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盟友

作者不空不净 全文字数 2390字
最后的平静让人有些不安。 大禹布下的九鼎大阵显然已经被人破坏掉了。 九州结界上的创口越来越大,不只是那些没有思考能力,只能按命令行事的的银甲军士通过那漏洞慢慢的进入九州,更有些衣着古朴之人,守候在结界外,等待着九州结界的最终崩溃。 玄天道,巫神教,天风楼,极天门的势力越发开始活跃起来。 而新鲜出炉的真武宗,也有了更多窥视的目光。 无论来自九州,还是天上。 秦穆站在那峭壁之上,双眼有些迷蒙的看着满天的繁星。 “秦小友,不想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一个干哑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秦穆似乎毫不意外,转头看向身后的广成子。 广成子也随着他的目光看去,闪烁着金色光芒的双眼有些不安:“太快了啊。” 这叹息,随着这山风,散入了这群山之中。 秦穆自然知道他说的什么,广成子之前在昆仑中虽然没有明言,但话语中对九鼎结界的信心却依旧是很足的,他劝说秦穆修炼仙道之时,也曾对他说过,百年之内,可以安心修炼。 但距离那时,此时才将近一年时间,这结界已经摇摇欲坠。 这哪里是一个快字可以形容的。 更何况武王的身体虽然因为当年的刺杀,一直不好,但修道之人,自然有很多续命之法,谁料到他又会暴毙?广成子还没查出这武王之死的真相,压服那些蠢蠢欲动的势力,这九鼎结界的破坏,又让他开始应接不暇。 现在看来,武王的死,与那天庭几方势力,脱不开关系。 一系列的打算,都被这突然地转变所影响,这广成子,自然是坐不住了。 秦穆走到他身旁,看着天空中那些若隐若现的人影,有些踟蹰的开口问道:“你看,还有多久?” 广成子有些苦笑的意思,摇摇头,说道:“我现在,哪里还看的清?谁知道他们做了多少准备,最慢,也不过一年?” 他的语气,也是有些黯然。 修士修炼越到后面,便越是长年累月的积累,一年时光,对他们来说,能做些什么呢? 秦穆也是无言,他之所以要开创真武宗,以来,是为了弘扬自身的武道理念,二来,也是为了有一份自保之力。 秦穆此时虽未完全摸清楚穿越的真相,但据广成子后来猜测所言,大概与那英年早逝的武王,脱不开关系。 那就是与天庭,是天生的敌人了。 要不然,广成子哪里会这般信任他。 仿佛是看到了秦穆的忧心,广成子的目光落在了他身上。 这一看,他悚然而惊。 秦穆周身的气息,竟是在一年之内,已经全然不同。 只不过他气质太过内敛,广成子又有些心思,一直没注意到而已。 此时看来,只见秦穆周身隐隐有股隐忍不发的力量环绕,一举一动,这山川地脉仿佛都在响应一般,举手投足之间,有波涛汹涌在暗处潜藏。 若非广成子对秦穆的道路有所了解,只怕是会将他当作一个普通的先天武者来看。 但越是内敛,广成子却却越觉得,他内里的的锐利,比往日,何止多上十倍?
仿佛一柄剑,在那炉火中,磨砺着锋芒。 秦穆仿佛感到了他的注视,转过头来,看向他的眼睛。 “我们有多少把握?”不需多言,他们自然是天生的盟友。 广成子的笑容越发苦涩,有些无奈的说道:“若是有一百年,大概有个三成,若是一年,一成都不到。” 秦穆心知,武王的定鼎,实际上伴随着上古修士最后力量的爆发,不说其中的损耗,便是潜藏已久的底牌,也被天庭看的清清楚楚。 上次的胜利,在内,是武王的命格和人心所向,在外,却是上古修士们拼却性命和靠着九鼎结界方才将天庭拦在了九州外。 但天庭到底有多少力量,广成子等人,实在是无从琢磨。 或者说,上古修士们元气大伤,但天庭,不过是一时失手。 更可怕的是,玄天道道尊,上次并未出手。 若是有着一百年的准备,加上九鼎结界的效果,不说胜利,但保住这九州上的优势,其实广成子是有些把握的,但到了现在,他却已经全然没了打算。 秦穆心中也有着计较。 如今看来,七大派中,秦穆所了解的不过五派——己方的广成仙派,和敌方的玄天道,巫神教,天风楼,极天门。 这七大派,都代表着一方九州外的大势力。 现在看来,这胜算,越算越低。 “我们,还有盟友么?”秦穆倒是没有什么好避讳地,开口问道。 广成子一愣,随机恍然大悟。 到了如今这地步,还可能并且有实力成为盟友的,也不过七大派的另外两家了。 他有些嘲讽的笑道:“那天外神山,不过是个墙头草,只不过是跟着赢家摇旗呐喊而已。” 随即他细细解释了这所谓的天外神山,基本上便是相当于既不委身于方士,却又无心与其争斗的那些修士们的聚集地。 修道之人,不理俗世甚至隐居避世的不知道有多少,其中又有很多上古以来的高手,所以他们虽然低调,但也无人小看。 这一脉在俗世之中,也是没多少势力,基本便是游历的长老随缘收几个徒弟而已。 说到底,是有些实力的中间派。 对大局没什么影响,故而广成子从未和秦穆说起。 “另一派,你不知道也是正常。”广成子说起来,目光有些复杂。 “从来都是站在赢家那一边的” “——天机宫啊。” 秦穆心头一震。 站在赢家那一边,和跟着胜者摇旗呐喊,绝对是两码事。 一个,不过是墙头草,另一个,却是真正的押宝了。 以天机为名,从来都不是什么简单门派。 看到他的神色,广成子反而有些释然的笑了:“天机宫从来都是弟子稀少,甚至有传闻他们不过是一脉单传而已,但却从来没有人能够知道他们在哪,只是每一次的纠纷,他们总是得利的一方。” 秦穆了然,所谓七大派,其余几派也许真的是“大”,但这天机宫,就靠的是这份“眼光”了。(未完待续。)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