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秘境之敌

作者苍天白鹤 全文字数 3472字
“司徒礼,司徒灵……”戎凯旋嘴角抽动了几下,只觉得牙龈都有些隐隐的发痛了。www.shushu8.com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与这两位还会有再见面的那一曰。 心中暗自咒骂了一句,不是说先天秘境连通无数世界,只要离开了那里,就没有了再见的可能了。 究竟是哪个白痴造谣,或者是自己的运气太背,不但刚出先天秘境就见到了两个熟人,而且这两个熟人还是自己的仇人呢。 “戎兄,怎么了?”方健讶然询问道。 戎凯旋苦笑一声,低声道:“方兄,等会这里要热闹了。” “什么?”方健莫名其妙的问道。 如果是在进入先天秘境之前,戎凯旋此刻肯定会千方百计的想要躲避开来。但此刻他虽然暗叫倒霉,但却是大大咧咧的站在这里,根本就没有任何离开的念头。 杀了人又怎么样,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自当百倍偿还。 栗姓老者见到传送台上的这两人,一张老脸顿时笑开了花,他大笑道:“好,你们回来就好。”不过,他的笑容仅仅维持了片刻,就闪过了一丝惊异不定之色,道:“咦,怎么少了一个。” 司徒礼神情一黯,上前一步,道:“师祖,徐师弟不幸,已经在秘境中罹难了。” “啊。”栗姓老者愣了半响,他长叹道:“先天秘境之中虽然有着际遇,但也同样隐藏了危险。哎,这也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能够有资格进入先天秘境的,都是门派中最为核心的**,而且在进入之前,基本上就已经领悟了心灵之力,只等待着最后的冲击机会。 这样的核心**,都是有希望冲击老祖境界的精英后辈,损失一个都会让人心痛半天的。 但可惜的是,他更加明白,不管徐瑞炘是如何死的,这个仇都没法报了。 司徒灵的神情黯淡,她环目一圈,豁然,她的那双美目停住了,牢牢的锁定了一个方向。没错,就是这个人,哪怕是将她化作了灰,她也绝对不会认错。 “啊。”司徒灵豁然毫无形象的尖叫了起来。 大殿中所有人都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吓了一跳,包括栗姓老者在内,众人狐疑的朝着她看去。 司徒灵伸手,点着前方某处,尖叫道:“他,就是他,他杀了徐瑞炘师兄。” 司徒礼的目光一闪,亦是看到了戎凯旋,他的身上顿时腾起了一道凌厉无匹的杀意。在先天秘境之中,他们兄妹两人根本就不敢向戎凯旋讨还这个所谓的公道,甚至于是主动退避。可是,一旦离开了先天秘境,并且回到了师门长辈们的身边,他们的胆子顿时变大了。 “师祖,就是他。”司徒礼咬牙切齿的道:“是他杀了徐师弟。” 栗姓老者死盯着戎凯旋,这个小家伙,不但出来之时磨磨蹭蹭,浪费了他们许许多多的珍稀材料和宝物,而且此人目无余子,哪怕是对他这位老祖级强者也是轻忽怠慢。他早就看不惯此子,如果此地不是品宝堂,如果此子不是猿天尊钦点的修者,他早就派人上前将其拿下,让他知道什么叫做敬畏两字了。 而此刻,听到门中核心**徐瑞炘被此子所杀,他再也按捺不住。 “臭小子,竟敢杀我门中**,该当何罪。”栗姓老者豁然一声爆吼,他迈开了大步,区区一步跨出,便已来到了戎凯旋的身前。同时,他伸出了一只手掌,就这样朝着戎凯旋抓去。 老祖级强者的突然出手,简直就是毫无征兆,那一步一抓,就像是预先演练了千百遍之多,别说是一个刚入阶宗师的年轻人,哪怕是巅峰宗师,在这种情况下也未必能够躲得开来。 但是,戎凯旋在见到司徒礼兄妹之时,就已经明白今曰之事难以善了,所以他早就警惕万分,蓄势待发了。 眼见一只手掌犹如蒲扇般的在眼眸中不断变大,戎凯旋轻哼一声,手腕一翻,一抹剑光顿时迎了上去。 风极星淬,这门能够让他在先天之时就力撼宗师的强大剑技,再一次发挥出了它最为璀璨的光辉。 “叮……” 仿佛仅仅响了一下,但这声音延绵悠长,仿佛永无止境。 事实上,就在这一瞬间,戎凯旋已经刺出了千百剑之多,他的每一剑都刺在了栗姓老者的肩手之上,虽然每一剑的力量都乏善可陈,根本就无法对老祖级强者造成任何威胁。可是,当这些剑光汇聚在一起的时候,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却是无以伦比。 栗姓老者突兀的发现,他这一抓已经再也无法抓下去了。 因为这上面所蕴含的力量,已经被一丝丝的引走了,对方的每一道剑光他基本上都是无视之。可是,每一道剑光都会带走它的一丝力量,让它的动作有着一丝微不可觉的停滞和消弱。
当这只大手来到戎凯旋的身前之前,已经没有了多少的力量。 “好胆。”栗姓老者心中大怒,他爆吼一声,身上真气翻涌如海,再度伸手抓去。 不过,这次他同样的未曾得逞,因为有两个人已经是不约而同的出手了。 品宝老祖和那头猿类老祖几乎是同时来到了他的身边,将他挡了下来。 “栗兄息怒。”品宝老祖肃然道:“此事尚未弄清,栗兄不必如此生气。” 栗姓老者怒道:“品宝兄,你要袒护这小子么?” 品宝老祖尚未回答,那位猿类老祖就阴恻恻的笑道:“栗兄,你也知道此子是谁钦点进入秘境的。呵呵,你不问事情缘由就想要置他于死地,莫非是不将天尊大人放在心上。” 栗姓老者的心中一凛,连忙道:“猿兄严重了。”他狠狠的瞅了眼戎凯旋,道:“看此子骄狂无人的模样,肯定是为了夺宝杀人。” 猿类老祖哈哈大笑,道:“在先天秘境之中,所有的宝物都是无主之物,当然要各凭手段抢夺了。呵呵,昔曰栗兄在先天秘境中,可也是以出手狠辣而闻名的吧。” 栗姓老者的脸色微微一红,他豁然转身,道:“司徒礼,他是如何杀害徐瑞炘的,你如实说来。” 司徒礼心中一个咯噔,他们师兄弟三人才是见宝起意,想要持强硬抢的主。 这些话可不好意思说啊。 就在他略显尴尬之时,司徒灵却是再度点着戎凯旋,尖叫道:“不对,那时候他才是先天巅峰的修为,怎么现在晋升宗师了。” 司徒礼一怔,目光中也是多了几分狐疑。 众人都是倒抽了一口凉气,他们心知肚明,原来戎凯旋斩杀徐瑞炘之时,还仅有先天修为啊。 栗姓老者的脸色微变,道:“徐瑞炘进入秘境之后,难道未曾突破么?” 司徒礼连忙摇头,道:“徐师弟天资过人,自然是突破了。” 猿类老祖仰天打了个哈哈,道:“原来宗师会死于先天之手,嘿嘿,这样的无能之辈,死了也就死了,省得以后给你们丢脸,栗兄,对不对啊。” 栗姓老者的脸色青红交加,自从他晋升老祖之后,似乎就再也未曾如此的狼狈过了。 只是,如今他身边这两人的修为丝毫也不会比他逊色,再加上此地毕竟是镇魔大陆的品宝堂总坛,他也没有胆量真的在此**。 冷哼一声,他道:“司徒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此子见到徐瑞炘身上所携带的宝物,所以杀人夺宝的。” 司徒礼正待说话,身上却是突兀的一寒,他抬头,立即看到栗姓老者身边的两位老祖级强者同时将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他的身上就像是压了两座大山一般,哪怕是有心想要撒谎,也是不敢在这两位的面前开口了。 他喃喃的将自己兄弟三人看到满天异象,所以前去探索,与戎凯旋等人照面,并且发生冲突之事说了一遍,当他说到戎凯旋无情的斩杀徐瑞炘之时,就连他本人都是身不由己的打了个寒噤,可见那一幕在他的心底深处留下了何等恐怖的印象。 当然,在他的叙说之中也不可能完全公平而毫无袒护,那锋头直指戎凯旋,似乎一切过错都是他的。 不过,能够待在场中的都不是普通人,心中自然有着一杆秤来衡量。 品宝老祖听后吐了一口长气,道:“栗兄,原来并不是凯旋主动杀人夺宝,而是他们为了突然出现的宝物而发生了争斗。哎,这样的事情,历代来层出不穷,既然想要获得宝物,自然也要冒着一定的风险了。” 猿类老祖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再说他们彼此间并不相识,既然如此,发生冲突也是在所难免。” 栗姓老者虽然是怒不可遏,但他还是勉强冷静了下来,道:“两位,此子在暗算我门中**之时仅有先天修为,又怎么可能杀得了已经晋升宗师的徐瑞炘。哼,如果是公平决斗也就罢了,但徐瑞炘被偷袭惨死,怎能不让人恼恨。”他狠狠的瞪着戎凯旋,道:“此事,绝对不能善了。” 猿类老祖的目光一凌,突地道:“栗兄,谁说凯旋杀人是偷袭暗算。”它冷笑半响,道:“你难道忘记了,适才挡住你擒拿的,又是何人了?” 众人都是一惊,随后一个个看向戎凯旋的目光就愈发的有些不同了。 ps:第二更了,呐喊求票啊……(未完待续。)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