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赔偿

作者苍天白鹤 全文字数 3436字
猿类老祖的笑容中带着一丝诡异的说不出的从容味道,但是听在众人的耳中,却是心思各自不同。.他们这才想起来,适才栗姓老者已经出手过一次,虽然仓促之间,他并不是全力以赴,但他好歹也是一位老祖级的强者啊。而戎凯旋,却是一个刚刚从秘境中出来的新晋宗师。 这两者间的实力天差地远,简直是有着云泥之别。 可就算如此,戎凯旋却还是挡住了栗姓老者的擒拿,让他那一抓无功而返。 因为品宝老祖和猿类老祖随后出手,所以一开始众人还没有太过在意,但是此刻听着猿类老祖那淡淡的嘲讽语气,众人才醒悟过来。 戎凯旋的表现,实在是有些骇人听闻。 既然他能够在刚晋升宗师之时,就可以抵御一位老祖级强者的攻击,那么在先天巅峰之时,光明正大的搏杀一位刚入阶的宗师,似乎也就不是什么难以令人理解的事情了。 栗姓老者一怔,他心中的怒气逐渐的平复了下来,只是看着戎凯旋的目光中多了几分阴沉之色。 “猿兄,品宝兄,我们门中**,总不能就这样白白的死了吧。” 品宝老祖眉头大皱,既然进入先天秘境想要获得好处,那么意外陨落也是难免。但是戎凯旋竟然与被人抓了个正着。此等巧合之事,历代罕见,这确实是难办了。 “嘿嘿,一入先天秘境,为了争夺宝物死几个人算什么?”猿类老祖头一仰,道:“我们历代派遣进入的**死的不明不白的还少了么。” 听它如此袒护戎凯旋,栗姓老者愈发的恼怒,他深吸了一口气,道:“猿兄,你也说了,他们死的不明不白,我们自然无可奈何,但是现在凶手都在眼前了。” 猿类老祖眼睛一瞪,道:“栗兄,你门中**已经说了经过,那就让凯旋再说一次吧。”它转头,朝着戎凯旋眨了一下眼睛,道:“你说说看,是如何与他们发生冲突,并且失手不小心伤人的。” 戎凯旋心中哑然失笑,这位猿类老祖还真是与栗姓老者针锋相对了。 不过,他的脸上却是不动声色,而是详细的将经过讲述了一遍,他并没有丝毫的加油添醋,只是纯粹的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说话。 大厅中众人缓缓点头,他们交换了一个眼色,雷汇容等人看向司徒礼等人的目光中就多了几分鄙夷。 这明明是看到宝气冲天,又见戎凯旋那时候修为低微,仅有先天巅峰,所以才会持强凌弱的典型。但没想到,在他们眼中的弱者,竟然是一位逆天强者,所以踢了铁板,撞的一头包,甚至于有一人还赔上了姓命。 司徒礼兄妹两人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目光愤愤的盯着戎凯旋,如果眼神也能够杀人的话,那么此刻款款而谈的戎凯旋早就被他们杀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哈哈。”品宝老祖轻笑一声,道:“栗兄,以我之见,这是双方不知根底,所以才会发生的误会。哎,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总是要有一个解决的办法。”他停顿了一下,道:“说实话,在那种情况下,很难责怪什么人。但既然贵派徐瑞炘死于凯旋之手,那就让他做出一定的赔偿吧。” 栗姓老者冷冰冰的道:“一条核心**的姓命,他拿什么来陪。” 品宝老祖微笑着道:“我们品宝堂中还是有着一些好东西的,不如就让司徒礼进入宝库,挑选一件灵宝作为赔偿,如何?” 众人听后都是心中一惊,门派中的核心**虽然灌注了门中大量的心血和资源,但是这名**最多也就是宗师级别罢了,曰后是否有希望冲击老祖境界,根本就没有人能够保证。品宝老祖竟然愿意为了这样的人物而赔上一件灵宝,确实是令人震惊。 栗姓老者双眉一挑,似乎也被品宝老祖的豪气吓了一跳。他犹豫了一下,终于道:“好,既然品宝兄如此慷慨,司徒礼,还不快点谢过。” 司徒礼连忙上前一步,躬身道:“是,多谢老祖。”他的声音中也有着一丝掩饰不住的欢喜。 一件灵宝啊,这是何等珍稀的宝物,徐瑞炘虽然是他的师弟,但是以一个师弟的死亡为代价换得一件灵宝……只要死的不是他自己,他就绝对不会以为这是一件赔本的买卖。 然而,正当众人以为皆大欢喜之时,戎凯旋却是豁然喝道:“且慢。” 众人一怔,讶然望了过来。 栗姓老者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凌厉的杀意,他身上气息涌动,似乎随时都会再度出手,而所有人都知道,一旦他再度动手之时,就绝对不会如同适才那般的轻描淡写了。
品宝老祖脸色微变,连忙道:“凯旋,无论如何,都是你杀了人家门中**,听老夫的话,好好的赔礼道歉,栗兄一定会原谅你的。” 戎凯旋轻轻的点了一下头,道:“前辈,晚辈知道自己做错了,也愿意给司徒礼兄妹补偿。但是,这份补偿不能由品宝堂出。” 栗姓老者冷笑道:“你不想让品宝堂出,难道是想要自己拿出灵宝么?” 戎凯旋微微一笑,道:“晚辈机缘巧合,确实得到了一件灵宝,只是不知道能否入得了您的法眼。”他伸手一挥,一道寒芒顿时激射而出,并且在下一刻落到了栗姓老者的面前。 这是一件椭圆形的盾牌,那上面散发着淡淡的能量波动,虽然波动的幅度并不是很大,但所有人都清楚,戎凯旋既然拿出了此物,那就说明此物绝不简单。 栗姓老者犹豫了一下,他伸手虚空一抓,顿时将此物抓在了手中。 目光闪动之间,他的一缕真气进入盾牌,下一刻,此物顿时爆发出了一抹橘红的色彩,那淡淡的红色释放出去,瞬间将他护卫其中。 “防御类灵宝,虽然并非极品,但也算是不错的了。”栗姓老者缓缓点头,他的目光豁然变得凌厉了起来,道:“这件灵宝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戎凯旋双手一摊,道:“前辈,您一定要寻根问底么?” 死在天空之城内的那些新晋宗师足有百位之多,虽然其中一大半都是兽族强者,但还有一小半却是人族宗师。在这些宗师的遗物之中,戎凯旋可是整整清点出了三件灵宝。而这面盾牌给戎凯旋的印象颇深,因为据聚灵者特殊灵体说,那位盾牌的原主人正是凭借此宝,所以才挡住了禁制的头一次攻击。如果不是持盾之人能力不足,仅能催发一次盾牌威能的话,它第二次的攻击也未必就能奏效。 由此可见,天下间奇人异事无数,并不止他一个人能够在先天之境的时候驱使灵宝了。 那些宗师来自于不同的世界,如司徒礼兄妹一般与他相遇的概率之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戎凯旋此刻大胆的拿出盾牌,就是因为他不相信还会有人能够识得此物。 果然,此刻众人看向盾牌灵宝的目光中除了灼热的羡慕和妒忌之外,就再也没有了其它的情绪。 栗姓老者的目光犹如鹰眼一般,他一字一顿的道:“这件灵宝,是否就是从那宝光之地获得的?” 戎凯旋的脸色骤然一变,但他心中却已经是笑开了花。 本来还在犹豫和烦恼应该如何处理那些从天空之城中获得的宝物,但栗姓老者的话却让他从此再无忌惮了。 以后,无论他拿出什么样夸张的东西,都可以朝着那不知所谓的宝光之地推卸了。 在见到他的表情之后,几乎所有人的心中都认定了这个答案。 一时间,更多人的眼神都变得火热了起来。戎凯旋既然能够随意的取出一件灵宝,那么在他的身上,到底还隐藏着多少好东西呢。 在这一刻,哪怕是见多识广,有着整个品宝堂为后盾的品宝老祖都泛起了那么一丝异样的感觉。 戎凯旋苦笑连连,道:“前辈,如果是您发现了那处宝地,又会作何选择呢。” 栗姓老者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好,说得好。”他转头,朝着品宝老祖和猿类老祖抱拳一礼,道:“两位,我先把门下这些不成器的**带走了,十曰后的鉴宝大会上我们再见。” 说罢,他大袖一挥,当先离去,他身后三位门下宗师**和刚刚从先天秘境中出来的司徒礼等人亦是鱼贯而出,转瞬不见。 戎凯旋再次环顾一圈,这一次大殿中除了一些灵兽宗师之外,其余人都是品宝堂的核心宗师了。至于那些灵兽,哪怕是用脚丫子去想,也知道它们肯定是属于猿天尊一脉。 “前辈,这位到底什么来头,竟然在品宝堂也是如此的嚣张呢。” 还没有等品宝老祖询问,戎凯旋就先声夺人的问道。 品宝老祖苦笑道:“他们是从钟离大陆远来的客人,参加十曰后的鉴宝大会。”顿了顿,他又道:“司徒礼兄妹是栗啸海的嫡系传人,在三月前进入先天秘境试炼,他有些不放心,所以才会请我开通秘境通道,让他们来到此处。哎……”他摇着头,道:“若是早知道你会与他们发生冲突,我就不答应此事了。” “钟离大陆……”戎凯旋的双目炯炯,突地冷笑一声,道:“看样子,我与钟离大陆真是有着不解之缘了。” ps:今天第三更,求票啊。(未完待续。)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