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挥掌

作者不空不净 全文字数 2277字
但秦穆这随手而放的元磁之力,却与叶斌的冰魄神光迥然不同,那冰魄神光,乃是叶斌采集了两极元磁精英凝炼,纵然已经修炼的得心应手,却也是有型有质,色呈五彩,其实是以那五行生克妙用来御使。 说的直白一点,便是那冰魄神光,虽然已经是蜀山世界中修炼元磁之力的第一等法门,但仍旧不能脱离五行道术的窠臼。 但秦穆的元磁神通却不然,那朱梅不论本领如何,那一身见识必然是这蜀山人间界中最为广博的一群人之一,但他初见那银色大手,却全然没有认出来这是修道之人极为推崇的元磁精英,其中原因说来其实也简单。 这元磁之力虽然是极为神妙,但收取起来却也是非常困难,只因它与那五行之物互相吸引,常常潜藏在地底,修士也是难以到达,即使是偶有见到,也很难将那元磁之力与五行之物分割开来。 这天下最易得到元磁之力的地方便是那两极了,但这般收取的元磁之力,却也是以极光的形式存在,天生便是五行之物,色带五彩,只不过极光比那地底岩石更易于御使,故而人们便称这两极的极光便是那元磁精英了。 但秦穆这一手银光,却是实实在在的元磁力,无形无质,便是那所带的银光也不过是磁力太强,将那光线都扭曲了。 故而朱梅思量半晌,方才能从方才自身法宝的惨状中明白这银光为何物。 但此时,何等的晚! 只见那十来道流光如乳燕投林一般,纷纷奔向那银色漩涡,朱文正在那漩涡中心,看到往日同门手中那些极为熟悉的法宝向自身打来,心若死灰,不由得闭上了双目。 却听耳边一声轻笑,那秦穆不知何时已然踱至她身旁,手掌虚握,那银色漩涡便好像被他拿在手中一般,随着他的动作前后进退,那数十枚法宝也是仿佛极为乖觉,令行禁止,竟堪堪避开了朱文。 朱文睁开双眼,还心有余悸,脸颊上还有方才那些飞剑带出的凌厉劲风,刮得她生疼。 她见秦穆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竟觉得他目光中有着止不住的古怪,不禁秀眉高竖,厉声呵斥道:“魔教妖人,要杀便杀,耍的什么花招?” 秦穆却不觉如何,只是心中确实有些不太正常的想法。 这朱文倒也是个倒霉蛋,他前生名叫文瑾,和那矮叟朱梅同窗好友。幼年同是巍科,因见明末奸臣当道,无意作官,二人双双同赴峨眉,求师学道。得遇峨眉派鼻祖长眉真人的师弟水晶子收归门下,三年光阴,道行大进。同时,师父水晶子也兵解成仙。有一天,二人分别往山中采药,文瑾在一个石壁里发现了一部琅嬛秘笈,其中尽是吐纳飞升之术。文谨便拿将回来,与朱梅一同练习。练了三年工夫,俱都练成婴儿,脱离躯壳,出来游戏。山中岁月,倒也逍遥自在。文瑾生得非常矮小,那时的朱梅却是一表非凡。道家刚把婴儿练成形时,对于自己的躯壳,保护最为要紧。起初他二人很谨慎,总是一个元神出游,一个看守门户,替换着进行。后来胆子越来越大,常有同时元神出游的时候,不过照例都是先将躯壳安置在一个秘密稳妥的山洞之中。后来文瑾和朱梅开玩笑,他说那琅嬛秘笈乃是上下两卷,他拿来公诸同好的只是第一卷,还有第二卷,但就是不给他看。后来纵使他说实话朱梅也只认为是文谨成心想独得玄秘,二人渐渐发生意见。后来朱梅趁文谨元神出游之时,他也将元神出窍,把自己躯壳先藏在山后一个石洞之中,自己元神却去占了文谨的躯壳,打算借此挟制,好使文谨将第二卷琅嬛秘笈献了出来。等到文谨回来,见自己躯壳被朱梅所占,后来辨证明白,朱梅那时候也没有那个修为从那文瑾的躯壳中脱离。
后来朱梅说双方将躯壳掉换,等到道成以后,再行还原。这个法子同打算原本不错,等到去寻朱梅本身躯壳时,谁想因为藏得时候疏忽了一点,被野兽钻了进去,吃得只剩一些尸骨。这下文瑾无处可依,只能做个孤魂野鬼,恰好长眉真人走过,将文瑾元神带往山下,找一个新死的农夫,拍了进去,继续修行。 但那农夫本质浅薄,后天太钝,不能精进。并且记恨前仇,心魔深种,又常常于朱梅过不去。朱梅本来就比他多了许多年道行,轻而易举的便化解了他种种为难,反而文瑾越来越气,跳入舍身岩下而死。 这一下,生生造出个三生三世的恩怨情仇来,其中种种,也不必多言,只不过这朱文今生又被那朱梅收归门下,想用那师恩来抵消前事。 这事吧,在秦穆看来,虽然那朱梅自身事后也做了许多事来补救,可那文瑾真是无妄之灾,他得到道书,自身无私拿来与好友分享,哪里知道后来因为一句玩笑,落了个如此下场。 今生今世,纵使朱文知晓前世,但朱梅此时乃是那正道德高望重的前辈,又有着授业赐宝之恩,每次见了朱梅,还要恭恭敬敬地行上几个大礼,想起那前事,秦穆也不由得感叹,终究是实力说话。 秦穆觉得古怪的不是这一桩,而是他猛然想起了这朱文转世,好像是连性别都转换了,今生今世还要与那峨眉掌门之子齐金蝉有一场情劫,虽然前世对修道之人不算如何,但如朱文这般,几生几世都怀着恨意转生的又有不同,前世对她的影响极大,前世记忆在某一****修为到了之后,自然会更加纤毫毕现,故而此时她将自身到底是当作男儿身还是女儿身,又有些奇奇怪怪。 所以蜀山的转世只说非常奇怪,别的世界若非是成仙得道,不然那凡人的转世之身非常难以寻觅,故而即使是转世,那人修道的天性已成,哪里像蜀山,近乎想要如何便如何。 秦穆心下思量着这些许多,手上却并不停歇,只见他手掌一挥,那银色漩涡带着那从峨眉派小辈中收缴来的法宝,竟像是是扫过了这面前偌大的虚空,那法宝的光芒在空中翻滚,竟是如彩云一般,遮天蔽日。 这时旁人看不出如何,但那嵩山二老面色却狂变,只觉有什么冥冥之中的联系,被他一掌斩断。(未完待续。)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