直接用实力让他们闭嘴就行了,何必大动干戈,专门去收拾个普通玩家。 “等到兽人族实在抗不过了,我们再出手。先别去兽人NPC跟前露面,他们比这些玩家还要敏感,一不小心引起反感,影响计划。” “嗯。” 北溪在人堆里一扫,“久酒呢?”而后看向微生墨。 男人回答道:“死掉了。” 北溪瞪他,好好回答。 微生墨无声一叹。 “西角区去了。” “去哪儿干嘛?”这话是红蛟替后面一堆人问的。久酒那冷冰冰的,跟他们也不爱说话,一般北溪对久酒也是“放养”,所以久酒的一举一动自然也不会向北溪上报。 微生墨是在他走人时问了句,那人也就甩了句“西角区”,挥挥袖子带着那几人直接离开。 至于去做什么,微生墨才不管他。 北溪无言。 “你都问了去什么地方,就不能顺道问问他去干什么?” 久酒不会听任何人的话,偶尔跟着他们这群人行动也只是出于有对他有益的存在,要是没有,谁也叫不动。北溪也不可能。 微生墨道:“他那性格,对谁都不开口。” 旁边的人听着,心想:这不是至少给你说了去什么地方。要换成其他人直接鸟都不鸟人家了。 “希望他别坏了计划…”北溪扶额,她只能如此祈祷,对久酒,她真的没法。 很快,收了思绪,北溪对他们说道:“都去附近看看情况,提防有魔物潜入。”又看向林子大了由好鸟,“林子,你带人去看看那只魔物,别让他跑了。” 众人散去。 剩下十多个呆原地看外面情况。 等大家注意力都在其他方面上之后,永恒荣耀走到北溪旁,低声道:“什么情况?” 北溪本来在看探测仪器的情况,永恒荣耀突然这么一问,倒是问得她一头雾水了。“什么?” 永恒荣耀露着一张严肃面孔,说了两个字,“久酒。” 北溪又不解了,“久酒?他怎么了?” 永恒荣耀眉头一皱,“北丫头,跟哥装傻呢?好好说话。” 北溪看着他,脑子突然绕过来,“你说他单独行动的事情?” 永恒荣耀点点头,“如果他做了什么坏了计划,如何处理?” 北溪笑道:“久酒可没有那么蠢,而且他身边还有盛城他们,这两天也没有听我们少提到关于兽人族的事情,怎么能不知分寸?”
永恒荣耀对北溪这态度实在担忧。“北丫头,我说句难听的。公会应该有公会的规矩,这种情况不配合公会队伍擅自行动就是该踢出去的。你不能因为是久酒,就得纵容。而且他这样做,一方面对你会长的威望有影响,另一方面,也会让其他人心里不平衡。” 北溪张嘴。 永恒荣耀突然谈起这些倒是让北溪有些诧异,大抵也是担心她和公会,北溪知道永恒荣耀没有恶意。 “他太过我行我素,真的不适合公会。”永恒荣耀摇摇头,久酒这人打从以前就一个模样。一身本事的确厉害,但是却高傲得犹如一座冷峰,平常人难入他眼。永恒荣耀也向他递交过邀请信封,但是久酒以PK为赌注,跟他打了一场。 结局自然是输,久酒更不会加入永恒之城。永恒荣耀当然也不是在诋毁久酒,只是觉得这种人在一个公会,若是名望恰恰不小,又过于我行我素,很容易就能起带头作用,而且更重要的是,作为会长的北溪,唤不动人。 权威早就被挑衅。 这人的心思各异,不可能十几万的大公会里谁都把久酒当一回事情,北溪如果再不制止一下行为,之后有可能出现问题。 “北丫头管理公会的方法我一直很佩服,但是本就没有过于完美的制度,人心是制度无法束缚的。你不能因为一个久酒,而不去顾忌其他人的心情。” 一个是人才,另一个却是跟着公会打拼许久的战友们。久酒那样,没有想法的也不会在意,但若是一些将北溪奉为信仰的人,心里多少是不舒服的。 因为怎么感觉一个久酒都快跟会长差不多了?而且当时一入机械时代,就拿去了微生墨传说组组长的位置,却从未带团下本。 北溪默了默,而后问道:“荣耀哥是听我公会的哪个小兔崽子唠叨了么?” 永恒荣耀笑笑,“你就当是我的想法。久酒这样,你不能再纵容下去。如果真的哪天,因为他把大家陷入…” 没有等他说完,北溪便打断了。 “哥,你不了解我的为人么?”北溪直视他。 “要是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不会留情。他的事情,我会处理。谢谢大哥提个醒。我会跟他谈谈…说起来,当日约定的入会的时间,早已过去。” 永恒荣耀点点头。 “微生墨都能跟公会的人打出配合,久酒又何曾不行?久酒那一身本事,留在机械时代,也好。就看你的了。” 永恒荣耀语重心长的拍拍她的肩膀,随后离去。 北溪无奈。 微生墨跟久酒是不同的。 北溪打开好友,给久酒发了一个消息。 “诶,不是说去帮忙么,怎么突然又得回东部区域。” 光头少年对于突然返回一事过于不解。 盛城也不太清楚。 看着前方阴沉着一张的久酒,盛城感受到了怒意。 回到东部区域,久酒直接找到在营区地北溪,一言不合就取下寒冰弓,弓箭直对。 旁人看得莫名其妙,可是久酒的怒意实在明显。 “(⊙o⊙)那啥,久酒大佬,有话好好说。”红蛟讷讷开口。 久酒冷冷看他一眼,直把红蛟看得发颤,默默退出范围。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永恒荣耀走出帐篷发现四周寂静,也寒冷异常。视线落及久酒身上,微微眯眼。怎么回来了? 再一看,发现不太对劲。 因为那平日里不显神情的面瘫俊美男人,此时此刻,带着怒意。 这是… “说清楚。”冷冷的三个字,久酒言语间咬牙意味极其强烈。 北溪起身,冷冷看着他。 “我说的很清楚。你可以离开机械时代了。” 众人闻言,呼吸一凝。 乖乖,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久酒沉下脸,“你以为我会在意这种事情?” 北溪抬眸,“谁管你。你可以离开了,当日让你加入公会,为期也是一个月。如今期限早就过去,传说组的人你也交过手,赢也赢了。你也爽了,可以走了。” “离开机械时代,你想做什么也不会有人过问你。呆在公会被束缚的感觉不好吧,我这是体谅你,为什么要朝我发火?我不太理解。”北溪挑唇,露出冷笑。 久酒放下弓箭也冷冷一笑,“早日不说,偏偏挑这个时候?” “这个时候怎么了?”北溪装出不解,“这个时候不正好让您这位大神去展露一下身手么?我还怕我公会的人碍着你了,现在给你自由,你就不该笑着离开么?” 挽扇拨开人群,走到林子旁边,“怎么回事?” 听说两人吵起来,他们是直接从战场上跑回来。 林子大了有好鸟摸摸鼻子。 “大概是久酒擅自行动,北北不高兴了。” 挽扇撇嘴,“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北北干什么挑这个时候?” “这个…” “微生墨呢?” 为什么不出来劝劝? 林子大了有好鸟指着那边坐在两人中间位置的黑衣男人。 挽扇看去,抽了抽嘴角。 那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久酒咬紧牙,“北溪,若我现在走,以后定势不两立!” 北溪摊手,“谁在意这个。再说了,你打得赢我么,我们势不两立?” 久酒深吸一口气。 “噢,对了,你还没有跟阿墨打过。估计也打不赢他,所以就算你有盛城帮忙,你觉得你能赢得了我?你赢得了么你?” 被突然点名的盛城默默望天。 心里道:肯定赢不了。 久酒语气加重。“你不要以为赢了我两次,就很厉害了。” 北溪不屑,“当然不是很厉害,是非常厉害。一次都没有赢过我的人,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 久酒咬牙,“那是你不跟我打,一直在耍我。” “所以呢,这跟你现在这样有什么联系?我只是让你离开公会而已,何必一回来就朝我发火?”北溪似笑非笑道。 久酒一怔。 随即指着旁边看好戏的微生墨,冷冷道:“起来,跟我打一场。打完我就离开机械时代。” 众人注视下,微生墨一脸平静。 看戏都能躺枪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