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抹去

作者不空不净 全文字数 2197字
这厢知非禅师等四人通晓月禅师一起,将场中的局势堪堪稳住,心头还未松一口气,便见一道剑光闪过,那在前方与正道弟子拼斗的阴阳叟居然就被这剑光斩断成两截,唯余神魂,兵解去了。 晓月禅师见状,面色煞白,这阴阳叟虽然平日里好色无耻,却实在是慈云寺一方少有的好手,他自忖若是自己出手,都不见得能拿下此人,哪知这一道剑光过后,这老贼千百年修为,尽数化为飞灰? 待看得这剑光之主,晓月禅师便心中再无疑惑了,只是这面上的青白之色,愈发刺眼。 原来这剑主乃是一个瘦小枯干的老头,身上只穿着一件七穿八洞的破单袍,可是浆洗得非常干净。 这人一出,不只是晓月禅师,就是那知非四人也知道事不可为,手下的剑光也渐渐凝滞起来,原来这老头便是当世所称嵩山二老中一老,名叫赛仙朔矮叟朱梅。此人原在青城山得道隐居,百十年前,在嵩山少室寻宝,遇见追云叟白谷逸。两人都是剑术高深,道法通神,性情又非常相投。从头一天见面起,整整在嵩山少室相聚了有十年,于是便把嵩山少室作为二人研究元功之所。各派剑仙因他二人常在嵩山少室相聚,便叫他二人为嵩山二老。 此次斗剑,峨眉这方便是由这面前的矮叟朱梅和追云叟白谷逸一同统筹,晓月也并非不知,但毕竟这两人久未在修士面前演练神通,他竟不知这人已然是这般厉害了。 枉他往日心高气傲,今日看来,却是夜郎自大的很! 这正道的前辈高人中,有着三仙二老的俗称,其中若是论修为,这三仙或许犹有过之,但论起辈分来,这二老就要高出半辈来了,偏偏这二老又喜欢游戏风尘,世人对其甚为熟悉。 这矮叟朱梅一现身,那追云叟白谷逸自然也是来了。 果不其然,只见半空中一道剑光忽然而来,若隐若现,在空中如跳跃一般,几个闪现,便来到了晓月等人面前。 但偏偏这剑光再隐蔽,也掩不住它满身的光华,晓月定睛一看,便觉双目刺痛,那白色匹练上所带有的横绝天下的剑意,竟生生的跨破了丈余的虚空,使人不敢直视。 来人却是个六七十岁模样的邋遢老头,专一好管闲事。无论南北两路剑客,同各派的能人剑侠,除非同他一气,不然不败在他手里的很少。那人不但身剑合一,并且练得身形可以随意隐现,并不是平常的隐身法,只能障普通人的眼目。 二老一出,众人目光都转向此处,明白这斗剑之争,便在这一场的胜负了。 这时战场上,慈云寺方面死的死,逃的逃,只剩下晓月禅师、金身罗汉法元、天池上人、游龙子韦少少、钟先生,与二老、苦行头陀及各位剑仙拼命相持。晓月禅师见自己带来的这许多人,不到几个时辰,消灭大半,又是惭愧,又是忿恨。自己的剑光敌住追云叟已经显出高低,若非身旁那钟先生的剑光相助,早已失败。
二老与苦行头陀若论本领,早就将晓月禅师擒住。皆因他请来的这四个帮手,俱是昆仑派中有名人物,知非禅师等的师父一元祖师与憨僧空了,俱都护短;况且闻说知非禅师此来,系碍于晓月禅师情面,非出本心。故不愿当面显出高低,与昆仑派结恨。知道晓月禅师早晚必应长眉真人的遗言,受石匣中家法制裁。此时却是劫数未到,乐得让他多活几天。因此只用剑光将他困住,却由小一辈的剑仙去同他捣乱,让他力尽精疲,知难而退。 谁知那游龙子韦少少却错会了意,疑心二老故意戏弄于他,不住地运动五行真气,朝着他那口剑上喷去,同矮叟朱梅对敌。朱梅起初原和追云叟一样心思,后来见游龙子韦少少不知好歹,不禁心中有气,暗想:“这样相持何时可了?不如给他一点厉害再说。“便把手朝着自己的剑光连指几指,登时化成无数道剑光,朝游龙子韦少少围上来。正好那佛门来的援兵素因大师赶走法元,又一剑飞来。韦少少慌了手脚,神一散,被朱梅几条剑光一绞,立时将他的剑光绞为两段。素因大师的剑乘机当头落下。 朱梅见韦少少危机系于一发,不愿结仇,急忙飞剑挡住。 哪里知那面前忽然出现一个人影,站定在那素因的剑光面前,轻喝一声:“转身!” 双嘴一撮,呼出一道白色烟岚,飘飘然便向那飞剑罩去,那剑光仿佛真听懂了这人说的话一般,呜咽一声,竟是脱离了那素因大师的掌控,战战兢兢地向那身后飞去,像是极怕那烟岚。 朱梅哪里料到平白出现了这么一位人物?心下大惊,定睛一看,竟是一个青年男子,笑吟吟地站在这峨眉派众人面前,眉头微蹙,似乎有些苦恼一般。 朱梅搜肠刮肚地想了半天,竟不知修行界何时出现了这么一位高手,还帮着面前的这慈云余孽。 只见那男子想了半响,似乎还未有决断一般,回头问那韦少少道:“他坏了你的剑,你可要什么赔偿?“ 那韦少少先前见得那剑光临身,心知毫无幸理,已然是闭目待死了。但等了半晌,竟是安然无恙,睁开眼便看到那男子问了这么一个匪夷所思的问题,一时之间,竟是怔住了。 那男子见他不答话,竟是十分不耐。 烦的模样,手掌清抬,旁人还未觉得什么,只听那朱梅忽然惊叫一声:“不好!” 只见他那仍旧在空中飞驰的宝剑急急忙忙的向他袖间落去,但哪里来的及?那男子手指微曲,便见朱梅的飞剑之上,忽然出现了一道银光凝成的大手,轻轻的握住了那剑身。 只听一声哀鸣,那飞剑挣扎了几下,便委委屈屈的落在那大手之间。 朱梅心中一口逆血几乎要喷薄而出,恶狠狠地看向来人。 原来他交修百年的一口上好宝剑,竟是被那银色手掌,轻巧巧的抹去了神魂联系(未完待续。)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