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天风

作者不空不净 全文字数 2725字
天风楼,从事江湖服务业三百余年,专业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号称:“天南来风,善恶有终。” 三百年间不时有江湖少侠,正道巨擘想替天行道,铲除这一毒瘤,可惜往往是身死于那些肮脏的臭水沟或者勾栏之地。满天下竟没有一人可以说清楚天风楼到底在哪,世人也只能根据那句天南来风猜测其在南方的荆州扬州地界,然而那些江湖豪门将这两处像筛子似的筛过不知多少遍之后,终于放弃了寻找这个神秘的组织。 三百年间,天风楼秉承专业的理念,专注于替有需求的江湖人士甚至非江湖人士解决麻烦,消解烦恼,勘称急人之所急,需人之所需。竟将杀手这门事业越做越大,遍布九州各地。好事者将其和其他正邪魔三方的一流门派并称为七大派,数百年间,这七大派的恩怨情仇不仅影响着江湖上血雨腥风的仇杀,甚至影响着这天下格局。 当今之天下,就是十数年前周天子武王在七大派中西北三派的鼎力支持下,于血火中打下来的,至此,以西北三派为首的佛道正派力量实力大增,隐隐有一扫天下魔焰的气势,邪魔两道一日一惊,可谓惊弓之鸟。 但这些都不关一直特立独行的天风楼什么事,作为一个中间服务商,天风楼号称“只有你出不起的价,没有我接不了的单。”于是正道大侠可以惨死家中,魔道巨枭也不知何时被人围歼于老巢。当然,这些人的价格,就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了。 天风楼创始人,号称古今第一快剑的夜枭曾说过:“这天下的纷繁,九成都可以用杀人来消解,还有那不能消解的一成,便只能用诛心了。”诛心这件事天下大概没什么人会,但杀人,天风楼就是顶尖的了。 完成了任务后的秦穆三人此时早已回到了位于江陵城的据点之中,三人中秦穆和那瘦小男子钱峰都是一身赶考学士的打扮在酒楼默默地喝酒,而那黑衣女子呆在自己房内,半日不曾出来。 “你说,木头,天天接这种小活,过两个月的年终小比,可如何是好”钱峰一手转着酒杯,脸上苦的跟柑橘皮似的。 天风楼的杀手是以天地人三才来区分的,但是天地人三才之下还有一个不入流的等级,号为候补,每年候补年限满了的杀手必须要参加楼内的年终小比,胜者进入人阶杀手。至于败者,那就要看胜者心情了,历史上失败者最好的下场,就是废掉武功,这样的人在天风楼自然也是活不久的。 可是天风楼的比试机制也很特别,一般来说,杀手小组们接到的任务除了金钱奖励还会有积分,积分越高的任务难度越大。而小比就是把积分越高的小组和积分越低的小组放在一起比试,这样的方法是为了保证那些真正在平时有实力能完成任务的小组留存下来。 杀手出来不相信一时的爆发,只会相信没有一丝疏忽的实力。 本来这样的机制也没有什么,大家各凭实力,生死有命也没有什么怨言,可巧就巧在今年偏偏有个家族的子弟憋了十年之后想玩一把一鸣惊人,天风楼立楼三百余年,出现几个有影响力的家族自然不足为奇,该家族姓瞿,其先祖是二百年前天风楼一位天阶高手,善使一手快刀,当年在江湖上也有一个“夜翎刀”名号,以形容其刀倏忽如风,悄无声息的武学特点。当年兵器谱排名刀道好手,该老祖也是第七位人物,可谓是一时风流。从其先祖创下这一番基业以后,他们家族就依附着天风楼而生,代代为天风楼效力,虽然没有再出现像先祖那样的好手,可是地阶上品高手却也频频出现,在天风楼这一庞大体系中也算个实力派。 结果好死不死该家族派了十组子弟总共三十人在金陵参加比试,来头大,实力强,背景深,自然接任务又快又好,不到年余,他们的积分就包揽了金陵前十,一时之间,今年原来的那些小鱼小虾们人人自危,不知如何应对。
而秦穆他们就是这群杂鱼之间的小杂鱼了。辛辛苦苦大半年,积分堪堪排到三十多个小队的第三十名,换言之,必然是要和那群家族精英放对了。天风楼本来是强者越强弱者越弱的,积分低当然抢不到好任务,偶尔有个像昨日李老爷那样退出江湖的好手,已经算是难得的好任务了,可惜这也是别人吃剩下的。 这边秦穆二人正默默地吃喝,那边却来了**位鲜衣怒马,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待为首的那位看到秦穆二人的时候,眼睛不由得一亮,在酒楼里逡巡起来,发现没有看到心目中的美人儿,又百无聊赖的挑挑眉,大咧咧的在秦穆身边坐下,开口便问: “祁姑娘呢,昨日你们是不是接了个任务,你们两个废物有没有保护好她,她要是有半点散失,你们可当的起么?”说话间又看了看桌子上的劣酒,嫌弃的皱皱眉。 开口的这位名叫瞿迪,正是这次来江陵的瞿家人物中的佼佼者,他们的小队现今积分榜上排在第三,传说不多时就要超过前一位去力争第一了。而祁姑娘便是指的秦穆他们小队的那名黑衣女子,单名一个柔字,虽然性格刚毅坚定,但是却人如其名,长的是弱柳扶风一般,面容楚楚可怜,伴着她锐利的眼神,往往给人一种奇异的美感。 祁柔自知自己这番面容不太适合做杀手这行,便终日带着面纱不以真容示人。哪知那一日不知怎的被这瞿迪看到,着了魔似的死缠烂打,令人防不胜防。故而这几个月就像今日这般,除了任务之外,轻易不出房门。 此刻秦穆身边的钱峰听了瞿迪的话语面色大变,就要起身作势出手。秦穆赶紧拉住了他的衣袖,沉声对着瞿迪道:“祁姑娘是我们的队友,相识相知也有五年有余了,她的安危自然有我们关心,却不知阁下又是哪位,有何立场来关心他人?” 瞿迪一阵哽噎,面白如玉的脸上涨的通红,恨恨的说道:“好一阵快言快语,却不是你手底下的功夫有没有嘴这么硬。” 只听见旁边有个跟来的胖胖少年满脸笑容的说道:“瞿少爷您是新来的没有听说过这位的名声,他可是位大才。教导们传下的《幽明诀》练了四年有余,至今还在第一层晃荡,可是位大大的奇才!” 《幽明诀》是天风楼给弟子练得制式基础武学,天资上乘者不到一年便可突破第一层,庸碌者也大多三年便可有成。像秦穆这样四年不曾突破的情况,历来罕见,故而说他非常有名也不为错。 那瞿迪听了这话再也忍不住面上的讥讽之色,大笑了起来,说道:“可惜我们小队成绩太好,碰不上你们,要不我们再放放水勉强去和你们一比?免得祁小姐遇上别人香消玉殒了。” 钱峰听见了这话脸上不由得一阵胀青,却是怒极了,却又听见那瞿迪又开口道:“不好不好,还是我去跟族兄打个招呼,请他对美人儿手下留情,至于你们嘛,”他说这扫了一眼秦穆二人,轻蔑的用食指背一叩酒桌“喏,就像这样磕个响头,他们也就饶你们一条小命啦。” 说完,也不待二人回话,就大笑着阔步离开了,身边众人也是边笑边走,还隐隐约约传来“瞿兄真是大度”的调笑声。 这边暴怒的钱峰听到耳边传来一阵“咔咔”的声音,却见秦穆木然看向那群人远离的方向,手中的酒盅已被捏成碎片,手掌一片鲜血淋漓。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