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杀人

作者不空不净 全文字数 2666字
秦穆藏在李家大院那座废弃的水缸里已经两个时辰了,时值九月,深秋的寒意已经顺着缸底的污水慢慢的浸入了他的双腿,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不幸的是,麻木已经使他感觉不到凉意了。 进入天风楼第一天,他们的教导吴师傅就摸着自己断了的右臂对他们说:“想当个杀手,如果你不把自己当成个尸体,那你迟早会成为一具真正的尸体。” “咚咚”外面传来钱峰悄声的问话:“木头你没事吧?也不知道这老肥头今天怎么有这么好的兴致,也不看看自己的年纪!” 老肥头说的是李家大院说一不二的主人李大财主,当年他一身硬功也是在江南打下了诺大的名头,江湖人称“赛金刚”就是这位爷。然而终究是拳怕少壮,老爷子五十大寿的时候当着各位绿林好汉和江湖朋友的面,识时务的金盆洗手啦。说是从此在家含饴弄孙,不再牵扯江湖上的是是非非。 可是江湖这玩意,进去容易,出来可就难办。当即就有仇家冷笑着站出来寻衅,要说这“赛金刚”的诨号也是一刀一枪打出来的,只见老爷子一手蟠龙棍,一套罗汉拳,在院中腾挪自如,更不用说一身铁布衫简直是刀枪不入,下场连战五位江湖上名声赫赫的好汉,无一败绩。旁观众人无不目眩神驰,大声叫好,连到场的般若寺高人也赞了一声“老当益壮”。故而这李老爷子虽然是不在江湖上混了,这名声却愈发响亮。 今儿是李老爷娶第九房姨娘的好日子,府里的下人们都在前院忙忙碌碌,这凄清的后院也就没几个人影。却说秦穆他们这伙人好不容易摸清楚了李老爷的生活习惯,一行人藏在这前后院必经的过道上等着老爷子从酒宴上退下来好结果了他,可是今日李老爷仿佛是越战越勇,堪称千杯不醉,前院的喧嚣一直持续到子夜时分才停。 只见两个小厮打头,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从前院提着灯笼往后院在疾驰,李老爷醉的满脸通红,心中想着刚纳回家的小妾,虽然是那些泥腿子家出生的女儿,却也貌美肤白,身段却又有着一股子迥异于大家闺秀的健美风流,不禁心中越发的发痒起来,脚下越走越快。 忽而耳边一阵风声,李老爷急忙一侧耳,却见一道又细又长的剑光穿过他的耳垂又被一个黑衣人收了回去,这剑实在太快,李老爷子待看清楚黑衣人竟是个身材婀娜的女人之后才感到耳朵一阵剧痛,心中发狠,踏前一步,一记重拳就迎了上去,拳风呼啸,显然是不打算留下活口。 却说他那记重拳将将要落到黑衣女子的胸腹上,旁边又是一阵恶风响起,却见一个瘦小的身影一脚踢翻了身旁小厮的灯笼,那灯火直直的朝他双眼袭来,老爷子心中一惊,脚步连顿,闭目向身后连退三步,哪知那人竟是得理不饶人,双腿连错,于半空中只是急攻向他的面门,只见老爷子大喝一声,双臂向上击出,堪堪挡住了这几式杀招,又是化拳为掌,拍在那道身影的胸口,他一身硬功何等了得,那刺客虽然极力闪避可也不得不用肩头硬挨了一掌,倒飞到路旁站定。 李老爷无端的经历了一场生死磨难,心中不由怒极,他运了运气血,压抑心中的滔天怒火,向来人喝到:“不知是那位好汉想取我性命,老夫不涉江湖多年,恩恩怨怨早就不在眼里,只是阁下手段这么阴狠,还遮遮掩掩还藏头漏尾,也不怕江湖上朋友们笑话!” 那女子却是一声轻笑,声音意外的清脆可人,但语调却是冷到极致:“这江湖上敢笑我们的人,大多是没了命的!”身形一错,却又抢身上前,拔剑急刺。
李老爷闻言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火气,原本醉意深沉的脸上是一片狰狞,待他想上前擒下这两个小贼再行逼问的时候,半边脸颊突然开始发麻起来,心中一阵惊恐,边退边叫到:“好卑鄙的贼人,竟然在剑刃上下毒!” 那两人闻言却是大喜,知晓过了这一时半刻,这老头也只能是束手就擒,一面慢慢的解决那些碍事的家丁小厮,一面从两处将李老爷合围起来,却也怕他困兽犹斗,不敢逼迫过甚。 李老爷心中正是一片冰凉,只觉此生再没有遭受过如此险境,那毒素蔓延越来越快,头脑越来越迷糊。但他老人家毕竟是英雄了得,老于世故,明白此时在不脱身说不得今日就要交代在这里。他奋起余勇,不管不顾得双脚连踏,脚下一片烟尘飞舞,竟是出现了几个小坑,只见他一手向黑衣女子拍去,另一边却肩头一耸,侧身直击那个瘦小黑衣人飞来的腿弯,正是他练了数十年炉火纯青的绝技“混元击”,一时之间,那两名刺客只能且战且退,趁此机会,李老爷挺身直冲向前院入口,以期招来前院的护院脱身,眼见就要逃出生天。 待李老爷走至院门前,心中不由一片喜意,且不论他怎样暗暗发狠待度过这次危机定要把这些贼子拨皮抽筋,让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但见不知在门前水缸等了多久的秦穆纵身而起,一扬手,两道流光从其掌间飞出,直奔李老爷面门而来,却是真真的迅雷不及掩耳之速, 老爷子心中震怖已然无法用言语描述,一时之间,只好双手连舞以期挡下这式杀招。 可惜秦穆在这里等了将近三个时辰才发出的一招那里是这么好接的,却见一眨眼的功夫,那两道流光就飞到了李老爷的身前,还没等老爷子看清那两物究竟是个什么模样,双眼就猛然一阵剧痛。原来那暗器竟是直奔李老爷双眼而来!这世间硬功如恒河之沙,不可胜数,偏偏就没有一种是能够把双眼练得刀枪不入的,这一下李老爷算是被击中了命门,再无脱身的余地了。 此时院内除了他们四人之外,其余小厮人等竟都做了那黑衣女子的剑下亡魂。那李老爷逃命时刻,黑衣女子和瘦小杀手只是是堪堪追了一两步就回过头来清理那些弱鸡,可见他们心中却是十分相信这焉坏焉坏蹲在臭水缸里伺机出手的秦穆其人。 李老爷却也不再出手,只是沙哑着声音问道:“老夫命不久矣,却也不想做个糊涂鬼,各位到底是哪方英雄,竟是如此处心积虑的要置本人于死地?” 那黑衣女子倒也不答话,只是慢慢地轻笑起来,笑声越来越大,却又无端的变得干裂嘶哑,竟仿如夜枭一般,在这秋意深沉的夜里,越传越远,无端让人平添了几分凉意。 老爷子听到这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却似恍然又震惊的模样,不又开口说道:“天风楼?难怪了,却不知是谁花这么大价钱要去一个糟老头子性命?不过,既然你们是天风楼的,那就什么也不会说啦。”却是一句话也不再问,脚步向右前方一踏,双拳连出,就向笑声来处打去。 这天底下终归是没有几个瞎子能扛得住天风楼杀手几招,却听见一阵布帛破碎,刀剑入骨的响声,李老爷胸口已经插了一柄只看的见剑柄的长剑,口中不自如得“嚯嚯”着,轰然倒地。一代英雄,竟是半句话也没留下来。 这场恶战来的迅速,去的也是倏忽。直到此时,外院的护院才锣鼓阵阵,灯火齐明,却是发现了不对。三个贼人却早已对视一眼,纵身而走,逃之夭夭了。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