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三章:你不是银河系人

无敌战斗力系统 1093 作者不敢打游戏 全文字数 2277字
“再挡道,我杀了你!” 九目缓缓转头,盯着盘澜,声音森冷,带着浓浓的杀意。,:。品書網 傀儡虫,本凶猛狠辣,若不然,也不会吞噬别人的记忆,‘操’控对方的身体,他现在只对宁天林负责,别说他盘澜,是南瞻府府主南瞻站在这里,他都敢! 如今看到有人竟然敢挡道,而且挡的还是他主人宁天林的道,他怎会不生气? 刚刚不跟你,不是怕了,而是不想耽误时间而已。 “杀我?” 盘澜一愣,心神更是一怔,因为久经杀戮的他,可不是刚出茅庐的臭小子,什么都不懂,更是能清楚的分辨什么是杀意,什么是煞意! 只要自己真的不放下这车‘门’的手,这九目,绝对会跟自己动手,杀了自己! 周边的一些人,包括跟着盘澜一起来的这些学生,也都被这杀意笼罩,顿时如盛夏里突然进入了冰窖,浑身凉飕飕的。 尤其望向九目的眼睛,更是浑身机灵,这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没有丝毫温暖,近乎是他们见过的最狠辣的眼睛,甚至都没有从感到丝毫人‘性’! “你确定你能杀的了我?” 盘澜虽然震惊,但却也不是服输认错的主,更不是胆小怕事的主,若不然,也不会主动开口挑衅九目,况且,他的战斗力,向来要九目还要高一些。 两人又不是没有干过,怕个‘毛’! 如今看到九目竟然敢威胁自己,顿时眼神眼睛一眯,毫不示弱的反蹬回去,浓浓杀意,也从他的浑身下散发。 “砰!” 这劳斯莱斯的被握着的车‘门’,更是在盘澜用力,崩坏了一角。 “找死!” 看到车‘门’崩坏,九目大怒,这是专‘门’为宁天林大人打造的车,如今大人还坐在车里面,你竟然敢如此放肆!当真找死! 冷哼一声,右手一展,一柄金‘色’长刀,出现在了他的掌。 “好了!” “先别动手!” 只是在九目刚要动手,朝着盘澜轰杀过去的时候,一道声音,在众人的耳边想起,同时劳斯莱斯后面的车窗,自动落了下来。 一道年轻的脸庞,出现在了盘澜,还有他跟着来的十名选手眼。 不是宁天林还能有谁。 刚刚的话,也正出自他的口。 而随着宁天林的话落,刚刚正要暴起的九目,果真在盘澜眼收回了招式,然后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 对! 老老实实! 他立马从九目的身,感受不到丝毫的暴戾气息。 “还有个人?” 盘澜一愣,他刚才根本不知道这车里面还坐着一个人,他虽然没有专‘门’用神识探查,但对如今他的境界来说,意识近乎都是神识。 近距离在这么近的一个人,他怎么会感觉不到? 难道这车,还有隔绝神识的作用? “定是自己大意了。” “所有的情绪和‘精’神,都用在了九目的身。” 盘澜给自己找了个原因,他可是不会觉得,是因为这年轻人的战斗力高的恐怖,在某方面瞒过了自己。他只一眼,看出了宁天林的大概年纪。
虽然不是极为准确,但也相差不大,绝对不会超过一百岁! 这种‘精’气神在那摆着,骗不了人! “我说么,总共十个参赛选手,原来还有一个躲在这里,竟然先了车!” 盘澜虽然不知道这年轻人的一句话,为什么九目的动作立马停了下,但并没有在意,一百岁都没超过的年轻娃娃,能有什么战斗力。 定然是九目郡十个参赛选手的一个。 或许,九目较看重这年轻人,觉得他是九目学院的头号种子选手,给了他这样的待遇,先让他车而已。 “这人绝对是九目学院的第一高手!” “此次参赛的头号种子选手!” 跟着盘澜一起来的十名天才学生,更关注自己的对手,毕竟这天才之战的最终天才,可都是从他们之选出来的,本是天生的敌人。 一想到这人竟然跟九目一起车,甚至九目还要提前一些,一猜自然而然的想到,这年轻人,肯定是九目学院的第一高手,被专‘门’对待了而已。 都注视着宁天林,要将他的相貌牢牢记在心里。 遇这个,定然要小心些才是。 而作为盘澜星的头号种子选手,一名有些瘦高的男子,盯着宁天林的面庞,却是浓浓的挑衅之‘色’。对方是头号种子,而他也是! 他可不会怕对方! 到时候在擂台,他会让这年轻人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天才! 什么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 “怎么?” “先车有什么不行?” 制止了九目的暴动,宁天林坐在车里,对着盘澜问道。 神情自在,不卑不亢,不仅没有丝毫担心与害怕,反而有种俯视盘澜之感,随后更是打趣道,“什么叫躲?” “没发现我,只能说你眼瞎了而已,难道我车的时候,还要对你这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狗说一声?” 宁天林并没有直接动手,而是颇有兴趣的对着这盘澜反问道。 “大胆!” “小子找死!” “活的不耐烦了不是!” 盘澜眼睛一眯,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宁天林这道年轻的脸庞,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有人敢跟他这样说话!竟然有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年轻人竟然敢这么跟他说话! 还讽刺他是一条狗! 天! 这世道怎么已经变成了这样! 难道已经有人不知道他的威名不成! 只是他还没有动手还嘴,他身后跟着的十名参赛的盘澜学院的天才,齐齐的对宁天林大声呵斥道。更甚至有人更是直接‘抽’出手长剑,对着宁天林呵斥道,“小子,下来,我要光明正大的与你决战!” “我要你死!” “竟然敢这样跟盘澜大人说话!” 盘澜是他们心的神,更是他们的王。如今竟然被一个跟他们差不多大小的年轻人开口侮辱,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他玛要‘弄’死你! “噹!” 只是回应他的,是他手‘抽’出的长剑,突兀崩碎,裂成了片片,甚至在他根本没有反应之际,他的喉咙,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条蜈蚣,正咕噜咕噜的喝着他的全身鲜血。
隐藏
威尼斯人