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苦涩

作者不空不净 全文字数 2337字
只有秦穆能够看到的光亮,在他的手腕上闪烁个不停。 只见上面的文字不住的变换,流淌着乱码一样的字符,若是后世研制这个的程序员看到,可能又要开始苦逼的加班生涯。 秦穆此时的灵魂,却仿佛被两种了力量左右拉扯一般,时空中隐隐有着两处,对他散发出引力来。 一处秦穆十分熟悉,是他手中武道轮回系统匹配到的时空。 而另一处,却是隐隐有些陌生,但秦穆却也明白此处,才是他此行的目的地。 甚至他能够感受到身旁的广成子那汹涌澎湃的法力。 那个世界,仿佛在为广成子欢呼。 再无犹豫,秦穆身形一闪,竟是刹那间幻化出数十个虚影,空间中迤逦处数道银丝,仿佛玻璃破碎的划痕一般。 那来自异时空的力量,在那一瞬间,失去了目标,趁着这瞬息之间的功夫,秦穆纵身一跃,像那陌生的所在投去。 这是秦穆在武道轮回的过程中,最大的冒险。 没有系统引领的穿越,从往日无知无觉的坦途,变作了风高浪急的死亡之路。 身后还有着那满怀期待的异时空之力的怒吼,身前那看似短短的数丈距离,却仿佛天涯穷途一般,进不得,退不能。 在一个一个仿佛泡沫的时空中,那微微地一点光亮,成了在时空激流之中飘来荡去的秦穆唯一的引领。 一路上那些仿佛脆弱易破的世界之膜,不时的挡在了秦穆前进的路途上,两者相撞,那不过薄薄一层的薄膜巍然不动,但秦穆却胸口闷的难受。 即使只是世界之力无意之间的反击,对秦穆来说,也是不能承受的重量。 更恐怖的是,在这短短的一瞬中,仿佛有些世界的大能,注意到了这个异域之人。 饶有兴致的目光,落在秦穆身上,仿佛被无可抵御的天敌注视一般,秦穆的寒毛,根根直立。 唯独是好似有所顾忌,那几道目光只不过是远远地望着,未曾有所动作。 就在这有些焦急又有些无能为力的旅途之中,一个比方才几个有着大能之人的世界暗淡些许的一个小小泡沫,落在秦穆面前。 秦穆纵身一跃,仿佛一条搁浅的鱼,落向那奔流。 那泡沫越来越大,或者说,秦穆越来越小。 直到,一道流星,出现在蜀山世界。 那炽热的光亮,照亮了蜀山西方地界小半的天空。 旁人虽然不过是有些讶异,未有察觉许多不妥,但灵空仙界的几个有数的大能,却纷纷震动。 自长眉飞升之后,下界如同棋局,在灵空仙界的金仙们手中,一步一步,走向自身的结局。 眼看此时已经是大劫发端之时,秦穆这个不速之客,却从外界而来,这种事,即使是在往日也未曾听闻,更何况是此时? 说白了,此时的蜀山下界,仿佛一处破船,有能力的人早早登了岸,有关系的也早已预定了岸上的位置。 现在的情形,不过是灵空仙界的众人,看着那船渐渐沉沦,尽力止损而已。 换句话说,长眉的所为,主要不在于他是古往今来第一等修士,纵然他天纵之才,但更重要的是正道诸位仙人,默认峨眉这一劫中大兴,将那良材美玉一网打尽,天才地宝收入囊中。
无他,集中力量,留些修行界的元气而已。 此中种种算计,伴随着佛,道二家默默中的利益分割,旁门,魔道无可奈何的衰落,到了今日,已经进入了终局。 哪里知此时,有秦穆这么一人,直愣愣地闯了进来。 诸仙心中,不期然的闪过一个词来:域外天魔。 古老相传,大劫起,天魔出,但蜀山世界却由于种种原因,几乎断了传承,这域外天魔一物,也只是存在于典籍之中,千年未有人闻。 若说是凡人渡劫之时,有所谓内魔外魔,更有无数魔道法门,冠以天魔之名。但灵空仙界众人都是修行上极见多识广的人物,明白这之中多的是夸大其词的称呼,能和那些典籍之事,沾上边的,一百件中能有一件已然是高估了。 秦穆的修为,虽然在诸位金仙眼中,有些奇怪之感,但大抵上还是有些把握。 当下,就有一人忍不住,手指一动,一个梭形法宝便出现在他手中,手腕一抬,那法宝发出幽幽蓝光,有无限的杀机蕴藏其中。 却见那飞梭欲要击向秦穆之时,却见他突然一愣,目光有些惊骇地看向秦穆的身形。 察觉到他的动作,诸位仙人都是心神一动,纷纷掐起指尖,推算起来。 一时之间,一股难言的沉默,弥漫在灵空仙界之中。 只见其中一位有些佝偻的老人突然直起了身子,有些叹息的说道:“诸位,此事,老夫便不参与了。” 这灵空仙界真正能够话事之人,也就十个不到,这一位,却是最为古老的一位。 只听一声叹息落在那人的身后:“你们可以不记得,可我还记得,这世界还记得。” 没有人说话,反而愈发显得有些难堪。 众人纷纷散去,唯有一个身形高大,不像修士反倒是像那少有的豪杰之士之人,立在原地,默默地站在原地,目光复杂的看着那茫茫西川。 长眉真人,千年以来正道第一人,更是这一劫中正道牵连最深的修士,比其余的同道,更是能感受到那天地的变化。 “上古天仙广成子?” 就是因为这四个字,秦穆虽然是域外来客,但身上的天眷之浓,已经开始比肩他门下最为杰出的几名弟子了。 更何况广成子对蜀山修仙界的意义,旁人不知道,但任寿却再清楚不过了。 不说他几乎是蜀山修行界此时唯一具体可考的源流,便是这一劫中种种动作,都是围绕着他的遗宝所为。 正因为广成子无有正统传人,众人才能如此作为。 但此时秦穆身上的天机,昭昭然如晨星,谁能怀疑,谁有敢担这因果。 广成子对蜀山的意义,却远远不止这一点。 “存亡续绝之功啊!”长眉嘴角的慨叹,终于是溢了出来。 那苦涩的滋味,更是令长眉久未有所波动的心,开始暗淡起来。(未完待续。)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