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至

作者不空不净 全文字数 2384字
初春的黑木崖仿若不与人间相容,依旧是那样冷清寂静,没有一丝春意。崖下守山弟子居住的小屋还燃着熊熊炉火,几个大汉正坐在炉旁喝着小酒,吃着弟兄们打来的狗肉,却见山道上下来一位消瘦的青衣男子,腰挎着一把细长的苗刀,脚步沉稳,不一会儿就从山腰走到了这小屋旁。 这厢几个赤着膊的大汉中站出来个长满络腮胡的壮汉,他赶紧擦擦嘴边的油花,愁眉苦脸的望向炉火上沸腾的浊酒,腰身微躬,扯起张笑脸向来人说道:“秦掌旗,您又要下山啦,真真是菩萨心肠。” 来人扫了一眼一片狼藉的屋内,也不嫌油腻,拍了拍这人滑腻的肩膀,笑着说道:“这是哪来的狗肉,你们几个小子,也真是会享受。”说罢,还做出一副色与魂销的模样,却是一点也不见发怒。 “您老,整两块?” “今个没时间,来日我做东,请兄弟们去县城的金风楼耍!”来人说罢,转身就要下山,又回过头来笑骂道“吃好了记得藏好!窗户打开通通风,不然撞到谁的枪口上,哪有你们好果子吃!” “得嘞,那兄弟们可就等着您老破费啦!”那络腮胡大汉摸了摸脑袋,走回小屋,踢开坐在他身边的那人,一屁股坐下,又大吃大嚼起来。 “我说,这位是谁啊,这么大架子”旁人有人不认识,打听到。 那络腮胡大汉还未开口,就听见身旁有人不屑道:“他老人家你都不认识,长这双招子做什么使?近来我风雷堂风头最劲的是谁你可知道?” “那谁没听过啊,不就是那位刚刚升了掌旗使又传言要升副堂主的爷”那问话的也是受不得激,大声喊道,又不确定的说道“你说刚刚是他?可这也太年轻了吧,毛都没长齐,谁肯服啊。” 那搭话的人一脸不屑的回到:“不服?他那刀可不是木头做的,脑袋砍下来可就装不回去了” 那络腮胡大汉拍了拍桌子,骂道:“胡咧咧什么,他不为难我们这些苦哈哈就算大菩萨了,背后叽咕个什么劲!” 说完,望了望那人离去的方向,自言自语道:“他做堂主说不得我们也少被那姓杨的手下作践。”又抬眼望了望那高耸的山顶,低声骂道:“这****的神教,呸!” 话说来的这位自然就是秦穆在这个世界的身份了,却说他醒来就发现自己又成了个孤儿,好在刚刚被日月神教的一位小旗给收进了这大名鼎鼎的魔教,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日月神教风雷堂教员。这风雷堂堂主童百熊是新任教主东方不败的好兄弟,自然风雷堂那也是水涨船高,不同于往日。又有那童百熊一身《风雷刀》绝技名声响彻江湖,故而风雷堂内习刀者众,秦穆这位新来的小兄弟,也从善如流练起了刀法。 却说那《幽明诀》在他方世界只能算作筑基内功,在这笑傲江湖的世界里也很难称的上是顶尖。但日月神教的底层教众哪有什么内功可练,故而虽然这具身体和主世界那具一般,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龙套命,架不住他起点高,练功早,八岁习功到现在也有十二三年了,一身《幽明诀》内劲早就磨到了第二层顶峰,眼看就要突破。他那一手刀法配合着这身内功,在这群土包子般的教众之中称得上是鬼神易辟,闯出了偌大的名头。
这秦穆下得山来,却直奔县城一处院落而去,却见那院门口守着两个半大少年,院内隐隐传来一阵呼呼喝喝的习武之声。那两人一见秦穆,双眸一亮,就嚷道:“大哥,你可来了,那些小子们可是等了你好几天。” 说话间,院内有从出几位十一二岁的小童,双腿一蹬就争着往秦穆怀里爬,一面爬还一面不忘推开旁边的竞争者,一时之间是战火纷飞,鸡飞狗跳。 待处理好这等杂事,秦穆带着那两个少年往正堂坐定,开口问道:“这段时间没什么大事吧。” 那右面瘦高个的少年嬉笑道:“哪里有什么事,就是这金风楼的女掌柜想您啦!”他边说着,边感觉自己的衣袖被身边的小伙伴狠狠的扯了几下,待抬起头就发现秦穆的脸上一阵阴霾。不由嗫嚅道:“大哥,我,我错了。” 秦穆此时收起了面上的神色,轻轻问道:“哦,你倒说说,你错在哪了?” 那高个少年眼睛一闭,大声说道:“我铁血会,平时如兄弟,然每遇大事,须知上下尊卑,令行禁止!” “你倒是背的清楚,可知我铁血会干的是要命的生意,这一时疏忽,可就是我数十弟兄们的性命!”秦穆沉声说道,看着那少年越发惭愧的脸庞,不由放缓了声音“也罢,今日也不是什么大事,你我也是多日未见,一时激动了,回去把铁血十诫抄个十遍,不可或忘!” 转而又问道“这段时间生意如何,可有人来打搅,这院子可惊动了谁?” 这回那少年规规矩矩的回答:“金风楼生意又涨了两成,想找麻烦的店家听说这楼是日月神教罩的,也没敢闹出什么大的幺蛾子,他们也都应付得来。至于这院子,把那几个管事的小旗喂饱了,也没有谁来找事。” “这样就好,这段时间要谨言慎行,不可马虎,我们做的越多,这风声可就越紧。” “是”两个少年都肃容应道。 这铁血会是六年前秦穆升任小旗时暗中建立的组织,当时正值杨莲亭借东方教主之名大肆打压异己,篡夺权位之时,神教上下一片混乱,也没有人发现他这些小动作。他悄悄地收养孤儿,教其读书习武,再让他们进入神教十大堂口甚至杨莲亭,左右光明使手下的势力,至今为止,日月神教已经有五十余人,都是秦穆精心挑选的精英,其中发展好的已经当上了小旗,要知道一个堂口满员也不过十个小旗,更何况这些年来神教风雨飘摇,早就不复当年气势,哪有什么满员的堂口,能够有六个小旗,也算是人多势众了。 铁血堂成立以来,秦穆为了赚取金银去收养孤儿,运行组织。又结合后世的营销手段和异世的菜肴成立了金风楼这一聚宝盆,自然是大把大把的赚钱。上上下下打点着神教一些关键人物,却是将他收养孤儿这件事给瞒了下来。于是乎,在底层教众之间流传甚广的事情,那大总管杨莲亭,左右光明使,十大堂主却是一个不知。 颇为搞笑的是,这番作为还在底层教众之间为他赢取了一个“秦大善人”的美名,倒也令人哭笑不得。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